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智化,不该被遗忘的歌者(转)

郑智化,一位对我在人生态度、处世观念及音乐上都曾产生过影响并继续影响我的人。他代表了一个时代,一种对社会与现代文明的观察与反思,一种独立的人文精神。


用“歌者”来定义郑智化其实是不确切的,但在绝大多数人眼里,他仅仅是一位歌者,一位过气的歌者。对于今天绝大多数只知道追赶潮流、耍酷享乐的更年轻一代,这个名字意味着过时、老土和不可思议。大概会是一脸的茫然与迷惑,而当得知那是一位拄着双拐的中年男子时,或许会说:有没有搞错!怎么会喜欢他?一点也不帅,还是残疾的耶!口气和眼神里似乎流露着轻蔑的意味。


悲哀!——不是郑智化的悲哀,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

在这样一个“老鼠”和“蝴蝶”泛滥的年代,听郑智化的歌似乎是不合时宜的。然而倔强的我还是要听。于是只好躲在屋里,关上门窗,独自享受那份独特。


郑智化在大陆广为流传的时候,我还在上初中,那是一个懵懂与萌动的年龄。在我生活的那个古老小镇上,录音机里、有线广播里、14寸小黑白里、老街上的某某电器修理店里、还有那些三三两两走街串巷的小青年的嘴里,到处都是“水手的笑语”。十多年过去了,当时的少年如今都已长大,都在忙于经营各自的家庭和事业。有的为工作苦恼,有的为爱情感伤,有的正坐在麦肯里吃着汉堡鸡翅听着时尚的R&B,有的坐在写字楼里大谈所谓的成功理念,在这个欲望的天堂“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戴着伪善的面具”。郑智化这个名字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和那份少年情怀一同被渐渐遗忘,渐渐淡出了自己的生活。只是人生也有太多意料不到的事情,比如我这个从小性格内向的人后来竟然会选择音乐,比如郑智化这个名字从那时起便刻在我心里,从此无法抹去,成为我青春记忆中的一部分,伴随着我一路走来。

我热爱这个世界,但决不骄纵了她!


在许多人眼里,郑智化似乎仅仅是身残志坚的代名词,说起郑智化这三个字,人们想到的大概也只有《水手》和《星星点灯》。我却从来没有认为《水手》是所谓励志歌曲,至少不仅仅是。更有甚者,还有媒体将国内某残疾歌手称之为“大陆的郑智化”,除了身体之外,我实在看不出他们有任何的关联。可能是身体的缺陷遮住了人们的视线,掩盖了其闪光的灵魂和深邃的思想。因为人们往往只注意到一些表面的东西,而忽略了内在的更为重要的东西。作为一位歌者,郑智化的意义远不止如此。


如果单从音乐本身的角度来说,不论是声音还是作曲,郑智化绝不是最优秀的。但什么是优秀?如今声音条件好的,作曲水平高的大有人在,可他们都带给了我们什么?充其量只是愉悦了一下我们的耳神经而已。但音乐的意义绝不仅仅如此,流行音乐的意义更不止如此。郑智化用他感性而沧桑的声音、水到渠成的曲调、加上蕴涵了其思想、哲理和情感的歌词,让不完美成就了完美!没有刻意的雕琢,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直逼我们的内心深处。请问:在这个快餐文化充斥的年代里,在这个以市场和娱乐为导向的歌坛里,还有谁能给我们那样的感动和震撼?还有谁具备进攻你我心灵和灵魂的力量?


《老幺的故事》发表于1988年,是郑智化的第一张专辑,知道的人不多。当时的郑智化还是一个长发披肩的叛逆青年。其中的同名歌曲描写的是一个矿工的儿子老幺,从矿场来到繁华的城市,当他在都市得到一切后,却发现“再多的梦也填不满空虚,真情像煤渣化成了灰烬”,最后“终于知道,逃离的家乡最后归去的地方”。这首歌的创作有着鲜为人知的经历。当时台湾的九份先后发生两次大矿难,这件事情牵动着郑智化年轻的心,触动着他悲天悯人的情怀,于是凭着一腔热血决定要写一本书,呼吁国人重视矿工问题,并先后两次亲自造访九份。——我们不妨想一想,在没有任何利益驱动也没有接受任何委派的情况下,现在的年轻人还有这股热血和冲动吗?哪怕是记者学者,恐怕也没有几个能做的到。况且郑先生还是在身体不太方便的情况下——当然郑先生后来并没有写这本书,因为亲自的体验改变了他的初衷。在九份,他感受到了“在台北永远也感受不到的‘人情味’和‘安全感’”,在那里,矿工的死亡并不是都市人用来大肆渲染的社会问题,只被淡淡地看作是一种宿命。他深感自己是个局外人,没有资格站在主观的立场,以高姿态来发表一些自以为是的看法,甚至为自己当初的想法感到愧疚。最后,他写了这首歌,由社会问题上升到了人性问题,提出了一个发人深省的观点:家乡的人被矿坑淹没,失去了生命;都市的人被欲望淹没,却失去了灵魂。


