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零的栀子花 第三章 狼欢鬼叫 狼欢鬼叫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50.html


在李剑部火速赶往平江的同时,马头岛蒋军残部却在庆祝胜利。敌炮兵熊团长正和一帮弟兄喝得热火朝天,猜拳行令之声把帐篷都要鼓破了。

熊团长的大炮已经有日子没响了,此次终于有机会一逞威风。自从逃到马头岛以来,熊团长等人一直懒洋洋地呆着,大炮都快生锈了。在大陆,熊团长的炮团从未打过胜仗,一边打一边逃,直至逃到马头岛才歇息下来。解放军不得不停住了追击的脚步,因为有大海阻隔,暂时拿他们没办法。

熊团长举起一杯酒来,满脸得意地说:“弟兄们!怎么样?这次够威风吧?蒋总裁亲自发来嘉奖电,郭副司令亲自前来慰问,这在炮团历史上也算破天荒了。让我们举杯!感谢总裁嘉勉!感谢郭副司令大驾光临!”

“干!干!”一帮人吆喝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一位营长模样的人站了起来,撸胳膊挽袖子地说:“他娘的!一个齐射就把马头镇夷为平地,老子的大炮好久没这么痛快了。憋了这么久,总算出了口窝囊气。”

另一位附和着说:“可不咋的!这两年我的大炮就没正经说过话,从上海一直逃到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连开炮的机会都没有,想起来就窝火。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可总呆在这荒岛上数鸟玩算咋回事?”

“团长!您就领着弟兄们干吧!我们都听您的!咱们打回大陆,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能再这么耗下去了!”一伙人醉红着脸嚷嚷着,仿佛忘了自己姓什么。听着这些酒话,坐在熊团长旁边的郭副司令始终面带微笑,一言不发。他眯缝着两只贼眼,透过眼镜观察着每一个人,仿佛要看穿人们的心思。

“弟兄们!咱们都要听上峰的。我相信,咱们呆在荒岛上的日子不长了,很快可以打回去,天下还是咱们的。下面请郭副司令训话,给弟兄们说说,鼓掌!”说罢熊团长带头鼓起掌来,其他人也热血沸腾,巴掌拍得山响。

郭副司令慢腾腾地站了起来,虚张声势地说:“弟兄们!熊团长带领大家干得漂亮,这是国军几年来少有的胜利,总裁非常欣赏。前几年共军虽占了上风,但毕竟没有海空军,海上作战他们就不行了,因为他们是旱鸭子!”

“没错!共军靠几条渔船奈何不了咱们,咱们的大炮可以打过海去,让平江不得安宁!”几个人手舞足蹈地附和着。他们早已忘记了,既然马头岛的大炮能够打到平江,那么平江的大炮就可以打到马头岛。共军的大炮不比他们的逊色,只是事发突然,不清楚他们的精确位置,暂时无法反击。

郭副司令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弟兄们!朝鲜半岛正打得热闹,共产党顾不上咱们了。上面已拟定了反攻大陆的计划,眼下先给他来个小股骚扰,接下来便是大举进攻,一举占领平江。然后以平江为跳板,大规模反攻,用不了多久,天下就又是咱们的。”

“好!太好了!终于可以回老家了!”熊团长喜不自胜,把杯中酒喝得一干二净。其他人也互相干杯,一个个尽显醉态。

“郭副司令!您说的这些什么时候实现?”席间有人问了一句,似乎对郭副司令说的持怀疑态度。

郭副司令略窘了一下,立刻又煞有介事地说:“这位兄弟问得好!什么时候实现?行动不是已经开始了吗?你们的大炮不是发话了吗?或许大家有所不知,这次国军还出动了飞机和舰船,袭击了大陆许多地方,打得共军焦头烂额。此次来马头岛,我给你们送来了大批弹药给养,只要需要,要多少有多少。关键时候美国人会支援我们,有美国人做后盾,你们怕什么?”

郭副司令的话很有鼓动性,令在场的人情绪高涨。熊团长兴奋极了,郭副司令此行使他获益匪浅,自从在马头岛驻扎以来,他从未如此阔气过。于是他满脸堆笑地讨好郭副司令说:“郭副司令!兄弟此次得以露脸,全仰仗您老人家栽培。实不相瞒,这往后的日子难熬啊!在这荒岛之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一团弟兄就全指望您老人家了。来!我敬您一杯!”

郭副司令干了杯中酒,压低了声音神秘地说:“熊团长客气了,郭某不才,哪有那么大神通。此次你得以一展雄风,是军情局的情报工作发挥了重要作用。要不然,你的大炮还不是瞎放一气。”

“噢!难怪打得如此精准,击中了数处军事目标,原来有贵人相助。”熊团长如梦方醒。

与马头岛熊团长的炮团相比,平江西面另一股残匪的日子却不那么安逸,一百多人的小股部队东躲西藏,已经在大山深处苦熬了一年多。这股残匪是蒋军撤离平江时遗留的散兵游勇,人员成分十分复杂,且有许多老弱病残,为首的头目叫范守业。

范守业曾在国民党军队里当过营长,战败逃跑时与部队失散,之后便在平江西面的大山里聚集起了这股队伍。他忘不了与部队失散时的情景,只觉得象做了场噩梦。他永远不明白,为什么一眨眼的工夫他的部队就不见了,只剩他一个人逃进了深山。要不是跑得快,早就没命了。现在这伙散兵游勇归他掌管,一伙人相依为命,在山林深处艰难地生存着。幸好他有一部电台,并与台湾军情局取得了联系,被任命为平江暴动队少将司令,全权负责这股残匪的事务。军情局还为这支暴动队指定了代号,叫“马帮队”,必要时可执行军情局交给的任何任务。

暴动队的副司令是位失去左眼的排级军官,人送外号“独眼龙”。由于老家就在马头镇,因此被范守业提拔当了副手。暴动队里还有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那便是军情局派来的女特派员陈风娇。前些日子,她受军情局的委派辗转找到了这支队伍,负责其与军情局之间的联络。由于她身份特殊,所以一举一动对这支队伍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