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陈水扁屹立不坠?

● 石之瑜(台北)


陈水扁执政以来,不但百政俱废,贪官横行,而且经济两极,自杀频仍。不过社会上能够对他起牵制作用的力量难以凝聚,上焉者藏身于国际买办阶层,麻痹在看似高薪的生活中,逃避政治;下焉者干脆依附在民进党的党国体制中,乞食分赃,泯灭良心。


结果,陈水扁连百万倒扁反贪的浩大声势都能渡过,如今又揭起反美的大旗,不得不令人纳闷:是什么魔力让他屹立不摇?或以为是在野党内讧不止所致,然而民进党选票不减,又岂是对手内讧所能说明?


若外人评说则群起围剿之


陈水扁及民进党是在演出一出堪苦凄凉的悲剧,演的是亚细亚孤儿与“台湾之子”的脚本,人民触景生情,爱上了主角,任何人反对陈水扁无异就是欺负亚细亚孤儿与“台湾之子”。偶像哪有什么任期将届时的“跛脚”问题呢? 外人固然一眼可以穿其虚假,但是对基层民众却能贴肤直逼,敢编敢演,其剧本俗野能颂,每每逼人热泪,再以泪博怜,台湾民众一旦入戏,岂容外人指指点点而不群起围剿之?


如果连电影导演都能让观众在银幕前频频拭泪,或连小说作家都能让读者坠入字里行间啜泣不止,那在电视新闻与报纸上的演出不是更逼真,更让人不能释怀?


戏里戏外真伪莫辨,假假真真之间,被吊足胃口的观众便愿意付出更多的代价看戏。他们的税赋增加,收入减少,承受治安败坏与贪官污吏,都是买票进场看“台湾之子”大戏的成本。影迷或读者难道不知道是虚构的吗?


问题是他们进入了情节之后,情感上的反应是真实而深刻的,想让他们从偶像崇拜中清醒过来,会促成他们拼命的;相形之下,那些要拉陈水扁下台的人,岂能不变成不共戴天的仇人?


陈水扁配角跟着沾光,凡是支持陈水扁的,不论是他的副手吕秀莲,是高雄原市长陈菊,是三立电视台主播陈雅玲,是教育部长杜正胜,是2008候选人谢长廷,都随之大发戏瘾,时而自吹自擂,时而嘶吼哭骂,太平天国诸王争相起乩的奇景,宛如隔空重现。


痞酋有幸,挤上舞台之际,顿时犹如全世界都欠负他们的情感债主,便得以呼风唤雨,无所不敢。


让台湾人对自己感到极度悔怅难过,是此间独裁贪腐得以残存持续的主要手段。身受儒家文化洗礼的善良人民,陷在陈水扁以降的民进党党官学者群发出连连哀怨楚怜的呼号惨吟声中,丧葬之痛的情绪油然而生,久久难已。


在野党此刻任何批评与反对都显得极度不妥,遑论揭发剧本荒诞不当之勇气。稍微咦之,不但民进党会借机营造强烈伤痛的自残情境,就连在野党本身都也难已逃避地沾染上国殇家愁。


君不见,在野领袖时时欠身愧惭于反对者的角色,只能摆出极度卑微的宦妾之姿,请问人民要不要换张影碟或暂时关机休息。


国民党也在陪着演戏


在野党在陈水扁的剧中是反派,入戏的人在街上看到他们都要唾弃喊打,今天想要重新建立在观众心目中的形象,就想站到“台湾之子”的同一边。


本来在野党开始不服气,揭发“台湾之子”是虚构的,说他充其量是个爱骗钱的小人,结果等于戳穿观众的幻觉,把自己变成了影迷的敌人。这些生活已经无依靠、已经失去憧憬的人民,反而不能原谅揭发的人。


他们要公道,不是要贪渎无能的陈水扁交出“台湾之子”的头衔,而是要揭发的人承认自己是敌人派来的,甚至还像三立电视台那样编剧导演,假扮成在野党的模样演出一出出卖台湾的戏。


等到马英九当家,他为了摆脱反派角色的机会,改弦更张,开始学陈水扁一样扮演“台湾之子”,希望这样对陈水扁不满的观众可以移情别恋。陈水扁为了“台湾之子”与亚细亚孤儿的戏继续演下去,突然反美,马英九竟然决定在他身旁跑龙套跟着演。


崇拜“台湾之子”陈水扁的人对马英九当然感到厌恶,看穿陈水扁本来面目的人更为对马英九不齿,不了解他为什么也要把陈水扁当“台湾之子”来崇拜,跟着陈水扁一起欺骗已经不能自拔的观众,自取其辱,自掘坟墓。


好在民进党分赃不均,前此党内初选大内讧,就泄漏不少天机,让外人与闻其中龌龊肮脏之一二。


过于累积迟早一定兜不住,便会漫出而引人侧目;他们自己也会忍不住要炫耀,便会遭妒而摧毁公信;众党人争抢不让,便会挤压市场资金,并已加速内哄,促成贬值。


沉疴尽入膏肓,欲除疯毒之患,就只能以毒攻毒,以疯治疯。放眼台湾,没有比民进党自己更毒更疯的,则让出场地让他们在毫无后顾之忧的情况下,犬狼交噬,自相残杀以卒,才能让人民从亚细亚孤儿与“台湾之子”的戏瘾中醒来。


戒毒之道,本是摧毁毒品来源,不料在野党缉毒无胆无能,把自己装扮成小毒枭,选民自可效法诸葛亮挥泪斩马谡而斩之,以纵诱大毒枭,任其疯淫独渎而暴毙,草芥蚁虫才有绝地重生之机。 ·作者是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