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世界大战 第一卷 越国 第021节 渗入敌后——刺客(二)

叼着烟看风景 收藏 8 1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5/[/size][/URL] 地效飞行器始现于上个世纪80年代末,美国的侦察卫星在经过里海的时候拍摄到一个既能在空中飞行也可以在水面滑行的物体。起初美国的分析员以为是苏联的新型水上飞机。之后北约的侦察机送来了大量清晰的照片,有识人士马上认出了这是地效飞行器。因出现在里海,所以被北约称为“里海怪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5/


地效飞行器始现于本世纪80年代末,美国的侦察卫星在经过里海的时候拍摄到一个既能在空中飞行也可以在水面滑行的物体。起初美国的分析员以为是苏联的新型水上飞机。之后北约的侦察机送来了大量清晰的照片,有识人士马上认出了这是地效飞行器。因出现在里海,所以被北约称为“里海怪物”。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欧洲各国对这种用途广泛的飞行器的研究都不怎么重视。90年代,华国的科学家们认识到这种具备飞机和轮船性能的机器对未来海上运输和军事方面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在俄国科学家的帮助下,首艘国产地效飞行器研制成功,并首先用于军队实验。实验证明,地效飞行器有船一般的载重量,而且有超过直升机的速度,时速达到300节以上。能在1-3米的高度掠海飞行,具有很强的隐蔽性,对发起超越地平线突击有着特殊作用。前苏联曾经将其用作反舰导弹发射平台,称为“鹞”式。可以预见,搭载导弹的地效飞行器的出现定然会给现代军事改革带来某种冲击。遗憾的是,随着苏联的解体,俄国已经无力承担这种武器高额的研究费用,负责该项目研究的某设计局也到了摇摇欲坠的地步。万幸的是,华国及时介入了此项目,从而挽救了某设计局。华国也因此得到了地效飞行器各种研究的第一手资料。

1999年初,载重达500吨的大型地效飞行器研制成功,并很快加入华国海军的服役序列。国防军总参、总装、总后三总部决定成立代号为777的部队(简称三七部队),负责地效飞行器的各种数据收集等工作。

此时出现在血狼中队眼前的地效飞行器是“南海鸥”级小型地效飞行器,载重量80吨,输送血狼中队80几号人绰绰有余。

汤中校拍了拍还在愣神的张成,“张队长,快上吧,时间到了。”

“到指定地点会有我们的特工接应,祝你们一切顺利!”

张成狠狠地点点头,带着血狼中队钻进了“南海鸥”。

夜幕越发沉重了,死死地笼罩着海空。天空上不时有战机编队划过,机翼下的航灯一闪一闪的,与点点星光相映成辉。

海况不错,浪高一米多,风速也不大。南海鸥号仅仅贴在海面上方3米处快速疾驰着。驾驶员瞪着双眼死死盯着驾驶台上的显示屏,根据上面显示的数据调整着航向。

“机长,友军发来了敌我识别信号!”一个年轻的导航员突然叫道。

“不要管他,加快速度,准备干扰弹!”机长一咬牙道。上级的命令是此次任务必须保密,对南海鸥此次航行没有通报给附近的海军舰艇编队。航行中要保持主动电子设备静默。此时南海鸥被附近友军舰艇的雷达捕捉到讯号,所以发来了敌我识别信号。

“他们再次发来了敌我识别信号!”

“我们被锁定了!”

“导弹攻击警告!”

“妈的,他们发射导弹了!!”

“规避机动!发射干扰弹!!!”

