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探讨“一国两制”在台湾实践的可行性

pab1o1i 收藏 35 1979
导读:台湾人:探讨“一国两制”在台湾实践的可行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台湾人:探讨“一国两制”在台湾实践的可行性


以下摘自

中国统一联盟

-----

再探讨“一国两制”在台湾实践的可行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文/ 纪欣 (中国统一联盟副主席、美国法学博士,美国加州执业律师,东吴大学法律系兼任副教授,台北市妇女新知协会理事长。现职:论衡国际法律事务所涉外组负责人。著作:“女人与政治”、“美国家事法”、“现代社会与妇女权益” )



“一国两制”是1980年代初,***为促成海峡两岸统一所提出的方案。它是指尽管大陆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台湾可以在统一后,维持高度自治,继续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并可“台人治台”。1997年和1999年回归中国的香港与澳门,已先后实施了该制度,并且具体实践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在台湾,大多数民众至今不了解“一国两制”内涵,又因朝野政党长期污衊它,因此,不少人说,“一国两制”既已被污名化,大陆要想完成统一大业,必须有新思维,重新提出比较可能为民众接受的制度。

其实,随着岛内政局的演变和两岸互动的进展,大陆对“一国两制”构想早已与时俱进、不断发展。1995年“江八点”所提出的“两岸和平统一谈判”及“分阶段解决台湾问题”等构想,让“一国两制”进入了新的里程碑,而2005年的《反分裂国家法》不但明定“国家和平统一后,台湾可以实行不同于大陆的制度,高度自治”,更规定两岸“协商和谈判可以有步骤、分阶段进行”,其中“台湾当局的政治地位”也是可协商和谈判的事项之一。台湾当务之急是要承认两岸同属一个国家,并且立即展开平等协商和谈判,为民众争取到应有的权益。就现实面而言,两岸的政经发展在过去多年始终呈现此(台湾)消、彼(大陆)长的趋势,统一的物质基础已日益加强,当台湾民众认定统一是大势所趋时,接受“一国两制”的人自然会大幅成长。所有关心中国完全统一及台湾前途者,都应该为突破两岸统一的最后障碍继续努力。



一、台湾对于“一国两制”的民意时有变化


“一国两制”虽不是台湾的主流民意,但民意如流水,随着民众对统一的支持程度,支持“一国两制”的民意也时有高低。

根据2001年3月至6月由陆委会及几家主流媒体所做的民调,赞成“一国两制”的人数急速增加,其中《联合报》的民调结果,更有高达33%的民众认为“一国两制符合双方人民利益”。当时民意之所以发生变化,主要是因为民进党执政不到一年,经济低迷、政局动荡,而大陆则蓬勃发展,和平崛起,两岸之间政经势力的此消彼长,使民众对于统一态度发生变化。不幸,2003年春天SARS肆虐台湾,陈水扁把疫情源头归罪大陆,又把无法进入“世界卫生组织”的责任归咎于中国打压。在野党面临2004年总统大选在即,为争取本土选票,也随之起舞,频频反对“一国两制”,甚至说出“台独也是选项”。在朝野政党全面反中的大环境下,民众对于统一及“一国两制”的支持度急遽下降,“爱台湾”、“本土意识”迅速成为当时的“政治正确”。


2004年陈水扁虽以两颗子弹连任,但蓝绿长期对决,社会动荡不安,加上扁政府一再紧缩两岸政策,使台湾竞争力大幅下降,不但经济成长率成为亚洲四小龙之末,民众的生活水准更是普遍下降,2005年一年就有4200多人因生活困顿,而选择或被父母强迫自杀身亡。另外,2005年以来民进党高层、第一家庭成员(包括扁本人)弊案频传,本土政权从此与贪腐划上了等号,百万人走上街头,呐喊“阿扁下台”。尽管阿扁至今未辞职下台,甚至为了自保铤而走险,抛出“变更领土”与“第二共和宪法”修宪议题,企图再次点燃“法理台独”引信,但以扁声望之低,美国亦不容其违背“四不”承诺来看,任何修宪提案均不致在立院过关。


另一方面,大陆对台政策自2004年发布五一七声明后转趋灵活,2005年的《反分裂国家法》更让“原则坚定,策略灵活”的对台政策法制化。2005年国亲新三党主席先后访问大陆,使岛内掀起一股“大陆热”,而国台办主动释出的15项优惠措施,更争取到不少台湾各阶层的民心,社会主流民意也明显往“要和平、反台独及发展两岸关系”转向。


