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童年趣事(二)——偷吃与骗吃

jianghuisioc 收藏 95 294

童年趣事(二)——偷吃与骗吃


要问一个小孩子最喜欢的是什么?第一是吃,第二是玩。就说这吃吧,在我的童年时代,也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像现在的孩子们可以放开肚皮敞开了吃。怎样才能吃到更多的东西呢,对小孩子来说,无非四招,哭、抢、偷、骗。第一招哭,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将来长大了说出去丢人,为吾等所不耻;第二招抢,对身体素质要求很高,适合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小太保小太妹,技术含量也很低,吾等亦不屑为之;第三招偷,从字面上说和抢一样是违法的,但放到小孩子身上就不一样了,正如读书人窃书不为偷一样,小孩子嘛,窃食不为偷(但偷别的东西就大不一样了),而且这是一项纯技术活,长大了往外一说,还有点意思;最后一招骗,那可就了不得了,这是一项纯智力活,非常人所能及也,长大了往外一说,嘿,老有面子呐。为什么?你想啊,哭,是个孩子都会;抢,只要你能找到比你小的孩子手上正拿着吃的而周围又没有大人,也没什么难度;偷,出手得又快又准,关键是偷完了还不能让大人发现,和大人斗智斗力,容易吗?而骗,那得设计好一个套子让人钻,多少大人都被一些小把戏给蒙了,而你一小孩子家都会下套了,这得有多高的智商啊?下面我就来说说我小时候是怎么偷吃与骗吃的。


偷外公的罐头


我小时候爸爸在外地当兵,我和妈妈、外公、外婆住在一起。大概是我五岁那年,有一次外公生病了,有人送来了两瓶桔子罐头,外公每天早上吃上两片,喝几口汁水,我瞧着可馋坏了,可惜那罐头放在一个有四个大抽屉的柜子上,我掂起脚也只能勉强够到最上面抽屉的把手,所谓有贼心无贼力。正好有一天趁大人都不在家,我搬来一个小凳子垫脚,再用鸡毛掸把那瓶桔子罐头往外一下一下的拨,终于够到了,那矮矮胖胖的玻璃瓶子里面飘浮着好多桔子瓣,像一条条漂亮的小金鱼,看上去是那么的诱人(当然现在想起来,只是一个桔子剥开来放在糖水里泡着呗)。没空欣赏了,吃吧,用手捞出一片桔子瓣,吧唧一口,就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连什么味道还没品出来了就下肚了。刚才没吃出滋味,不算不算,再来一片,这次好好的嚼了一番,嗯,不错,甜甜的,不像买的桔子是酸的(当时的桔子大多数很酸,可能是还不懂得用基因工程去优化品种的缘故)。再来一片,嗯,冰冰的,夏天吃起来真舒服。再来一片······不好,已经七八片下去了,罐头里的桔子瓣明显变稀了。不能再吃了,那是给外公补身子的呀(还有点孝心),快放回去,可是贩贩贩再喝点汁水应该没问题吧。咕嘟一口,真甜,再来一口,真好吃,再来一口······啊呀,汁水已经被我喝下去一大半了,这怎么办,这难不倒咱,把凉开水倒一点进去不就解决了,可是那汁水是甜的呀,这也好办,加点糖吧,看看跟原来好像差不多了,尝一下跟原来的口味也好像差不多了,再放回原处。


第二天早上,外公一拿起罐头,“咦,这罐头怎么好像少了几片?”外婆正在叠被子,“怎么可能少呢,又没有人偷吃。”我在门口听到了,心里咯噔一声,希望外公千万别深究下去。外公吃了两片,又喝了一口汁水,“咦,这汁水味道也不对呀?”我在门口慌了,我昨天加了糖,甜味差不多呀。外婆没好气的顶了一下,“你说这屋子里又没外人,谁动你的东西呀?还罐头少呢,你喝多了的时候,一个人还能看成是两个呢,你能数得清楚?还味道不对,叫你少喝点酒,你就是不听,把舌头喝坏了吧!”外公还想说什么,又叹了口气,不作声了。我心里一阵狂喜,耶,成功了。


中午吃完饭,我要去学校了,外婆悄悄的叫住了我,给了我五分钱,“去买根奶油冰棒吧。”“谢谢奶奶。”我高兴的接过钱(当时只有三种冰棒,桔子冰棒和赤豆冰棒四分钱,奶油冰棒五分钱),正要走,外婆小声的对我说:“乖孙子,以后不要偷吃爷爷的罐头了,那是给爷爷补身子的,知道了吗?”原来精明的外婆早看出来了,所以故意在外公面前替我掩护。“嗯。”我一个劲的点头。


第三天早上,外公悄悄的把我叫到他房间,先喂了我一片桔子,对我说,“乖孙子,这罐头爷爷一个人吃不完,以后我们每天一人一片。”“嗯。”“别告诉别人。”“嗯嗯。”原来貌似糊涂的外公也看出来了,这一次偷吃其实我是彻底失败了。


后记,两年后,外公因病去世,如果他能多活十年,我们就是天天买一个罐头孝敬他老人家也不成问题,只可惜······十几年后,外婆以九十二岁高龄无疾而终,到底还享了几年清福。祝天下疼爱子孙的长辈们长命百岁,也送一句话给年轻的晚辈们: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骗外甥的鸡肫


大概是我七八岁那年,表姐带着小外甥到我们家做客。吃饭时,上了一只炖好的老母鸡。鸡身上什么部位最好吃,当然是鸡肫了(下蛋公鸡的鸡肫值8000块呢!)。要是在往常,不用说,那鸡肫肯定是我的,因为我最小嘛(也最可爱),可是今天最小的是比我小三岁的小外甥啊(当然还是我最可爱)。怎么办,用第一招哭,我丢不起这人;用第二招抢,也非君子所为也,再说当着这么多大人的面抢,可能吗;用第三招偷,众目睽睽之下怎么下手;只好用最后一招了,骗,怎么骗呢,我小脑袋瓜转了两圈,计上心来。我找到鸡肫,递到小外甥的面前,亲热的问:“小某某啊,吃不吃鸡肫?”“吃啊。”(四五岁的孩子,哪有什么不吃的。)我把鸡肫放到他碗里,从大人们眼里我看到了赞许的目光,(孔融再世啊)。然后我问了一个很有深度的问题:“小某某啊,你知不知道鸡肫是用来干什么的?” 大人们眼里一片惊诧。“不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所以我才问的。)我,很认真的告诉他:“鸡肫,是用来,装······鸡屎的。”“啊······我不要了,我不要了!”大人们◎#¥%。“其实没关系,你姨公(我爸爸)已经把它洗得很干净了,你闻闻,一点鸡屎味都没有。” 大人们◎#¥%◎#¥%◎#¥%。就这样,我吃到了那只鸡肫。


民以食为天,为了吃,连小孩子也疯狂啊。


本文内容于 2007-9-14 12:18:54 被jianghuisioc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