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火(原:烽火军车) 正文 第七十四章 恶斗马金龙(下)

辽西老戟 收藏 5 2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11.html



“汤驴子!汤驴子!”马金龙叫喊着爬了起来,“大哥对不起你呀!”

“嘿嘿!马金龙!你这是猪八戒啃猪爪——自残亲骨肉啊!”罗云汉听到碾药房老妇人方才提起过,这个汤驴子就是来倒卖妇女的人贩子。没想到哇,却被马金龙飞出的捣药杵误杀身亡,真是恶有恶报!于是,笑道:“偷鸡不成蚀把米,又搭上了一个人贩子。看看,他这也是罪有应得呀!”

罗云汉扭头看到王凤岐、马青带人走进了正厅,知道秦凤凰、小敷子已无事了,便一挥鬼头刀:“好啦!马金龙,这回该轮到你啦!”

“罗云汉!你知道得够多的啦!你想得也够美的啦!”马金龙才理会到面前这个环眼汉子的利害,轻描淡写的侧身撩腿,就轻易地化解了自己刚猛无比的飞杵、铁头,害得自己跌跤出丑、狼狈不堪。好小子!马爷不给你来点绝的,你也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当下拿桩站稳,凝神屏息,以鼻吸气 、意念丹田,两臂屈伸弯曲,内收于肩部,掌立起来,掌心向外,十指向上。忽地大喊一声“哈”,同时双掌向左右用力平推出去,一股排山倒海的真气通过双掌劳宫穴喷泻出去。

罗云汉一看马金龙这架式,就辩出这是十三太保内爆功中的“罗汉分山”,于是,便腾身而起,一式“潜龙升天”如大鹏展翅、扶摇直上。马金龙双掌推出的强大气浪,把罗云汉身后的桌椅悉数击打在墙上,发出了轰然巨响。

“铁翅凌空穿梁子!”罗云汉空中一声长啸,鬼头刀至上而下直奔马金龙的后背。

马金龙从未听说过有“铁翅剔骨穿梁子!”的刀法,一惊之下,一个“罗汉倒斗”急忙翻了个跟斗,堪堪躲过了罗云汉飒然而至的刀锋,蓦地惊出了一身冷汗。

厉害!果然厉害!马金龙暗想到,怪不得像刀痕葛林这样的辽西高手都死在他的刀下,果然是有两把刷子。这小子谙熟少林武功,能够破解我的十三太保横练功。哼哼,这回马爷给你换个绝的,于是,身形疾转,围定落地的罗云汉,越转越快,风声飒飒,人影幢幢,罗云汉的身前左右顿时化出了无数个马金龙来。

“修真幻影功!”罗云汉看着晃来晃去的人影,凝神不动,笑道:“少林弟子咋还走道儿改嫁啦!”

马金龙忽地暴喝一声,无数人影化为一身,缩头沉肩、双手含胸,双脚一蹬、身形一展,猛地飞起来向罗云汉一背撞去。

“铁背功!”罗云汉暗道,这才是马金龙绕来绕去最后使出的少林绝技——铁背功。其势不疾不显,却隐隐有雷霆万钧之力,只要略一挨上,便会化为齑粉!

罗云汉一闪一贴,便顺势如面对面地抱住了马金龙腾身而起,半空中嬉笑着在马金龙后腰上一抖手腕:“贴心靠骨摘腰子!”

“呀!”地一声惨叫,马金龙随着自己发功腾起的势道,像断了线的风筝、飘落下来,狠狠地摔倒在地上。

原来,罗云汉自创的“七杀鬼头刀法”分为七式,每一式罗云汉都起了个自以为漂亮的名字:

第一式:切瓜砍菜削脖子

第二式:飞刀转圈拉皮子

第三式:开膛破肚倒肠子

第四式:大刀剜心捅窝子

第五式:铁翅剔骨穿梁子

第六式:贴心靠骨摘腰子

第七式:蹬皮去骨切卵子


梁丹和赵连长对罗云汉的七式名称十分不满意,什么肠子、肚子、腰子的?这不赶上到屠宰场了吗?一看就是杀猪的把式!要说这七式刀法确实不错,超凡脱俗,锐不可当,很可能成为一代武林宗师的刀术绝技。可名称粗俗不堪、污人耳目,不能为这些乱马七糟的名字影响了刀法传世,必须修改!可罗云汉死活不同意,说是改了名字就不是他罗云汉发明的绝活了。梁丹、赵连长无奈,只得随他。又说,既然是正宗刀法,发功前后就应该有个起式、收式什么的,正规点,得像那回事儿,以后好编辑成书。罗云汉说,起啥式、收啥式啊?起手就砍、抬手就切、顺手就剁、随手就削巴啦!还编书?我的妈!那不都让人学去了吗?不用说砍人,往后杀猪的活儿都被人抢去啦!逗得梁丹、赵连长哈哈大笑,连连摇着头,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平时遇到一般对手,罗云汉使用的即是第一式、第二式削脖子、拉皮子的快速打法,再就是稍麻烦一点的第三式、第四式的倒肠子、捅窝子。可今天与马金龙两个照面过去,就感到对手非比寻常。两句话的撩拨就曾使葛林气急败坏、失去控制力,从而一刀穿心毙命得手。可是,用这手对付马金龙就失去了作用。暴怒中的马金龙,铁头功一旦失手,立即化出怒涛滚滚的“罗汉分山”,轻易的一个“罗汉倒斗”,竟然躲开了他凌厉无比的穿梁子。

