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章海外扬名 第十三节偷袭W机场

ddtt 收藏 6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枪榴弹射击近距离飞机,掷弹筒手,给我找远处的炸,机枪排压制敌了望塔,打掉探照灯和机枪手。”张学义说完亲自拿起一枚榴弹装进八九式掷弹筒,榴弹的最大射程有五六百米,他就使出一半的射程来打击鬼子的轰炸机停机坪,榴弹的碰炸引信已经被弹药手装好,现在掷弹筒排只有六个射手跟着一起打榴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枪榴弹射击近距离飞机,掷弹筒手,给我找远处的炸,机枪排压制敌了望塔,打掉探照灯和机枪手。”张学义说完亲自拿起一枚榴弹装进八九式掷弹筒,榴弹的最大射程有五六百米,他就使出一半的射程来打击鬼子的轰炸机停机坪,榴弹的碰炸引信已经被弹药手装好,现在掷弹筒排只有六个射手跟着一起打榴弹,另外四具掷弹筒由张学义他们四个指挥官负责操作,他们以前没少使用这东西,见了它不认生。

十个掷弹筒不停的发射榴弹轰炸,飞机场上的爆炸声一声接着一声,已经睡觉的飞行员和地勤人员被八九式榴弹的爆炸声惊醒,站岗的陆航海航士兵被榴弹击伤十几人,机场内火光闪烁,这下可惊动了探照灯楼和了望塔上的鬼子兵,塔楼上的探照灯向发射榴弹的地方照了过去,同时机枪手用歪把子和九二式重机枪瞄准可能有敌人的地方。

探照灯不亮还好,一亮彻底把鬼子的高处火力点全部暴露,机枪排的十个射手焦急的端着96轻机枪张望着,寻找可以打的目标,一见灯光闪过他们顺着关柱往过打枪,机场内的机枪手一看熟悉的枪口火光听到熟悉的96式轻机枪悦耳的声音,还以为是误会呢,不过探照灯玻璃的破碎声和中弹的机枪手的惨叫声提醒,这可能不是误会,即使是误会也打退他们再说。

这大半夜的是谁在射击,所有的爆炸声全是日本制造的武器所发出来的,一名陆航部队的大佐急忙穿好衣服集合士兵冲了出来,凭着几十年的经验,陆航大佐一听就知道是96机枪和八九式掷弹筒在开火,他问士兵:“什么人偷袭我们的基地?”

“报告大佐,可能是我军的部队,使用的武器是我军的,也许是他们实弹演习不小心弄到我们这里了,要不打电话问一下上级?”当兵的也不敢肯定是怎么回事。

海军航空队的少将军官提着指挥刀跑了过来,“搞什么名堂,到底是谁在袭击机场,这里是海陆军共同使用的机场,为什么陆军的守备队还不出动?”

“我们没搞清楚是敌人还是自己人。”陆军大佐还没回答完,海军少将火了,“不管是谁,都不能炸掉帝国宝贵的战斗机,现在我们立即集合所有的地勤人员组织反击,并打电话向十一军求援,快去。”

“是。”陆军军官去找援兵,海军地勤人员一人一支三八大盖,向出事地点扑过去,机场守备队立即全部出动,携带所有轻机枪和掷弹筒前去支援,飞行员也集合在宿舍里,每人拿着自己的自卫手枪等待命令,因为将军比较珍惜飞行员,没派他们出战,只让他们在房间里注意安全,毕竟训练一个飞行员需要花很多时间和钱,如果轻易当步兵用,军部会怪罪下来的。


军统武汉站情报员在夜幕中看着发出爆炸声的W机场,躲在山林之中的情报员立即拿电台向重庆报告,说武汉日军航空兵基地遭到攻击,袭击者身份暂时不知道。

这可乐坏了重庆的特工们,因为军统的高级军官全在重庆住,家属也在重庆,他们也是大轰炸的受害者,他们也痛恨轰炸机,听说鬼子那出事了值班的马上打电话往上汇报。

最后消息传到蒋光头的耳朵里,这老家伙最近兴奋的睡不着,美国跟日本在十二月七号开战,这意味着中国以后可以得到无利息的贷款,甚至是无偿贷款,还有免费的武器弹药,以后国内的战局就会迅速向有利于他的一方发展,他高兴的总是失眠,心想等美国人出兵打鬼子吧,我可以省点钱。