从以上民意几度转向可知,民意随着大陆和岛内的形势时有变化,近年来两岸之间政经势力的消长,已使台湾认清统一是大势所趋,也是台湾前途所在的人愈来愈多。只是两岸之间除有过去之历史因素外,李登辉、陈水扁18年来的渐进式台独及“去中国化”政策,加上美日对两岸统一的围堵及破坏,要大多数台湾人接受甚至向往统一及“一国两制”,岛内必须早日建立一套严谨周密的和平统一理论,并让民众有机会进一步了解“一国两制”内涵。



二、反对“一国两制”的理由可一一被驳斥


台湾朝野政党反对“一国两制”的理由很多,其中以“一国两制”“会矮化台湾”,“会使台湾失去自主性”,“会消灭中华民国”,及“会改变台湾现状”最为普及,但该些论点并非不能被驳斥:


(一)“一国两制”不会“矮化”台湾


“一国两制”将使台湾被“矮化”,其实是经不起辩论的。台湾会不会“被矮化”,可以分成两个层次来谈。第一,什么算“矮化”?台湾现在不管叫什么名称,都进不了联合国及以政府组织为会员的组织(如世卫),算不算被联合国矮化?台湾被最大靠山的美国排除在192个国家之外,算不算被美国矮化?台湾政治人物凡事看美国人脸色,稍有人质疑,就有邱义仁回说“不抱美国大腿,行吗?”,算不算自我矮化?

第二,究竟谁怕被矮化?统一后,一般民众生活照旧,现有福利照旧,选举照旧(除非台湾人自己受不了,想藉此改革),却从此成为“超日赶美”泱泱大国的一份子,何来被矮化之有?当然,当权者若始终抱着“宁为鸡首,不为牛后”心理不放,难免会感到委屈,那些不愿承认自己是中国人,或一心只想作美日走狗的人也会不甘心,但这些人毕竟是少数,而且他们通常都号称最爱台湾,为了民众的福祉,大概也愿意牺牲一下吧!何况在“台人治台”的政策下,一些不太差劲的官员,还是有继续为人民服务的机会呀!


(二)“一国两制”不会使台湾“失去自主性”


不但陈水扁批评“一国两制”将使台湾“失去自主性”,连国民党党主席马英九也反覆说,他“不接受丧失自主的‘一国两制’”。难道他们不知道,台湾长期抱美日大腿,早已自失尊严及自主性?台湾常以实施西方民主制度为傲,其实统治者虽经由选举产生,却经常操控媒体、不尊重人权、打压反对党,利用族群与意识形态差异,巩固自我权力,这哪里算民主政治?比较2004年台湾及乌克兰、委内瑞拉的总统大选即知,除非美国支持选举结果翻盘,否则就翻不了盘。连总统当选人都需经美国背书,台湾的自主性在哪里?

近几年,美国为向台湾促销6108亿军备,一再威胁台湾如没有基本自卫能力,美国将不再保卫台湾,扁政府不顾民众群起反对照单全收,但军事单位仍表示买再多武器还是得靠美国保护,6108亿其实就是给美国人的保护费了。美国见军购案老不过关,只好亲自上阵,2006年10月中阿米塔吉前来游说,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杨苏棣10月26日又召开记者会,威胁军购案“今年秋天不过,就错过了!”如此最后通牒,引发台湾社会强烈反弹,在野党及学界纷纷要求杨道歉,施明德骂杨是“美驻台总督”,反军购大联盟更在包围在台协会时喊出“杨苏棣滚回去”。而布希政府资深官员在接受中央社记者访问时,不但肯定杨苏棣的说法,并进一步表示,如立院仍不让军购案过关,“台湾2008年的总统就等着来收拾美台关系的烂摊子”。行政院长苏贞昌见民情激愤,居然说,天下没有“到菜市场买菜,点菜后五年不付钱”的事,这样的政权,凭什么说自己有自主性?