一般情势下,罗云汉从不喊出自己的刀法招式,本以为这招“铁刺剔骨穿梁子”能够自上而下穿梁剔骨,挑下马金龙的脊梁骨。所以,喊出招式后,痛下杀手。然而,一刀落空。

乖乖!孙子好身手!罗云汉在马金龙怪影闪闪的幻影身法中暗暗想到,这孙子太冷静啦,气得葫芦头似的,居然还能换招儿!哼哼,幌子!假招儿,罗爷等着你的真家伙呢!

果然,马金龙雷霆万钧的铁背功一经使出,罗云汉便贴身而上,嬉笑着喊出了“贴心靠骨摘腰子”,在后身上旋刀剜出了马金龙的腰子。

“少爷!”段铁珠惊呼着跑过来,扑在了马金龙的身上,“少爷呀!你……?”段铁珠看到马金龙后腰上出现一个窟窿,鲜血像喷泉似的穿射而出,“啊?腰子没啦!少爷!少爷!”

任凭段铁珠哭天喊地的嚎叫,马金龙瞪着死鱼般的眼睛,一动也不动了。

“妈巴子的,爹还没叫呢,腰子就下来了。行啦!”罗云汉手里拿着一团血呼啦的物件,嘿嘿笑着说:“早上吃饭有菜了,来盘熘腰花吧!”

“好!为民除害呀!”

“好哇!英雄啊!”

“天神下凡啦!”

众人欢叫着围上前来,马青一竖大拇指:“英雄盖世!罗爷好功夫!”

“哪的话!盖啥世啊?这帮小子不都是喝了药了吗?”罗云汉满不在乎地笑着说。

王凤岐看着满地的死尸、望着浑身是血的罗云汉,心想,山神庙智斗王宪、反击神风队,雅泰诊所调包救伤员、西梁夺枪过卡,刚刚血洗晾甲山,杀得小旋风尸骨遍地、血流成河,现在,他罗云汉又单枪匹马的一个人,居然轮着一把小铁锹,就把这一屋四、五十人,尤其是像马金龙、葛林、麻五这样的魔头惯匪杀得干干净净、片甲不留,这不是盖世英雄又是什么呢?要知道,马金龙十三太保横炼的功夫可是远近闻名啊!而且,他并没有喝下蒙汗药啊?不怪军车队区区数人就敢闯关夺将、千里跋涉、从北戴河往辽西运军火啊?敢情是他们有这样有勇有谋、智勇双全的盖世奇才啊!

“哎!我说王指导员,小敷子和秦丫儿呢?”罗云汉看到王凤岐专注地看着他不吱声,有点不自在,便扭头四环顾问道。

“汉子哥!我们在这哪!”秦凤凰惊喜地叫喊着出现在后门口,与小敷子推着大萍走了过来。

“汉子哥!你?”秦凤凰看着罗云汉的白布褂子已被染成红色,下身的灰裤也湿嗒嗒的紧紧缠在腿上,脸上、胳膊上全是鲜血,惊讶地打量着叫道:“你受伤啦?咋浑身是血啊?”

“没有!没事儿!”罗云汉笑着指着地上的死尸说:“这都是这些死倒儿给我抹上的。我说,我还得换身衣服,这小敷子她爷的褂子也太紧啦!”

“呀!”一声嘶叫,段铁珠端着水烟袋的铁管猛地刺向罗云汉的后背。

段铁珠的水烟袋是特制的,拔出烟管就是一支锋利的钢锥。段铁珠抱着马金龙的尸首嚎叫了一会儿,心想,少爷死了,马家大院完了,这帮人也决不能放过自己。当下看着众人只顾说话,便悄悄站起来,拔出烟管,狠命地向罗云汉刺来。

罗云汉久经沙场,脑后都长着眼睛,把段铁珠的这套小把式早看在眼里。眼看着烟管刺到后背,罗云汉猛一侧身,左手抓烟管、右手一挥刀,噗!一颗人头飞了出去。

“罗兄弟!”侯三姑带着两个黑衣女子快步走进前门,“鬼子来了!赶快走吧!”

“到哪啦?还有多远?”王凤岐问。

“到东河套了,离屯也就一里地了,说话就到!”侯三姑说话爽快:“小敷子她爷已被我绑在马上了!罗兄弟、大岐子,你们快走吧!门外备好了四匹马!马青,你也赶快带人撤吧!小梁子他们在大坝上顶不多大工夫!”

众人一听说鬼子来了,有些慌乱,马青一挥手带着众人向后门外走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