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胜利燃烧生命 代号——虎啸 代号——虎啸(三)

台海争锋 收藏 3 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3/


代号——虎啸(三)

带着杨锐、任飞和整个三排,我们迅速地越过铁路和公路的交汇点,小心翼翼地向地图上标志的通信站渗透,到了上午,天上也开始热闹起来,不是有三三两两的战机呼啸而过,令人奇怪的是,从地面来看,还是歼八、歼十和歼轰七居多,那些重型的Su-30和轰六却很少见,看来是在做登陆前的再次出动准备吧!而且,打到现在,台军始终按兵不动尤其令我感到一丝心寒。直到杨锐从后面捅了我一把,我才发现前面的任飞已经握拳蹲下,示意前面有情况了,发觉自己又走神,我往自己脸上狠狠打了一拳,提醒自己,在战场上,如果一个指挥员精神老是不集中太危险了。往任飞手指的方向往前看去,大约300米左右就是敌人的通信站,各种各样的天线树在楼房的阳台上和庭院周围,很明显,这是一个临时搭建的通信站。我让通信员小吴用跳频电台接通漳州前指,开始呼叫:“统一、统一,我是争锋!是否可以确认我的位置。完毕”还好,仗打到现在,我们脆弱的C4I系统运转还十分良好,很快,前指一个好听的女声传来:“争锋!我已确认你的位置,你的前方有敌人通信站一座。完毕”我立刻回答,说:“统一,是否可以确认该通信站数据流量?完毕”这个值班的女参谋很快说:“争锋,数据通信流量巨大,每秒上行四百兆以上,下行接近每秒两百兆。完毕!”我吃了一惊,在以往的演习中,我们一个军级通信站的流量都不到这个通信站的百分之一,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惊天的秘密啊?最后,我对前指的值班参谋说:“统一,我们争锋第一突击分队进去看看,请保留空闲通信频道接受反馈!完毕”前指顿了一下,那个好听的女声再次响起,说:“争锋,小心点啊!完毕”挂死跳频电台后,我心里传来一丝轻轻的甜蜜,我没有女朋友,能够有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孩在遥远的大陆嘱咐我们小心点,唉!又走神了!

