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世忠,字臣良,绥德(今陕西东北)人,公元1089年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年轻时勇气过人,能骑未驯服的马驹,好喝酒、不受约束。18岁应募参军,身体魁梧、风度潇洒、双目有神,时而挽300斤强弓飞马射箭,时而舞铁槊急驰峭壁之间,勇冠三军。


韩世忠入伍不久便随军征讨西夏。西夏人凭借牢固的城防工事死守银州(今陕西米脂西)。韩世忠奋勇当先攀上城楼,杀死敌将,掷其首级于城下,接着又率一批敢死战士,同一支掩杀过来的西夏人马死战。他跃马挥矛斩杀其监军附马。战后他被提升为武副尉。


1121年,在抗击金军并收复燕山府的战斗中,韩世忠率50骑在滹沱河风驰电掣追杀金军2000余骑。宋钦宗即位后,随内侍官梁方平屯驻睿州(今河北睿县),梁军防备不力,军士不善骑,甚至在马下扶鞍而行,金军迫近时,数万人仓卒奔溃,韩世忠拚死突围,得钦宗召见,授选锋统制。此后,他又以不足千人兵马平定淄州、青州叛军数万之众。


1125年,金军首次南侵,攻下真定(河北正定),韩世忠率兵往赵州(今河北赵县)迎敌,金军围城,赵州城粮尽援绝,多数人主张突围,韩世忠却趁雪夜率300勇士直捣敌营,使金军惊慌失措,甚至自相残杀,天明时主将被杀,余众一哄而散。


两年后,金军二次南侵,攻破汴京,掳徽、钦二宗北归。高宗在南京应天(今河南商丘)即位。韩世忠奏请迁都长安,派军收复河北、河南失地,而一心只想保住皇位的高宗却迁都去了扬州。1128年,东京(即汴京)留守宗泽忧愤成疾而亡,金军因后方无人牵制,再次大举南侵,万人袭取扬州,高宗仓惶渡江,经常州、无锡、平江(今江苏吴县)南走杭州。韩世忠随同转战江南,曾被金军主力击破于淮阳,出走盐城方得脱身。叛将苗傅、刘正彦逼高宗退位,韩世忠从海路赶到常熟与张俊等相约,又往秀州(今浙江嘉兴)修理战具,斩叛将使者,进军临平(今浙江余杭东北),舍身力战,击退叛军两千,又沿浙江扬州、信州进兵擒获叛将,斩杀其主。被封为武胜军节度使、御营左军都统制。


1129年,金军乘江防未固,两路渡江,连破建康(今江苏南京)、杭州、越州、明州(今浙江堇县),高宗乘楼船逃往海上,金军海路追击300里未能追上,恐归路被断,遂于1130年春沿运河北撤。韩世忠迅即连夜率部八千直趋镇江焦山寺(镇江东北9里)等险要之地,断定敌军一定要登金山(镇江西北7里)龙王庙查看军情,遂派几百名士兵埋伏于岸边和庙内,约定击鼓为号,由岸边伏兵先杀入,庙内伏兵随后杀出,夹击捉敌。不料金军五骑闯入庙内时,庙内伏兵喜出望外竟不待鼓声先冲杀出来,敌返身而逃,其中一坠马又仓惶跨马逃离的穿红袍、系玉带者正是金军统帅兀术。兀术急欲渡江,与韩世忠军江中会战,兀术在南岸,韩世忠部沿北岸,边打边行,一日接战数次,每次韩世忠皆站在高大海船之上亲自指挥,夫人梁红玉也身披盔甲亲擂战鼓助威,宋军士气高涨,正是:“十万敌兵来假道,八千骁骑截中流”。


兀术又以送还财物、奉献名马为条件请求借路渡江,遭严词拒绝,于是退往长江下游的黄天荡(今江苏江宁东北80里),此处水面宽阔,前无出路,退路遭韩世忠封锁,一时无计可施,后采纳他人献策,连夜沿黄天荡东北10里处已淤塞的老鹳河掘三十里大渠通秦淮河,再循路向建康逃走。


