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长空──朝鲜空战探析完整版 (七之一)by Light

zhaoboan007 收藏 14 634
导读:本文转自“战史沙龙”论坛 [突击4前曾刊登本文之部分,由於篇幅限制及顺利刊登的考量,许多部分及支持资料未能付印,编辑过程中也有少许差误。现在此处贴出全文,以飨网友。] (本文部分已在《突击》杂志刊登,其它出版品商业性使用必究) 一. 前言 二. 官方数字及其问题 三. 单次战果损失纪录 四. 双边空军态势 五. 飞机性能比较 六. 米格机VS佩刀机战果与损失 七. 联军飞机战损数字剖析 八. 战果膨胀浅释 九. 交换比估算 十. 影响空战的实际因素 十一. 结语

本文转自“战史沙龙”论坛

[突击4前曾刊登本文之部分,由於篇幅限制及顺利刊登的考量,许多部分及支持资料未能付印,编辑过程中也有少许差误。现在此处贴出全文,以飨网友。]


(本文部分已在《突击》杂志刊登,其它出版品商业性使用必究)


一. 前言

二. 官方数字及其问题

三. 单次战果损失纪录

四. 双边空军态势

五. 飞机性能比较

六. 米格机VS佩刀机战果与损失

七. 联军飞机战损数字剖析

八. 战果膨胀浅释

九. 交换比估算

十. 影响空战的实际因素

十一. 结语


一. 前言


半世纪前结束的朝鲜战争留下来的除了对峙五十年的朝鲜半岛外,还有一堆模糊浑沌的历史。这是东西两大集团对抗的第一次地区性小型热战,却是此后40年全球冷战的开端,也因意识型态的对抗,让其中许多原本可以明确了解的事件蒙上一层人为的迷雾,数十年来一直未能揭开。


例如,朝鲜战争后,有关苏联飞行员参战的传言,断断续续地由联军飞行员口中传出,但是官方一直没有证实。事实上,联军方面有飞行员目击报告,有无线电监听情报,早就清楚内幕,美国杜鲁门总统在1954年一份备忘录中就曾说:“我们在朝鲜狠狠地教训了苏联空军一顿。”但是为了政治上的考量,避免导致冲突扩大,美国政府对此事秘而不宣。


不过,联军空军在朝鲜战场上与苏制米格-15交战之事是无法掩盖的,只好设法误导公众,隐瞒苏联飞行员的身份,把苏联飞行员都当成中朝飞行员。如朝战当时美国空军参谋长范登堡(Hoyt S. Vandenberg)将军从远东视察回国后在记者会上公开宣称:“共产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主要空军力量之一”,故意捧高中国的空军实力,以免暴露苏联飞行员大批参战的真相。作家约瑟夫.格登(Joseph C. Goulden)称,当年他为撰写《朝鲜战争:未透露的内幕》一书而访问美军飞行员时,就已经很清楚有苏联飞行员参战之事,他对范登堡将军此举的评论是:“比较委婉地来说,范登堡将军极大程度地修饰了真相,他手下的飞行员都很清楚。”(注1)这是比较客气的评语,可以想见,如果要开门见山的话,根本就是指他公然撒谎。


苏联方面也一直保持沈默,除了承认供应米格-15给中朝两国外,并不承认有苏联飞行员参战。而苏联既然不提,中朝自然也对苏联空军参战一事保持沈默。此事变成一个公开的秘密,尽管双方飞行员在空中进行了殊死搏斗,但双方官方仍不揭破这层薄薄的伪装。


1990年代苏联解体,解密档案释出的结果,让这段历史开始获得承认,参战过的苏联空军飞行员也开始挺身幕前,大谈当年的作战经历。大众才开始了解,苏联空军不仅提供中朝两国飞机和训练,而且实质上担负了大部分的战斗任务。王海将军在其自传《我的战斗生涯》中也承认:“战争初期,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还相当年轻、弱小,空战主要是苏联空军打的。后来的大机群作战,特别是与F-86大机群作战,仍由苏联空军唱主角,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协同其完成作战任务。因志愿军空军尚未经过夜航训练,还不具备夜间作战的条件,夜间作战的任务也由苏联空军承担。”(注2)


