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北星和他的老马——情劫·无刃剑之五

北_星_之_光 收藏 26 102
导读: 周末了啊,明后天不上网,所以今天多发点,两千五百多字,呵呵。 在前面的回复中,有些朋友没有看过前文,引起一些误会,所以,从今而后,把前文连接放在前面,此外,昨天回去把以前的篇幅整理了一下,加了标题,以前的帖子不再作编辑了,以下列链接标题为准。 [url=http://bbs.tiexue.net/post_2239599_1.html][B][color=#FF0000][size=16]少女的情怀(上)——情劫·无刃剑之一[/size][/color][/B][/url] [ur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周末了啊,明后天不上网,所以今天多发点,两千五百多字,呵呵。


在前面的回复中,有些朋友没有看过前文,引起一些误会,所以,从今而后,把前文连接放在前面,此外,昨天回去把以前的篇幅整理了一下,加了标题,以前的帖子不再作编辑了,以下列链接标题为准。



少女的情怀(上)——情劫·无刃剑之一


少女的情怀(下)——情劫·无刃剑之二


古怪的少年——情劫·无刃剑之三


少女的情怀(2)——情劫·无刃剑之四





北星和他的老马——情劫·无刃剑之五


欣欣然学社/北_星_之_光


前篇末段:北星又何尝不想停下他的脚步,但是,北星知道,他的脚步,不能停,也不可以停:韦月他们尚在虎视,即使自己力弱势微,也不能能停下脚步。




北星来到自己的老马旁,准备把行李往老马的背上架。


老马打了个响鼻。


现在,北星的脚步不得不停了。


老马开始拉稀了。




所有的荣耀与屈辱,喜悦与忧伤,恩情和仇怨,愤怒与无奈,都随着北星的离开,而完全丢弃在京城。


或者,至少,北星是想完全丢弃的。


然而,真的能完全丢弃了吗?


在离开京城的那一刻,曾经,北星以为,丢弃了一切,而在那一刻,北星有过片刻的轻松,这些年来难得的轻松,完完全全的轻松。然而,很快,北星就发现,韦月、牛力高他们并未放过他。否则,这一个半月来,怎么会还有那些人不停地在他周围出现、不停干扰他的生活呢?


北星离开京城的时候,他最心爱的庭院,苦心经营的庭院,变卖了,而后,几乎散尽所有的资财。最后伴他离开京城的,就是这匹老马,以及马背上驮着的百余卷书。


自从十五岁离家,四处游历,到如今十七个年头有余,这匹老马,也跟随北星十七年有余。


老马,是匹牝马。北星一直把她唤作阿留大留老留,随着的长大,变老,称呼虽然在变,但人马之间的情谊,却越来越深。


北星本作刘姓。


,似乎也知道主人对她的深爱。


跟着北星的这些年里,大部分日子,是辛苦的。只有在京城的那段日子里,在北星逐渐展露头角、在西山有了一处大宅院后,才过了两年稍有安逸的生活。


那段日子,是最惬意的日子,然而,并不开心。因为,她时常看到,主人并不开心。


那段日子,北星的眉头是经常紧锁的。


庭院很大,然而,住在里面的,除了北星,只有刘安而已。


刘安北星从街上拣回来的,北星见到刘安的时候,刘安还只是个十多岁的小孩。




那天接受皇上召见回来的路上,北星看到这个小孩趴在垃圾堆上,四处扒拉着找寻可吃的东西。看到刘安的那一刻,北星心底就涌出无限的同情。


北星并不是一个经常施舍自己同情的人。他知道,即使自己见一个施舍一个,或许对碰到自己的人来说,可以得到一时的帮助,然而,这些人以后呢?其他没有见到的人呢?所以,北星常常隐藏自己的同情。北星认为,与其花时间来施舍一小部分人,还不如多点时间思考,到底该如何减少需要施舍的人的数量呢。当然,对于那些乐善好施的人,北星是持赞赏和感激的态度的。毕竟,想和做是两码事。但是,对于很多事情,不同的人,能起到的作用是不一样的。而对于有些事情,大部分时候,自己思考的价值,远远大于自己去做的价值。然而,自己想法再好,没有实际地去做,终究是一点用处也没有。所以,北星常常隐藏自己的同情,却赞赏和感激那些乐善好施的行为。


刘安却不一样。也许,是小孩那灵动的双眼打动了他,也许,根本没有任何可以说的理由,只是机缘。北星下马,从垃圾堆上抱起了那个小孩,放在鞍上,自己在前面牵着缰绳,路过包子铺的时候,买了三个包子。