委员长身边的人知道他没睡,就进办公室报告,“委员长,武汉的特工来电报告,日军武汉W机场遭到袭击,袭击者身份不明,特工看到有轰炸机爆炸起火。”

“好,仔细查查谁干的。”委员长精神头更足了,这下不用睡觉了,秘书回答,“委员长,张学义失踪两个月了,或许这是他干的,我想中国虽然人多,可胆子大的没几个,甚至比他大的也没有,武汉地区我军距离大城市远,也没新四军八路军,更不可能是忠义救国军,如果是我们的人军统肯定提前知道。”

“我看也想他干的,让军统的人注意一下武汉的动静,如果真是张学义干得,我看这次他是跑不掉了,最后肯定会被抓住,日本人恨他也不是一天,他这是找死。”委员长怕他跟别人合作,如果他死了倒是可以放心。


“去你妈的。”张顺边骂边拉下掷弹筒上的击发杆,榴弹轰的一声飞走,他也没时间看弹着点,急忙把下一发装进去,现在十个掷弹筒像比赛一样发射,机枪排的人早把制高点上的鬼子机枪手打趴下,现在宪兵们更是情绪高涨,拼命向鬼子机枪倾斜火力,三百发榴弹每分钟都减少个四五十枚,照这速度打下去几分钟内就可以走。

榴弹到处乱飞,也没个规律的爆炸,一架倒霉的陆航九七式侦察机被炸起火,一般侦察机是早晨第一波起飞的飞机,一般五点起飞,所以在后半夜就加了油,早上飞行员起床后就可以去侦察,不用等着地勤人员慢慢的加油,侦察机跟许多待命的飞机一样,油箱里装满了油。

一发榴弹正好在机翼附近爆炸,日本飞机的机翼很单薄,里边是油箱,很脆弱的外壳一下被炸开了大洞,汽油哗哗的往外流,另一枚榴弹正好又落下来爆炸,整个侦察机立即被点着火,鬼子一看容易引起连锁爆炸,立即拿着灭火工具去灭火,如果不灭了会引起其他飞机爆炸。

张学义此时也忙得没话说,一个劲的发射榴弹,反正快打完了,其他掷弹筒射手击中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牵引车、油泵车、油罐车、教练机等目标,这些目标着起火来其他人更好瞄准鬼子,榴弹是越打越准。

几发榴弹歪打正着的落在轰炸机部队的宿舍里,在宿舍里待命的轰炸机飞行员想不到炮弹会落到这,房顶忽然炸开几个大洞,弹片和火焰从上往下飞,十几个飞行员没反应过来就被炸翻在地,倒在地上惨叫不止,吓的其他人马上钻床底下,现在乱成一团没人救人,任凭伤员嚎叫。


宪兵营在夜幕的掩护下有秩序的射击,三十个掷弹枪手用百式掷弹器发射手榴弹,近处的飞机不多所以没炸到什么,他们拿枪托支地,稍微减少一点仰角开始轰炸稍微远点的目标,有个不太熟练的新兵把一发手榴弹打到机场边上的铁丝网上,顿时把机场铁丝网炸开一个口子,新兵知道打错了,因为鬼子要从正门出来迂回到他们的阵地需要十来分钟,这把铁丝网炸坏了不少鬼子可以抄近路扑过来,已经有十几条黑影靠近铁丝网的缺口,鬼子其实想守住缺口,可新兵着急了,他怕鬼子冲这冲出来追杀大家,干脆不打远处,枪口平着对着缺口发射手榴弹,百式掷弹器把九九式手榴弹平着打出去,飞到鬼子人群中就炸开了花,十来个守备队的鬼子被炸的鬼哭狼号的,机枪排一看这下有事干了,必须把这个口子堵住,十挺机枪对着破损的铁丝网缺口这使劲开火,很多企图从这里冲到机场外边的鬼子纷纷被机枪扫倒,人一排排的倒下去,立即堆了三层。

