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零的栀子花 第二章 运筹帷幄 运筹帷幄2

江阑 收藏 2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0/[/size][/URL] 胡占明说得一点不假。每个报务员都有自己的特点,就象每个人的相貌和声音都有自己的特点一样。因此,作为一个好的监听员,对监控的对象是十分熟悉的,能从电台的声音特点和手法,联络习惯等各个方面轻易地辨别出所需要的目标。监控对象就是自己的老朋友,只要听脚步声就能知道是谁在活动,他要干什么。 但现在军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50.html


监听二科科长付士光却说:“那毕竟是老黄历了,提也没有用,还是说眼前吧。前段时间,军情局对人员、时频和密码做了调整,内部关系也比在大陆时有很大变化,我们费了很大周折才搞清楚。可自打他们跑到海上之后,双方一直没有象样的战场接触,我们掌握的那些东西尚未经过实战检验,不知能否在此次反骚扰斗争中发挥作用。更何况,目前还没有发现军情局电台与骚扰行动有关,也不知道平江当面敌人是谁。”

付士光说的一点不假,蒋介石集团逃离大陆后对情报系统做了较大调整,尽管李剑等人一直监视着军情局的一举一动,但掌握的情况并未经过实战验证。而且,平江当面是哪股敌人尚不清楚,暂时没有电台线索,也未发现军情局电台参预此次骚扰行动,这都增加了侦察的难度。

“困难的确不小,但并不是不能克服。好好谋划一下,战胜平江当面蒋匪是有把握的。”李剑充满了自信。

“此次任务是个机会,应该好好利用,趁机对军情局和沿海岛屿蒋匪电台来一次彻底摸查,把情况搞清楚,为以后的反骚扰斗争做好手段上的准备。”付士光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主要是有针对性地破译敌人的密码,此次任务应该在这上面出彩。目前,军情局电台的密码和时频我们已大部分掌握,但其他通信系统就不同了,除了几个老对手,其他尚未接触过。有的以前掌握,却因为更换频繁,现在又处于不明状态。但不管如何变,破译他们的密码我们是有经验的。”研究破译科科长李明对付士光说的作了补充。

“两位科长的确说到了点子上,对敌人密码的破译,会使我们在斗争中掌握主动权。只要敌人密码不变,情况会被我们长期掌握。如果破译了敌人骚扰部队的密码,就可以掌握他们的行动计划,了解骚扰行动的全部内容。这也是我们平江之行的最终目的,只要做到了这一点,任务就算完成了。但要做到这一点,并非容易,需要付出极大代价。”说罢李剑看了看大家,眉头皱了皱,心头仿佛有千钧压力。

王东胜想了想说:“要想破译敌人的密码,必须掌握敌人的电台。军情局的电台我们是掌握的,这一直是我们的工作方向,只是尚未发现与此次任务有关的电台。可敌人骚扰部队的电台就不一样了,目前仍是个迷。一是我们不知道平江当面敌人是谁,更不知其电台特征,所以没有办法判明,即使听到也会放过去。二是平江当面敌人的电台功率可能较小,时间和频率又对我们不合适,所以听不到。因此,应该尽快搞清平江当面敌人是谁,掌握他们的通信要素,起码要知道呼号特点、报头和报文格式及结束特点。如果做到了这一点,抵达平江后很快会有收获。”

李剑同意王东胜的分析,便说:“王副处长说得很透彻,这正是当前急需解决的问题。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便谈不上掌握对方电台,更谈不上破译对方密码,掌握情报。下一步要从两个方面取得突破:一是严密监控军情局电台,如此规模的骚扰行动,军情局电台一定会有反应;二是监听发现骚扰部队的电台,破译他们的密码,获取有关骚扰行动的情报。目前虽无进展,但抵达平江后可能会有改观,毕竟离对手更近了。”

“完全正确!大家别急,尽管不清楚平江当面敌人是谁,上级电报中也未提到,但到了平江就清楚了,当地守军和有关部门会告诉我们的,我们自己也长着眼睛和耳朵。军情局与此次骚扰行动究竟有无关联,慢慢也会搞清楚的,敌人会把情况告诉我们。”刘政委说得很有信心,大家颇受鼓舞。

在整个开会过程中,行动队队长宋小光一言未发,仿佛会议跟他无关。胡占明挨着他坐,悄悄捅了捅他,小声问道:“咋不发表意见?”

“没行动队什么事,插不上话。”宋小光面无表情地回答。

“怎么?看我们干得红火眼馋了?别不识抬举,那是老蒋关照你,让你歇着。”胡占明幸灾乐祸地。

“没事正好,乐得清闲。”宋小光掩饰着内心的失落。

“要不,你编入我们一科算了,给我打打下手。”胡占明故意气宋小光。

“哼!美得你!你那活没人愿意干,闲得难受拿来解闷还差不多。”宋小光一脸不屑。

两个人正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就听李剑做起了总结,他说:“该说的都已经说透,没什么可啰嗦的了。有一点需要提醒大家,这次任务非常特殊,一定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畏难情绪要不得,轻敌思想也要不得。另外,要注意保密,千万不能暴露身份。平江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敌人很可能将其作为重点目标进行骚扰。所以,在平江的斗争是残酷的,既有当面蒋匪从海上的渗透,又有潜伏特务和土匪的破坏,斗争形势极其复杂。给我们准备的时间不多了,散会后各单位抓紧准备,明天一早出发,力争以最短的时间抵达平江。”

……

会议结束时已是傍晚时分,人们立刻行动起来,撤哨位,检查机器,准备车辆和生活用品,急火火地忙了一个通宵。

次日凌晨,一列车队悄然驶出驻地,消失在晨雾中。驻地大门外,两名哨兵仍然昂首站立,任何人看不出这座军营已人去楼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