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天骄 第一部 崛起 4

357378913 收藏 1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size][/URL] 春风再度吹拂草原,冰雪消融,万物复苏,生机无限。 几个月过去了,铁木真已渐渐地从父亲被害致死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整个人也一下子成熟了许多。平时精灵古怪的他开始变的沉默寡言,每日里除了拼命地练刀、骑马、射箭外,就是一个人静静地坐远离营地的一处高坡上,盘膝而坐,不言不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


春风再度吹拂草原,冰雪消融,万物复苏,生机无限。

几个月过去了,铁木真已渐渐地从父亲被害致死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整个人也一下子成熟了许多。平时精灵古怪的他开始变的沉默寡言,每日里除了拼命地练刀、骑马、射箭外,就是一个人静静地坐远离营地的一处高坡上,盘膝而坐,不言不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一切诃额仑都看在眼里,痛在心头。铁木真已经十岁了,正是尽情享受快乐童年的时候,却过早地承受了丧父的苦痛。她知道一个英雄父亲对儿子的影响力是多么的巨大!也速该平时对铁木真的管教很严,有时侯打起来也是没轻没重的,可是一有机会,铁木真总是缠着也速该,让他讲与草原各部落争战的故事,并且听的聚精会神,常常忘记吃饭。

诃额仑一直想找个机会与铁木真好好谈谈心,希望能解开他心中的那个结,恢复到从前的状态。可是也速该死后接踵而来的烦心事让他无法分心。首先是自家的那些奴隶们开始不听话了,不少人暗自与蒙古部落另一大氏族泰赤乌氏联系,准备投靠。继而便是家里的牛羊无缘无故地丢失,一开始只丢四五头,诃额仑认为是被狼叼走了,并未在意,可是后来一丢就是十几头,最后发展到成群地丢失。

诃额仑想尽一切办法阻止畜群丢失,却无济于事。原本拥有上千头牛羊、上百匹良马的铁木真家,此时只剩下不足百头的牛羊和十几匹马,而且还都是老弱病残,根本无法放牧。她隐约地预感到,某种可怕的变故正在悄悄酝酿。

原来自从蒙古个部落共同推举的可汗俺巴孩被金人杀死后,蒙古个部落就陷入了争夺汗权的斗争。俺巴孩有十个儿子,每个人都想当可汗,你争我夺,互不相让,他们举行了无数次会议,却没能公举出一位继承人来,结果由俺巴孩的侄子忽图剌继承了汗位。

可忽图剌死后,汗权争夺战又开始了。蒙古部落从此长期处于一中没有可汗的状态中。忽图剌的儿子拙赤没有威望,没人选他当可汗,而俺巴孩所在的泰赤乌氏内部仍然矛盾重重,无法推举出一位可汗来。就在此时,铁木真的父亲也速该所在的孛儿只斤氏较为团结,势力逐渐强大起来,再加上也速该本人勇猛强悍,屡立战功,因此管辖蒙古个部落的大权就落到了也速该的头上,但是却没有真正推举他为全蒙古部落的可汗,只是实际意义上的领导者。

如今自从也速该死后,铁木真一家在部落里的地位如江河日下,以前交情不错的邻居们也不在登门了,平日里和铁木真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们,也被大人叮嘱不要和铁木真来往,故意躲着他走,只有晃豁坛部的察剌合、蒙力克父子忠心耿耿地追随着铁木真一家,可是部落里的大部分人都不在听诃额仑的话了,他们一家被孤立了起来。


一年之际在于春。每年春暖花开之时,大草原上的各个部落都要举行盛大的祭祖仪式,然后选择新的牧场,准备迁徙。

今年的祭祖仪式由泰赤乌氏的两个长辈,也是俺巴孩的两个夫人,斡儿伯与莎合台主持。泰赤乌氏一直对也速该执掌蒙古部的大权不满,时常阴奉阳违,但是迫于也速该的势力强大,故不敢当面对抗。如今也速该死了,剩下一门孤寡,势力大减,他们就无所顾忌了,矛盾终于公开化了。

祭祖仪式一般都在早上举行,祭祀用的供品非常丰盛,有牛羊马驼肉、马奶酒、奶酪、奶冻、鲜乳、各种瓜果等,数不胜数。天刚蒙蒙亮,全体族人就携带祭品前往祭祖之地,摆设香案,供奉祭品,然后在主持人的带领下跪拜祖先,祈求先祖神灵保佑,指引族人找到水草丰美的牧场,牛羊肥壮,人丁兴旺,生活富裕。

仪式结束后,丰盛的祭品将分给每一个参加祭祖的族人,共同分享。草原人非常敬祖信神,认为祭祀祖先是一件无比神圣的事情,如果事后分不到祭品,就等于不承认他是本族人,后果很十分严重。

斡儿伯与莎合台故意不通知诃额仑祭祖的时间,有意将铁木真一家排除在祖群外,心肠十分歹毒。诃额仑得到消息后,立刻带上铁木真飞马赶往祭祖之地,可是当他们赶到时,祭祖仪式已经结束了。按照蒙古族的祭祖风俗,就算是没有参加祭祖的族人,也可以分到一份祭品,但是斡儿伯与莎合台将祭品全部分光了,根本没给铁木真一家留!

