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射深度30米(第二次修订版) 第二章 3 华盛顿 五角大楼

sdrzdl 收藏 5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6/[/size][/URL] 华盛顿 五角大楼 “线路调试完毕!”温切特看到通讯官的手势,便向肯特总统点了点头,“好了,总统,通讯讯号连通了,”他指了指旁边墙壁上的大屏幕,“总统,从这里,您可以看到对方,而您面前的摄像机可以将你的图像和声音同步传输到潜艇上,他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6/


华盛顿 五角大楼


“线路调试完毕!”温切特看到通讯官的手势,便向肯特总统点了点头,“好了,总统,通讯讯号连通了,”他指了指旁边墙壁上的大屏幕,“总统,从这里,您可以看到对方,而您面前的摄像机可以将你的图像和声音同步传输到潜艇上,他们也可以同时看到您。”

肯特很不自在地正了正身子,这使他想起了总统竞选时的电视演讲,不过,感觉完全不一样,他盯了盯面前的镜头,仿佛自己正坐在被告席上,被一点点剥光。

“好了,快开始吧!”

在众人的注视中,一片雪花闪过,一张带疤痕的脸出现在屏幕上,他的眼睛直盯着大厅内的所有人,仿佛要用目光吞噬眼前的一切。

“总统先生,您好!”疤脸的嘴角一斜,那条划过了半张脸的长疤顿时游动了起来,“很抱歉,也许耽误了您享用您的晚餐!”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肯特受不了任何的无理和傲慢。

“不要发火,总统先生,应该说,我们是老朋友了!”疤脸轻蔑的一笑,“黑色八月!难道你把我们忘了!”

“黑色八月!”肯特心一沉,一股怒火控制不住地燃上心头,“你们这帮杂种!”他砰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扬声器里传来一阵怪笑,“哈哈…哈…总统先生,美国总统先生,您太激动了,哈…”

旁边,温切特暗暗拍了一下肯特总统的肩膀,肯特这才发觉自己有点失态,他稳定了一下情绪,坐下来,“作为美国总统,我完全不必理会你们这些为世人所不齿的恐怖分子,我奉劝你们马上停止你们劫持潜艇的罪恶行径,否则你们会受到严厉惩罚!”

“啊!听听吧!为人不齿、罪恶、惩罚,多么冠冕堂皇!”扬声器里又是一阵怪笑,还夹杂嘈杂的咒骂声:“总统先生,仔细看看你的手吧,那上面有什么?难道没有阿拉伯人的血吗?老人的、妇女的、孩子的,阿拉伯石油的、阿拉伯土地的。啊!您又要宣扬您的民主、自由,是的,你们把世界上所有财富装进你们自己的口袋,然后对别人说,好吧,你们必须象我们一样,民主和自由,去你的吧!真主要惩罚你们这些杂种,就在今天!”

肯特觉得自己要爆炸了,他的脸已经胀得通红,他努力控制着,拳头捏的咯咯响。见此情形,温切特按住总统微微颤抖的手,转过麦克风,“你们想要干什么?”

“我们的要求很简单,马上释放默罕默德.阿佩尔先生”

“那是妄想!”肯特大吼着。

“妄想?亲爱的总统大人,我的耐心是有限的,给你十分钟的考虑时间,放或者不!”

“你有什么资格与我这样说话!”

“资格,对,我把这给忘了,四枚导弹二十四个核弹头,这样的礼物够不够。”

“你以为我们是那么好讹诈的吗?”

“哈哈哈…”疤脸冷笑了一声,“总统先生,给你介绍一个老朋友!”

屏幕跟着摄像镜头焦距的缩小放大了,一个脸色苍白的黑发女郎出现在疤脸的旁边。

“碧姬.贝格,”疤脸指了指女郎,“说不定你也认识,世界顶尖的武器系统程序员—碧姬.贝格!”说话间,屏幕中的女郎对着众人伸出了中指。

“碧姬.贝格?”肯特仿佛记起了什么,他下意识转眼寻找哈默,刚刚赶到的哈默已经紧张地擦起汗来。


“好吧,哈默,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在指挥大厅一侧的小会议室里,肯特怒火中烧。肯特完全记起来了,碧姬.贝格,程序控制专家,他们起初叫它“程序攻击员”,他记得在他执政第一个月,国土安全部部长哈默就专门向他呈送了一份秘密报告,建议成立一支计算机特种部队,专门对付日益增加的对国防、金融、通讯等重要系统的计算机入侵恐怖活动。肯特批准了哈默的计划,准许他优先从各部门招聘计算机程序人才,组成了这个程序特工队。肯特懊恼地捶了捶头,程序特工队成立后,立即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连续阻止并破获了多起利用计算机进行攻击的恐怖案件,于是,在肯特的默许下,哈默便开始把自己的程序攻击员安排在政府、军队、各大企业中,逐步实现对国家各重要部门的监控,国土安全局成了肯特控制国家的一个得力的工具,哈默也藉此建立了自己的国中之国。

哈默依然在擦着汗:“总统,这、这一切太离奇了,这不可能!碧姬.贝格在度假…她…她…”

