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媒:韩国的未来将与中国息息相关


彼得-舒瓦茨是摩立特(Monitor)集团系列公司——全球商业网络(GBN)的创始人兼总裁。8月15日,朝鲜日报采访了彼得-舒瓦茨。


“朝鲜现在只是在玩一个很傻的游戏,最终会做出和利比亚一样的选择。”


舒瓦茨对韩国的未来情景也做了多种描画。问到朝鲜时,他先从利比亚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讲起。


“利比亚不久前还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国家。虽然资源丰富,人民生活却贫困潦倒。国民每天要背诵独裁者卡扎菲写的《绿宝书(The Green Book)》(该书总结了卡扎菲的统治理念)。”


舒瓦茨指出,让利比亚实现逆转的主力人物是卡扎菲的儿子扎伊尔夫-伊斯拉姆-卡扎菲。其父卡扎菲继2003年12月宣布放弃大量杀伤性武器之后,又承诺对过去利比亚制造的飞机恐怖事件进行赔偿,这一系列的缓和措施上,都能找到扎伊尔夫努力的痕迹。


“扎伊尔夫精通英语,在欧洲接受了教育,曾想在意大利作一名足球运动员,自从足迹踏过世界各地之后,思想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扎伊尔夫看到几乎没有人了解利比亚,看到与利比亚的生活质量水平完全无法相比的“外面的世界”后,他被震惊了。他回到利比亚后,向父亲强烈主张“要有所改变”。扎伊尔夫一直在寻求根本性的解决方法。2年前,他在达沃斯与舒瓦茨担任总裁的摩立特集团(Monitor Group)旗下的GBN(环球商务网)签约委托他们为“国家改造”提供咨询。


“朝鲜也将经历与经相似的过程。朝鲜现在的领导体制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时世变迁,新一代走出国门并认识到发达国家和韩国的富有后,必将做出和利比亚相同的选择。”


那么,他为韩国企业准备的未来情景是什么呢?舒瓦茨说:“最终一切都会取决于融合和革新。当前的问题不是如何战斗,而应该考虑在哪些方面与中国合作。”他忠告说:“应考虑如何把中国纳入韩国的价值链中。应发现韩国能够在哪方面做到差异化,比如服务、产品质量、设计等。”舒瓦茨强调,韩国数十年来自行摸索出独特的革新之路,并指出,生产基地转移到中国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像韩国的邻国日本,其国外生产收益已超过国内生产。也就是说日本的海外投资收益超过了国内产品的出口收益。”他再次强调说韩国应牢牢抓住中国赋予的巨大机会。“让我们这样想一下,每10年中国国内都会多出两个‘韩国’,印度也会多出一个半。我想强调的是中国和印度的成长机会非常大。”


特别是在地理位置上,和中国很近的韩国占据了有利的位置。“市场很近,文化历史渊源也很深。虽然存在语言障碍,但不是都使用汉字吗?这是韩国企业的幸运。”


他称韩国最强大的竞争力是“革新”,并屡次强调说革新是一种永不停滞的过程。“至今为止,韩国有过成功应对变化的前例。但要知道知识是‘容易腐烂’(perishable)的。如果你革新了,他人也会很快地革新,这意味着韩国的革新即将成为他国模仿的对象。”


舒瓦茨说,革新不是从中心部出现的,而是从边缘(fringe)出现的。“丰田的混合动力车普锐斯(Prius)的销售额还不到其大型卡车销售额的10%。但赋予丰田世界革新领先地位的却是普锐斯,而是非卡车。”


那么,在他看来韩国最糟的情景是什么呢?他的回答再次涉及到中国。受内部问题困扰,混乱的中国是韩国最糟的情景。


他最为忧虑的是中国的政治状况。目前,中国人口中有2亿人充分享受到了经济发展的优惠。但余下的10多亿人口甚至连受教育的权利都无法保障,异常贫困。这种状况持续过久的话,中国社会就有可能被撕裂(tear apart)。”


环境和能源问题同样能在瞬间让中国倒下。中国的空气污染问题已达到极其危险的程度,其对能源的“胃口”也令人吃惊。为满足中国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平均每周都需要建一个1000兆瓦级的发电设施。如其所言,中国不能很好地解决上述问题的话,将不可能持续发展。最后,舒瓦茨以一句可怕的话作为结论:“中国天下太平意味着韩国富饶,为太平的中国祈祷吧。”(作者 踢玵淜)(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