盛怒之下的诃额仑马上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泰赤乌人终于下手了,这是要将他们一家逐出蒙古部落,流浪草原。她不能坐以待毙,必须给予强有力的还击,挫败泰赤乌人的阴谋。

怒气冲冲的诃额仑找到正在享用祭品的斡儿伯与莎合台,当面质问道:“为什么不给铁木真家留祭品?你么安得什么心?”

斡儿伯听后冷笑道:“谁让你们来晚了,祭品已经分光了!想要也可以,明年吧!”

“是你们没有通知我们祭祖的时间,所以才来晚了,责任在你!”

“呦,这话也亏你说的出口!祭祀祖先还得让人通知吗?这说明你心里根本就没有祖先!凭什么给你分祭品!”

诃额仑心里非常清楚,如果现在不能把斡儿伯咄咄逼人的气势压下去,那么今后铁木着一家就别想再在部落里立足了!她突然转过身面对围观上来的族人,表情严肃,目光犀利,义正词严。

“各位族人,你们拍着自己的胸膛问一问,今天的安定的生活是怎么来的!没有也速该的一次又一次地浴血苦战,殊死抵抗,你们早就成了其它部落的奴隶了,有怎么能在这里祭祖呢!而如今也速该的尸骨未寒,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就迫不及待地欺辱他的妻儿,你们难道就忍心看着吗?蒙古部人就是如此对待曾经为他们出生入死的可汗的吗!”

斡儿伯马上站起来反驳道:“打败敌人不是也速该一个人的功劳,那是全体族人努力的结果,你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蛊惑人心!”

诃额仑冷冷地瞟了斡儿伯一眼,哂道:”雄鹰搏击蓝天,骏马飞驰草原,没有头行吗!也速该就是雄鹰骏马之首!在他的带领下,蒙古部落才能翱翔蓝天,纵横草原,才能和其他部落一争雄长!你斡儿伯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评价他!”

“你——” 斡儿伯被问的一时语塞,双眼狠狠地凳着诃额仑,呼吸急促。

莎合台见状立刻起身道:“也速该勇武强悍是不假,可他也刚愎自用,明知是仇人还要去饮酒,最后落得个毒发身亡,完全是咎由自取!谁是雄鹰骏马之首,族人们心里自然有数,不用你说。”

她这话是说给围观人听的,言外之意非常明显:也速该死了,你们的靠山倒了,可要为今后打算打算了!

好毒的莎合台!这番话击中了诃额仑的要害。在这个充满仇杀、抢掠、争斗的大草原上,一个部落的首领如果没有能力保护他的族人,那他必将失去所有族人的信任和尊敬,也不会在拥有财富和奴隶。这是大草原千百年来用无数鲜血验证的事实,是亘古不变的定律。

聚在一起的族人们开始散去,没有人为铁木真家遭受的不公正的待遇说一句话。

诃额仑知道无论自己如何努力捍卫也速该生前的荣耀和死后的权利,她都必须面对一个铁的事实:也速该死了,他那曾经震慑四方、横行草原的强横武功也随之烟消云散了。谁会相信铁木真与诃额仑有能力保护他们的安全呢?他们需要新的靠山,泰赤乌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诃额仑不甘心,她要作最后的努力。诃额仑一把将铁木真拽到自己身边,冲即将散去的族人们威胁道:”也速该是死了,可他的儿子不会长大吗!你们难道不怕此子发怒吗!你们今天分享了本该属于他的祭品,明天就一定用自己的血肉来偿还!”

此时,早已按捺不住心中怒火的铁木真,“噌”地一声拔出那把杀死过豹子的短刀,恶狠很地盯着众人道:“我铁木真在此对天发誓,一定会洗雪今日之耻!如果违背誓言,当受万刀穿心,尸骨无存!”

明晃晃的利刃,诅咒般的毒誓,让那些离心离德的族人们,稍稍放缓了离去的脚步,可转眼之间,回荡在草原上的稚嫩童音,与铁木真母子孤单无助的身影,又让他们加快了脚步……

看着渐渐散去的族人,诃额仑清楚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了,那样只会带来更大的屈辱。她回身傲然地盯着斡儿伯与莎合台,声音冰冷如刀:“作为长辈,你们应该为今天的行为感到羞耻!你们记住,也速该的子孙一定回讨回公道的!”

斡儿伯与莎合台冷笑不语。

“我们走!”诃额仑与铁木真飞身上马,绝尘而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