“度假?到那艘该死的潜艇里度假 ?”肯特咆哮着。

“总统,您还记得去年的AX201案件吗?”一边联邦调查局局长哈克曼接过话题。

“记得,当然记得。”肯特垂下头,双手揉着微微发胀的太阳穴。

“我不知道国土安全部对AX201做出了什么判断,”哈克曼瞥了瞥哈默:“在我们调查那个案件时,我们就觉得在AX201案件背后肯定有国土安全部系统控制员的影子,您记得吗?那一次,两名恐怖分子在威斯康辛一个地下核导弹发射基地附近的旅馆中,通过无线网络侵入了导弹发射指挥系统,并且已经破译了第一级导弹发射密码,只是我们事先得到了情报,采取了及时的抓捕行动,才避免了一场惊天恐怖事件的发生。当然,遗憾的是,在我们抓住那两个恐怖分子后,没留心让他们服毒自尽了。”

“这跟碧姬.贝格有什么关系?”哈默嘟囔着。

“我们请军方武器系统专家研究了他们笔记本电脑上的侵入系统以及密码破解程序,”哈克曼没有理会哈默,继续说:“这是一个非常先进的密码算法攻击程序,只有有条件接触核武器系统程序设计的人才能够做出来。而像碧姬.贝格这样的人是国土安全局从海军武器系统控制研究所招募的高级程序员,她参加了许多重大的武器控制系统设计,包括核导弹控制系统,她符合编写解码程序的条件。”

“我们希望马上展开对碧姬.贝格等几个可疑程序控制员的调查,但是…”一边,哈默的脸色变得煞白煞白,“但是,国土安全部告诉我们,他们是高级程序员,对他们的调查将牵扯许多国家高级机密,我们无权调查!”

“你必须给我一个详细的报告!”肯特瞪着哈默,咬牙切齿,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家伙撕成碎片,养虎为患,他叹了一口气,看看哈克曼,又看了看温切特:“也就是说,他们真的有可能控制潜艇上的核导弹。”

温切特无奈地点了一下头,“虽然中国潜艇的导弹控制系统肯定与我们不同,但是我们的情报显示,094级在核武控制设计上,参考了俄亥俄级的设计思路,如果他们能够破解我们的密码,他们就有可能破解中国的!”

“最坏的是,碧姬是俄亥俄级改进核武器控制系统的程序设计员,我想,我们必须做最坏的打算了!”温切特叹了口气,“要不!”他犹豫地看了看肯特:“可以先停止对阿佩尔的死刑…”

“你说什么?不,那绝不可能!”肯特摇了摇头,斩钉截铁地说,这对他来说,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自他上任以来,一直是反恐勇士的铁血形象,如果在这个关节上做出让步,对他的执政形象,无疑是极大的损害。

“我们的导弹防御系统呢?”

“我们不能完全指望导弹防御系统,它充其量只有50%的拦截成功率。”

室内陷入了一阵令人沮丧的沉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肯特的身上,他习惯性地掰着手指,脑子里进行着肯定否定的反复运转。

“中国政府知道多少?”肯特突然盯着温切特问。

“据那个艇长说,恐怖分子控制了通讯系统,切断了他们与中国的一切联系。”温切特努力理解着这目光。

“击沉它!”说出这句话,连肯特自己也有点吃惊,不过,他旋即马上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对,击沉它!”

“什么?击沉谁?总统难道说的是击沉那艘中国潜艇?”温切特吃惊地问。

“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任何想跟‘黑八月’谈判的打算都是愚蠢的,当然我也理解你们此时的顾虑,那艘潜艇是无辜的,但是它现在已经成了‘黑八月’的工具,如果真的因此而使千万美国人在瞬间消失,那么你我、在座的各位都要成为历史罪人,作为美国总统,我必须首先对美国人民负责!”肯特的一番话显然感染了在座的人,不少人在默默地点头。

“总统,我还是觉得应该慎重考虑,虽然现在恐怖分子侵入了核潜艇导弹控制系统,但毕竟他们还没有控制核导弹,更何况这涉及两个大国的关系,如果我们冒然采取行动,击沉潜艇,是否会恶化中美关系。我想,我们应该马上通知中国政府,然后再行动。”

“通知中国政府?再跟他们开展马拉松式的谈判?这不是要给恐怖分子时间,让他们控制核导弹吗?在这种时候,不能犹豫!”肯特激动地挥着手:“至于与中国的关系,我不是不考虑,但在这种时候,顾不上那么多了,宪法给于了我在特殊情况下采取行动的权力!”肯特迅速在周围的人中找到了外交部长杰克.佩尔顿:“中国人是讲道理的,我想,事成后,你自会对中国人有个很好的交待,而我也会对国会和两院做出合理的解释,”他又拍了拍显然有点犹豫的佩尔顿:“像99年轰炸他们在南联盟的大使馆,不用担心!中国人是讲道理的!”,他转过身打断欲言又止的温切特:“好吧,就这么定了!告诉潜艇上那帮混蛋,我们正在研究,这很费时间。告诉我,第七舰队现在在哪里?”

“他们离那里不很远,正在进行军事演习,按照现在跟踪卫星通讯信号测定的中国潜艇的大概位置,他们应该在第七舰队舰载远程攻击机的攻击范围内。”

“那太好了,告诉他们,马上发起攻击!”肯特咬了咬牙:“击沉它!一定要击沉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