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记者遭大学保安群殴[组图]

前途光明 收藏 6 761
导读:中央电视台记者刘煜晨在西安采访被打成重伤! “右侧耳道后壁充血,有一破损区血痂覆盖。”   “神经性耳鸣,神经性音聋。”   “应激性障碍。”   “脑外伤综合症”(后遗症) ……   这是中央电视台记者刘煜晨被打伤一周之后,铁路总医院作出的诊断。也就是说,医生看到这些症状时,已经是暴力伤人事件发生了7天之后。7天过后,已经看不到他脑后的血迹,也看不到耳道里的血流,暴打之后,耳道里流血已经凝固,但医生看到的血痂把7天之前发生在西安外国语大学校门口的暴行记录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央电视台记者刘煜晨在西安采访被打成重伤!


“右侧耳道后壁充血,有一破损区血痂覆盖。”


“神经性耳鸣,神经性音聋。”


“应激性障碍。”


“脑外伤综合症”(后遗症)


……


这是中央电视台记者刘煜晨被打伤一周之后,铁路总医院作出的诊断。也就是说,医生看到这些症状时,已经是暴力伤人事件发生了7天之后。7天过后,已经看不到他脑后的血迹,也看不到耳道里的血流,暴打之后,耳道里流血已经凝固,但医生看到的血痂把7天之前发生在西安外国语大学校门口的暴行记录了下来。


今天晚上,看到这些证据,我一阵心酸,首先在此向我的朋友,中央电视台记者刘煜晨表示歉意,上午我写到他时用的文字不适合谈论他在西安遭到的莫名毒打,另外,我也为自己在梦中跟他开玩笑表示歉意,这件事情不适合开玩笑,即使在梦中也不应该。


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记者在西安采访时,遭到西安外国语大学保卫处十多人的围攻!摄像器材遭到哄抢,记者刘煜晨被殴打致伤,摄像机被损坏!西安外国语大学保卫处这种猖狂的行为是近年来所罕见。


一所在西安郊区郭杜镇颇有名气的高校,居然发生如此令人发指的暴行实在匪夷所思!鉴于此事的严重性,剑语今天希望用新闻语言来忠实披露此事,本人文中所涉及到的人和事均用真名,我的朋友刘煜晨表示,他对他所说的所有事实与细节负责。




“就现在,我跟你说话的这会儿,我的左耳感到阵阵刺痛。到晚上入睡后感觉好象坐在火车上一样,耳朵轰鸣。经常会梦中疼醒。”


看到病历,又凑近看了刘煜晨左侧的耳道,我感到震惊:这是一场暴行留下的无法抹去的铁证。


他的左手大拇指上看可清晰地看到被殴打造成的近2厘米长的疤痕。


本人在9月10日晚上看到了刘煜晨。他随身带来了被暴打之后在北京铁路总医院检查和治疗的诊断证明。


“被打之后,两天时间,头晕恶心,出现间歇性昏厥,嘴不能张开,牙跟松动,10天不能吃饭,只能喝稀饭酸奶充饥。10天体重降了3公斤。”


西安外国语大学的保卫处干部指挥十几个保安围攻中央电视台记者!这怎么听上去都难以置信,但在看到这些证据后,我不能不信。在西安外国语大学校门口,究竟发生了什么?下面的经过根据刘煜晨讲述整理。


(二)正面报道却遭毒打




当时是下午3点,我和摄像师樊建恩在陕西省教育厅干部陪同下拍摄西安的街景,比如车流人流,西安的特色建筑之类。同时。顺路拍摄西安的高校校门。因为这次采访报道的是国家资助贫困大学生的题材,我们重点采访拍摄了西安理工大学和西安工程大学两个学校。但是,节目解说词会有一段介绍西安高校总体状况,比如说“西安虽然地处西部,但高校云集,有70所普通高校,其中不乏全国重点高校,高校数量和规模排全国前列。”这些解说词需要配发几个高校的校门,就顺路边拍街景边拍在路边拍摄高校校门。


(“这怎么会发生暴力事件呢?”我很奇怪,这完全是好事啊,正面宣传的节目,怎么会围攻记者呢?——剑语,以下同)


我们拍摄街景,每个特色建筑也就一个镜头,两三秒钟就够了。但是拍摄西安外国语大学时,陕西省教育厅干部建议:拍好一点,这个学校校门漂亮,能体现西安高校的新面貌。所以摄像师樊建恩在街边先拍了一个远景镜头,后来走近校门想拍一个近景。


(好事啊,省厅干部好心,摄像师也敬业。)


樊建恩正在拍摄西安外国语大学校门近景时,出来了几个保安阻挡,不许拍摄。其中还有一个是保卫处干部叫张立军。


樊建恩向身后一指,边解释说:“我们是中央电视台的,做正面报道,你们省教育厅带来的。”


这时候,保卫处干部张立军出言不逊:“省厅算个屁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治安科干部张立军拿着省教育厅干部工作证说:“省厅算个屁!”;在治安科长刘贡的指挥下,众保安群起围攻记者——左侧穿黑衣者)




我和司机在在十多米外的车旁站着,听到张立军的脏话,我说:“好好说话,行不行?”


张立军立即提高嗓门,手指向我:“你他妈是谁啊?”


