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私篡新聊斋志异·狼语者

月之暗面 收藏 127 776
导读:昔有一郡守,致仕以归。路经荒山,竟为狼群所困。其仆惊惧,弃之四散,尽膏狼吻,独留郡守,围而视之良久,竟无一近前,似有所待。郡守自分难免,亦不敢动,对峙若干时,乃见一老狼逡巡至,其皮灰,顶有白毛一簇,其状若簪缨。 郡守乃悟,知彼狼王也。群狼留己以待之,盖欲奉其食矣,愈惧。狼王向前至丈许处止,忽做人语曰:汝岂非京城刑部某郎官之子乎? 郡守初时大惊,转而思彼能人语,复识己,或可动以言词而求免,遂勉强答曰:诺。 狼王曰:既如此,吾不独食,可分众共餐尔。 郡守甚急,至忘惊恐,大呼曰:汝既识我,可速食!奈何使我

昔有一郡守,致仕以归。路经荒山,竟为狼群所困。其仆惊惧,弃之四散,尽膏狼吻,独留郡守,围而视之良久,竟无一近前,似有所待。郡守自分难免,亦不敢动,对峙若干时,乃见一老狼逡巡至,其皮灰,顶有白毛一簇,其状若簪缨。

郡守乃悟,知彼狼王也。群狼留己以待之,盖欲奉其食矣,愈惧。狼王向前至丈许处止,忽做人语曰:汝岂非京城刑部某郎官之子乎?

郡守初时大惊,转而思彼能人语,复识己,或可动以言词而求免,遂勉强答曰:诺。

狼王曰:既如此,吾不独食,可分众共餐尔。

郡守甚急,至忘惊恐,大呼曰:汝既识我,可速食!奈何使我受此寸桀酷刑哉?

狼王曰:因识汝,故如此。

郡守怪曰:若何?

狼王曰:汝昔为官,草菅人命之时,可问彼若何乎?

郡守闻而骇然,乃强做无辜状曰:我可为汝食,不可为汝诬!

狼王曰:非诬也。昔南乡李氏与张氏争一田,李氏献汝白金若干,汝遂判归李氏。张氏大恚,竟自经。有诸?

郡守大惭,强辩曰:张氏系自经,非我杀之。

狼王又曰:西山大盗丁某就擒,其党贿汝重金,汝乃于街头骗一痴儿,诱以饱食,顶冒丁某而斩之。有诸?

郡守语塞,久之方曰:我故有罪,但亦不可为汝等禽兽食!

狼王曰:汝可言之,若有理,吾辈即不食汝。

郡守对曰:我故非良人。然若尔禽兽辈,无分善恶,得而尽食,乃与我同,又何问罪哉?

狼王答曰:吾辈虽禽兽,然山中兔鹿足饱,故立誓不食良善。今知汝过此,故特待尔。

郡守嗤之曰:我之佣仆,尽为汝党食,其骨尚在,抵赖何为?

狼王曰:诚如此。然此辈既为汝仆,食汝禄,奈何见危即逃,竟不顾汝,可知非良善厚道辈也。吾辈遂食之,盖以清其类也。今汝既知之,复何说乎?

郡守不能言,唯仰天浩叹曰:先父遗命不可为官,我其不听,至有此报,岂非天罚欤?

叹罢,乃俯首受狼吻。群狼跳号嘶咬,须臾食之殆尽,独狼王不食,默而立,状若涕。久而对白骨数之曰:愚儿!愚儿!乃翁昔时为官,初尚清正,惜晚节不保,沦为贪墨,至遭天罚,堕入畜道。冥主许吾食贪官百人自赎,方可转世为人。今其数届满矣,然吾岂忍食汝肉以完数哉!

言罢,不顾而去。群狼乃附其之尾,呼啸大起,倏忽不见。

狼语者赞之曰:义哉此狼!知忠孝,辨诡诈,不纵不枉,知节明志,虽堕狼身,不减慈爱。似此者,天下人故几稀哉!读至于此,内不自惭者,又复几人哉?

近重读《聊斋•梦狼》,心羡异史氏遗风之余,忽有感悟,遂勉强敷衍成文,寥表追慕柳泉之思。


本文内容于 2007-9-14 1:10:45 被月之暗面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