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年赛季,对于新一届的中国女排来说,可谓是跌宕起伏的一年。瑞士女排精英赛和俄罗斯总统杯的冠军,以及世界女排大奖赛总决赛的亚军,这一切似乎掩盖了中国女排现存的种种问题。

然而,随着女排亚洲锦标赛“十一连冠”美梦的破灭,我们终于清醒的意识到,中国女排在经历“双塔” 初现的短暂风光之后,随之而来的整体进攻速率变缓,迫使主攻调整强攻压力增大的阶段性阵痛。女排大奖赛分站赛上的连续输球,其实就是这些问题爆发的前兆。


在本届女排亚锦赛中,中国女排先以3:0击败越南女排(25:14、25:11、25:15),接着以3:0完胜斯里兰卡女排(25:6、 25:6、25:8),又以3:1后来居上战胜韩国女排(19:25、25:15、25:16、25:14),再以0:3惨败给日本女排(23:25、 27:29、19:25),然后以3:0击败中国台北女排(25:11、25:17、25:13),随后以3:0完胜澳大利亚女排(25:5、25: 15、25:15),而后以3:0小胜哈萨克斯坦女排(25:21、25:22、25:16),最终以3:0击败东道主泰国女排(25:18、28: 26、25:19),以七胜一负的战绩获得亚军,完成本次女排亚锦塞赛的征程。


二传是一支排球队伍的核心,中国女排的整个战略战术体系,都是依托二传的有效组织而产生变化的。刚刚获得世界女排大奖赛最佳二传的魏秋月,作为年轻队员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国际排联对最佳二传的技术统计,仅仅是计算有效传球的数量,这并不代魏秋月在传球的准确性和隐蔽性方面完美无缺。


中国女排是一支打法鲜明的球队,具有快变突击和精确进攻的风格,这对二传的要求是非常苛刻的。以往中国女排的二传,在一传到位或半到位的情况下,通常需要进一步对球加速,这其中既有球速,又有节奏。从二传准备传球动作,到来球入手,再到球的出手速度,然后到球在空中的运行轨迹与速度,以及传送到攻球手最佳的进攻位置,都非常考究。


而魏秋月作为年轻的二传,在这些方面需要加强的地方有很多。首先,魏秋月存在脚下移动慢的问题。在比赛中,可以多次看到魏秋月在后排插上的三轮,尤其是一传的弧度略平的时候,她就只能追着球去传,战术攻传出来的效果可想而知。其次,魏秋月对于网口球的处理,同样暴露出的传球时机不精准的问题。在和日本队的比赛中,中国女排多次出现一传直接送到网口,只需要二传略微跳传一下就可以从容组织战术。但是,魏秋月却原地等球,结果由于时机错过,只能调整成强攻。再次,魏秋月传二、三号位的战术进攻时出手过慢。在比赛中,周苏红的背飞和刘亚男的背快,都已经跑到合适位置准备进攻,但是魏秋月还没有将球输送到准确位置,迫使周苏红和刘亚男赖以成名的快攻,经常面对双人拦网,进攻效率可想而知。第四,魏秋月的传球位置也不够精准,比赛中多次出现传球扎网或者倒三角的问题,背传拉开球不是近网就是远网,攻手们都需要及时调整上步节奏和扣球姿势来弥补。


由于二传出现了这些问题,对于中国女排的一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突击结合快速拉开的一攻方案逐渐被集中突击配合有限的拉开战术所取代。由于魏秋月的突击进攻组织上不够速度,所以坚持使用薛明、徐云丽和马蕴雯的高度,来弥补速度上的缺憾。但是,双塔的构架需要牺牲刘亚男的一传来支撑,所以中国女排就通过周苏红扩大一传照顾范围,主攻手加入一传体系来弥补。但是,张娴、杨昊和李娟都存在一传稳定性差的问题,而魏秋月对一传半到位的掌控能力又不强。所以周苏红不单单需要扩大一传面积,同时还要保证一传弧度、控制一传距离。如此苛刻的要求重压之下,周苏红近期的一传失误也逐渐增加。


另外,二传和两点主、两点副的配合上,也存在问题。目前,安排在中国女排两点主位置的是李鹃,而两点副位置则是马蕴雯和徐云丽轮换搭当。两点主和两点副的功能就是用来渡轮次的。马蕴雯的二号位背后突击,对于魏秋月的战术组织比较合适,但是配合起来速度不够;而徐云丽则虽然身高不错,但是扣球存在主攻大抡臂的问题,又不能完全用小臂快速抽球,再加上脚下移动速度过慢,所以经常在本次女排亚洲锦标赛中面对双人拦网,出现被身高只有1米8的日本队直接拦死的窘境。而李鹃在四号位调整强攻的实力不足,在对手给予针对性布置的时候,会显得力不从心,一攻进攻不畅,从而导致两点攻轮次被疯狂卡轮,中国女排也因此在比赛中很快被对手控制住。


当一攻和防反的问题都出来的时候,中国女排的主攻就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杨昊、张越红、李鹃以前擅长的平拉开进攻,现在已经不再作为主要的得分手段,而是逐渐改造成高拉开和调整强攻来成为渡轮和关键球的最后武器。这样,中国女排的主攻们面对集体拦网的次数就明显增加。


同时,现代排球,进攻是从发球开始的。发球的主要功能就是破坏对方的一传,进而令对手无法组织起有效的进攻。然而,中国女排的发球水平在逐渐下降,杨昊的身体状态、张越红的肩伤都没有恢复到颠峰状态,自然不能和以前王丽娜、楚金玲的发球优势相比拟,而薛明和马蕴文的上手飘球,同样没有赵蕊蕊以前的平冲发球那样更有威力。尽管李娟的跳发球力量有所增强,但是在落点上过于集中,基本分布在六号位区域,容易被对方的自由人熟悉线路而被抓。所以在和日本女排的比赛中,中国女排就没有在发球上对日本女排的一传体系施加以足够的压力,而日本女排则从容的组织起各种有效的进攻,这对于目前拦网体系还不是非常成熟的中国女排来说,是非常致命的。


此外,中国女排的队员长期集训备战,没有时间调整,积累的伤病过多,队员也非常疲劳。张越红的肩伤、杨昊的身体状态、周苏红经历的变故,都多多少少的影响着中国女排的整体状态。日本女排主教练柳本晶一在赛后接受记者访问时,就直接指出,“中国女排在比赛中,尽显疲态,完全没有雅典奥运会时的霸气和求胜欲望”。同时,中国女排在本次亚洲女排锦标赛上完全低估了对手的实力,更主要的是由于刚刚获得世界女排大奖赛总决赛的亚军,对于已经“10连冠”的女排亚锦赛冠军,自然是成竹在胸,对困难问题准备不足。而且,年轻队员在比赛进程中掌控局势和应变危机的能力上也需要加强。这些都是最终导致爆冷负于日本女排的决定因素。


总体来说,中国女排目前是通过魏秋月来整合副攻们的进攻,来加强突击力度,弥补无速度后一攻的缺损;又通过副攻们加强拦网能力,来缓解防返压力;但是同时又给主攻们制造了不少的困难,使得主攻不仅要有关键球拿下,要有进攻上解决最终问题的能力,还要在后排的一传环节要有所提升。这些,对于正在蹒跚前进的中国女排来说,既有脱胎换骨的喜悦,也有难以割舍的阵痛。尽管失去了“十连冠”女排亚锦赛的冠军头衔,但是却给我们敲醒了警钟,值得我们深思和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