不过,苏联解密档案虽然对当年苏联空军介入朝鲜战争的程度提供了相当程度的解答,但仍然还有许多谜团待解,现代战争中最为争议不休的话题──双边的空战战果和损失就是其中之一。


基本上来说,由于个人、单位、主官、以及整体政治宣传需求的影响,几乎所有国家的空军在处理空战战果和自己损失的时候都会有所取舍,这是无可避免的。我们不必特别指责某些对象,因为这种报喜不报忧的态度是人人有份的。另一方面,飞行员在空中生死搏斗之际,由于个人对环境观察反应的不同,往往会有完全不同的印象。有时即使他们诚实无欺,他们所认知的事件过程还是有可能跟事实经过完全不同;也就是说,他们相信感官所告诉他们的,但这些感官并不见得可以信赖。


由于有这么多因素牵涉在内,实际的战果与损失到底是多少,对军史研究来说一直是个相当困难的领域。即使能够搜集到所有的原始档案资料,也不见得是准确的;即使对相关人员访谈,也不敢保证陈年的记忆是不是准确,会不会因个人的立场、名声等等而有偏差。许多研究人员经年积月的努力,往往还是停留于就有限资料行合理推论的地步。


本文自然也受上述因素限制,目的不在于对整个朝鲜战争中空战战果及损失做详细分析,而是尝试以现有资料的对照来对当时空战主力的米格机和佩刀机之战果损失作一概略分析,希望得以对此话题略窥一二。文中的观点和资料,自然也不敢称为绝对正确,只能说是已经尽力汲取各种公开的资料加以整合分析。


笔者之所以用米格机和佩刀机相比对,主要原因有三:一、两者是当时美苏双方第一线空优战机,性能类似。二、两者主要任务为制空作战,争取制空权(虽然佩刀机在战争最后几个月也当成战斗轰炸机使用)。三、两者都创下双方空战战果中的绝大部分,也占空战被击落损失的大部分。以这两种飞机的纪录来进行分析,可以让当时的空中态势更清楚,从而消解一些历史迷雾。



二. 官方数字及其问题


有关朝鲜战争空战数字方面,联军官方数字是总共损失3,000余架各型飞机(注3)。联军总共摧毁1,000余架苏中朝飞机,包括在空战中击落932架飞机(注4),其中有804架米格-15是由F-86击落的(注5)。


苏联官方数字则是损失335架飞机,其中战斗损失319架,几乎都是米格-15(注6)。苏联宣称击落了1309架联军飞机,其中由防空炮火击落212架,空战击落了1097架,空战击落数中包括650架F-86佩刀机(注7)。另一个来源提供的?字是空战中击落了642架F86、178架F84、121架F80、13架F94、2架F4U-5、28架殒石型Mk8、2架A-1、69架B-29、30架F-51、8架B-26、2架B-45及其它机型数架(注8)。


中国官方数字则称损失399架飞机,空战被击落损失231架,其中有224架米格-15,4架杜-2轰炸机,及3架拉-11歼击机,另有168架各型飞机因其他原因损失(注9)。在空战中击落330架联军飞机:F-86喷气式战斗机211架, F-80、F-84喷气式战斗轰炸机72架, F-94、FMK-5、FMK-8、FMK-24、F-51、B-26、B-29等47架; 击伤F-86、F-84等95架。防空炮火击落数不详(注10)。


朝鲜官方数字称击落5,729架、击伤6,484架、地面俘获11架,但损失数字不详。目前可以推知的是,从开战到苏联空军参战时为止,朝鲜人民空军前后约有240架飞机,大部分都损耗了。后来苏援的米格-15方面,据1953年9月21日从朝鲜驾米格-15比斯型歼击机投奔韩国的卢今锡(No Kum-Sok)中尉称,后面两年大约损失100架左右,他所属的师有70架米格-15,损失了30架。


