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二部 摸爬滚打 第十九章 文鸟之梦(四)

绿城一剑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size][/URL] 第十九章 文鸟之梦(四) “丛文,你可能还没完全理解我说的意思。这样说吧,目前看你写的这篇东西不是词句如何修饰的问题,而是你在树立主题和选择题材上还值得去动动脑筋,再研究一番。如果你不能在这个问题上写出深刻的社会意义和人性中的善恶美丑,而只是很肤浅的去表述了一些对现实的不满和议论,作品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十九章 文鸟之梦(四)


“丛文,你可能还没完全理解我说的意思。这样说吧,目前看你写的这篇东西不是词句如何修饰的问题,而是你在树立主题和选择题材上还得动动脑筋,再研究一番。如果你不能在这个问题上写出深刻的社会意义和人性中的善恶美丑,而只是很肤浅的去表述了一些对现实的不满和议论,作品本身就没有多大的价值。”叶英明停顿了一下,盯着儿子脸上的表情,接着说道:“当然喽,你已经能够去用心构思,并写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说明你努力了,是一个起点。从这个意义上说,也很不错了。”

“爸,那到底应当怎么写呢?”

“你提的这是一个问题。”叶英明知道要说服儿子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好打开了话匣子:“小说是个什么东西呢?从本质上说,它是通过人们经历的某些事情来反映现实生活中某种思想和感受。依此类推,写作之人如果没有切实的生活体验,也就必然创作不出作为小说存在时代里的真实人物和事件细节。远的不说,拿一九七七年刘心武的短篇小说《班主任》来说,它是伤痕文学的先声。到了一九七八年卢新华的短篇小说《伤痕》,还有一九七九年蒋子龙的短篇小说《乔厂长上任记》等,这些作品之所以获得成功,本身有一个顺应时代潮流的契机问题,但更重要的是,首先还要来自作者多年来对现实生活严肃思考的积累和沉淀,厚积而薄发嘛!”

叶丛文坐在那儿一动不动,静静地聆听着父亲的开导和教诲。

“你本身是学中文的,关于写作的技巧和方法,我们暂且不去讨论。单就作品的主题来说,你想要告诉别人一些什么,如何在你的叙事中表达你完整的中心思想,这才是最主要的。”叶英明试图通过有条理的说教,引导叶丛文完成从灰心丧气到认真思考的这一过程,又说道:“文学作品来源于生活,而它本身又必须高于生活。所以,写小说不仅要有丰富的生活阅历,更重要的还要能够从理性上去把握事物的本质。这样,你才有可能写出意蕴深厚的作品。”

这么多年来,志向高远的叶丛文在个人成长的过程中,其世界观的形成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与父亲经常的谈话和讨论。这或许也是上下两代人之间的一种心灵沟通的方式吧。

“没有经历过文化大革命,没有插队知青蹉跎岁月的体验,是不是就写不出反映社会历史的优秀作品呢?”叶英明接过儿子递过来的香烟,点上火抽了一口,继续说道:“肯定不能这么说。每一个时代,都有那时代火热激情的人生。关键的问题在于,如何把你的思想触及到当今这个经济改革的时代中去,紧贴着时代跳动的脉搏,敏锐地去观察、去发现,把思考的视点投入到人物性格与历史文化的碰撞上,力图从现实的社会关系中表现出人们的心理奥秘,从而描绘出一个立体的全景社会,显示出强烈的批判性意向,这样才有可能使你粗大的笔力凸现出来。”

“爸,我似乎有些明白了。”叶丛文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呵,你若能开窍就好了。你现在的工作是在单位里写材料,这和写小说虽然都是搞文字的工作,但实际上这并不是一码子事。写讲话稿、总结、政论性的文章,需要的是条理清晰的逻辑思维;而写小说这样的文艺作品,更多地是需要你的形象思维和生动活泼的语言。”

叶英明脸上露着一丝微笑,替儿子分析着他当前的状况,告诫地说道:“你刚参加工作不久,社会阅历不多,这是你的短处。不要急于去写成什么东西,急功近利不见得是好事情。多看,在观察中发现;多想,在思考中多问几个为什么。多写,在反复的修改中提高。你要知道,脑子里思想的东西和明明白白写在纸上的思想,这之间还是有很大距离的。如果你还有时间的话,不妨抽空读一些哲学书籍,这对你写作会有很大帮助的。”

“爸,又提你的哲学了,”叶丛文刚才一直都在咀嚼着父亲的这一番话,这时却放松下来,开玩笑地说道:“我一听你说‘哲学’这个词,我的脑袋就‘嗡’地一下涨大啦。”

“呵,行,那就暂且不用这个词,我就把它当成‘道理’来说,”叶英明从椅子上站起来,随手把搁在书架上的一个魔方拿在手里,举到叶丛文的眼前,说道:“咱们就拿这魔方来简要地说明一下什么是‘道理’的问题。这魔方是什么呢?一个正方形的六面体,每面有一种颜色,现在看上去它并不是一个复杂的物体。可是当你转动它后,就会打乱了它每一个面的颜色了,从而显得杂乱无章,使每一面都变得十分复杂起来。假如这是现实生活的话,那么,小说作品就是要掌据一种转动它的原理和技巧,你才有可能把它还原成每一个面的单色。”

“嗯,这能说明什么呢?”叶丛文不解地问道。

“进一步去思考,你就会发现,发明魔方的人对它的内部结构有着极为精妙的构想,从而在世界上创造出了一件新奇的东西。当然,你现在拆散这魔方就可以明白它的奥妙之处了,或许还会坚持说它的原理不过如此,但你原先却根本想象不出来它这种构造方式。”叶英明看着儿子点着头表示理解,下结论地说道:“这也许就是存在于哲学中的‘道理’吧。而我想说的是,如果有一天,你的小说作品构思出来能够犹如这魔方一样可以自由转动的话,我想到那时候你就该是一名作家了。”

此时,叶丛文颇有茅塞顿开之感,对父亲的这般形象化的教诲已深深地铭记于心。

时间悄悄地溜走,已近午夜时分……

叶丛文骑着自行车从家里回到了单位宿舍。他开了房门,拧亮桌上的台灯,先把那部书稿塞进书柜里,衣服也懒得脱了,整个人就躺倒在那张单人床上。

叶丛文住的是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单房。屋里除了一张床,一个书柜,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已没有多少腾身的空间了。每当他回到这里的时候,面对着这寂静无声的世界,他往往会选择于读书思考,沉浸在天马行空的遐想之中,让自己与浮现于字里行间的那份情愫水乳交融,感觉着自己心灵的回归和灵魂的升华。他的书柜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满了一些书籍和杂志。除了上大学时的那些专业书本之外,还有工作后单位发的一些理论书籍和学习资料,平时他自己也买了不少杂书和杂志。书柜实在装不下了,床底下还塞满了几个纸箱。

不过说到买书,叶丛文的经济状况还是很窘迫的。对于新华书店那些刚出版的新书,他就算是喜欢得爱不释手,可每每面对书后的价格时,却不得不皱起眉头,实在是舍不得掏钱买。更多的时候,他情愿去古旧书店、甚至是街边的地摊上“淘”书,那些他认为有价值的旧书一般要便宜很多。喜欢读书的人却买不起几本新书,恐怕也算是一种现实生活中的悲哀吧。好在南疆市里还有一个公共图书馆离不远,他办了一个借书证,休息日里时常去光顾和借书。

桌上,那盏台灯仍然默默无语地闪亮着,而仰躺在床上的叶丛文此时侧翻了一下身子,他的大脑已在不知不觉中走进了思维意识叠幻的梦境之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