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国际旅 特种训练营 第二十九章.巧取日伪军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3/


一.


1939年冬,敌人以数十倍于抗联部队的兵力集中绥宁,桦川,富锦,宝清各地区,县,山边和森林地带大举进攻。

日伪当局以强大兵力对抗联部队进行连续不断地“讨伐”。

同时极力强化它在城乡的法西斯统治。

在城镇疯狂屠杀共产党人和爱国者,摧毁抗日救国组织,严密控制人民活动;在农村加紧推行“集团部落”政策,把分散居住的农户强行迁到它控制的“部落”中去,实行保甲制,连坐法。

日军为巩固东北占领区,更加疯狂地推行 “三年治安肃正计划”,重点矛头指向东北抗日联军。

在军事上,进行大规模的讨伐,以一部兵力固守点线,严密封锁。

以主力反复进行“清剿”。

抗日联军所恃者无非是人民,抗日联军与老百姓的关系是鱼与水的关系。

鱼 “其得于水,不难生存也,其不及于水,必干渴而死”。

东北抗联被日游击战伪“归屯并村”的毒计所害,与人民割裂开来,

他们在政治上,大力加强殖民统治,实行归屯并村,设立集团部落,推行保甲制,连坐法,提出专打共产党,不打山林队的口号,大肆破坏共产党地下组织和逮捕抗日救国会人员,分化瓦解抗日武装。

在经济上,实行配给制,凡属棉花、粮食、食盐和药品等,不准人民群众带出村子和部落,以断绝东北抗日联军的物资来源。

在思想上,实行奴化教育,灌输日满一体的思想,清除反满抗日思想,实行法西斯白色恐怖。


在抗日游击区,割断抗联部队与人民群众的联系,抗联部队在敌人重兵“讨伐”, 敌我力量和武器装备对比的众寡悬殊、优劣悬殊。

军需给养无源,又难以得到群众支持的极端困难和险恶的环境里转战各地,英勇奋战,坚持游击战争。

进入1940年后抗联各部的困难局面仍在继续恶化,在敌人严密封锁下,部队给养经常发生困难,战士数日吃不到粮食,食盐,有时竟以树皮果腹。

抗联活动的地区是中国东北的森林不同于别处的森林,战士们甚至只用一把小刀就能生存。而东北的森林纬度高,温度低。

山林险峻,冬季奇寒,冰雪连天,自然环境极为恶劣。

尤其在冬天的夜里,简直非常人所能忍受,为防止暴露目标,往往露营时不能生火取暖,又缺医少药,还要日夜行军打仗,许多战士因饿,冻,病死亡,部队减员很大。

经常几天吃不上顿饱饭,伤病员更是缺医少药。

当年曾流传着这样一首东北抗日歌谣:“抗联医院不简单,条枝软床格乱颤,松树桦皮当天棚,绿草青苔当地毯,伤员们,好男儿,钢铁汉,没有医药不呻唤,一日三餐吃不饱,伤口没好上前线。”


二.


“像现在这样一步一步退却,不是等死吗?

眼下必须以攻为守,最好是奇袭宁安地区的县城。

胜了,可以削弱敌人,获得战利品,补充自己,不胜,也可以牵动敌军,乘隙转移,跳出日,伪的包围圈。”

李唯一番话,听得周保中直点头。

1940年,春季的夜晚,气候宜人,微风轻轻地吹在脸上,使人感到十分惬意。

李唯忘掉昼夜马不停蹄紧张侦察的疲劳,心中充满了兴奋与激情,

为部队寻找物资给养,.李唯深感自己责任的重大,一种光荣的使命感,使他热血沸腾,勇往直前。

江水滔滔笼罩在黑沉沉的夜幕中。

李唯想到为迷惑敌人,他们这一身奇怪的汉奸装扮,李唯心中不禁暗自好笑。

码头库房旁边的屋子里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原来这里正在唱堂会。

外面在吚吚啊啊地唱,几个酒醉饭饱的日伪奸正摇头晃脑地拍手叫好。

里间坐着两个人,白天见到的那个伪满军军官侧身坐在西边,面前放着一碟瓜子、一杯茶,光头“鬼子军需主任”叉开大腿坐在太师椅上,看得来劲,乐得一颠一颠的。

一颗光头,正好贴近玻璃窗户。

真是天赐良机,多好的靶子啊,妙极了!


李唯打个手势,示意铁柱从前面进去,自己则悄悄靠近窗子,把快慢机搁在窗台上,对准了光头脑袋。

“叭”的一声,光头脑袋开了花。

与此同时,铁柱的手榴弹也扔进了屋。

“轰隆,轰隆…。”

房间里顿时浓烟直冒,漆黑一片,院内的人爬的爬,钻的钻,鬼哭狼嚎,乱成一团。

李唯把随身带来的写着“抗日联军第二路军独立师”的传单,撒在港口现场,同铁柱两人从容不迫地从原路悄悄退出了绥宁港。

这时,正在港口附近埋伏等候接应运输的队员,正等得焦急,在听到枪声以后,更是提心吊胆,不时四处焦急张望,想从中得知消息。

“啪啪啪、“啪啪啪”,三声击掌,远处传来了联络信号。“啪啪,啪啪”回答接应。

队员们迫不及待地跳出来询问:“怎么样?”

铁柱笑嘻嘻地说:“全报销了。让他们到阴间去报到吧!”

这时,李唯才感到十分疲劳,恢谐地说:“我可以交差了。

你们快回港口库房去运输吧,说不定回到家,我还来得及能好好睡上一觉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