逃至牛头山又遭岳飞伏击,岳飞乘胜收复了建康。兀术退至长江渡口后,欲从东西两面渡江夹击韩世忠部,韩世忠令工匠连夜打制一端装系大铁钩的铁索,发给土兵。次日,微明时分敌船前来。韩世忠令两队渡船环绕敌后,精壮士兵以铁索钩住敌船奋力将敌船钩翻。兀术无奈又悬赏求得一策:乘海风停息,宋军海船风帆无力不便行驶,以轻便战船射火箭袭击宋军海船所悬草编之物。第二天,海风骤停,敌箭如雨,烟焰满江,宋军猝不及防,败退70里,兀术乃得在被困48天后乘机渡江。


1134年秋,金与伪齐联兵70多万进犯淮南,南宋派魏良臣出使金朝求和,韩世忠率军从镇江赶往江北大仪(今扬州西北)迎敌,命令士兵伐木筑栅,自断退路,激励士气。待魏良臣行至扬州,急令军士拔灶停炊,谎称:奉命退回镇江,见魏快马驰离,又迅即指挥士兵布设五个营阵、20余处埋伏,约定闻鼓声出击。金军得魏良臣密报,立即派铁骑兵奔袭扬州,行至距大仪5里的长江口,鼓声砰然大作,伏兵杀声四起,“背嵬军”(卫队)各持长斧,上劈人胸,下砍马腿,金军纷纷落马陷入泥塘,韩世忠亲率精骑八方袭来,金军别将挞勃也等200余人被活捉,与此同时,在高邮、亚口等地的部将也频传捷报。韩世忠又追杀金军抵淮河岸,金军溃散,夺路而逃,争挤落水淹死无数。从此,韩世忠得“武功第一”称号。


1136年,高宗授韩世忠武宁和安化军节度使、京东和淮东路宣抚处置使,司府设楚州(今江苏淮安),韩世忠常身披草衣与军士一起劳动,梁夫人也编苇盖屋,编练军队3万,扼守淮河,又联络山东义军,力图恢复两河地区。次年,金废伪齐,韩世忠请求全军北伐,恢复中原,秦桧令韩退驻镇江。韩世忠上奏10余次,反对议和,要求护卫江淮,愿率先迎敌,以死报国。朝廷不准其行。


1139年,秦桧代高宗跪拜金使,称臣议和。次年,金朝内乱,毁约南侵,韩世忠领兵围攻淮阳。大败金援军于沟口镇,被封英国公。转年,又奉命救援壕州(今安徽钟离),在闻贤驿指挥骑兵暗夜攻金军,赶到濠州城已被攻破,遂与金军于淮河边大战,后因归路被金军放树堵塞,回师。金军渡河北去,不敢再犯。


同年,秦桧收韩世忠、张俊、岳飞兵权,召韩世忠赴临安任枢密使,韩世忠仍坚决反对议和。秦桧又阴谋挑动三大将之间矛盾,然后逐个剪除,使张俊、岳飞以检阅为名,拆散韩家军,又使人诬陷韩世忠图谋重掌兵权,岳飞将此事秉公急报韩世忠。韩世忠也是满朝文武中唯一敢对岳飞冤狱面责秦桧的人,更遭秦桧忌恨,再唆使亲信弹劾,韩世忠愤而辞职,闭门谢客。1151年病逝,葬于江苏吴县灵岩山西南麓。


韩世忠性格耿直,轻财重义,平生战功赫赫,全身刀痕箭疤累累,双手仅余4指,还不能活动。治军严整,韩家军与岳家军齐名。特别对兵器设计独具匠心,克敌弓、连锁甲、及骑马跳涧、洞靶射箭的方法都是韩世忠首创的。

韩世忠与岳飞两人功业相埒 为何名声却如此悬殊?


岳飞


韩世忠与岳飞是南宋初年的抗金名将,两人都出身贫窭,少年从戎,斩将搴旗,屡挫强敌,靠赫赫战功擢升为统率千军万马的大将。在当时的众多将领中,岳飞勋业彪炳,自是擎天一柱;但功业能够与岳飞相颉颃的,也只有韩世忠一人。建炎三年(1129年),苗傅、刘正彦反叛,逼高宗退位,政局动荡,人心汹汹,韩世忠平叛乱,使社稷转危为安;次年的黄天荡(江苏南京附近)之战,韩世忠统率水师8000人大败兀术十万之众,兀术望风而逃,几乎被擒;绍兴四年(1134年)韩世忠再败金兵于大仪镇(江苏扬州西北),“论者从此举为中兴武功第一”。他与岳飞一样,嗜义轻财,军纪严明,知人善任。他的妻子梁氏也是女中翘楚,巾帼英豪。黄天荡之战,她亲执桴鼓助战,兀术逃脱,梁氏抗疏言世忠失机纵敌,乞加罪责,举朝为之动色。流风余韵,传为千古佳话。其他将领不是阿附秦桧,大节有亏,就是战绩平平,不足与韩、岳比肩。但九百余年来,岳飞之名籍籍人口,震古铄今,而韩世忠之名却湮没不彰,这不能不说是一件憾事。

