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荡洗盘意在夯实5000点地基

继本周二收出暴跌241点的大阴棒后,前昨两天沪市虽然连拉二阳,但无论从上涨力度、成交量能以及尚未返回已经跌破的上升通道上方看,大盘短期内再创新高难度很大。后市将会如何运行呢?


⊙世基投资 王利敏


情理之中的“意外”调整


几周前,当沪市刚刚越上5000点大关时,舆论普遍认为由于冲关3000点、4000点时都出现了长时间的多空争夺,所以大盘将会马上调整。但笔者则认为大家都等待5000点关口的调整,大盘一般不会调整,只有等到市场都以为5000点已经夯实之时,调整才会不期而至。而本轮调整果然出现在大盘冲高到5400点、在多数人认为5000点已经站稳后才出现。


本轮调整很具有戏剧性。先是上周五市场再度遭遇年内第7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当日大盘再也没有出现本轮牛市以来凡推出加息或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当日大盘总是低开高走的现象,而是拉出大跌116点的大阴线。当投资者纷纷感觉情况有点不妙时,本周一大盘却来了个低开高走,上涨了78点,大有消化利空重返升势的架势。本周二的大部分时间,大盘似乎持续着这种走势,但尾盘半个小时的“狂风暴雨”终于使多方的防线崩溃。次日前市的低开低走,使大盘急跌到了5025点。


短短4个交易日,股指从5412点跌到5025点,跌幅将近400点。舆论对此有较多的解读,例如近期的供求变化、资金面的紧缩、管理层再度强调对投资者加强教育等等。其实大盘内在极为强烈的调整要求才是调整的主因。


5000点地基需要反复夯实


从本轮大牛市的运行过程看,大盘在攻占并站稳3000点、4000点整数关时都是反反复复、来来回回。前者用了7周,后者用了10周。尤其是后者,市场为此经历了“5·30”暴跌和一场从4335点到3404点的“千点空袭”。所以希望大盘在轻而易举攻占5000点之后,不经过调整整理就上攻6000点的想法是不现实的。


其次,从市场面看,“5·30”以来的大涨使市场从先前的题材股泡沫转为蓝筹股泡沫后,蓝筹股中的巨大获利盘不但孕育了持股者随时获利了结导致大盘震荡的隐忧,而且由于这些权重股的滞涨甚至回落使股指上行乏力。这种情况在近期大盘运行中表现极为明显。


再次,从技术面看,由于大盘有效突破3400点到4300点的大箱体的箱顶,上升的目标位应在5200点附近,近期的5400点显然加上权重股的虚涨因素。既然目标位已到,大盘自然有盘整的需求。另外,刚刚过去的8月份沪市大涨了747点,可谓本轮牛市月涨幅之最,而且这是在7月股市已经大涨了650点的基础上出现的。在此之前,大盘在去年11月、12月分别大涨了261点和576点后调整了两个多月;在今年3月、4月分别大涨了302点和657点后又调整了两个多月;经过7月、8月的大涨,9月份理该调整一下了。


调整蓄势有利于牛市继续


虽然我们依然认为近期的调整仍是牛市中的蓄势,但是近期的市场已经并正在出现的许多情况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重视。


其一是8月份CPI高达6.5%的数据创下了1997年1月以来的10年多的新高。奇高的CPI数据显然大大增加了紧缩和调控的预期。其二是近期供求关系的微妙变化。一方面是扩容节奏的加速,随着北京银行、建设银行发行,中海油服又开始招股,H股、红筹的回归已经“紧锣密鼓”;另一方面是资金的供应出现紧张,2000亿元特债向社会公开发行,新基金的发行明显减缓,这些措施明显有紧缩流动性的意味。与此同时,港股的“直通车”正在渐行渐近,首个QDLL基金发行大受投资者欢迎。这些无疑给估值处于高位的沪深股市带来阵阵寒意。


所以,近期的调整看来需要一段时间:一是因为消化、适应上述密集出现利空因素需要时间;二是低调迎接大扩容有利于降低市场的动荡;三是化解已被炒高的蓝筹泡沫需要新的持续增长的业绩报表推出以及不少公司的资产注入、整体上市等外延性增长。当然,由于人民币升值、国民经济持续向好等构成牛市的基本因素没有变,我们对中长线依然充满信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