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大款 第一章风流有种 第四节无情的历史镜头﹙1﹚

dontbb 收藏 1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0/[/size][/URL] 有人很怀旧,何啸天和黄世荣就是这种人。抗美援朝是他们永世难忘的岁月,两人的聊天不知不觉扯到了战火纷飞的年代。聊得最多的还是志愿军第三次战役后,不堪回首的阻击战和大撤退,从那时起也注定了黄世荣等成千上万志愿军战俘,数十年遭受不公正的待遇。 志愿军入朝后,打了美军一个措手不及,两次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0/


有人很怀旧,何啸天和黄世荣就是这种人。抗美援朝是他们永世难忘的岁月,两人的聊天不知不觉扯到了战火纷飞的年代。聊得最多的还是志愿军第三次战役后,不堪回首的阻击战和大撤退,因东西方政治、文化和习俗的差异,对战俘的不同理解。从那时起也注定了黄世荣等成千上万志愿军战俘,数十年遭受不公正的待遇。



志愿军入朝后,打了美军一个措手不及,两次战役把美国佬打晕了,美军损失惨重,不得不走马换将。


第三次战役志愿军打下了汉城。中、苏、朝有一些人开此大脑发热。


一切太过胜利。身处战争最前线的志愿军有识之将士开始有点不安,三十八军进入汉城之后,身为先锋的三十八军xxx主力团团长黄世荣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次敌人在志愿军的打击下撤退得井井有条,已经完全没有了前两次战役时的慌乱。对手阵脚不乱,自己的进攻就会变得困难。多年在战场上打滚的经历,使黄世荣心中不祥得预兆越来越明显。“新换的的美军指挥官真是成熟而狡猾啊”。


从追击敌军的先头部队那里不断传回的战报也开始逐步证明了他的想法。担任突前进攻的何啸天向他抱怨:“团长,他妈的这次鬼子学乖了。白天跑得比兔子还快,等我们一晚上急行军追到他们的时候,该死的太阳出来了。”


过了几天,黄世荣派出的侦察小分队也向他提供了一份详细的战报。原来,这次撤退的联合国军改变了战术,每天白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所有官兵不慌不忙吃完早饭,然后坐上汽车向南撤退三十公里左右。这个距离刚好等于志愿军用脚在一夜之间所能赶路的长度。等到夜色降临之际他们已经在驻地周围建立起防守堡垒,轻重火力搭配得错落有致。当志愿军战士们气喘吁吁的凭着一双脚翻山越岭追上联合国军的时候,防御阵地里的美韩军已经吃饱了饭,睡足了觉,真正的是以逸待劳。最要命的是,这时候志愿军需要攻击的是光天化日下的美军防御阵地。不说那些大小口径的火炮,光是空中飞蝗般的美军轰炸机就够志愿军战士们喝一壶的。


防御阵地里的联合国军对于夜战似乎也找到了一些诀窍。阵地往往设置在开阔地段,周围射界内的树木不是被坦克推倒,就是被火焰喷射器烧个精光。阵地前沿如果来不及拉设铁丝网,就把吃完的空罐头盒胡乱抛洒。漆黑的夜色下进攻者很难不碰到这些罐头盒而发出声响,这使得志愿军的几次偷袭都功亏一篑。阵地前只要有一丝动静,美韩军就不计成本地往天上发射照明弹,把阵地周围照耀得像白昼一样。


就这样,又累又饿的志愿军战士们好不容易追上敌人,却又啃不下这些乌龟壳般坚硬的防御阵地。向大田追击的黄世荣团已经因为伤亡太大而连续换下四个尖刀连。


黄世荣感到不对是局部。


接到追击敌军的先头部队那里不断传回的战报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也越想越不对,叫来了军侦察科长张魁印。他看着眼前这位爱将仔细地叮嘱:“大张,你把军直属侦查营都派出去,在战线前延伸30公里侦查,务必要查清楚敌人后撤的情况。告诉战士们,遇到敌军不许恋战,交给后面的部队去解决。我要的是战线后面的情报。听明白了么?”


“明白了,军长。您放心吧,侦查营不会让您失望的。” 张魁印立正敬礼。


当晚,四百多名精干的侦察兵如水银泻地般静悄悄地渗透过了战线,向着敌后前进。


梁兴初这步棋走对了,他这次用将近一百名侦察兵的性命,换回了一个重要的情报。在三十八军前方的乌山地区,美军的两个师和韩军的一个师正在悄悄地布置一个包围圈,无数坦克大炮在等待着志愿军往口袋里钻呢。


看着眼前那两个连夜赶了四十多里山路,浑身血污,疲惫不堪的侦察兵战士,梁兴初甚至来不及说上几句安慰的话,就赶紧命令通讯班紧急联络联司总部,向彭德怀汇报。


在梁兴初的情报交到彭德怀手上的时候,彭德怀刚刚很不客气地送走了朝鲜人民军统帅金日成的特使。


看到自打中国盟友参战以来,战场的形势一天天地好转起来,金日成的大脑开始变得兴奋起来。原本他将彭德怀视为救命的稻草,但是随着战局的变化,他开始对彭德怀产生了诸多的不满。开始他不敢讲,虽然他是一国之主,但毕竟他原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队列中,连梁兴初都比不上。而彭德怀一直稳居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



现在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呀,联合国军已经被打得没有了还手之力,他们的士兵整天就想着怎么跑得离前线更远一点。尤其是第三次战役开始以后,除了在汉城周围还有过一阵略微像样的抵抗之外,战线的其他地区简直就是一触即溃。如此有利的痛打落水狗的局面,怎么身为名将的彭德怀居然不知道好好利用。以前那些屡试不爽的远距离奔袭、纵深迂回等战术全都欠奉,只是整个战线稳扎稳打地向南推进。


这个彭德怀,怎么越打胆子越小了呢。要是林彪恐怕早把联合国军赶下海了。金日成心里想是这样想,此时金日成已非昨日惶惶不可终日的败军将领,他又一次找回了自己一国之君的感觉。对于战役发展的不满,他已经不屑于亲自去面对彭德怀的那张冷脸。而是派出一个特使去和彭德怀交涉,未果,他终于自己则直接把电报发给了在中南海,时刻关注着朝鲜战场的毛泽东。


没人知道毛泽东当时的想法,但是从一些发给彭德怀的电报中可以隐约看出,那时的毛泽东也多少有点头脑发热,希望志愿军能在战场上多赢得一些分数。来自内外的压力,让手握重兵的彭德怀徘徊不已。


要知道,黄世荣和梁兴初发愁的问题,在全军统帅彭德怀那里就更为集中。几乎所有南进的部队都遇到了连续作战后的体力不支、给养奇缺等问题。而且很明显,虽然联合国军一撤一百多公里,但是几十万大军撤退得有条不紊,乘胜追击的志愿军除了收复大片北朝鲜土地外,基本上赚不到什么实质性的便宜。作为一个高明的军事家,对手这种相当明显的示弱,不能不让彭德怀加上万分的小心。


梁兴初的情报验证了他心中的这份不安。彭德怀顾不上再应付金日成的催促和毛泽东的期待,马上传令前方正在苦苦追击的各志愿军部队,停止进攻,就地建立防御阵地


一九五一年一月八日,在发起进攻后的第八天,各路志愿军战士们,终于吃完了粮食带里最后的一口炒面,在三七线停下了冲锋的脚步。但悲剧也即将上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