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9月12日月之暗面/汤恩伯QQ记录事件的说明

诗思飘花 收藏 169 1071
导读:9月12日,月之暗面给我发了封短信,因为是私人短信,我不会公布短信内容,但让我知道了月之暗面和汤恩伯之间发生了一些很激烈的矛盾(尽管两人都是我的朋友,但考虑到各种原因,我这里都用双方的正式ID称呼)。但当时我还不太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因此也没有具体回应。 或者我应该谢谢天行健,因为正是天行健在天俊帖子的跟贴中让我知道了矛盾的原因,是关于政友会当年对我的一个小小阴谋。就这些事情及相关的陈年往事,我本以为可以随着时间而慢慢消逝,但现在看,我大概是需要出来说说话把这件事情澄清了。 这件事情的起因大概还得从我刚

9月12日,月之暗面给我发了封短信,因为是私人短信,我不会公布短信内容,但让我知道了月之暗面和汤恩伯之间发生了一些很激烈的矛盾(尽管两人都是我的朋友,但考虑到各种原因,我这里都用双方的正式ID称呼)。但当时我还不太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因此也没有具体回应。

或者我应该谢谢天行健,因为正是天行健在天俊帖子的跟贴中让我知道了矛盾的原因,是关于政友会当年对我的一个小小阴谋。就这些事情及相关的陈年往事,我本以为可以随着时间而慢慢消逝,但现在看,我大概是需要出来说说话把这件事情澄清了。

这件事情的起因大概还得从我刚回到铁血时说起。其时正好看见当时历史区斑竹散人先生发表并置顶了自己一篇文章——关于对岳飞的另一种评价,遭到大部分人的不同意见。漂华当时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认为散人的帖子如果是在专门的历史研究论坛上公布或许较好,在铁血这样的门户网站公布并置顶大概并不合宜。很令人愉快的,就在这个帖子里,飘花认识了渔阳大夫和月之暗面。但也大约就因为此事,被当时历史区的部分斑竹划入了黑名单。之后就是义和团事件,以历史区部分斑竹及其马甲为一方,以大部分网友为另一方,对义和团在历史上的定位掀起了重大争论。飘花当时的态度大概足以让部分历史区斑竹足够仇视了——可惜飘花当时一向不注意这些事,成人死敌而不自知,也是该倒霉了。此阶段情况,不必别人,月之暗面就应该能够证明飘花当时结怨于部分历史区斑竹究竟是谁的错。

之后不久,便爆发了所谓的“四一二”事件,当时的现功德林成员(其时功德林似乎还未成立),也就是被当时部分历史区斑竹称为“6猫党”的一批铁血资深元老,因为在一个游戏化的言论帖子里面跟贴(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好像是寄居蟹写的一个小剧本),因而犯了忌讳,凡属跟贴者统统被抓进小黑屋。其根本原因是其政治见解过于支持现中国大陆政权而与历史区部分斑竹格格不入,飘花当时便是跟着这些人遭了无妄之灾,被毫无任何道理的关了黑屋。正是这些毫无理由的关押、禁闭,导致这些资深元老成员发起了所谓“四一二”的投诉大战。而飘花也正是在此时才因被无故牵累而被现功德林成员注意到(此前月之暗面曾经问过飘花是否6猫党成员,而当时飘花还不知道6猫党是何组织)。

再此后,是渔阳事件,因渔阳大夫当时屡次遭受历史区部分斑竹恶意打压,飘花给渔阳大夫第一次出头,与历史区斑竹正面冲突。其当时文字链接如下:http://bbs.tiexue.net/post_1127899_1.html

因为此文字当时公开发布在历史区,故飘花再次拿出来以供各位观瞻,也可看看当时部分历史区斑竹用其马甲的表现。

不过正因此,飘花也彻底成为历史区斑竹死敌,不仅原来的一个C精华被抹杀、转移,迫使飘花不得不在军区重新发布(各位看看飘花的版面,具体链接如下),

http://bbs.tiexue.net/post_1127899_1.html

更迫使飘花把所有其实该在历史区发表的文字转移到比较公正公平的军区,尽管肯定会面临精华降级,但飘花本也不太在乎所谓精华,更重视的是要有说话的权利。也正因此,飘花对当时控制军区的血狼好感大增,并正式加入了血狼兵团。不久,在血狼兵团诸同仁的支持下,在海军区做了一个小小的版主。而汤恩伯与月之暗面爆发此次冲突的缘起也正是在此时出现的。事情经过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这样的。