由于前节所述种种外在限制因素,官方数字或多或少都有些问题。近年的研究,多半从掌握如飞机纪录卡、维修纪录、原属单位报告等原始资料着手,加上对现存飞行员的访谈,再进行多方资料的比对,并不完全依赖官方数字或报告。


在原始资料方面,以美国的开放度最高。朝鲜战争时期的资料几乎都已经解密,任何人都可以按照“自由资讯法案”(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FOIA)的规定向国家档案机构如国家档案处、国会图书馆、各军种历史研究中心等单位申请查阅复制解密资料。由于工本费不低,要搜集这些资料并不便宜,不过对原始资料的研究还是可以入手的。许多空战研究者都购买了对象单位各种纪录的微缩胶片,从飞机纪录卡开始,一架架飞机、一个个单位地慢慢爬梳。近年来有不少新书出炉,翔实度相当高,就是这些努力的结果。


为了提供一般民众较容易取得朝鲜战争空战资讯,美国国防部战俘暨失踪人员办公室(DPMO)在网上设立了一个《朝鲜战争飞机损失资料库》(KORean War Aircraft Loss Database,简称KORWALD,注11)。这里面把联军在朝鲜战争中损失的飞机分门别类,按照各种不同顺序排序,目前共列有2,879条。这是根据军方档案研究单位的正式报告而来,也持续更新,开放让大众自由查询。


当然,目前这个资料库里的资料还不是百分之百完全正确。研究人员发现,里面许多条都只是飞机损伤或人员负伤,飞机并未坠毁丧失;这些损伤的飞机绝大多数都被修复,有的一直到战后仍在使用,有的在日后行动中才真正损失。另外,有部分确定损失的飞机并不在此资料库内,而是分散在其他文件中;有些列在上面的飞机的损失纪录也语焉不详、或者编号、内容有误。尽管有这些缺失,这个资料库仍然提供了许多宝贵资料,让研究者有个开始的奠脚石。


考虑这个资料库包括了许多国家的许多单位,它们彼此间互不统属,要保持记录一致性与完整性的困难度可想而知,当年统计数字不免出现错漏。近年来研究人员努力整理原始资料,找出KORWALD里一些有出入之处。例如,美国研究者Stephen L. Sewell从不同来源收集的资料,他目前手上共有3,048架联军飞机损失纪录(注12)。


研究者发现,资料数字上的错漏主要出自于原始记录的庞杂混乱,以及经手人员的漫不经心;考虑到当年联军空军是由多支不同国家、军种及兵种的单位组成(包括美远东航空军、战略航空军、海军航空队、陆战队航空队、大英国协各国、其他联军国家等等),又分布在日本、朝鲜各处数十个机场,以及前后十多艘航空母舰上,错漏在所难免。还好的是,总数差异并不是太大,问题较多的地方是损失原因的归类。空战损失的飞机,有部分被归类入其他原因如故障、任务损失(注13)、或不详原因中。


在俄国方面,由于苏联解体后解密档案的释出,以及老飞行员们的回忆,其空军在朝鲜战争参战的秘密也公开了,研究人员也开始对其战果损失进行研究。不过,其资料的公开度和完整度和美国仍然有一段差距。在其研究人员中,似乎也仍存有爱国心作祟的观念,比较无法接受与美国资料比对的结果。目前的作品多属于公开当年苏联空军作战状况的苏联观点,往往根据俄国自己的苏联档案资料,对与其有出入的联军数字大加挞伐。


中国方面,则几乎所有资料还是机密,除少数圈内人外几乎无法接触;虽然开始承认苏联空军参战的事实,但在空战研究上并没有太多进展。前几年在德州A&M大学任教的张晓明(Xiaoming Zhang)教授对中方档案的接触也仅限于宏观方面,无法详细研究。例如,他根据所接触解放军空军内部资料提出的中方除被击落的231架飞机外,另有168架飞机因其他原因损失,相信后面这个168架的数字是大众未曾听闻过的。严格来说,资料的透明度实在还有待努力。