“呼——嗖!”一枚C-801从南海鸥号上方几米处一划而过。连机舱里的张成都能感觉到炙热的尾焰。

“轰!”C-801在不远处自暴了,南海鸥堪堪躲过了自己人发射的反舰导弹。要不是C-801没有掠海飞行功能,要不是南海鸥可以死死贴着海面飞行,要不是自己人发射的不是C-801而是C-803……总之这关算是过了。

“极速飞行!”机组惊出一身冷汗,机长把速度提升到500公里每小时的最高速度。只差一点这80多号人就得冤枉地倒在自己人的枪口下了,必须马上脱离友舰的导弹射程,机长可不相信南海鸥能躲过第二波导弹攻击。

还好,发射导弹后友舰再也没有打扰南海鸥号了,南海鸥号顺利到达海防港外15海里处。

远处的海岸上腾起熊熊大火,浓烟滚滚。四架强-5W呼啸着冲了出来,朝东边的飞去。刚消失在海天之间,另一组强-5W四机编队撕过重重夜幕奔向海岸,之后就是爆炸声和微弱的高炮射击声。

自从反攻开始,从遂溪机场、海口机场起飞的战机便开始对海防和河内实行例行轰炸。尤其是岸防工事,强-5W光顾得最多。搞得越国以为华国军队会在这里登陆,拼命地加筑防御工事,顶着猛烈的炮火修筑火炮阵地。直到华国军队在金兰湾登陆了这才如梦初醒,可是海防一带的地基搜索雷达、防空阵地、火炮阵地悉数被毁,越国是欲哭无泪。

南海鸥号停了下来,后舱门打开了,几艘充气式快艇被甩了出来。血狼中队80几号人敏捷地跳上快艇,快艇一字排开,向海岸冲去。

张成叫过通讯员,用卫星电话向狼窝作了第一次汇报。狼窝通报,其他中队已经成功潜入了,一切按照计划进行。

离海岸5海里的时候,所有快艇的发动机以最低转速运行着,队员紧紧贴在快艇上,以减少被发现的机率。

张成看见岸边发出一长三短的灯光讯号,这是和来接应的潜伏特工约定的讯号。

快艇慢慢靠上了海滩,队员娴熟地上岸、掩护、警戒,蛙人小放掉快艇里面的空气,拉着干瘪的快艇潜入海底固定。

三个身着普通服装的男子迎了上来。

“我的生日?”

“9月18号。”

接上暗号,年纪较大的男子敬了个礼:“你好,我姓钟,是越南组第七组的组长,这两位是我的组员。”

张成抬手还了个礼:“血狼中队长,张成。”

“血狼?”

“我们是海军陆战队第1旅两栖侦察大队的,行动代号血狼。”

“噢,我还以为又组建了一支新特战队呢。”那男子恍然大悟道,“你们两栖侦察大队的大名我可是早有耳闻啊,你们来了我就有信心多了。”

“钟组长,请放心,利剑已经出鞘,没有不粘血回鞘的规矩!”

“好!那我们走吧。”

“你们熟悉地形吗?”

“放心,全越南组的人都可以称作越国活地图!”

“太好了,”张成一拍钟组长的肩膀,“我们必须分开行动,几十号人一起行动目标过大。我打算分成三支小队,分别由你们三人担任向导,你看这样行不行?”

“可以,你布置吧!”

血狼中队一共七支小分队,每分队12名队员,张成亲自率领包括蛙人小分队在内的三支小分队组成的第一小队;两栖侦察大队一中队长游进上尉率领两支小分队组成的第二小队;剩下的两支小分队组成第三小队,由一名叫陆鸣的少尉率领,。小队之间使用卫星电话联系,小队内使用单兵电台联系。此次行动血狼中队配备了三台卫星电话,北斗定位系统配备到单兵,还有各种各样的电子设备。卫星电话可以直接呼叫战区的预警机,请求空中火力支援。对这次行动联指是下了重金的。

分配好兵力后,张成详细布置了任务。张成亲自带领的第一小队,经过海防直扑河内;游进的第二小队尾随行动,随时上前支援;陆鸣的第三小队则潜入海防,制造混乱,掩护其他小队的行动。

布置完毕,三支小队消失在海防林里。

河内,地下指挥部。

越国人民军的最高层,以及越国政府的高级官员都集中在这处20世纪70年代修建的地下室。华国军队攻克凉山后,便开始对河内实施精确打击。越国政府大楼、人民军总司令部、发电厂、战备仓库等要害部门都遭到了华国巡航导弹的精确打击。人民军在第一波打击中损失了几位高级将领,一些来不及撤出的政府官员也埋在了废墟里。

