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兵 第二卷 龙战于野 第六章

韭菜煎鸡蛋 收藏 33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3/[/size][/URL] [内容简介] 第六章 树上的狙击手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他们是司令部直属侦察连派来参加集训的小组,他们都是肩扛上等兵军衔的老兵,作为侦察兵,他们在去年一年里面几乎没有在连队呆上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一年里,他们不断的参加军区、省军区等组织的高强度训练,什么野战生存,什么格斗,什么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3/


第六章


树上的狙击手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他们是司令部直属侦察连派来参加集训的小组,他们都是肩扛上等兵军衔的老兵,作为侦察兵,他们在去年一年里面几乎没有在连队呆上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一年里,他们不断的参加军区、省军区等组织的高强度训练,什么野战生存,什么格斗,什么潜伏伪装,作为旅直属侦察连,这里几乎聚集了全旅单兵素质最好的精英,而参加此次集训的老兵就是这群精英中的精英,经过去年一年的训练和生活,他们小组之间的配合默契远远超过了其他的战斗小组,再加上侦察连的兵本身身体素质,战斗技巧就远超其他连队,突出的个人战术素养加上默契的团队配合,让他们这组人在集训队中脱颖而出, 除了装步二营6连与司令部直属3连的两个小组以外,可以说是见谁灭谁了。

而此刻,以狙击手而闻名的三连集训小组逐渐的走进了侦察连的埋伏圈,隐藏在附近几根树上的侦察连班长看到黄猛示警,全组警戒趴在地上瞄准四周,看到杨天照、林雨沉稳的搜索着附近,脸上不由的露出一丝微笑,他们已经在这里埋伏2天了,看样子2天的时间没有白费,这次他们真的是等到一条大鱼了。

论到战斗力以及团队配合作战,侦察连与三连的集训小组都算得上顶尖的,而6连的的那些家伙之所以也算是比较NB的一个组合就因为他们里面出了一个怪胎,一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超级诡雷手,那种先是双发绊雷,后面紧跟着连埋四个子母雷的埋雷方法,可真不是一般人都玩的起来,能接受的了的,据说当时教官看到6连这个家伙哼兹哼兹的挖着深坑,连埋4个雷下去,直接晕倒在一旁,口吐白沫,可怜巴巴的说道“我虽然掌握了制作各种地雷、飞雷、诡雷的方法,但是一直没有进入大师级行列,先前还弄不懂什么原因,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我缺乏这小子身上的一种精神,那就是——无耻。”无疑,能将教官所教的东西领悟到这个程度,你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真是个天才。

而三连则不同,三连每年都会有一批素质特别好的新兵补充,这与三连的任务分不开,作为司令部直属的惟一一个纯战斗连队,在作战的时候,三连需要担负高难度的任务,保护重要的军事单位,保护司令部的安全,所以三连每年的兵源都特别好,几乎与侦察连的兵源素质不相上下,通过三连一直流传下来的恐怖训练方法,三连的战斗力十分强悍。而且三连似乎有一个传统,三连每年都会培养出一批全旅最为出色的狙击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每年三连的狙击手几乎就代表着全旅的最高水平,不说远的,就说现在还在服役的,代理一排长的朱洪才,负伤的老一班长俞伟,以及现在的一班长杨天照,那种1000米之内指哪打哪的气势,谁见了都有点抖乎。而在执行负责时负伤的俞伟更是将三连狙击手的荣誉推到顶点,演习时在1600米距离上击中众多参谋护卫下的对方最高指挥官,直接将俞伟推到了省军区第一狙击手的位置上。现在根据三个月的集训来看,今年三连又有一个新兵林雨,从他那冷酷、高傲的样子看来,这家伙完完全全就是俞伟的翻版,指不定这家伙什么时候就能像俞伟那样来个1600米超远距离的精准射击。

想到这里,树上的狙击手慢慢的平移枪口,瞄准线压在了黄猛身后的右侧不远处的杨天照身上,出于狙击手的本能,他的第一发子弹需要解决对自己威胁最大的敌人,同一时间他们小组的其他三人也立即锁定了各自的目标,默契的配合让他们不用交流都不会出现两人瞄准一个的情况,这是一个境界,这就是配合。