北星怕这个孩子饿的太久,先给了他一个,叮嘱他慢点吃。待到北星给他第二个时,小孩却摇摇头,说:还有两个,大叔自己吃吧。


北星楞住了。


多少年来,除了太学里的又木先生吴克平以及庄见北星没有任何可以亲近或者亲近他的人。自己最敬重的又木先生,总是板着脸,几乎从来不流露出任何感情。吴克平虽然在生活上把北星庄见当作自己的胞弟,但终究是严厉多于亲近。至于庄见,常常是北星照顾他。而三个好朋友间的亲近,更多的是抱负相近的亲近。


如今,这样一个素未谋面的小孩,表露亲近的简单一句话,几乎让北星流下泪来。


北星微微咳嗽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继续往自己的宅院而去。


十多岁的少年,身材却如同五六岁的孩童,在帮这个小孩沐浴梳洗的时候,北星简直难以想象小孩过去的生活。


小孩早忘了自己的身世,只知道自己大概十三岁,在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束起头发后,站在北星面前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


“大叔!”小孩满怀感激,要给北星磕头。


北星拉住他,让他在自己身旁坐下,和颜悦色对他说道:记住,以后,你的名字叫做刘安。还有,不要喊我大叔,以后,你喊我先生。


从此,北星多了个小跟班。




对于大成至圣先师孔子,北星是尊敬的。虽然从蒙童开始,就要顶礼膜拜孔子,但真正发自内心的尊敬,却是自己成年以后:随着阅历的增长,这种尊敬,也开始增长。


北星却向来不认为君子应该远庖厨。太学里,每月有一天时间,学子们可以有限度的自由活动,用于沐浴等私事。这一天里,三个好朋友常常结伴来到又木先生的家里。整个上午,吴克平庄见往往呆在先生的书房,帮着先生誊录整理笔记。


又木先生的夙愿是自己的《经史揽略》成书。先生始终以为,读书,读好书,才是天朝强盛的根本,也是天朝保持强盛的根本。先生毕生心血,除了几个得意弟子,就在于汗牛充栋的书籍上的批录。现在,又木先生觉得气力一天比一天衰弱,更是加紧书稿的整理,而吴克平庄见的帮忙,使先生的进展快了许多。


北星虽然对先生的心愿很是敬佩,然而,他并未完全认同先生的看法。一个朝代的兴衰,岂是一部书能左右的?北星以为,官吏的任免制度,才是兴衰的根本。如同一个湖泊,要保持其长久的清澈,惟其上下源头皆有活水,才得以实现。


所以,来到先生家里,北星更愿意钻在厨房。鸡鸭肉鱼、面筋豆腐,北星能做一手并不难吃的菜。就连师母也赞赏北星的菜烧得好哩。每到北星把菜端上桌的时候,师母丁王氏常常夸赞道:将来不知道哪家的女子有福气,做北星的妻室……。


“咳…咳………”


每到这时,又木先生总是用稍带不悦而又威严的咳嗽,把丁王氏余下的话堵在肚子里。


然而,师母总是乘又木先生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对北星掩耳说道:他这个老古板,哪里知道女人的苦啊!每到这时,北星总想笑。


“食勿语。”


又木先生更加不悦的声音,让大家赶快埋头吃饭。


又木先生知道北星对他的主张的异见。有一次,北星在吴庄二人面前慷慨陈词,表达自己的“湖泊”观点,又木先生走过,听到了一些。


过了两天,先生把北星叫去,让他再说一遍关于兴衰的看法,末了,先生沉吟良久,方缓缓对北星言道:


涤之,你的看法,或许是对的,但当今,对于我们这样的读书人而言,能做的,或许,只有《经史揽略》而已。”


涤之,是北星的字。


当年,北星并不能完全理解先生话语的意思,待到他理解了,却才体味到先生这句话背后深沉的悲哀以及,无奈。




所以,北星不但教刘安识字,还手把手教他各种家务。刘安很聪明,几乎所有的事情,听北星说一遍,看北星做一遍,他就能做得象模象样。


半年后,几乎所有的杂活,刘安全部都会做了。而似乎也与刘安特别有缘,从北星第一次把刘安抱上马背,到他单独能驾驭,不到三个月。


同窗两载,虽然北星经常带着吴庄二人一起去看寄养在客栈的,而后,三人一马,一起去游历,但至今,北星不在的时候,他二人都不能够接近。有一次,庄见不服气,和吴克平打赌,要乘北星不在的时候骑上去,结果被踢倒在地,眼看庄见的腿骨就要被高高扬起的后蹄跺碎。



庄见的腿断了吗?是粉碎性骨折还是仅仅断了?三个好朋友的关系会不会因此受影响呢?欲知后事如何,且待周一分解,嘎嘎~~~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