与前指联络后,我感到这个通信站非同寻常,于是用热成像望远镜观察这座两层楼高的小别墅。在阳光下,单兵热成像望远镜效果很差,根本不能看到窗户后面的兵力配置,只有赌了。我迅速布置兵力,任飞带七班外加九班两个战斗小组正面渗透,赵锐带八班在其的左翼前方隐蔽渗透,我带九班剩下的战斗小组和各班狙击手随任飞的突击班跟进。一旦正面发生冲突,赵锐的左翼立刻开始向中心卷击,任飞开始向前挤压,我负责观察指挥和狙击,能将敌人赶出通信站为目标。按照计划,任飞和赵锐很快就慢慢地向小别墅摸过去,我们小组在两百米的距离停了下。在任飞和赵锐在接近别墅120米左右的时候,我下了停止前进的命令,因为我发现,在这个别墅并不小,在它后面的院子里竟然还停着一家黑鹰直升机,而且它二楼的阳台、门口还有4个哨兵。我们这里加我正好四个狙击手。我通过对讲机跟赵锐和任飞说,“你们两个小组准备同时突击,以我们的枪声的信号。冲击的时候动作要猛,要一鼓作气,明白吗?”他们俩陆续回了“明白!”我给狙击手们分配好任务后,再一次端起我的95突击步枪,在200米的距离,我把白光瞄准镜的射距归零并调整好后,将靠门的那个台湾哨兵的脑袋套进了十字刻度里。和上一个一样,又是一张年轻的脸,这次我没有多想,锁死后,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作为一个账上已经挂了一条人命的射手,我有这个信心击中他的面门,随着身边的枪声陆续响起,我们三十多好号人同时开始发起了冲锋。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前方跑去的时候,任飞和他的突击小组像演习般地踹门、抛雷、闪光、进门,赵锐他们小组飞身攀登、占领制高点、向楼下突击等动作都是一气呵成,冲锋的时候,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楼上窗户里似乎也闪过火光、子弹似乎也朝我们的队伍呼啸而过,但看着前面兄弟们勇猛连贯的战术动作,极大地增强了我的信心,等我们冲到门口的时候里面传来砰砰的几声枪声,好像战斗就结束了。但这几声枪声中,除了我们熟悉的9毫米92式手枪那种清脆的响声外,似乎还夹杂着突击步枪那种沉闷的声音,接着传出任飞的吼声和莫名其妙的哭声,我心里顿时有一丝不详的预感。赵锐从里面出来后,看着我摇了摇头,出去布置警戒了。我来到通信站的里屋,也是临时的接收中心,看到任飞正在使劲地抽着坐在凳子上台湾士兵,而边上的两个受过医护培训的战士正在使劲拼命地用剪刀剪开我们伤员的战斗服,我看着7班长,用眼睛扫了一下任飞,七班长明白地带着他的战士上去抱住任飞,那名台军士兵紫着脸,还在不停地哭。我来到那名伤员面前,一看,原来是八班的一级士官肖寒,这个小伙子是东北人,长春吉林大学大二的学生,长的眉清目秀的,一米八的个子,以前每天中午,文书都能拿着好几封女孩子信让他请客。我对肖寒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去年年底复原的时候,我还专门找他谈过话,那天晚上,我把他叫到队部,说:“肖寒,你怎么会想要套士官啊?你书还没读完呢!这次套了士官,吉林大学还能给你保留学籍吗?”肖寒说:“连长,你放心,我跟学校联系过了,学校的校长专门给我打电话,说不仅可以给我保留学籍三年,而且可以让我通过自学和网上考试拿学分,校长还说,要把我树为吉林大学的典型呢!”我说:“肖寒,你可别一时冲动,在我看来,作为一个战士,在部队体验两年足够了,也尽了你的义务了,如果在以前,还有提干的名额,现在这种机会太少了,你再呆三年你能在军队学到什么东西,你想过没有?”肖寒说:“很多人说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可上面说了,明年是台海局势高危期,如果明年真的打仗了,我今年退伍,错过了,我一定会后悔一辈子。”我笑了笑说,“你小子怎么有这么多怪想法?”肖寒也笑了笑说:“连长,我们东北人一向直爽,说实话,在咱们连,我最喜欢赵排长、但最佩服你,今天我不怕连长笑话,跟你讲实话,上次宣布开始今年的退伍摸底,在走留方面,我心里就一直很矛盾,可我前天晚上,做了个梦,所以决定留下来。”我看看他说,“越来越有意思了,来,跟我说说什么梦。”肖寒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做梦我退伍了,在学校的宿舍里看电视,新闻里说台湾独立了,打仗了,然后我的同学跟我说,肖寒,快看,那是不是你原来呆的部队吗?接着,我就在电视里看到脸上画着迷彩的赵锐排长,还看到指导员在电视镜头里表决心呢!连长你也在电视里,你拎着枪,在边上抽烟,还是那股懒散劲,那股让人瞧了就放心的懒散劲!真奇怪,我记得你不抽烟啊!怎么在梦里就抽烟呢?”我说:“后来呢?”他笑笑说:“后来就醒了”,我叹了口气,说:“就这样啊?”他跟着我叹气,说:“是啊!就这样,醒了以后发现枕头湿了一片。”我摸了摸他的头,说:“好兄弟,我们三连需要你这样有情有义的好兄弟!你放心,就是自己花钱,我也要帮你留下!”真没想到,战争来得这么快,肖寒没有错过这场战争,看着眼前大口大口喘气的肖寒,以及他嘴角流出的鲜血,我的心一阵一阵地发紧,人如果嘴里没破,那么吐血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内脏破了。任飞这时候也过来,那两个战士麻利地撕开了肖寒的迷彩服、毛衣、背心,我看着他胸肌下面两个弹孔里汩汩而出的鲜血,大家都知道,那里是肺叶,我蹲下去,慢慢地托起肖寒的头,那两个战士把止血粉拼命地倒在弹孔上,肖寒想抬头看自己的伤口,被我死死地按住,看着他眼神里那种强烈的求生欲望,看着他的嘴里流出的鲜血,我知道他还想有话要说,但我知道,他什么都说不了了。我搂住他的头说,“肖寒,什么都别说,我这就去呼叫直升机,这就送你回去!”他看着我,信任地点点头,我骗他说:“伤口不深,就是疼点!你要是累,就睡会儿吧,忍住痛啊!直升机马上就到了!”肖寒又点了点头,这时我跟身边的任飞做了个打针的手势,任飞无奈地掏出杜冷丁,打在了肖寒的颈动脉上,除了肖寒,所有的人都知道,肖寒已成为我们连第一个牺牲的人。他在抢门的时候被那个绑在椅子上的台湾士兵击中了。看着肖寒慢慢地阖上了眼睛,我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提醒自己,不要冲动、不要冲动,打仗难免要死人、打仗难免要死人,肖寒的血很快就流尽了,心脏也停止了跳动,在牺牲前,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在整个通信站,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肖寒的班长默默地剪下肖寒的头发和指甲,小心地包好。我站起来,冷冷地跟任飞说“出去把赵锐换进来,注意警戒!”赵锐跑进来以后,我接着说,搜集主控计算机的信息,查找信息交流节点,尽量找到信息源。赵锐迅速地掏出战地PDA,接驳到主控计算机上,半分钟后,赵锐说:“计算机告诉我,破译接驳密码预计时间要30天”我望了望那个还在吸着鼻涕的台湾士兵,也是这个通信站唯一活着的敌人,他看看我,说:“我只是警卫,我不知道!”我掏出92式手枪,想了想,又插了回去,从靴子里抽出伞刀,走到他面前,说:“如果你只是一个士兵,我们也不用费很大的劲把你带回去了,你说把,想怎么死?我倾向于用刀子为我的战友报仇!”这个士兵本来就胆小,说:“别杀我!我告诉你,我把密码告诉你!”有了密码,赵锐很快就接通了主控计算机,我也凑过去看,看着看着,我们的脸由白变青,由青变黑。怪不得这个通信站或者说台军所有的通信站都有如此大的数据流量,原来我们登陆部队、舰艇部队、航空兵部队所有的图标以每分钟更新一次的频率,迅速地在地图上刷新着,原来美日台联合指挥防务系统已经开始运转了,关于我军的情报从美国、日本的卫星、地面通信站和航母上源源不断地输入到台湾各地的通信站,因为还有时间,我们就调出了台军的部署调动情况,看到台湾沿海的部队都在朝台湾中部收缩,我又扫描了一下台湾地区现在已有的红色箭头,这些都代表着各个军区先期在台湾按团为单位空降的特种大队。这些特种大队不是被包围切割、就是被挤压到其他地区,而我们这里是唯一一支顺利运动的特种分队,可能是规模小,台军无暇顾及的缘故吧,我最后又搜索了屏东地区的战役图,电子战役报告图上说,击落了共军两架伊尔-76,全歼空降部队。到这个时候,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是那两架牺牲的伊尔-76掩护了我们的行动,使我们的好运能够保持到现在。最后查找了台军战役企图,上面清清楚楚地写道:3月8日,各飞行联队除值班飞机外,全部隐蔽进库、地面部队收缩防御,放弃西部滩头。3月9日,全部台湾装甲旅、步兵师、空降旅竭尽所能歼灭第一波共军空降部队,固守待援。3月9日下午18:00时整,美、日、澳外援空军、海军将准时对共军抢滩部队及沿海部队发起攻击,22:00时整,美海军陆战队远征队、游骑兵团(别动团)、82空降师、101空中突击师登陆台湾协防,于3月10日晨6:00整以前肃清所有登陆共军,10:00整以前打扫战场。看了这份战役企图后,我和赵锐面面相望,惊呆了!这份情报太重要!如果是真的,对我们的登陆部队来说简直是灾难啊!

