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在家中的猛虎--1996年台海危机时的士兵日记

wow-888 收藏 6 529
导读:说起用96年的台海危机,我想许多军事迷们都不会陌生的,即使是10年后的今天,还有不少的网友提及。当时要不是美国进来瞎搅和,我们现在应该拿下台湾,完成祖国的统一大业了,但众多网友知道的都是一些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有的可信度不高,而我在96年正好在部队中服役,作为一个兵,我也算是间接的经历了那场事件,10年过去了,当年的一些事,对于现在来说,也不是什么秘密了,现在我把我那两个多月的经历给诸位网友说说。1995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迫于国会亲台势力的压力,允许李登辉访美,李借机在美公开鼓吹“台独”。为警告李登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说起用96年的台海危机,我想许多军事迷们都不会陌生的,即使是10年后的今天,还有不少的网友提及。当时要不是美国进来瞎搅和,我们现在应该拿下台湾,完成祖国的统一大业了,但众多网友知道的都是一些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有的可信度不高,而我在96年正好在部队中服役,作为一个兵,我也算是间接的经历了那场事件,10年过去了,当年的一些事,对于现在来说,也不是什么秘密了,现在我把我那两个多月的经历给诸位网友说说。1995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迫于国会亲台势力的压力,允许李登辉访美,李借机在美公开鼓吹“台独”。为警告李登辉不要一意孤行,我解放军随即在台海进行了军事演习。1996年3月,我宣布在台湾海域附近进行导弹演习。害怕局势失控的美国急忙派遣两个航母战斗群在台湾以东游弋。这就是著名的“1996年台海危机”。



以下全都来源于我当时的日记



在96年1、2月份的时候,当时台湾的李灯灰闹得正凶,一会儿要访美、一会儿要过境美国、公开半公开的嚷着要独立,而且当时的台独也是最嚣张的时候,又赶上了台湾要举行所谓的“总统”大选,当时为了震慑台独分子的嚣张气焰,在2月份的时候,部队就传出了要举行一场规模浩大的军事演习的消息,但只限于处在前沿的南京军区和广州军区,而我们是处在二线的济南军区,所以我们也就没有当回事,日子还是一样的过,当时我们就听说,这次演习是例行的,是对台湾的警告。



在2月底的时候,部队的空气变得严肃起来,当时军区下令进入三级战备状态,即“所有受命现役军人必须取消所有休假和外出,军队须满员留在驻地待命”,这在多当兵的近五年的时间里是没见过的,也是没遇到过的,不仅如此,部队还加强了政治学习,当时主要讲解的就是台湾的过去和现状,重点的讲了以李灯灰为首的一小帮台独份子的企图搞独立、搞对抗、企图以武力反统,分裂祖国的目的和险恶用心,说实话,当时我们当兵的并不是太了解李灯灰这个人,有的人根本都不知道有这个人,这回可是开了眼里,敢情在台湾还有一个比蒋介石还要坏的东西,对李灯灰的愤恨便在每个战友的心中扎根了,这从我们当时写的学习心得中就能看出来了。也就是从这时起,部队便开始了每天的演习通报。



96年3月5日,我军的演习开始了,完全出乎我们以前的预料,演习的层次和规模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至于后来的演变的程度我想许多网友都知道了吧,当天指导员和杨股长给我们政治学习时,告诉了我们一个消息,说美国3月5日派出了"独立"号航母编队从菲律宾的马尼拉港驶往台湾东部海域,监视我们的军演,我们当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对美国的做法感到非常的气愤,第三天,团里下发了加强部队训练的通知,我们被告之从4日开始,我们要进行为期三个月的集训,到时候团里会派专业的训练人员对我们展开强化训练,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我们隐约的感到有什么事发生了。



一开始的训练就让我们感到不可思议,团里派过来的是一位中尉军官,据说是海军陆战队的人,训练并不是在部队也不是在训练场进行的,而是把我们拉到了一处海滩上进行训练,练习的都是典型的沙滩动作,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艘中型木船停在了近岸的地方,我们的训练就从木船开始了,训前,队长给我们作了简短的说明,说是为了适应现代战争的打法和战术,我们必须做好海战的准备,而首先要做的就是抢滩登陆。前三天,我们训练都是同一个动作,跳下木船,然后向岸边冲锋,后来我们才知道那就叫做抢滩登陆。这样过了一个礼拜,我们基本上都熟悉了冲击的动作。



