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墓夺宝 血染秘图 第九章.秀丽风光

wnet99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7/[/size][/URL] 一. 在舞会的情迷之下,只要保持自己的盛装不被扯坏就行,不整了,可以重新整理一下,可坏掉了,就是损失,只有重新换件新的,可那是需要时间去挑选的,不是件件都适合自己,在挑选的过程中要浪费多少次这样的迷离呢? 所以,他们小心的保护着自己外衣。这些盛装的男女们,披着华丽的外衣奔走于各色的舞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7/


一.


在舞会的情迷之下,只要保持自己的盛装不被扯坏就行,不整了,可以重新整理一下,可坏掉了,就是损失,只有重新换件新的,可那是需要时间去挑选的,不是件件都适合自己,在挑选的过程中要浪费多少次这样的迷离呢?

所以,他们小心的保护着自己外衣。这些盛装的男女们,披着华丽的外衣奔走于各色的舞会当中,手段是老道的,变得越来越智慧,把握会越来越娴熟,酒的选择也越来越丰富。这就是时代性的舞会,顺应着那些有需求的人们,这样的舞会是喧闹的,却也是安静的,因为大家知道舞会里只有短暂的感觉迷离。

这就是参加舞会的规则。

他美籍华人黎云天,是陪伴酷爱跳舞的,百般无聊的老婆们,此时她们的名字全都已改过。

黎云天推说不会,正好有位带着王子面具的年轻男子,盛情一再相邀,唐冰无奈只得让他陪伴过一下跳舞瘾,反正都带着面具呢。

黎云天只是坐在舞厅的角落里,静静地品着红酒,悠然自得地听轻柔的音乐。

这时一个调皮的小姑娘向他走来,未经允许,径直走到他的旁边坐下,取笑地说:“大哥哥,舞伴被人抢走了吧,心里是不是酸溜溜的?”

笑道:“我不会,我只喜欢清静。”

黎云天小姑娘固执地说:“我不信,哪有男人不会跳舞的,我教也要把你教会。”

说话间,从旁边拿来两个丑陋的面具,逼着孔文博戴上,拉着他步入舞池。


黎云天并非完全不会,只是多年不跳有些生熟了。

当进入舞池后,灵感就来了,刚开始,是那小姑娘带着他跳,可是没多一会,就变成他带着小姑娘满场飞了。

小姑娘也来了精神,随着他伴着欢快激昂的乐曲,翩翩起舞,这时舞池的人们陆续退了场,和往常不同的是音乐并没有停止,而是旋律越来越快,这里成了他二人表演的舞台,使全场不时爆发阵阵热烈的掌声。

在亚、欧、非三大洲之间,有一片广阔的蔚蓝色的水域,宛如一个巨大的水槽,深陷在陆地之中。

平均深度约为1600米,最深处达4594米,这就是世界上最大的陆间海一地中海。

海水湛蓝与浅蓝,二色并非单调,而是互相掺和,转化着微妙的多层的蔚蓝色彩,在软绵绵的阳光彩照下,仍在时刻地变化着,从蓝色变成紫色。

海,仍然风平浪静,表面像一巨片明亮光滑的碧蓝玻璃,静止了似的。但从静中见动,勉强还可以辨出细细的蓝色波纹,还是可以想象出海底的水并不是静止,而是在运动着,在不断地奔流着,奔向远方,更远方。

在海与天之间,蔚蓝的空间变得更深沉了。

如果不细察,是感受不到这种变化的。我们观地中海,从色的细微变化中,同样可见大自然生命的律动,可见大自然都拥有自己的活力,充满着生命的气息。

这时候,我的耳旁仿佛响起了从海与天的蔚然的深蓝色里透出来的欢快声。

这是一曲自然生命的颂歌啊!

尽管如此,海面宛如一块无比巨大的明镜,看不见汹涌澎湃的波涛,只见平静安稳的水面,一望无际地伸向天涯海角。

在这时候,那是多么想看大海的波涛啊,哪怕是看一眼。我想,大海如此平静,也许是站在高处的岬角看地中海,看不见波浪,这大概是因为在大海上一个波浪广达数里,非人目所能尽,故不见其状罢了。

“以波涛洪洞言海者,不知海也”这句话,对我们的启示很大。


二.


从船上看蓝色的地中海,海面没有投下任何景象的影子,茫茫的一片蔚蓝,连接着遥远的一片蔚蓝的天。

两种蓝,达到了神奇的协调。可谓天海一色,尽收眼底。

俯视近处地中海的海面,眺望远处,视力所及的接连天际的两种蓝,更为协调,变化成为蓝灰色,展现了无限的色韵,仿佛它们要以自己轻荡的蓝色余韵,去连接着更遥远的无尽的太空。

这种蓝的神奇协调的景象,以其更无比的深沉与多彩,更壮丽与美,展现在我们的面前。我们的眼睛紧紧地盯视这伟大而蔚蓝的海的世界,持续地处在喜悦和兴奋的状态中。

唐冰站在甲板上,出神地望着海面,她一直在生的气,还说黎云天不会跳舞,刚离开一会,就和别人跳上了,而且又跳得那么好,哎,男人是怎么能靠得住呢?

自古猫儿都吃腥,他们见了漂亮女孩子哪能不动心呢?

而且,还有正当理由,为了工作而献身。

真是拿他没办法。

黎云天深知自己犯了错误,怎么解释也没用,他对这几位姑奶奶也不好得罪,女人嘛,小心眼,你睡了她,她才放心,可是她不提出来谁敢啊。

稍有差错,还不把他给煽了。


那位漂亮而调皮的小妹妹,这时又凑上来,还故意拱火:“大哥哥,昨天睡的怎么样,你那小妹妹没和你一起睡吗?”

她故意把妹说得很重,而那个没字声音很轻,离远点根本听不见。把气个七窍生烟,唐冰她生气地说:“我们睡在一个床上怎么了,我早是他的人了,你想硬抢啊 。”

小妹妹故意假装害怕的样子说:“没有,我哪里敢啊,我只不过想分一半而已。”

她个子不算高,一米六七左右,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细腰秀发,雾鬓云鬟,吹气如兰,貌极妍丽,蛾眉曼睩,更益其美。

让人不由得精神为之一振,自觉七经八脉为之一畅,七窍倒也开了六窍半,自古道美女易得,而占得大家闺秀气质几字的却寥寥无几,年纪轻轻,却有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实属难得!

女孩子一般总是分为二种, 漂亮美艳型和活泼可爱型,她兼而有之,玉臂微揽,回眸颦笑,梨花轻带雨。

竟是使黎云天久久不能平静。

中国话就是好,有形容美女的句子—酥到骨头里去了。酥到骨头里是什么感觉,那就是由心窝窝里对你进行的勾魂蚀骨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