城市不是人的天堂,只是欲望的天堂!在一个人与人之间不再有真情,有的只是尔虞我诈和赤裸裸的欲望的现代战场,那个曾经娇纵的老幺,那个曾经决心改变命运并认定“都市才有我的梦”的老幺、那个在“晨曦模糊的脚步声”中逃离家乡的老幺,在得到一切之后,终于想起“黑色的煤渣白色的雾”的矿坑,那里才有真情,有老朋友淳朴的脸孔,那里才是心灵的归宿,不仅是老幺最后归去的地方,也是人类最后归去的地方。


老幺是幸运的,因为他懂得反省那曾经的梦,懂得回头看走过的路。而穿梭于人群中的我们或许并没有这份幸运与清醒,我们只知道“拼搏”、“奋斗”,我们身陷名利不可自拔,甚至无知地认为生活本来就是这样,从来不知道停下脚步想一想。这就是我们真正想要的生活吗?我们究竟得到什么又失去什么?在该专辑的文案中郑智化写道——可怜的很可能是我们自己!


显然,郑先生是站在批判的立场和反思的角度来创作这首歌的,从某种意义来说,这首歌可以看作是了解其他作品的钥匙,以后许多歌曲的创作也都体现了他的这种精神。《大国民》、《大同世界》、《堕落天使》,甚至包括《水手》和《星星点灯》等歌曲都从不同视角不同程度地对社会进行了批判和思考,对现实的抨击;《中产阶级》、《单身逃亡》、《原来的样子》、《面子问题》等则是对人生存状态的反思,《补习街》是对教育问题的反思,《蜗牛的家》是对城市住房问题的反思,《落泪的戏子》《朋友天堂好吗》《我的明天》等则体现了对自我的深刻剖析。这样的简单归类不免有矢偏颇,但不难看出,郑先生对人和社会的观察和思考是多方面、多视角并深刻的,表现方式也是各不相同,处处体现他对这个世界和人的关怀。《你的生日》、《阿飞和他的那个女人》、《找路的人》等歌曲也体现了他的这种关怀。


在专辑《单身逃亡》中郑先生写道:如果我必须为这块土地写歌,我必须从自己开始写起。所以在他的歌里没有说教,也不是一厢情愿的灌输,有的只是作为活在这个世界的人对他所听到、看到、体会到的事情所产生的感受、思考和观点,或者将他所观察到的问题提出来,促使大家一起来思考。当然,除了对人和社会的关怀和思考之外,郑先生也有自己的情感和喜怒哀乐,《别哭,我最爱的人》、《把情感收藏起来》、《用我一辈子去忘记》、《蕾丝花边》、《裁缝》、《淡水河边的烟火》、《麻花辫子》等都是感人至深的情感类作品。


有人认为郑智化是流行音乐的异端,这样说我看也未尝不可。优美的旋律和编曲、声情并茂的演唱是流行音乐的基本特征,题材上也以爱情为主,带给听众的是一种轻松快乐和美的享受,偶尔也触碰一下你的心灵,但却很难撞击到你的灵魂。而摇滚乐不仅是一种形式,更是一种精神,一种叛逆和推翻的精神,有直插入你灵魂深处的力量。(顺便说一句,我很反感有些乐队举着摇滚乐的幌子却干着低俗的勾当!)不论是何种音乐形式,都有着不同的受众群,也都是我们所需要的。而郑智化的音乐,除了具备流行音乐的基本特征外,显然也具备摇滚乐与生俱来的叛逆气质。但我个人认为,他的音乐并不是简单的两者结合的产物,其内涵多于形式,思考多于叛逆。即便是情歌类的作品,也与一般的流行歌曲有着明显的差异。——如果在推翻之后却是一片废墟的话,那么我想,深刻的思考或许来得更重要,也更有意义罢。


千万不要以为你高唱“祖国啊我爱你”就能证明你有多爱这个世界,如果你真正爱这个世界,关心这个世界,就该去深入地观察和了解她,作出自己的思考,并将这种思考传递给更多的人。正如郑先生在首张专辑的歌曲《驿站》中所唱的那样:我热爱这个世界,但决不骄纵了她!