3月12日,我们在听前方的演习进程时,指导员表情严肃的告诉我们说美国海军"尼米兹"号航母战斗群正从印度洋向台湾附近海域开进。这样美国海军在台海附近就有了两艘航母战斗群,现在我国东南沿海地区可以说是重兵云集,这是对我国赤裸裸的威胁和恫吓行为,并且向我国发出十分不友好的通告。让我们注意自己的行为,不要对台湾做出美国所不能容忍的行动。针对美国不断向台湾附近海域集结兵力的挑衅行动,中国最高决策层并未示弱。作为回应,中国的第二炮兵部队奉命在3月13日凌晨向预定海域发射了第4枚地地中程导弹。时隔一日,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发言人又宣布:美已向在台海附近监视中国军事演习的航母编队增派三艘核动力攻击型潜艇。至此,美国在台湾海域附近集结了两个航母编队共十余艘舰艇,百余架飞机,成为有史以来,美国在此海域集结兵力最多的一次。一时间,台湾海域波诡云谲,战云密布,危机起伏,大有一触即发之势。当然这都是我们以后知道的事。3月14日,上面下来了通知,作为预备队中的一员,命令我们进入二级战备状态,这一下,我们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当天下午,连长的指导员给我们开会,说是要传达军区的指示,其大意就是现在美国对我们进行战争威胁,作为军人,这是我们所不能允许的,为了保卫祖国,实现祖国的统一,要我们加强军事训练,以迎接未来的挑战。



当时我们都知道,这是要打杖的信号了,对此我们是即期望、又害怕,即兴奋、又无助,我们真的不知道在和平了十几年后的今天,我们又要打杖了,但在令一方面,我们又盼望打杖,儿时的梦想就要实现了,在真正的战场上冲锋陷阵,是我们每个士兵的梦想,但同时战争死亡的恐惧感也在压迫着我们,我记得当时连队里开始时是死气沉沉的,见了面谁都不爱说话,但战友之间的感情却在迅速的增强着,当时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对岸所谓的“国军”的训练情况,对他们的认识我们还停留在解放战争时期,连里也知道我们的情况,派专人给我们进行政治教育,消除我们的战争恐惧心理,增强我们的保家卫国的正义感。同时也给我们安排了大量的训练,经过反复的使命感和英雄主义教育,我们的认识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作为士兵的责任感增强了,慢慢地我们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我们主动在训练场上也拉起了一个长15米的横幅:“用万倍的热情训练,为抵抗侵略,实现祖国统一尽一份力”,在这种精神的感召下,我们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艰苦的训练中去了,就像当时的我们训练队长说的那样,“我虽然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打杖,但你们真的要上战场了,首先就要有一个良好的军事素质,这是你们保命的本钱,也是我们取得胜利的先决条件”。



我无法用文字来说当时的训练热情,(我的日记对训练程度记得不多,大多数都是对美国的愤恨,可见我当时是怎么的一个心态了)日记本上只记着这样的话:“昨天晚上,连里吹了4次的紧急集合号,每个战友都在规定的时间内整理完毕,没有被敲头的,”“今天上午的5公里武装越野,只有5名战士掉队,当然我们训练最多的还是登陆战,为此我们曾经举行了一次小规模的模拟演练,以检验我们训练效果,为了练抢滩,有许多的战友仅用了三天的时间就学会了游泳,因为队长说按照情况来看,我们必须是要会游泳的,与团里的坦克连协同演练坦克登陆,(因为我们没有水陆两用坦克,所以这只是在沙滩上进行的),在那时,我学会了如何开炮,学会了发射肩扛式反坦克导弹,学会了集中爆破,学会了发射肩扛式对空导弹,学会了战术推进。我第一次发射了导弹和枪榴弹,第一次坐上了坦克。我们还加强了肉搏训练,说白了就是与敌人相遇时的拼杀。练得我们一个个鼻青脸肿的,我当时还在当班长,每天都有战士向我打听小道消息,许多战友每天训练的有些技痒了,总有战友抱怨为什么还不开打,为什么还不到用武之地。我们当时就像是一群等待猎物的猛虎。