我赶紧接通跳频电台,还没说话,该才那个甜美声音已经传来了:“争锋,是吗?行动顺利吗?”如果肖寒没有牺牲、如果不是要汇报美日澳要介入这些重要的情况,就是犯纪律,我也很乐意同她聊聊天,可这是时候实在是没有心情,我没好气地说:“快给我接前指管情报的最高首长!”那名女参谋说:“情报主任啊?等一下!”过了半分钟,她又说:“情报主任在睡午觉,没人敢打扰!”我说:“扯淡呢!我们在前面拼死拼活,几个特种大队都快拼光了,我的战士都牺牲在台湾了,你们这帮坐办公室的还有时间睡午觉!快给我叫啊!”她沉默了一会儿,略带委屈地说:“你再等一会儿!”过了一会儿,换了一个男的参谋回话说:“争锋,我是统一,你有什么情况,跟我汇报吧!”我说:“你是情报主任吗?”“不是!”我接着问:“美日今晚18:00时要介入,快给我接主任。”那边传来声音说:“你们这帮特种兵是不是有神经病啊,全国人民都知道这次动武是和美国沟通过的!再说介入就不打了吗?”我彻底傻眼了,说,“我把台军通信站收集的情报给你传过来吧!”那边说,“你要有这个耐心就传吧!你小子还真有本事,能说服我们这里的魏参谋去闯主任休息室,害得我们同事被关了禁闭。”我这时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这个声音甜美的女参谋,但还是传情报要紧。赵锐把13时10分的所有地图情报打了个包,总共250M,开始上传到前指,结果一看,上传速度25K/S,彻底放弃了,就对前指的参谋说:“统一、统一,我是争锋。根据战地分析,情报可靠,请您记录一下我的战士用生命换来的情报!”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说,“好吧,说!”我向他汇报:“美、日、澳空军将在今晚18:00整介入,打击我抢滩部队和沿海地区,今晚22:00,美空降部队、海军陆战队、特种部队将直接登岛干预!希望前指密切关注美日军队动向!兄弟,我拜托你了!”那边有沉默了一会儿,说:“统一祝争锋好运!祝你们武运相伴”我觉得,这个时候,或许只有这个日本武士口中的“武运相伴”才能表达那个参谋心中的祝愿了吧!

很可惜,肖寒的牺牲似乎并没有换得任何有意义的结果。上级并没有关注我们截取的情报。这就是战争,在战争中,想要获取正确的情报就像是在大江中捕捞一条小鱼,想要抓住它,除了要有坚定的决心、坚韧的意志和耐心外,还要有惊人的远见卓识。在这个时候,远在北京的白望南教授和我的导师并没有看到这份情报,但他们却根据自己的知识,研判出了美军一定会介入,几乎在同一时间,在国防大学的会议室里,他们苦口婆心地游说着学校常委,可这个时候,谁又敢冒这个险,去说服总部取消预订了登陆计划呢?再说,就是美军要介入,我们就真的不打了吗?只是,即使要和美军正面较量,我们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