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克勤同学应月之暗X小姐(或者夫人?)的强烈要求,还专门找到了花花,将月之暗X之基督会当政时弄权的聊天证据发了出来。


据说基督会的诸桑立马就不祈祷鸟,立马就集体出现鸟。


我懒得看月之暗X小姐发的任何东西了,因为撒谎已是伊的本能,就比如,伊口口声声说功德林的人ID秘而不宣,外人从不见功德林的人说出自己马甲的身份。待我指出我早已将功德林ID公之于众后,伊又厚着脸皮说“小米也说了,他只是部分公布了功德林的ID。”月大仙的脸皮厚度由此可见一X。


不过虽然俺只打开了一页,却看到了太太有趣的东西。就是月大仙的发言,现罗列如下


“何必,何必


结局无非是,那一贴人工顶置,这一贴悄然河蟹


没见人家水区版主都亮出自己的鲜明立场了


话说我QQ现在上不去,否则会劝你们的


谁让人家和版主是一个群的,你和版主不是一个群的”


月大仙的凄楚,月大仙地无奈,在此帖中表现的可以说是淋漓尽致,但是可惜鸟,这个帖子跟汤克勤所发的倭蛙与月大仙密谋陷害花花时的洋洋得意的弄权者嘴脸在同一个帖子中出现,一经对比,可以说是相应成趣。


正所谓,一年河东一年河西,这当权和失意时的差别,咋就这么大捏?


当初弄权时的跋扈和阴狠,与现在装出的“受害者”“被当权斑竹迫害者”的样子一对比,孰真孰假简直再清楚不过鸟。


看到当初风光无限玩弄权柄的月大仙现在可怜楚楚的装受害者痛斥斑竹,俺实在觉得,这个世界太好玩鸟。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