不骄纵,是因为爱,是因为想让她变得更加美好!

出轨的我,就像被遗弃的小孩,一个人在荒唐中长大……


与其说郑先生影响了我,不如说我从郑先生那里找到了共鸣。中学时代,我听了太多国内和港台的流行音乐,但郑先生是独特并不可替代的。在那个开始思考人生但没有人懂我的年龄,郑先生是唯一懂我并给我心灵慰籍的人。在那个时候,最触动我的要数《补习街》了。


直到去年白岩松在台湾采访时,我才从电视中得知,原来真的有这样一条街道名字就叫补习街,因这里汇集了各式各样的补习班而得名。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在一个周末,从同学借的一盒磁带里。歌曲一开始低沉的钢琴与略带伤感的弦乐立即将我带入了压抑、无奈地反抗与挣扎的情绪之中,并惊奇地发现,歌中所唱的“你”指的就是我自己,郑先生所说的教育就是这个将我围困其中、让我苟延残喘的教育!台湾是这样,大陆未必就不是!


我是一个不爱上学的人,但绝不是一个不爱学习的人!不是读书无用,是不读无用的书!我至今还是“执迷不悟”,为什么要3+2?数学与英语对我究竟有什么用?学数学从本质上来说,是要让我们学会思考、敢于思考,体会到思考的乐趣,但我们真的学会了吗?至于英语,我承认作为一种工具确实很需要,但我看到如今的人们疯狂学习英语,而同时国语水平却不断下降的状况着实令人担忧,一门外语在中国上到教育部下到学生家长受到如此之重视如此之热衷,这能说是正常现象吗?曾在博客看到有人说英语强奸了大多数中国人,确实,好在英语对于我来说,只能算作是强奸未遂。还有,为什么非得要文凭?难道仅仅是为了“农转非”?或许高中班主任的一句话一语道破了天机:你们现在的努力,说到底是为了提高自己将来的生活质量。生活质量?哼!不过瞧同学们听地津津有味的样子,看来是说到他们心里去了!都说因材施教,但我们的教育却像是一个模子,要试图生产出同一型号的产品!它更像一道铁轨,出了轨的你想要到达你想去的地方那简直是荒唐——我看这样的教育才是真正的荒唐,真正的笑话!


所以我不会,我不会乖乖地让它将我变成它想要的人;我也不会顺着那安全的铁轨奔向我要去的远方,我毅然而然地选择出轨。就让他们笑我痴笑我傻吧,我不在意,因为我清醒地知道,那终点并不是我要去的地方。还是郑先生理解我:你在别人的眼里不被允许的样子,仿佛毫不在意用你的方式固执地存在!


是的,我拒绝了高考,拒绝争取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从中国的教育挣脱了出来,固执地存在着。


感谢化哥,在我选择自己人生的时候,你让我更清楚地认识了这个世界,更清楚地认识了自己,你让我拥有更大的勇气坚定自己脚下的路!

是不是放弃思考,才能够活得更好?


毫无疑问,傻子总比正常人快乐。因为他不会思考。


现在的很多正常人却开始追求那傻子般的快乐。不是我们不会思考,是不愿意思考,是放弃了思考。所以,我们大多活得很好。


这样的逻辑看似没什么问题,其实我看不然。人们果真活得很好吗?郑先生准确生动地描绘了中产阶级的生活:“我的包袱很重 / 我的肩膀很痛 / 我扛着面子流浪在人群之中 / 我的眼光很高 / 我的力量很小 / 我在没有人看见的时候偷偷跌倒 / 我的床铺很大 / 我却从没睡好 / 我害怕过了一夜就被世界遗忘 / 我的欲望很多 / 我的薪水很少 / 我在台北的马路上迷失了我的脚”。虽然这首歌写于90年代的台湾,但在21世纪的大陆,我们依然过着这样的生活。我们为名利所累,为现实忙碌,我们讨好上级,戴着微笑的面具勾心斗角。理想之花早已凋谢,结出的却是欲望的果实。我们活得好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因为我们“常常喝着可乐,吃着汉堡,只是心中的空虚饥渴无法填饱”。如果真的要放弃思考,就得连同欲望一起放弃!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放弃呢?