我回:“你不要用手指着我说话,嘴放干净点。”


我们的司机看到情况不对,为缓和气氛,就开了一句玩笑:“你们这里又不是保密局,还不让拍。”


张立军说:“我们他妈的就是保密局。”


这时候,张身边已经齐刷刷站了五六个保安。


我做了12年记者,多是做舆论监督,也就是做曝光节目的,见过各种场面,处理过各突发事件,当然看得出,对方仗着人多势众想挑起事端。我就用平缓但郑重的语气提醒对方:“你好好说话,不要带脏字,也不要用手指着我的脸。”


“我指你怎么了,你什么东西,有种你过来。”张立军得寸进尺。


这种时候,我要听他的话往前走,就是上他的当了,我当然站在原地不动。


(不容易啊,但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忍辱负重可以避免事态恶化。)


在这期间,陕西省教育厅干部已经把工作证等证件递给了张立军,并用手搂着张的肩膀好言相劝。但西安外国语大学从侧门又冲出来了五六个保安,带头的是一个膀大腰圆的黑大汉,此人一米八以上的身高。后来得知此人名叫刘贡,是西安外国语大学保卫处治安科科长。


此时保安已经增加到十多个。张立军一再挑衅:“你什么东西,还中央台呢,有种你过来。”


我一再退让,对方却得寸进尺,示弱反而助长了对方的嚣张气焰,我就走上前去。对方也走向我。两人相距一米时,我停了下来,再走两个人就有身体接触了,就中了对方圈套了。


我停了,对方却不停,继续靠近我。我马上制止:“我停下了,你不要往前走,再走就碰到我了。”


对方置若罔闻,继续靠近我,并用手指着我的头说话:“我碰你怎么了?”


我说:“你不要抬手,不要用手指着我,不要碰我。”


看到我只是用言语制止他,对方看出了我的让步,继续用手指我,不断戳到我的身上。


我提醒他3次,他还是用手戳向我的身体,并一次比一次下手重。


(真是欺人太甚,如果人民警察在场,该向暴徒鸣枪示警了!)


对方还是一边骂一边用手戳到我身上。看到他一次比一次下手重,我抬起左手拨开他的手。


这时候,所有保安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起来,全部冲向我拳打脚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省厅干部阻挡不名身者——白色背心者——对记者的殴打;却挡不住这边一群保安对记者的暴打,一保安重拳打中记者下巴,此人下手最多也最狠)




我的头部、后脑,嘴唇,左腮帮子、右太阳穴上方等部位接连被乱拳击中。我一边躲闪,一边大声喊“老樊,赶紧开机拍摄,看谁还敢再打?”


当时是下午3点半左右,光天化日,竟然会有如此暴行。但我不能还手,我还手只能激发这些人更旺盛的斗志。只好以开机拍摄震慑对方。


但这些保安没有停止殴打,另外有保安已经冲向摄像师哄抢机器。


(三)有人高喊:“打死他!”


陕西省教育厅干部为防止被打出人命,就挡在我身前,用身体保护我,一边厉声呵斥:“谁还敢打?”


但对这些人,劝告毫无用处。一个报安飞起一脚踹向省厅干部的裆部!省厅干部被一脚踢中倒地。这些保安一窝蜂围攻我,把我踢倒,在头上身上一阵疯狂拳打脚踢。我挣扎着爬起来冲出围攻圈,喊:“老樊,赶紧拍摄,作为证据!”

(省厅干部阻挡不名身者——白色背心者——对记者的殴打;却挡不住这边一群保安对记者的暴打,一保安重拳打中记者下巴,此人下手最多也最狠)




我的头部、后脑,嘴唇,左腮帮子、右太阳穴上方等部位接连被乱拳击中。我一边躲闪,一边大声喊“老樊,赶紧开机拍摄,看谁还敢再打?”


当时是下午3点半左右,光天化日,竟然会有如此暴行。但我不能还手,我还手只能激发这些人更旺盛的斗志。只好以开机拍摄震慑对方。


但这些保安没有停止殴打,另外有保安已经冲向摄像师哄抢机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以这位保安为首,众保安轮番围攻记者,总共四轮,半个多小时)




谁知这些保安一下子扑向摄象师抢夺摄象机!


我大声喊:“不要弄坏了机器,30万元呢!”


“30万咋了?50万我们也赔得起!”没听清这是谁说的话。


还有人叫嚣:“打死他!”


在这期间,西安外国语大学校门口的所有人都参与进来,有的动手,有的辱骂,时间长达40多分钟。一个西外的学生加入进来,对记者极尽辱骂,并用蹩脚的英语:“I fuck……”骂一通,旁边的人就哄笑一阵。

刘贡指挥保安围攻记者,镜头左二位置,穿条形白蓝色T恤的西外学生,用蹩脚英语辱骂记者)


由于对方人多势众,而且是蓄意扩大事端,面对对方的侮辱,我不能还击,只能一再提醒:“不要说脏话,不要以为我听不懂英语,嘴放干净点”


但这位西外的大学生狂笑狂骂不止。


我左侧耳边,腮帮子,嘴唇,太阳穴上方,后脑等立即肿起很多块,耳朵内疼痛难忍,不断轰鸣,大脑一时失去知觉。此后接连一周时间不时出现失忆症状。


摄象机哄抢中损坏,省厅干部被打伤。樊建恩赶忙跑开去拨打110报警,连续报警两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西外保安对记者轮番毒打,记者忍辱负重,不能还手)


看到报警,这些人停止围攻,扬长而去。


等待半个多小时,警察没有来。陕西省教育厅干部立即打电话给厅领导做了汇报,领导指示:赶紧撤离现场。


(令人发指!这是发生在大学校门口,行凶者是大学的保安和保卫处干部,还有在校学生参与其中!我很奇怪,报警之后警察不来,怎么不向群众求救呢?)




这是在西安外国语大学的新校区,在西安郊区的郭杜镇。四周都是荒野,只有西安外国语大学一个单位!围观的都是这所学校的人!而且见着有份,都对记者动手或动嘴了!



本文内容于 2007-9-14 0:12:00 被前途光明编辑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