张学义此时第一个打光了榴弹,他一看有架双发飞机起火以为是命中了轰炸机,高兴的跟手下人说:“都炸俩发动机的飞机,使劲给我炸,打准点,这辈子这样的机会也就一次,走俩月山路为的就是今天,给被鬼子飞机炸死的同胞朋友亲人报仇。”

“给死去的战友报仇。”宪兵们的积极性已经达到最高,三百枚榴弹中的两百多枚除了造成火光和弹坑外没造成别的破坏,可张顺打出的最后一枚榴弹击中了油库,大火一下就烧了起开,顿时机场的火光窜起十几米高来,张顺也不知道是谁打的,他还以为是其他的蒙住了油库,他也不敢瞎浪费时间想,立即掏出一枚八九式手榴弹塞进已经没弹药的掷弹筒内,他把掷弹筒炸掉,免得被鬼子拿回去杀自己人,许多掷弹筒射手也打光弹药开始销毁自己的武器。

钱瑞刚炸了掷弹筒就听远处发出天崩地裂的爆炸声,一个航空炸弹库不知道被谁打的榴弹引爆,顿时储备的几十吨炸弹被引爆,周围百米内的飞机被爆炸的气浪吹到几十米外去,很多鬼子被炸飞到很远的地方然后重重的摔下去,一发被冲击波推到百米外的小号炸弹落在着火的侦察机上,炸弹很快被高温引爆,瞬间飞溅出着燃烧的汽油泼洒到其他飞机上,机场上的大火终于着起来。

掷弹枪排的排长报告;“长官,手榴弹全发射出去了,我们至少击毙了一百多鬼子,他们还从这里往外冲呢,我们子弹快接不上了。”

“打光子弹就把枪炸掉,不给鬼子留下。”张顺早在出发时让每个兵带了三枚八九式手榴弹,木柄手榴弹不能用枪口掷弹器或者掷弹筒发射,每人带三枚干嘛呢?第一炸自己的武器,不留下给鬼子继续用,第二是炸企图活捉自己的鬼子,第三那就是跑不掉了把自己炸死,死也不做俘虏,因为鬼子虐待俘虏最残忍了,鬼子都不是人,被他们抓了就别想什么好死不如赖活着,根本让你活不成,最后活活把人折磨死,带木柄手榴弹就干这个。

阵地上开始逐渐响起手榴弹的爆炸声,三十支打光子弹的三八大盖被炸掉,尤其枪上的百式掷弹器,彻底被炸坏了不能用,十个掷弹筒已经被销毁,鬼子机场的连锁爆炸才刚刚开始,此时四个排的宪兵五一人伤亡,多数士兵身上都带着盒子炮,到时候近战也不吃亏,不过鬼子的兵力是他们的百倍,等鬼子冲近了他们可以说是有来无回。


驻扎在W机场的鬼子最精锐的部队就是在二次长沙之战中空降国军后方的伞兵,这几百人可以说是陆航的精华部队,另外还有一百多原来属于关东军的特种部队也在这,指挥官依然是鬼子特种作战的早期实战者尾野大佐。

机场被炸成这样,虽然没有军部和中国派遣军司令的命令,那他们也会主动投入反击,尾野大佐带着特种兵和伞兵杀到机场旁边,他见守备队的士兵被杀的屁滚尿流连机场都出不去,他立即把自己的部队展开,爆破组开始破坏铁丝网,这样可以增加进攻正面的宽度,敌人十几个机枪也难以封锁。

“轰“一声巨响,伞兵大队的战斗工兵把炸药全部引爆炸,铁丝网一下被炸开一百多米宽的大口子,爆炸的土还没全落下来,三十多个端着百式冲锋枪的特种兵引导着一百多伞兵一起发动冲锋。

宪兵营冲锋枪排立即展开还击,三十支M1928冲锋枪不停的扫射,这个排可以说是宪兵的精华,专打近战的,冲锋枪和手榴弹是打近战的宝贝,两军都以密集的手榴弹投掷拉开战斗的序幕。

一百三十支百式冲锋枪猖狂的开火,三十来个端着九九式短步枪的特种兵借助冲锋枪和手榴弹的掩护扑了过来,他们也擅长打枪榴弹,此时著名的二式伞兵步枪还没生产出来,伞兵大队的步枪手也是用九九短步枪。这几百号精锐部队杀了出来宪兵一下招架不住。