此刻四周显得很安静,黄猛仔细的观察着那根折断的树枝,断口还没有干枯,很明显是刚断了不久,黄猛大脑飞快的分析着,这一定是哪个分队匆忙中赶路,不小心折断的,在这种慌张的情况下,前面应该是没有什么陷阱的。

黄猛起身往前冲去,这时候枪身忽然响起,2发子弹直接击中杨天照与林雨,虽然他们的射击精度很高,但是一旦落入对方的包围及陷阱,他们一样逃脱不掉被“狙杀”的命运,许成功刚想翻滚,突击步枪的子弹狠狠的砸在他的胸膛,隔着防弹衣,许成功感到胸口一阵疼痛,这种软头橡皮弹虽然没有什么杀伤力,但是那种绝对的速度还是能给人不小的伤害,最起码许成功感到那种火辣辣的疼痛让人有点吃不消。

冲出去的黄猛听到枪声响起,就知道情况不妙,很有可能是落入了陷阱,踏进了别人的埋伏圈了,黄猛没有回头,多少次严格的训练下来,让黄猛的大脑迅速的作出了最为正确的反应,黄猛猛的加速,不断的作出各种闪避动作,突击步枪的子弹一颗颗从身边滑过,黄猛不由暗暗叫苦,教官只教给我们怎样躲过狙击步枪的射击,利用人大脑的反应速度与瞄准的时间差作出假动作迷惑对手,用不规则的前进方式避开子弹,但是跟在后面一连串射过来的突击步枪、微声冲锋枪子弹如同一张秘不透风的网,根本没法闪避。

黄猛双腿用力一蹬,向右侧一颗大树后面闪去,一旁的树叶杂草被子弹扫倒一片,狙击手的瞄准镜刚刚移动树旁,黄猛又如同兔子一般的冲到另一侧,借着几颗靠的很紧密的树,黄猛终于躲过了被“击毙”的命运。

杨天照在被击中的那一刻就知道完蛋了,个人素质再强一旦落入敌人的埋伏圈,那都是凶多吉少,而且埋伏的敌人在单兵素质,团体配合上面比他们还只强不弱。基本上就没有指望了,杨天照十分沮丧,这个时候什么考核第一,什么省军区集训,那都是镜花水月一场空了。他没有想到辛苦作战了4天,一次次的避开危险,最终还是没有逃过其他小组的埋伏。

杨天照抬头看看队里的几个新兵,想过去安慰一下他们,做为班长,做为一名老兵,他需要强行压住自己的悲伤,安慰其他的新同志,尽快让他们从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杨天照抬头,只有二个人,远处,黄猛活蹦乱跳的四处躲避子弹,枪声一阵阵的想法,杨天照突然兴奋了起来,还没有全组覆没,他们还没有完全失败,黄猛这个小子还“活着”,旋即杨天照又像是给人泼了一盆冷水,迅速的冷静了下来,只有黄猛一个人,面对丛林里面不知道还有多少个的作战小组,显然已经没有什么机会了,他们的考核基本上算是完成了,现在就看黄猛这小子如何死法了,是死在狙击手的暗枪之下?或是死在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诡雷下?还是直接在晚上睡觉的时候被对手摸掉?

杨天照不敢再想下去,无论如何,一个人在这密林之中与精通配合的作战小组斗,下场肯定十分的悲惨!

躲在树后面的黄猛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经过一系列的高难度闪避动作,加上被伏击所带来的紧张和压抑,让黄猛的心脏跳的厉害,黄猛甚至能够听到心脏传来的扑通扑通的声音,黄猛狠狠的骂了一句“肯定是侦察连的那帮家伙,只有他们才会那么变态能在树上隐蔽的那么好,靠,侦察连出来的就是不一样,潜伏与伪装真是绝到家了”。

黄猛拎起水壶狠狠的灌了一口,水已经不多。黄猛喘了几口粗气,对着话筒轻声说道“01,我是02,情况怎么样。”