韩、岳两人功业相埒,为何名声却如此悬殊?个中原因当然是岳飞精忠报国,却在39岁时含冤被杀,他的际遇更容易赢得后世的无限敬仰与同情,不仅岳庙遍宇内,俎豆不绝,而且有关岳飞的戏曲、小说以及当今史学家为岳飞写的传记也已深入人心,岳飞是家弦户诵的民族英雄。韩世忠却未能享有这种荣耀,他虽也受秦桧迫害,但毕竟保全了性命,老死于户牖之下;虽被褫夺了兵柄,却还有生活的自由,仍能悠游林泉,周游湖山之间。在人们心目中,他的形象不及岳飞高大,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其实,韩世忠虽没有岳飞死得悲壮,但也算得上刚正亢直、嫉恶如仇之人,而非贪生怕死之辈。奸臣秦桧当权,气焰熏灼,权倾朝野,群臣莫不仰其鼻息,而韩世忠却傲骨锋棱,一揖之外,从不与之交谈。“性憨直,事关庙社,必流涕极言”。他与岳飞极力反对与金议和,多次上疏请求收复失地,均为秦桧所抑。报国无门,他遂愤而上疏抨击秦桧专权误国,秦桧唆使言官弹劾世忠,欲置他于死地,幸亏高宗网开一面,将奏折留中不发,世忠才侥幸躲过一劫。而岳飞却没有这种幸运。出于对卖国议和的愤怒,岳飞不仅言辞激烈,表示“若不举兵,当纳节请闲”,而且先后五次辞职,甚至不待朝廷批准,便径自回庐山第宅养闲,这未免有“要君”之嫌;尤其是岳飞建议立孝宗为储君,更是逆了龙鳞,使高宗憎恶不已。再加上秦桧百般进谗,一个天子、一个宰相合伙迫害,便注定了岳飞被杀的厄运。“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至今我们仍能想象得到岳飞大书“天日昭昭,天日昭昭”时的悲愤!岳飞蒙冤,满朝文武慑于秦桧淫威,一个个钳口结舌,噤若寒蝉,只有韩世忠挺身而出,诘问秦桧:有何证据证明岳飞谋反?秦桧以“莫须有”答之,世忠愤愤不平地说:“‘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秦桧对他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韩世忠这种胆识,的确高于侪辈之上。可惜的是,韩世忠有心报国,却无力回天。他既被解除了兵柄,又不愿与奸臣同流合污,剩下的就只有激流勇退,归隐林泉一途了。“自此杜门谢客,绝口不言兵,时跨驴携酒,从一二奚童,纵游西湖以自乐。”当年那个叱咤风云的韩世忠从此销声匿迹了。

“国仇未报壮志老,匣中宝剑夜有声。”当韩世忠骑着蹇驴,踯躅于烟雨空的西子湖畔时,肯定没有陆游那种“细雨骑驴入剑门”的洒脱,只能仰天长啸,徒呼负负。这里边有几多酸辛,几多无奈!

岳飞有今日的荣誉,可谓名至实归。而今人是否也应该给韩世忠以一席之地,比如说写本《韩世忠传》,再写一本历史小说,以提高韩世忠的知名度呢?

韩世忠词两首


一、临江仙

冬看山林萧疏净,春来地润花浓。少年衰老与山同。世间争名利,富贵与贫穷。荣贵非干长生药,清闲是不死门风。劝君识取主人公。单方只一味,尽在不言中。


二、南乡子

人有几何般。富贵荣华总是闲。自古英雄都如梦,为官。宝玉妻男宿业缠。年迈衰残。鬓发苍浪骨髓乾。不道山林有好处,贪欢。只恐痴迷误了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