空弹匣落满阵地上,冲锋枪安装好最后的弹鼓进行连续射击,因为远距离行军,他们弹药带的不多,冲锋枪手才带三百多发子弹,弹匣打光了换上一百发子弹的弹鼓,打完了他们就空手了。

“杀呀,冲呀。”鬼子的伞兵潮水般的冲过来,宪兵营冲锋枪手使足了劲准确的向鬼子射击,密集的冲锋枪子弹把鬼子一次又一次压回去,随着战斗时间的增加,很多宪兵打光子弹炸掉冲锋枪,手里拿着一枚手榴弹等着离近了拼命,长官没让跑他们谁也没跑。

“滚回老家去把小鬼子。”宪兵蹲在地上打光最后的子弹,拿着手榴弹就扑向鬼子,机枪排被勇敢的战友感动了,使劲打好每一发子弹,鬼子面对十挺机枪进攻没法得手,掷弹筒手也拿着盒子炮加入枪战的行列,他们现在只有机枪手枪还有子弹,在机场连续爆炸声的伴奏下宪兵营走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

张学义从勤务兵那把自己的SVT-40狙击步枪拿过来自己背上,十几发备用子弹也拿好,这是他安身立命的法宝,他又摸出两支TT33手枪,瞄准企图靠近的鬼子左右开攻,钱瑞、刘二才、张顺也用手枪专打扑的近的鬼子,八支手枪几下就把鬼子一波冲锋也打回去,鬼子丢下二十来个尸体狼狈逃走。

苏联人援助的手枪子弹全打光,他们扔掉TT33半自动手枪,又从卫兵手里拿过二十响盒子炮跟鬼子拼命,盒子炮是他们从起家到现在一直玩着的武器,大威力的子弹打的鬼子投弹手不敢探出身体扔手榴弹,一冒头就被击毙。

子弹也是有数的,盒子炮打光子弹后他们摔到石头上把枪砸碎,四个排的士兵是越打越少,掷弹筒排的兵现在成了机枪排的副射手,机枪排的伤亡太大了,鬼子特种兵的三十个狙击手拿九九式狙击步枪反复压制机枪,机枪排那是拿人跟鬼子子弹拼,刚被打死一个正射手副射手接过枪继续扫射冲锋的伞兵,一连换了六个射手96式机枪还打,许多炸掉步枪的掷弹枪射手接过机枪继续打,冲锋枪排全排打光子弹冲上去玩命,已经全部阵亡,这些整天吃酒席的士兵以死报答长官的厚爱,他们死之前所吃的好东西,比在家里一辈子可以吃到的好东西还多,长官给好吃好喝给零花钱,他们要对得起长官,对得起把他们送到军队里的乡亲,只有以死相拼,在地下见了死去的亲人才有个好交代。

杀红眼的伞兵和特种兵不要命的反冲锋,被宪兵营一次次的打回去,宪兵早打红眼了,长官寸步不退,没人当逃兵,虽然心里希望长官带他们走,可长官还在拿枪玩命,他们不忍心丢下长官,这就是张学义平时给士兵们好吃好喝换来的回报,他要的就是这个。

机场里的海航96式双发轰炸机被侦察机的大火烧到,机内燃油起火燃烧,飞机到没当场爆炸,弹药库爆炸飞散出的炸弹命中了一架最新式的一式双发轰炸机,雪茄烟式的机身断为两节,猖狂的96、97、99式战斗机被爆炸的弹药引爆炸,再也没机会跟中国空军对阵,陆航的97、99和百式轰炸机各有一架被连锁爆炸摧毁,号称空中无敌的隼式战斗机也被油库留出的汽油点着,飞机在大火中噼里啪啦的一个接一个爆炸,有十来架飞机被炸毁和烧毁,弹药和燃料损失更为巨大,救火的地勤兵还死伤近百人,伞兵大队遭到宪兵重创伤亡过半,特种兵损失三十多人,这次偷袭打的相当完美,唯一遗憾的是宪兵营九成士兵阵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