当时渔阳大夫似乎又因为什么事情被当时历史区的版主依纳爵关押了,当然,理由各位可以去自行猜测。渔阳大夫当时暂时有事,委托我全权代理,向依纳爵提出抗议,鉴于此帖发布在不公开公布的版主区,飘花就不给出链接了。最后是老汉出手主持了公道,给渔阳大夫正了名。

恐怕因此,飘花彻底成为政友会如鲠在喉,不除不快的人之一。因此,也就有了以上的这番密谋。

汤恩伯发布的这个帖子实际是从我手里要走的,只是我没想到他要这么做罢了。而这个帖子的来源确实是来自于老伊,在此我特别感谢老伊和精灵小田。但除此之外,我还有其他的一些来源可供印证,也有其他的一些记录。只不过我对这些记录并不太过在乎罢了。

之所以这份记录我会给汤恩伯,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我不给他,汤恩伯还是能从老伊那里拿到,而且功德林内部也有不少人存有这份记录,当时功德林没有把这件事情捅出来的根本原因是作为当事人的我不同意这样做,功德林诸同仁在此问题上虽有一些不同意见,但是都尊重了我的意见,没有利用这件事情在当时掀起更大的风波。二是这份记录我以前曾经单独让老汉看过。老汉对此前因后果也是比较清楚的。因此我想在铁血内部大概也不会再有什么太大的动静了,因此这份材料我就没有再封锁。

不过虽然汤恩伯这件事情事前并没有和我商量,但因为以前我与汤恩伯有过口头协议,我的任何文字材料都允许汤恩伯在任何网站上转贴。

因此,这件事情尽管我并不希望看到,但是我仍然愿意为此承担责任。

另外还要说明的是:1、飘花现在也是功德林成员之一,代号胡汉三

2、飘花辞职版主不是政友会搞鬼,而是因为飘花要结婚,而后又提职,导致工作突然繁忙许多,没有时间做版主才辞职的。相反,政友会不但没有把我搞下去,反而是在后来铁血内部版主整顿中被清算,为其右倾思想和反现政权言论付出了代价。

3、就月之暗面在此材料中的言辞,我并不认为有必要记个疙瘩。而且,也完全不因此而记恨月之暗面。毕竟,人都是有多面性的,而且这个多面性并不都是主动的,很多时候,在什么环境,你就不得不说什么话。例如我在功德林,也是不能太为月之暗面辩护的。环境因素也是不得不考虑的,因此,我对月之暗面说过的一些话依然表示理解。

4、这也是我想对双方说的话。毕竟双方都是我的朋友

我一直认为;网络无论如何都只是一个虚拟的空间,在网络上还要如同现实生活中那么累,未免失去了一个人的本真。这里是休闲的,不是自己来找累找罪受的。而且做人更没有必要斤斤计较,事事占先。

我更认为,不管什么样的网络,都应该有一个宽松的环境。一个人的思想无论偏左还是偏右,都有他自己的自由,但是否应当发表,则要根据论坛的规矩而决定。你不喜欢这个规矩,尽可以去另外一种规矩的论坛。毕竟,网络是自由的,也同样是受限的。但在有了规矩的情况下,还是多一点宽容更好。不仅仅网络,人生在世也需要更多一点宽容。我记得房龙好像为此专门写过一本书,题目就是《宽容》,对别人的意见不要没有听完就喊打喊杀,也听听别人意见是否有合理性,每一个人生存的环境不同、生活的圈子不同,思想和精力也不同,强求别人和自己一致,行吗!清也站在别人的角度替别人考虑一点吧!举个例子说:大部分男人喜欢足球,可几乎没人喜欢看韩剧。而大部分女人正好相反。那么,如果不能相互宽容,这世界上还能有几对婚姻?或者是因为我也结婚了,对这一点的认识更深刻些吧!

以前我向来不批评我的朋友,但这一次,我想我大概该说几句。坦率地说,我没想到汤恩伯用这个直接对准了月之暗面,我原以为他又看见了大阿尔伯特或者是梅斯特尔/依纳爵阁下。用QQ记录来打击对手,确实很致命,但也确实太不给人留余地了。因此,我决定销毁我手里其余一些可能更有杀伤力、但从未公布过的证据,就当这些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好了!但月之暗面确实得罪人也太多,不是因为别的,正是言辞太过尖刻,让大部分人确实难以接受。都是我的朋友,我也不想多说什么,我并不指望双方还能够和平共处,但我希望都能适当克制自己的言辞。为对方,也为自己做一些保留。

时间长久,有些事情可能记得不是很清楚,有错漏之处,还请谅解

本来中午前就想发,只是看见了不想看见的人

考虑到不希望这个帖子成为某些恶心人的口水贴,暂等片刻发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