“黄猛,你小子自求多福吧,我们都阵亡了,你小子单兵作战,准备好怎么个死法吧!”耳塞里头传来杨天照气呼呼的声音,无论谁被伏击差点全组“光荣”,估计心情都不会好过。

黄猛骂了一声我靠,关掉了电台,那玩意电量也快没有了。而且似乎也用不到了,下面只剩他这个散兵游魂自已靠自己了。

黄猛取过背后的微声冲锋枪,拉了一下枪栓,一切都还正常,没有因为刚才的闪避而碰坏,然后又从左胁位置取出一支点50,12点7毫米口径,装弹量为7发的沙漠之鹰手枪,黄猛认真的检查了一下,重新放进去,现在只剩他一个人面对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准备阴人的其他小组,他只有保持好自己的最佳状态,随时准备战斗、突围。

远处又传来一阵枪声,听声音应该是刚才他们被伏击的地方,黄猛心里一乐,呵!不知道又是哪帮子倒楣鬼中弹了。

黄猛抬头看天,头顶上被树枝树叶所遮挡,平常几乎看不到亮光,今天则不一样,今天外面明显的风很大,最顶端的枝叶在风的扯拽下不停的摇晃着,间隔着露出灰蒙蒙的天空,丛林里面忽明忽暗,事实上,就算是大白天,里面的光线也足够的暗,缺少光照的丛林还透出一股股的霉味。

地上满是藤蔓树根,纵横交错,在树根的空隙处杂草丛生,黄猛的眼睛不断的四处搜索着周围,充分休息了一下,黄猛继续前进,黄猛此刻很迷茫,他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干嘛,难道真的要靠自己手中的突击步枪去冲击别的小组?不行,这个完完全全是自杀性的行为,不说他现在不知道这里还有多少继续战斗着的小组,就算是没有多少了,凭他这个光杆司令想去突击人家一个小组,那纯粹跟找死没有区别。

但是黄猛也不能停留在那里,那里的位置不好,没有能够为他提供潜伏的地方。黄猛低一脚、高一脚的行进在密林之中,看着昏暗的四周,身边没有战友的黄猛忽然感觉到了一阵恐惧,人类在大自然中实在是太渺小了,有战友在身旁的时候还没有感觉到,不管人多人少,哪怕只有一个战友在身旁,黄猛都会充满豪气,天不怕地不怕,但是一旦离群,孤身一人在这里,他真的有点害怕了,虽然教官跟他们培训过丛林作战,培训过丛林生存,但是从小在城市长大的黄猛,从来都没有感觉过像现在这样的孤单。

一根长长的藤蔓挂在两根大树的中间,挡在了黄猛的前面,上面还挂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看似枯草般的垃圾,黄猛举起突击步枪用枪管靠在那团看似垃圾的东西上,想要移走,还没有等黄猛有下一步动作,呼拉一声,四周飞起一大群鸟,还没有等黄猛反应过来哪来的这么多鸟,这些小家伙已经向黄猛发起了凶狠的攻击。黄猛吓坏了,狠狠的骂了一声,我靠,不会就这么倒楣吧,就卧倒在地上,全身缩成一团,双手置于身下。

那团看似垃圾的东西是大嘴沙刺莺的鸟巢,雌鸟正在巢里孵卵,而雄鸟则在附近看守着它们的小家,看到有人敢侵犯他们的领地,百来只雄性大嘴沙刺莺发起了集团般的冲锋,黄猛只觉得头盔叮叮咚咚的响个不停,背上的防弹被心不断的被攻击,这还算好的,最为可怜的是黄猛虽然缩成一团但是屁股却没有被防弹衣裹住,那两块肥肥的大肉直接暴露在小鸟凌厉的攻击之下,尖尖的鸟嘴毫不留情的咬入肉里,让黄猛发出一阵惨叫。

好半晌,鸟儿们看着地上那个一动不动的家伙似乎已经被他们解决了,发出一阵叽叽喳喳的叫声,成群结伙的飞走了。黄猛满脸通红,忍受着屁股上面传来的巨大痛苦贼呼呼的抬起来,看到那些凶悍家伙终于走了,叹出一口长长的气,我操,这要是死在这些小鸟的嘴下,估计可是称的上是本世纪死的最冤的人了。

黄猛刚想爬起来,四周就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