在训练的间歇,部队还给我们放映了大量的战争题材的电影和宣传讲解影片,特别是前苏联和美国拍摄的战争电影和战争纪录片,并有专门的人员为我们讲解其中的重点,让我们重点学习人家是怎么进行海滩战和快速突击的,部队还派人给我们讲解了有关遭遇战、攻坚战、不分队作战、和城市战的战法和事项,通过这种理论和实际的训练,我们自以为自己已经不得了了,当时我们部队的士气是很高涨的。



据当时我们的队长说,处在最前沿的南京军区和广州军区,基本上已经进入到一级战备状态了,他们的训练比我们还要艰苦,我想因为他们是突击的第一波次吧,队长说在一线部队有许多战士都写了请战书,我们当时听了,觉得这个方法不错,很能反应当时的心情,我们就也写了一份,最后送到连长哪儿时,无一例外的挨了一顿批。但这并没有打击我们参战的热情。要是按当时我们的战斗力来看,比平时要提高了百倍以上。就这样,我们的队长还说我们的情况还不如一线部队的三分之一呢?可想而之,一线部队是什么样子了。



当我们听说美国海军在我军的陆海空三军的威慑下,特别是海军出动了核潜艇之后,命令其航母舰队后退了300公里(有人说后退了500公里,近来又有人说实际上是后退了1000公里)之后,我们高兴得跳了起来,倍受鼓舞,第一次感受到我军的强大,对美军的不屑也加深了,这也更提高了我们的“战斗”热情,我当时的日记里有这样的一段话,“今天告诉我们美国海军跑了,原来美军也是这么的不禁打,在朝鲜战争时美国打不过我们,现在还是打不过我们”现在看起来当时确实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要说以前对打杖还有一丝害怕的话,这时也是一扫而光了,部队又恢复了往日的欢声笑语,但我们的训练可是一点也没有松懈下来。反而是加强了,因为我们都知道,作为士兵,我们的使命是什么。我们已经做好了为国出征的一切准备。



以后事情的发展,我们都知道了吧,随着事态的发展,戏剧性地出乎人们预料之外。3月20日,美国海军驻香港联络官异乎寻常地向媒体透露:台湾海域局势有所缓解,因此,美"尼米兹"航母战斗群已奉命放缓航速,但该战斗群驶赴台湾附近海域的航向和企图暂不改变。其后,美"独立"号航母编队一直在台湾以东200海里以外海区徘徊,而"尼米兹"航母战斗群则一直在台湾南部200海里以外的海区游弋,一直到25日美国防部发言人宣布:美国两个航母编队将离开台湾附近海域。而我军也宣布将结束在东南沿海地区的军事演习。自从朝鲜战争以来,中美两国首次的军事对峙就这样的结束了。



当部队里解除二级战备后,我们的心情也稳定了下来,不打杖了,就不会流血,也不会牺牲,但我们的训练却一直也没有松懈下来,还像当时一样的艰苦,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两个多月后,完全的风平浪静了。




中美两国的这次不同寻常的对峙,引起了国内和国外众多人员的猜想,各种版本的说法一时之间,铺天盖地的涌来,什么要是没有美国中国就拿下台湾了完成统一了,什么中国屈服于美军的压力,美国屈服于中国的军事了,反正是说什么的都有,但最让我感兴趣的是处在斗争最前沿的所谓的“国军”的大兵们,据说台海对岸的国军比我们差多了,当时任参谋总长的罗本立曾下令,一旦外岛受袭,驻军必须死守,战至最后一兵一卒;战死指挥官可获发300万台币(约15万新元)的“安家费”。其实当时部分士兵军心涣散,边哭边致电回家告别。当时开战形势一触即发,陆战队要24小时穿避弹衣候命。岛上人心浮动,一名金门通讯兵在退役后透露,当时自己随身带备通讯密码本,一旦解放军上岛,希望密码本可保住一命。因为士兵皆未经历战火,不免害怕,她曾见过一名士兵打电话回家哭诉,还称同队都有尿床的。要是这都是真的话,他们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对手。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