朝鲜方面更不用说,在可预见的未来还没有开放资料的可能。


从各方官方数字来说,空战击落数上有相当的差异。联军称空战中击落932架中苏朝飞机,苏中官方承认的飞机作战损失数合计550架(319+231,苏联的319架并不全都是在空战中被击落,中国的231架则是空战被击落数),即使加上朝鲜损失约200架,仍有一段差距。另一方面,中苏官方数字称空战击落联军飞机数达1,427架(苏联1,097架,中国330架),但联军方面称在空战被击落飞机数仅152架(注14)。美国研究者Joe Brennan详细研究美军大部分档案,综合各方面资料,认为联军飞机空战损失在175架左右应是目前为止比较可靠的推断(注15)。不过不论是152架还是175架,与中苏方声称战果仍有极大差距。



三. 单次战果损失纪录


从上述各方官方战果的粗略比较,已经可以发现有相当大的差异,如果仔细比对单次战斗的战果与损失,其出入更大。在此仅就少数较为知名的战果损失纪录列出,虽然只是冰山一角,当可以知道空战战果如果不经过对双方资料比对查证,想要确认是十分困难的。在下面数例中,中苏方的损失纪录并不完全,美方损失记录则来自KORWALD。


例一、1951年11月9日


中国纪录


3师9团1大队(王海大队)合力击落一架FMK-8。


苏联纪录


303拦截机师第18近卫拦截机团击落1架F-80C。


联军纪录


第4战斗机联队第334中队Whisner少校击落1架米格-15。


AT-6 空中观测机,第6147空中管制大队第6148中队,编号42-44450

从K-6机场起飞两分钟后引擎故障坠毁,飞行员Silas E. Davis 中尉及观测员 George F. Lehr 中尉受伤。


B-29A 重轰炸机,第98轰炸大队第343中队,编号42-93974

夜间传单散布任务,在中州附近被高射炮火击落,在白翎岛(注16)附近坠毁,机员全部获救,四人负伤。


F-86 战斗机,第4战斗机联队第336中队,编号48-259

引擎故障,飞行员Freeland跳伞获救。


F-51D 战斗轰炸机,第18战斗轰炸大队第39中队,编号44-73180

被地面炮火击落,冷却液泄失,飞行员 J. Brown 在友军地域上空跳伞获救。


F-51D 战斗轰炸机,第18战斗轰炸大队第39中队,编号44-73861

引擎故障、机油漏失,可能是因为飞行过低投弹为爆炸弹片所伤,飞行员Frederick J. Waid 上尉负伤,在东海岸外跳伞获救。


F-80C 战斗轰炸机,第8战斗轰炸大队第36中队,编号49-491

被地面炮火击落,翻转坠入 Kangdong 山间,飞行员Thomas E. Hadley, II 少尉丧生。


中国资料:


到达战区后,发现在机群前方约50公里处有架FMK-8飞机。大队长王海即率领焦景文、周凤性、刘德林4机向敌机扑去。敌人掉头南逃,一大队集中优势兵力,实施大速度勇猛追击近百余公里,至镇南浦上空追上敌机,立即投入攻击。王海首先攻击开炮,退出攻击后指挥后面的3机继续攻击,终将敌机击落。4人全部开炮,个个击中敌机。这是空3师第9团王海大队击落的第一架敌机(注17)。


分析:


此处中国纪录所谓的FMK-8,应是指英制格拉斯特陨石式F.8(Gloster Meteor F.8)喷气式战斗机,在朝鲜战场上使用的只有澳大利亚空军第77战斗机中队,从1951年7月起由原来使用的F51换装此型,主要担任对地攻击任务,当天没有任何损失。


事实上,这次交战应该是中国飞行员误认机型。当天美国第91战略侦查中队一架RB-45C龙卷风式喷气式侦察机报告曾被一群米格-15围攻,但飞机仅受轻伤,安然返回基地。RB-45C虽有4个喷气式引擎,但其引擎是两个一组装在同一引擎壳中,远远看来外观和双引擎的陨石式战斗机有些类似,只是尺寸较大。


