三十“剩女”内心告白:这样的日子谁跟我换?

三十“剩女”内心告白:这样的日子谁跟我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今年三十二岁。


最主要的是,我至今还未把自己嫁出去。长到这么大,连一次真正的恋爱也没谈过。(如果暗恋也算恋爱的话,除外)。


我在感情方面开窃极晚。十三四岁时,我和男孩无异。爬树,打鸟,摸鱼,捉知了。二十三四岁时有人追求,我认为恋爱成家是很遥远的事。二十六七岁时意识到可以找个人谈恋爱了,身边的人却早已成双成对。就这样迷迷怔怔走到了三十的关口,再回首一看,一直相伴的朋友,不论男女都已为人夫为人妻有的已为人父为人母,留下我一个人暗自琢磨:怎么就剩下我了?


十五岁时我走出家门独自到外面读书,父母舍不得我离开;二十五岁时我又回到了父母身边,他们却又要把我“扫地出门”。每逢过年老妈都“警告”我,赶紧给我找个婆家嫁出去,不要再在家里蹭吃蹭喝了。但从二十五岁一直找到今天,仍然没有找到。新的一年已经过去了半年,我暂时仍未看到希望的曙光。


而我却并未觉得现在的状态有什么不好。我喜欢每天睡到自然醒,早饭和午饭放到一起解决;吃过饭后,再去睡个午觉,在老妈催促吃晚饭的叫声中一觉醒来,开始一晚的“工作”。上网,看书,写字,听音乐。我最清醒的时候,就在晚上。


不要以为我是一个待业青年,以那样的状态消极地对待生活。我有我的工作,一份轻闲的让人发慌的工作。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了省城。我在一个较有名气的公司找了一份技术工作,做的游刃有余,重要的是,我暗恋上了一个同部门的同事。我坚信,凭着我性格中那股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劲儿,一定能把那小子追到手。可不曾想,父母以参加公务员考试为由强行让我回去,没有半点儿商量的余地。就这样,我辞了工作回了家,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把自己的心意向那个同事表白。


我拿出了一半的心思去复习考试,另一半的心思在和往事牵牵扯扯。没想到还是以总分排名第八的成绩稳稳当当地上了榜,被分到了我们家所在的镇上的计划生育办公室。在当地,这是个吃力不讨好的部门,操心的要命还容易得罪人。老爸利用他的社会关系,使钱出力,把我重新安置在了党政办公室,做了一个“机关人”。


办公室里一个主任,四个小兵。主任四十多岁,典型的小地方官,说话粗俗,性格出奇的豪放。四个小兵(包括我)都是女孩子,每天的工作内容就是争着接听那一部电话,争着上那一台慢的吓人的电脑,一杯接一杯地喝水,一趟一趟地上厕所,最后再大眼瞪小眼地等着下班回家。主任看到我,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缝儿,笑的话都说不出来。我不愿看他那副恶心劲儿,总是趁他在办公室的时候借故逃脱。向他请假,根本就不用说理由,直接说声“我走了”就会放行,而且还会热情地把你送到门口。后来几个人向主任反映,每天来上班实在没事做。主任想了想,研究并制定了一个方案:两个女孩一三五上班,另两个女孩二四上班,轮着换。就这样,一周里我有了超出其他人一倍还多的休息时间。


我承认,在这个地方,我长的还算漂亮。个子高挑,穿着讲究,还有一股子冷傲、清高劲儿。在这个小镇上,读完大学又回来的人微乎其微,像我这样“条件优秀”的女孩,回来的就更是没有了。所以,起初的一段时间,我是在相当郁闷的状态下度过的,我觉得身边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没有一个让我愿意亲近的人,没有一件让我乐意干的事儿。用一句抬高自己的话来形容,就是“高处不胜寒”。


但就像那则《温水青蛙》寓言里所说的一样,在一个环境里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会慢慢习惯了。我渐渐适应了这种懒散闲适的生活,不再感到痛苦,也不再感到无聊。每天大量的时间放在无意义的事上。在办公室里聊天到下班,在家里上网看小说,玩游戏看电影,不再去想其他事情。时间倒也过得挺快。


回家工作后不久,老妈就开始不停地给我张罗着相亲找对象。不管是谁介绍的,我一概不愿意见。我甚至用脚趾头去想,在这样一个地方,能找到志同道合兴趣相投的男人作为一生的伴侣吗?而且,镇上那些和我年龄相仿的男青年们,十有八九都已经结婚生子了,即使是单身的,不是开饭店的就是开短途车的,这些人还自以为是的厉害,脖子上戴着粗粗的黄金项链(抑或是镀金?不得而知),走路大摇大摆,眼睛斜着看人,一副暴发户不可一世的形象。而这样的人,我想也不会去想会和他们成为夫妻。我认为,我和这些人,简直是两条道上的平行线,永远也不会相交。


为了这事儿,父母不知给我上了多少思想教育课,晓以理,动以情,还举例某某某家的闺女没嫁出去的时候,都被人说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闲话。我一听这话就来气:我不谈恋爱不出嫁,惹着谁碍着谁了?