华国空军每天几次昼夜出动,携带LS-2“雷石2”制导炸弹不知疲倦地往河内砸。仅存的几个SA-2B防空阵地一开机,就被在一百公里外的9000米高空巡戈的预警机捕捉到讯号,值班的空管小组马上将信息转给虎视眈眈的携带反辐射空地导弹在远处游动的J-11D机群,在空中待命多时的J-11D机群便像嗅到鲜血的秃鹰一般扑下来。鉴于越军的防空阵地多设在人迹罕至的郊区,值班的空勤小组便呼叫基地派出H-6D机群,对该区域实施地毯式轰炸。

如此反复多次,河内上空再也没有发现哪怕一点雷达讯号了。

拉机双目无神地瘫坐在地下指挥室的独间里,陷入深深的沉思中。突然大地一阵摇晃把他拉回了现实。

“拉书记,”不知什么时候秘书走了进来,“阮副书记来了,说要见您。”

拉机皱了皱眉,叹了口气道:“请他进来吧。”

当初决定是否对华国动兵的时候,这个身为越国执政党第一副书记的阮文雄就极力反对,是少数能保持清醒头脑的高层领导之一。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以越国现在的军事实力,根本抵挡华国任何一个军区的攻击!更别说整个华国了。至于国力,如果将华国比作一个成年人,那么越国就是一个发育不良的少年!这么一个骨瘦如柴的少年突然发起袭击固然可以给成年人一定程度的伤害,但是一旦把成年人给激怒了,只要一顿老拳就能把少年打得翻过身来。至于所谓的三国协议,那根本就是一张废纸!把希望寄托在倭国印国这样的无赖国家是十分遗蠢的!

遗憾的是,华国对越国在南海诸岛和北部湾的动作保持的克制却被越国当局多数领导人看做懦弱和退让,认为华国在未解决宝岛问题的时候不会作出进一步的军事行动,再加上有倭国印国在两个方向牵制,突然发起攻击拿下广西是非常有可能的!一旦拿下广西,就继续向华国纵深或者两翼发展,再拿下几块地方,然后表示愿意和华国谈判,提出一些诸如“华国承认越国对广西全境或者广西某某地区拥有主权”的条件,倭国印国以及一些愿意看到华国被削弱的国家再在联合国上那么一呼应……

对此,阮文雄在哀叹越国的领导层丧失理智之余,想尽办法试图说服最高领导人拉机。在此之前曾多次要见拉机,但都被以各种借口推托了。

“拉书记……”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阮文雄刚一开口就被拉机打断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说什么都晚了。我知道你跟华共的一些领导人关系很好,所以,停战的事就拜托你了。”

阮文雄看到这个亲手将越南送向战争的最高领导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做着不合实际的打算,心里忍不住生起一阵厌恶。

“拉书记,华国已经明确表态,除非越国宣布战败,否则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谈判。”

“这只不过是中国在外交上的作态而已,他们也不想长久陷在这里,毕竟倭国印国都在边上虎视眈眈。”

“不瞒您说,之前我私下跟华共某领导交流过,他表示,华国这次是来真的了,他还明确表示,这次跟70年代的那场战争不一样,华国政府从上到下对我们已经彻底失去了信任。”

拉机死死咬着牙根,嘴唇不断地抖动着。他是彻底醒过来了,但是要他承认战败,是怎么也不甘心的,不仅是因为他的国家,还有他这个越国第一人的面子问题……

“那就来吧!就是死我也要给他啃下一块肉来!”这话说得连他自己都觉得底气不足。

“拉书记!”阮文雄提高了声音,“你清醒吧!你到外面看看,你去看看首都成了什么样子。废墟,是废墟!前线往后方运送伤兵和尸体的车队都能把北江和首都连在一起了!看看我们的人民,那些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活蹦乱跳的年轻小伙一批批地运上前线,回来的是什么你知道吗?是一具具残缺不全的尸体!”

