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一百一十四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福马接任

妙心幻玉 收藏 0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东方印德眼里的笑更浓,他端起茶碗递到吉福马面前,道:“若想让全天下的百姓都过上安康的生活,我们就不能为世俗小事缠住手脚,一切都应该从大局着眼。”

吉福马接过茶碗,又放在桌子上,良久才道:“赫子修把紫金印给隐玉了,不知被她藏在哪里。”

东方印德喝了口茶,道:“隐玉头脑简单,她能藏住什么东西?一定是被第五长醉藏起来了。”

吉福马想了想道:“紫金印和藏宝图,我们一样都没有,还怎么找宝藏?”

东方印德突然朗声大笑,道:“找宝藏是几年之后的事,现在最要紧的是增强军队战斗力。”他顿了顿,忽一抬手指向放在屋角的三口大木箱,“为父以为你准备好财物,如若不够,可随时再支取。”

吉福马瞟了眼那三口大木箱,道:“戒王制定的门规极其严格,只怕长老们不会为金钱所动。”

东方印德笑了笑,道:“只要是人,就都有爱财之心,况且二十四个长老,也不一定个个都清心寡欲。”

吉福马点点头,道:“能做到万众一心真的很不容易。”

东方印德舒了口气,端起茶碗喝了口茶,之后缓缓道:“为父在外这些天,心中甚是挂念国内,现在也该回去了。”

吉福马轻轻嗯了一声。

东方印德微微侧过身体,凝视着吉福马,道:“等你在乞丐门的地位稳固后,就来丰蜀国帮为父处理政务。”

吉福马垂下眼帘,去丰蜀国帮东方印德处理政务?那么就难免会与东方珊瑚见面。

一想到东方珊瑚,他的心里突然涌起百般滋味,不知道她在得知自己已经认东方印德做干爹后,会怎么样想,也许是满脸鄙夷,满眼冷笑。

他不禁轻轻叹了口气。

东方印德盯着他,忽然笑道:“福马,你不用担心珊瑚,她现在天天跟疾风在一起。”

吉福马点了下头,道:“我知道,贾大侠会是个好丈夫。”

东方印德笑了笑,道:“为父为你精心挑选出十名死士,日夜保护你的安全。”

吉福马的眼中掠过一丝不快,暗自道:他是真的担心自己的安全,还是派人监视自己?

良久他道:“有十名死士跟着我,也许反倒会让长老们起疑心。”

东方印德想了想,道:“你考虑得很周全,以你的武功与才智,根本用不到别人保护。”他拍了拍吉福马的肩膀。


午后,阳光刺眼。

大路上尘土飞扬,一辆马车疾疾地向前行驶。

赶车人竟是小四。

车厢里坐着吉福马和绿罗。

吉福马自从上车后,就一直闭着眼睛,现在仿佛睡得很沉。

绿罗静静地坐在他身边,不时地凝视着他。

前几天她主动离开他的时候,她真的以为这一辈子也不会再见到他了,她毫无目的地在长街上游荡,失魂落魄,满脸泪水。

突然一颗小石子击中她,她昏了过去。

当她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竟是吉福马。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情不自禁地扑进他怀里。

吉福马温柔地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道:“跟我走吧。”

绿罗跟着他走,只要他要求她跟他走,她便会毫不犹豫地跟在他身后。

马车飞快地行驶,绿罗凝视着吉福马。

忽见吉福马抬了下眼皮,轻声道:“你怎么总看我?”

绿罗一惊,慌忙垂下头,面颊羞得通红。

吉福马睁开眼睛,尽量伸直两条长腿抻了个懒腰,随后掀开窗帘向外看了看,之后才对绿罗道:“再有不到一个时辰,就到乞丐门的居点了。”

绿罗道:“长老们都在那里吗?”

吉福马道:“长醉已经发出密令,让他们在那里等我。”

“吉公子……”绿罗欲言又止,她垂下头。

吉福马笑了笑,道:“叫我福马就行。”

绿罗轻轻嗯了一声。

吉福马看着她,忽然发觉她比以前更可爱了,柔弱的身体,忧郁的双眸,一副惹人怜爱的样子。

他不禁轻轻握住她的手,柔声道:“绿罗,以后你就跟着我。”

绿罗全身一抖,受宠若惊地抬起眼睛凝视着他,良久才道:“我会永远跟着你。”

吉福马笑了笑,把她拥在怀里,但是,他的一双眸子却闪出异样的光。

在他心里,他很清楚,绿罗满心满意的都是他,而隐玉的心里只有第五长醉,至于东方珊瑚,他相信她是真的喜欢自己,但遭到拒绝之后马上投入贾疾风的怀抱,也许她是由爱转恨,但她转变得也太快了,况且他也看出,东方珊瑚极有野心,又心狠手辣,如果某一天东方印德宣布将王位传给自己,那她一定会千方百计除掉他,自己当女王。

他在心里冷笑,权力欲望过大的女人非但不可爱,简直是可怕。

吉福马低头看了看绿罗,她正闭着眼睛将面颊贴在自己的胸膛上,一只手还紧紧抓着他的衣袖。

他抬眼透过竹帘的缝隙望向窗外,窗外阳光灿烂。

忽听小四道:“吉公子,河真长老的人来接我们了。”

绿罗闻听此言急忙坐直身体,整理着弄乱的秀发。

吉福马道:“停车吧。”

小四吆喝着马,稳稳地停在路中间。

吉福马跳下车,只见一行十几个叫花子朝他们走来。

小四迎上去亲热地打招呼,可见他们很熟悉。

叫花子中有个脸膛黝黑的中年男人,面带微笑地走到吉福马面前,抱拳当胸道:“吉公子,辛苦了,在下周苍,是河真长老的部下。”

吉福马也抱拳当胸,笑道:“兄台客气。”

周苍道:“河真长老在居点恭候大驾,请吉公子上车。”

吉福马道:“这里离居点还有段距离,兄台可愿同乘此车?”

周苍想了想,道:“多谢。”

“请!”吉福马作了个让他上车的手式。

周苍打开车门请吉福马先上车,随后他才坐进车厢里,却发现车厢里还有个女人。

他顿时不太自然地笑道:“在下还是走路回去吧。”

吉福马笑道:“兄台不必客气,她是绿罗,第五门主在密令中没有提到过吗?”

周苍道:“门主的密令只有长老才能看。”他将目光投向绿罗,微笑着点点头,“绿罗姑娘辛苦了。”

绿罗面颊微红,稍稍点了下头。

小四已经吆喝着马快跑。

约有不到半个时辰,马车停下来,只听小四道:“吉公子,到居点了。”

周苍打开车门先跳出去,随后吉福马下车,只见眼前是一个高大的门楼,门两旁分别垂手而立十几个叫花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