(三)“一国两制”不会改变台湾民众的生活


台湾朝野政党都说,“维持现状是台湾的最大公约数”。但何谓现状,本身就是争议。胡四点说:“尽管两岸迄今尚未统一,但大陆与台湾同属一个中国的事实从未改变,这就是两岸关系的现状。”正是两岸现状的正确描述,但台湾当局至今坚持“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国家”,蓝营亦主张“中华民国主权独立”,连美国人都说它对“台海现状”有自己的定义。连现状的定义都如此混淆不明,现状怎么维持?再说,马英九能在2008年稳操胜算,赢得总统大选吗?泛蓝重新执政,台湾就会比较好吗?以后难道不会再政党轮替吗?


台湾人普遍相信维持能够现状,主要还是因为相信美国希望两岸“不统、不独、不战、不和”,但美国政策岂能由台湾人左右?美国只顾及自己的利益,而且过去每一次美中台三边关系的转向,都对不利于台湾,台湾人凭什么认定,美国将永远保卫台湾?


就台湾一般民众的权益而言,“一国两制”才是维持现有生活的最佳保证。《反分裂国家法》第五条明文规定:“国家和平统一后,台湾可以实行不同于大陆的制度,高度自治”,这等于对全世界宣示,台湾在统一后,可以维持现有的生活型态及社会、经济制度。再仔细想想,统一后的台湾人民应该比现在过的更好才对,例如渔民不必每次出海打鱼,就担心被邻国抓去当肉票;两岸农产品互通有无,农民不必再怕水果生产过剩;三通直航省钱省时间,台商不必出走,外商也不必迁厂;免除了统独、族群之争,政治才能清明,社会才能祥和;不必采购先进军备,不必搞金援外交,一年就可省下好几百亿的纳税钱搞好社会福利。


(四)“一国两制”不会让中华民国“被消灭”


对接受了五十多年反共教育的台湾民众而言,中华民国的确为其熟悉的记号,但这并非不会改变。李登辉2003年就宣称“中华民国已不存在”、“中华民国不是个国家,只是个名字”,独派组成的“908独立建国联盟”更公开喊出“台湾共和国”,并于每一年的9月8日在总统府前升起了“台湾共和国”的旗子。扁政府除在教育文化上推动“去中国化”,也要求国营企业、公司、学校去除“中国”、“中华”名称,而民进党日前出炉的党版修宪案中,就有一版本名为“台湾共和国宪法”。如此看来,就算陈水扁曾说过,要他在任内完成正名“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但他只是利用“中华民国”的“壳”,继续走独之实。


诚如《反分裂国家法》第三条所说,“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战遗留问题”,要和平统一,当然要解决中华民国的地位问题。其实,1995年“江八点”所提出的“两岸和平统一谈判”、“分阶段解决台湾问题”,已清楚表示两岸将按照平等协商、共同规划、共议统一的方式,寻找能为双方接受的具体的解决方案,而不可能只是一方被改变或“被消灭”。《反分裂国家法》第七、八条更明文规定“协商和谈判可以有步骤、分阶段进行”,其中“台湾当局的政治地位”正是可协商和谈判的事项之一。简言之,台湾的政治人物虽可依中华民国“一中宪法”,坚持“中华民国主权独立自主”,作为谈判的起点,但绝不可利用它作为拒不复谈的挡箭牌,更不可藉此搞“一边一国”,自食恶果。



三、“一国两制”是两岸和平统一的最佳模式


***提出“一国两制”构想,虽着眼于减少统一的阻力,但也是对台湾人生活方式的一种尊重,这样的设计即非完美无缺,也煞费苦心了。而台湾方面,从过去的邦联、国协、一中屋顶,到近来的“欧盟模式”,表面上是反对“一国两制”,其实说白了就是抗拒“一中”。也有人尾随美国学者提出“一国三制”,大概还是想与“一国两制”画清界线,却暴露其根本不了解“两制”的精神所在;不要说台湾与港澳情况不同,就连香港与澳门制度上也有所不同,难不成要说“一国四制”?少有人提出联邦制,显然是知道该制度实践起来,不比“一国两制”来得有利。

尽管“一国两制”被长期污名化,但截至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人提出一套比“一国两制”更可行的方案,让台湾的中国人,在“一国”的架构下,享有最高程度的自治,并具体实现“台人治台”。因此,只要更多台湾人体认统一是大势所趋,美日两国不敢再替台独撑腰,接受“一国两制”的人自然会大幅成长。为使“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早日实现,“一中”争议必须尽早化解,而台湾民众究竟对统一后的生活有何构想,也值得先行了解,并设法凝聚岛内共识。