“我们是要带领人民走向富强,而不是战争和死亡!”

最后一句话阮文雄是失态地喊了出来。

拉机怔怔地看着这个以温儒和气著称的第一副书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昆明,联合指挥部。

“血狼中队到位了吗?”

“报告参谋长,已经到达指定位置。”作战参谋指着巨大的战场实时电子地图上的红点,道,“张成报告说,为了顺利潜入目标区域,他把血狼中队分成三支小队,他亲自率领第一小队实施斩首,第二小队跟进随时支援,第三小队则潜入海防制造混乱,掩护其他小队行动。”

“嗯,告诉红鸟部队,随时根据血狼中队的目标指示进行精确打击!”

“是!”

华国第一支陆基巡航导弹部队被称为红鸟,因为第一款国产巡航导弹就叫红鸟。红鸟除了装备陆军部队,在海军的052C导弹驱逐舰和054A导弹护卫舰上都有装备,最新型的041“东海”级导弹巡洋舰则装备了国产“火鸟”超音速巡航导弹。

陆鸣带领的第三小队乘夜潜入海防,队长给他们的指示是,声势造得越大越好,有机会给当地驻军来几下更好。总之把越军的注意力吸引住就成!

至于什么袭击地方才能最大限度吸引越军的注意力嘛,嘿嘿,海防可是越南北方一个重要得不能再重要的军事港口的呢!

所以陆鸣的目标就是——海防港。

虽然海防港在就被空军、陆航和海航的弟兄们轮奸了N遍,但是港口的重要性却不得不让越军屡屡加强岸防工事,不管空袭中会有多大伤亡,也不管其他地方打得多么激烈,驻扎在这里的越国海军的唯一一个陆战旅却始终没有调动过。这个越国总司令部直辖的独立陆战旅组建于2001年,但是还是一个营的编制,是侵占我南海诸岛的急先锋。后来从陆军部队抽调精锐,扩编为旅。其中的侦察营的军官受训于前苏联阿尔法特种部队,曾随该部秘密参加过阿富汗战争,是一伙强劲的对手。

战争爆发时越国人民军独立陆战旅驻扎在海防近郊,作为一支机动力量随时配合岸防部队对登陆敌军进行反登陆作战。海防港遭华国空军轰炸之后,驻泊在这里的海军舰艇不是被击沉就是逃到南方,许多岸防火炮阵地也都遭到了打击,岸防部队伤亡惨重,只好把独立陆战旅调到港口布防。要知道,如果华国军队在海防再来上那么一次登陆,投个师旅上来那河内就彻底没救了。只是不知道华国打的是什么主意,竟然在遥远的南方登陆。但即使是这样越军也没放松海防港的守备,随着凉山的陷落反而加强了。

陆鸣想凭这20来号人强行袭击重兵把守海防港无疑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但是,如果在海防市区里制造一点混乱,放上那么几颗炸弹,再杀上那么一些军人啊政府官员啊什么的,等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这里了,再混进港口也就没那么困难了。

第三小队在名叫夏日的特工的带领下顺顺利利地混进了海防近郊的一处秘密民房里。陆鸣马上打开单兵电脑查看现在所处的位置。随后派出一个尖兵组外出侦察敌情。木子牧自告奋勇担任此任务,理由很简单,他会讲一口流利的英语,资料显示,越国人对讲英语的人都是很客气的,不容易暴露(事实上好像也是这样)。

当陆鸣开玩笑地问起在哪学的时候,木子牧老脸一红,道:“我大三的时候英语就过六级了,而且口语特别好,说起来跟一老外似的。”

“大三?那你怎么不读书跑来当兵了?”

“我把一老师给揍了……”

“哈哈哈……”

随后木子牧带上黄光辉和能操一口流利越国语的夏日(越国的官方语言为越南语),换上便衣,藏了一支加装了消音器的92式5.8毫米手枪和北斗单兵定位装置就出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