我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着,慢慢地变得连话都懒得说,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父母越发着急,看到我都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眼瞅着年龄越来越大,镇上的人都知道孙家有个老闺女还没出嫁,见着老妈一下子就会把话题扯到我身上去,有人甚至还会用同情的口吻安慰她,让我气急。老妈更是气愤难当,不得不跟我来硬的了。


最郁闷的一次,她的一个同事,要把自己的儿子介绍给我。据说这小子是重点大学出来的,毕业后要毅然回来报效家乡,为家乡建设出力。托关系找后门进了县里的一个机关单位,用他父母的话说,那将来肯定是仕途一片光明。对他的客观条件,我父母自然是满意的很。于是便向我转达了他们的意思。我不愿意见面,可老妈却没经过我的同意,让他娘俩直接杀到了我的家里。他们到之前我还在睡觉,老妈好说歹说把我拉了起来,看着我仔细梳洗,穿上得体的衣服,拽着我到客厅,坐在那里等着被“检阅”。一会,客人就来了。那小子个不高,平头,两只小眼睛滴溜溜转的很快,见了我父母就亲热地叫着叔叔阿姨,连忙伸出两只手跟老爸握手、递烟,嘴里噼哩叭啦地说了一堆漂亮话,听的我一阵炫晕。他客气地跟我套话,问我工作如何,遇到什么困难,完全是一种公事公办、体恤下属的口吻,让我提不起半点兴致和他聊天。他鼓励我一定要好好干,争取将来当个副镇长,惹得一屋人哈哈大笑,而我一点也没觉得好笑,反而觉得这玩笑开的俗气势利至极。老妈提出让我们两个单独到书房谈谈,并一再叮嘱我一定要顾全大局,别耍小性。我从了,与他一起到了书房里。自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在说,我有一声没一声地应付着。吃饭时,两家大人聊得甚兴,甚至都聊到了我们的将来上,我目瞪口呆,但却不好争辩。等他们走了后,我直接给了老妈一个答案:坚决不同意。



老妈气的不行,也得罪了她的那个同事。我想那个同事在背后肯定会说我,有什么了不起的?是的,我没什么了不起,所以也就不想攀上这根高枝。


又是一次,又是老妈的一个同事。也是要把她的儿子介绍给我。他们是晚上来的,我那会子在忘情地打游戏。老妈把我叫了出去,让我陪客人聊聊天。正待我暗自疑惑之时,就看到客厅里坐了一个男人,身体瘦长,两只大眼睛像得了甲亢一样要从眼眶里掉出来,最让我难以忍受的是,他一说话一笑,露出两颗大大的龅牙,让我以为见到了原始人类。我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火气蹭蹭蹭就冒了上来,但当着他们的面不好发作。等他们走了后,我冲到老妈面前就是一顿痛诉:难道你们那么嫌我碍眼吗?那也不至于找一个如此丑的男人打发我吧?太伤我的自尊了!你们要把我赶出去,那我就随便找个人嫁了就是了!父母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好。


被我那么耍了一通,父母一段时间不提让我相亲谈恋爱的事了,但有时还会有意无意地放话给我听,看到电视里与我情况相似的女青年,也会含沙射影地说一些东西,我装作听不懂。旁边几家邻居的女主人,都是出名的长舌妇,每天的乐事就是吃饱了饭讨论东家长西家短。她们只要一看到我走出去,马上就会头碰头地凑在一起,说三道四起来。我懒得理会,让她们说去吧。


渐渐地,也就没有人再给我介绍对象了,我也乐得逍遥。只是大家看我的眼神越发地怪异,笑容也有些心照不宣的诡密感。我也明白,在这样一个信息不算通畅的镇上,一个三十岁上还未成家的女人,绝对算得上异类。不是思想有问题,就是身体有问题。但,在这样一个生活环境里,我实在没有一点想找个人谈恋爱的念头,结婚就更不用说了。


前些日子,见到了小时候和我很要好的一个小学同学。她带着一对十多岁的双胞胎女孩,两个孩子长的挺漂亮,但穿的很寒酸。不用问,那肯定是那的孩子。当得知我还没有成家时,她诧异的表情无法用语言形容,半天说不出话来。我尴尬不已,只说了几句话就和她匆匆告了别。那次我彻底被她的眼神所击伤,好些天都没恢复过来。


外婆对我三十多了还没出嫁,更是“恨”得假牙都痒痒。她甚至都不愿意承认她有一个三十岁的外甥女还没成家,觉得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儿。她对老妈说,这辈子看来是抱不成重外甥喽。瞧瞧,连老太太都不停地给我施加压力。


我不是一个独自主义者,但也不会为了年龄趋大就随便找个人把自己嫁了。所谓的宁缺勿滥,我只能认为,我要找的那个人还没出现,我的“爱”的感觉还没来临。


我也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一个婚姻选择面非常窄的年龄段。在这个阶段,比我大的男人多已成家生子,比我小的我又不会考虑。更何况,在家里这个地方,纵是再等上几年,也不会寻到我要找的人。可能的情况,除非我走出去。但这个可能的情况,又绝对不可能。


所以,我的单身生活仍将继续。我不知道,会不会将“剩女”生涯继续到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