(一)“一中”争议急待化解


国民党在台湾执政时,曾提出“一国两府”、“一国两区”、“一个分治的中国”等主张,这些主张可概括为“一国两府两制”。1990年代中叶,李登辉开始偏离该主张,尤其1999年7月李的“特殊国与国关系论”,到陈水扁2002年8月的“一边一国论”,都表示台湾对两岸现状的描述已成为“两国两府两制”。

相对于台湾的“一中”政策一再转向,大陆对“一中”的立场始终坚定,态度却愈趋弹性、灵活。2000年7月13日,钱其琛在接见台湾媒体访问团时提出:大陆、台湾都属于一个中国,一个中国并不是非彼即此,两岸只要坚持一个中国即可,而不必在一个中国到底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或是中华民国上打转。同月下旬,钱又在接见台湾客人时提出“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大陆和台湾同属于一个中国,中国的主权和领土不容分裂”。值得注意的是,以上表述中并未坚持“一个中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而“大陆和台湾同属于一个中国”这一句话中,“一个中国”显然仅就“国”而言,而不涉及“府”的问题,也就是说,“一个中国”应该是一个高于“两府”,且包容“两府”的完整主权。

《反分裂国家法》规定“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是实现国家和平统一的基础”,但也同意“可就台湾当局的政治地位进行协商和谈判”,可见只要台湾赞成“两岸同属一个国家”,不管他们如何看待中华民国政府,北京都愿意与其进行对话和谈判。这也重申了江八点的:“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当然也包括台湾当局所关心的各种问题。”为打破当前两岸僵局,大陆方面近来一再呼吁,只要台湾当局承认和接受“九二共识”,两岸马上可以复谈。在这种条件下,台湾似无拒谈之理。至于在“同一个国家”中的“两府争端”,大陆也同意可以暂时搁置或用较模糊的态度来处理,等到双方谈判一段时间并产生互信后,再针对敏感问题进行谈判。当然,大陆对台工作者及两岸学者专家应加紧深入研讨各项敏感议题,为两岸谈判及最终解决台湾问题预作准备。


(二)“两制”内涵可先行构思


“一国两制”的精髓是求同存异,“一国”是求同,“两制”则是存异。港澳“一国两制”实践虽有先例,但由于台湾与港澳在历史背景和民众诉求上极为不同,台湾将实践的制度必与港澳有所不同。

2001年7月,钱其琛在接见新党访问团时提出“两制”七项内容,例如台湾可以继续保有军队,保持政府架构,人事自主,听起来已比港澳宽松许多,而***书记同年11月接见“中国统一联盟”时,甚至说两岸国号可简称为“中国”。从近年来大陆对台政策走向可确定,统一后,台湾不但可保有现有的社会、经济制度,政治上的大部分制度,如选举制度及政党政治,亦将保留。但正如港澳回归之后,原来显示殖民地意涵的政制部分必须废止或改变;台湾目前以“国家”或“中央政府”形态出现的一些政治符号,难免需要更动。为使台湾未来能享有最符合人民需求的制度,民众应主动提出意见,并寻求社会共识,为自己及子孙争取最大的福利。

最后,尽管台湾与港澳历史背景不一,但从最早港澳人士参与两地基本法的草拟工作,到回归前后的宣导工作,及这些年遭遇各种问题的解决之道,在在都值得台湾借镜,港澳相关人士应将此经验传承。港澳与台湾来往便捷,又较无禁忌,应发挥更大的桥梁功能。尤其,港澳于2007及2009年就先后回归祖国十年了,在回顾与前瞻“一国两制”实践之际,应广邀台湾学者、政治人物,共同探讨在台湾实践“一国两制”的可行性。届时台湾统派也应与学术单位合作,在台举办类似会议,引发民众关注及讨论。


结语


从近年来两岸政经势力之消长,以及台湾经济对大陆依存度每年创新高的纪录来看,两岸统一的物质基础已趋成熟,只是两岸之间因历史、国际因素或政治人物心态所造成之重重纠葛依然存在。要如何克服、突破重重困难,早日实践“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正考验着全球中国人的智慧与毅力。就让我们这一代的中国人为国家完全统一多做一些努力吧!


本文内容于 2007-9-25 10:46:04 被wuyiwen12编辑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