***说:人活着总要有点精神的。是的,不然的话与行尸走肉还有何区别?他老人家所说的精神,你可以理解为一种境界、追求、奋斗、拼搏、博爱、良知、为人民服务等等。只是我认为在人类众多精神中,反思精神显得尤为重要。而郑先生的音乐,正是体现了这种精神,对人生的反思,对社会的反思。记得有一位网友在贴吧留言说:昏暗的社会中,总有一双清澈的眼睛,告诉我们处境以及方向,让我们不再迷茫。


在《青春启示录》中郑先生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什么时候 / 稚真的情感披上了虚伪了外衣 / 看不到诚实的脸孔 / 每个人都戴着面具 / 爱情似乎也变成一场难以计算的游戏 / 为了生存要试着放弃做梦的权利”。人与人之间稚真的情感没有了,爱情变成了游戏,理想也成了一个冷门过时的词汇,人类还剩下什么?金钱、欲望、权利,这就是人类的终极理想吗?郑先生总是这样观察着、思考着,为我们揭下了事物华丽的表层,将丑陋的本质赤裸裸地展现在我们面前。因此有人就说,郑智化是悲观的、消极的,也有人说郑智化的歌太过沉闷,听多了容易使人变的郁闷。我就很不认同这样的看法。在这个快乐至上的年代里,他确实不像许多歌手那样,常常带给你轻松和快乐。人有时候也偶尔需要来一点简单的甚至是无知的快乐,但只是偶尔,我们终究不能让这样的快乐来麻痹我们的灵魂、消磨我们的良知,让我们看不到真实和潜在的世界。现实就是如此,痛苦也并非那么可怕,能享受苦痛的人才真正懂得快乐。宏观地来看,人类的每一次进展也无不经历过痛苦的过程。郑先生也说:快乐只是瞬间的无知,不快乐是因为一直在追求快乐。显然,这两种快乐是大不一样的。以前我也曾认为郑先生是一位忧郁和沉默的人,可后来在媒体的露面才发现他原来很健谈很快乐,很难想像眼前的这个人和创作演唱那些歌曲的会是同一个人,想必这就是郑先生所追求的“快乐”。


“物欲横流的社会把悲剧建筑在人的无知和贪婪上;而抵抗社会宿命的人,把悲剧建筑在良知和无奈上”。这是郑先生写在自传中的一段话。人,真的是一种悲剧,只是我选择了后者,因为我不会放弃思考。让我学会思考的不是十多年的教育,而是郑智化先生。当一个人的生命被金钱、欲望、名利所充斥所占据所控制的时候,必然会变的目光短浅、心胸狭隘、薄情寡义,甚至发展到可怕的地步。一个人是如此,一个国家社会民族也是这样。我们都是凡人,不可能完全脱离现实而活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但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我都会保持一份清醒与思考,都不会放弃对理想、真情以及所有一切美好事物的追求。


不放弃思考,并不仅仅想让自己活得更好,还想让更多的人活得更好,更想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

我用一转身离开的你 用我一辈子去忘记


怀旧是一种情怀,但如果当怀旧变成一种愈演愈烈的现象时,也并非是一件好事。因为我们太贫穷,所以只能怀旧。


在这样一个孔子、***、雷锋都被遗忘了的年代,遗忘区区一个郑智化,是不足为奇的。其实遗忘也并不绝对就是不好的事情,遗忘意味着有一种更有思想、更让人震撼的声音,更让人感动的情怀来替代。然而很遗憾,现实似乎并非如此。人们只是越来越不愿意去思考了,人们要的似乎只有快乐!简单的快乐!而郑先生的音乐,在如今的时代背景下未免显得有些过于伤感与沉重了。正如郑先生所唱的那样:没有人在乎我这些烦恼,每个人只在乎他的荷包!


其实我错了,郑先生也错了。郑智化的烦恼常常不是他个人的烦恼,而是整个世界的烦恼、人类的烦恼,总有这么一群人始终默默地关注他、支持他、怀旧他,咀嚼着他的音乐和文字。这是我原先没有想到的,想必也是郑先生本人没有预料到的。2005年12月18日,郑先生在北京展览馆剧场开了一场“郑式影响”演唱会,我没有能亲临现场,据媒体报道,反响强烈的程度,甚至让在北展剧场工作了将近10年的工作人员感到吃惊。我相信这是真的。虽然这次演唱会算不上是大型演唱会,北展剧场据说也只能容纳三千余人,但我觉得够了,因为郑智化只属于少数人。


突然想起一句话: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


重拾郑智化是一种悲哀,遗忘郑智化则是更大的悲哀!



作者:莫染

出处:http://blog.sina.com.cn/u/1222848293

觉得这篇文章写的非常好,所以转来和更多的战友分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