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零的栀子花 第三章 狼欢鬼叫 狼欢鬼叫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50.html


自组建以来,范守业这股残匪可谓吃尽了苦头,不仅供给十分困难,伤员病号也得不到有效医治。尽管在陈风娇的努力下,台湾方面空投了一些物资,但杯水车薪,这些人坐吃山空,日子仍然相当难熬。因为伤病,已经有好几个人悲惨地死去,剩下的也都面黄肌瘦,无精打采。

这股人马经常在老君山一带活动,此处山高谷深,林密水急,云蒸雾绕,人迹罕至,常有野兽出没,蛇蝎横行。当地百姓提起这一带就打怵,从不敢轻易到此活动。这里距平江市区很远,一个壮汉轻手利脚抄近路也要一天一夜才抵达。何况山里路途阻绝,方圆几十里没有人家,有的只是四季常青的山林和绵延不绝的流水。

老君山半山腰有一老君洞,马帮队就藏身于洞穴中。偶尔外出活动,也只在附近逗留,不敢离巢穴太远。站在洞口外面,下可俯瞰平江西部山区全貌,远眺平江市区和大海,上则仰望耸入云端的老君峰,若隐若现,气象万千。老君洞有前后两处洞口,前面洞口较阔,隐藏于山腰密林之中,地形险要,易守难攻;后面洞口虽然较窄,却直通老君山后面的茫茫大山,更是地形凶险,人迹罕至。

此时此刻,范守业正躲在老窝里愁眉不展,为给养的事绞尽脑汁。他身披一件旧呢军大衣,歪坐在洞口里侧岩石上,两眼迷茫地瞅着外面,眼皮半天不眨一下。虽已得知了国军对大陆沿海展开骚扰的消息,也为此激动过,但兴奋的感觉转眼便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眼前惨淡的现实。给养,给养,他朝思暮想的给养在哪儿呢?

恰好陈风娇从外面进来了,一身戎装十分得体,干练中透着娇媚。这时范守业才想起来,独眼龙昨晚又没回来,便对陈风娇说:“独眼龙回来没有?一天到晚正事不干,不知又去哪里野了。唉!又有日子没空投了,吃的用的都快没了,这百十号人总不能靠露水生存。得想个法子,不然都得饿死。”

“不知道!怕是又回马头镇了。瞧他那点出息,成天想着家里炕头上的娘们。照这么下去,早晚得把共军招来。”陈风娇没提空投的事,只揪着独眼龙夜不归宿唠叨个没完。她觉得眼下正是机会,应该趁范守业心里烦整治一下独眼龙。

“不象话!早晚得把他阉喽!他在马头镇有老婆?”范守业气哼哼地,他知道独眼龙家在马头镇,却没听说他有老婆。

“几位弟兄都这么说,有了解他的。司令,您是马帮队的老大,得有点章法,不能由着他胡来。要是把共军引了来,这些人全得完蛋,还暴动个屁!”陈风娇是特派员,所以敢如此说话。

范守业一脸无奈地挠了挠头皮,没说什么。他心里清楚,这帮人本来就是乌合之众,自己这个空头司令不能约束太紧。在这大山里头,没人拿自己这个空头司令当回事,只能笼络这些人,对他们罔开一面,以求关键时刻都过得去。马帮队就这么点人,生存条件又恶劣,是经不起折腾的。只要这伙人愿意跟着自己,将就着在老君山呆下去,就算烧高香了。除非有人威胁到马帮队安全,才能以维护大家安危的名义严厉处置。何况独眼龙是马帮队的副司令,手下还有十几个弟兄。

见范守业无动于衷,陈风娇就说:“怕什么?有台湾方面撑腰,还怕这些人不服?”

范守业只好说:“话虽如此,可台湾远在千里之外,鞭长莫及,真正跟着我干事的还是这些人。不把这些人笼络住,台湾也不会拿我这个空头司令当回事。”

“但也不能由着他们胡来!咱总归是支部队,部队就要有部队的章法。”陈风娇不以为然。

“别着急,等形势好转,情况会好起来的。只要国军打回来,这些人就有了希望,一定会振作起来。当务之急是给养,有了给养供给,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要枪有枪,这些人能不听我的?到时候,我放个屁他们都得当圣旨!”范守业三句话不离本行,催着陈风娇向台湾要空投。不过他说到了要害,这些人之所以死心塌地跟着他呆在老君洞,就是为了生存。没有给养就不能生存,这些人也不会听招呼。如果手里有枪有粮,这些人必然乖乖从命。

“司令放心,只要按台湾的旨意办事,配合国军干一把漂亮的,他们不会不管您的。这几天国军已经采取了行动,说明离重返大陆的日子不远了,咱们也快熬到头了。”陈风娇借机游说了一通。

“那当然!马帮队等的就是这一天,理当为党国效力,会有行动的。但眼下不行,平江是共产党的天下,咱们身处险境,稍有不慎便前功尽弃。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只要我们保留火种,见机行事,将来定会有所作为。”范守业顺着陈风娇的意思应承着。

这两个人各怀心事,陈风娇秉承军情局的旨意,欲以空投为诱饵控制范守业和马帮队,使其为军情局所用。范守业则以马帮队为筹码向军情局要给养,从而将马帮队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他离不开马帮队这些人,没有了这些人,他就一文不值了。

此时有人匆匆跑了来,报告说:“司令!又有人不行了!”

范守业蹙了一下眉头,无奈地说:“送他上路吧!干利索点!别露出马脚。”

陈风娇则转身进到了洞里面,摆弄她的电台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