由于王海大队个个都是没有战斗经验的新手,把机员四人、中型机体的RB-45C侦察机误认为单座小型的陨石式并非不可能。然后,由于没有老手带领,以多架围攻还让其安然逃脱,却误报击落,也不会太让人讶异。这种误认机型的情形并不少见,例如,在空战中苏联飞行员就曾多次将美国F-80C战斗机误为F-94B战斗机,让研究者怎么样都比对不出来。另一个例子是1952年9月20日,驻上海的空2师6团米格-15飞行员何中道、李永年报称在长江口击落美军B-29轰炸机一架,美方记录却是驻琉球的海军第28巡逻中队有1架PB4Y-2S私掠者型巡逻机(由B24N轰炸机改装,机体比B29小许多,机头形状也明显不同)在中国外海被2架米格-15攻击,该机安全返回基地。另一方面,如果这个例子可以验证新手的战力的话,那么九天以后同一批飞行员对F84的五比零战果就值得商榷了。


例二、1951年11月18日


中国纪录


3师9团在安州、清江川大桥空域击落6架F-84。


苏联纪录


303拦截机师第18近卫拦截机团在平壤空域击落3架F-84。

324拦截机师第176近卫拦截机团在安州空域击落1架F-84。


联军纪录


第136 战斗轰炸机大队第111中队2架F-84E合力击落1架米格-15。

美海军第102大队第781战斗机中队2架F9F-2战斗机击落2架米格-15。

第4战斗机联队第336中队击毁地面4架米格-15。


AD-2 螺旋桨攻击机,第33陆战航空大队第121中队,编号122344

从K-3机场起飞不久后引擎起火,坠毁于距K-3机场30英里处,飞行员Alfred N. Gordon 中校低空跳伞丧生。


B-29A 重轰炸机,第98轰炸联队第344中队,编号44-86247

从日本横田机场起飞时坠毁,机员组无伤亡。


F-84E 战斗轰炸机,第136战斗轰炸联队,编号51-542

被米格机击落,坠落于椒岛(注18)附近。


F4U-4 单引擎螺旋桨战斗轰炸机,老好人李查号航舰第783中队,编号96851。

被防空炮火击落,飞行员John Keane中尉重伤,在元山以南跳伞,由直升机救回。


分析:


此日联军纪录空战中损失一架F84,当天中苏空军混合编队出动,拦截了3批准备攻击新安州清川江大桥的战斗轰炸机,迫使它们抛掉炸弹逃逸。此架纪录尚无法确定是由中方或苏方击落。


中方记录的6架战果中有5架是王海大队的战绩。但是如果考虑到这些飞行员毫无经验、飞行时数不足,以及一个多星期前多机围攻一机却不成功的结果,很难相信会突然一举建功,创下胜过同时在场苏联飞行员的战绩。


美国海军航空母舰欧立斯康尼号(USS Oriskany)第781战斗机中队的3架F9F在日本海上空拦截了一批飞近第77特遣舰队的米格-15,这批飞机机身上没有任何标志,但从雷达追踪发现其由海参崴附近起飞,应是属于苏联第83航空军的飞机。F9F与它们交战的结果是2架米格-15被击落,1架受伤,F9F也有1架受伤。由于这些米格-15完全没有标志,加上从无线电监听中发现它们在接近前得到苏方地面管制人员开火的授权,让美方大为紧张,以为这是苏方设计要诱发美苏公开冲突的陷阱。


当时几乎所有的米格-15都布署在中国境内,但是在1951年11月7日,朝鲜人民空军第1师第2团被派遣前进到朝鲜境内义州的机场。在11月18日这天,卢今锡中尉在机场目睹2架F-86扫射在跑道头警戒的12架米格-15。虽然美方记录称击毁4架,另伤多架,但卢今锡回忆实际上仅击毁1架、击伤2架,1名朝鲜飞行员阵亡。由于B29轰炸机持续的轰炸,第2团在12月15日放弃机场撤回到中国安东(今丹东)(注19)。


(待续)


--------------------------------------------------------------------------------

[此帖于 2005-07-29 14:32 被 Light 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