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导弹部队建设的开拓者向守志的难忘岁月

rtc1012 收藏 0 28

人物小传:向守志,四川

宣汉县人,1917年11月生,1934年参加工农红军。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副连长。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129师386旅771团副连长、连长、营长、副团长,太行军区第10团团长。解放战争时期,任太行军区第1支队副支队长,太行军区独立第2旅旅长,晋冀鲁豫野战军第9纵队第26旅旅长,第二野战军第15军44师师长兼政委。新中国成立后,任师长,军参谋长,军长,炮兵技术学院院长,炮兵副司令员,第二炮兵司令员,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是中共第12届中央委员。1987年被选为中顾委委员。


记者日前拜访南京军区原司令员向守志,得知他原名“守芝”,因为立志我军的导弹部队建设,改名为“守志”。其心系国家安危的志向和建树,令人肃然起敬。



实现零的突破,一个培养导弹武器人才的摇篮的梦想变为现实


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党中央、国务院审时度势,决定建立中国独立的核反击力量,以打破帝国主义的核垄断、核讹诈和核威胁,防御外敌侵略,维护世界和平。为此,组建战略导弹部队的工作拉开了序幕。


“治军先治校”,我军第一所培训战略导弹干部的学院———第二炮兵工程学院的前身西安炮兵学校在古城西安应运而生。


1960年6月,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签发命令:任命陆军第15军军长向守志为西安炮兵学校校长。学校初创时期,最大的困难莫过于“三材”匮乏。向守志把学校训练部长武庚梅请到办公室,要他们安排组织曾跟苏军顾问学过导弹专业的教员一边整理笔记,一边编写专业教材。基础教材则向国内有关大学的教授、专家寻求帮助。两年下来,共编写导弹专业和各类基础课教材近百种,收集有关资料4万余册。与此同时,解决器材匮乏的问题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向守志在战争年代结识了许多生死与共的战友。解放以后,这些老战友分别在中央机关、省、市和军队里担任重要职务。他利用这些老关系,给学校争取添置了许多教学保障器材。接着,向守志又带领教职员工建起了操作大楼。学员可以在大楼里直接进行导弹操作训练,白天在里边操作,外面的人一点也看不见。当时,学校对保密工作要求极严,学习材料和资料一律不准带进宿舍,下课时统一送交保密室,由保密员盖章签收。由于内部筑起了坚强防线,当地老百姓都以为这里只是一般的普通炮兵学校。在向守志和党委“一班人”的带领下,靠着自力更生和艰苦奋斗的精神,终于实现了零的突破,一个培养高精尖导弹武器人才的摇篮的梦想,终于变为现实。


有了总理给的尚方宝剑,就什么事都好办了


建校初期,这所中国军队的重要学府竟然没有一名教授,人才匮乏制约了学校的发展。此时,总参谋长罗瑞卿大将来学校观看导弹操作表演。表演十分成功,罗总长非常满意。他对向守志说:“你们有什么问题需要总参解决的,尽管提出来。”向守志说:第一个问题是学校改名问题。我们这所学校是培养掌握使用导弹工程师、技师及初级指挥员的,平时用学校的名义,对外联系教学和工作很不方便。能否将“学校”改为“学院”?罗总长当即表示同意,便一锤定音。1963年2月1日,总参谋部下发文件,将学校改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技术学院”,向守志任院长兼学院科学研究委员会主任。第二、教员队伍建设问题。教学人才匮乏一直是我们的心病。我们拟制了一份“拔青苗计划”,想从全国名牌大学挑选一些比较优秀的青年教师和三好学生,选拔到我校进行一至两年的专业训练,然后再留校当教员。另外,请允许我们到北京的理工科院校挑选一批立志献身国防事业的教授、讲师,充实到一线教员队伍。


“这个想法很好。”罗总长听了后直点头。说:“不过,此事涉及国家高教部,等我回京向周总理报告后再答复你们。”在送罗总长从西安回京的飞机场上,向守志向总长汇报:我已改名“守芝”为“守志”,立志为我军的导弹事业做贡献。罗总长听了高兴地说:“改得好!”不久,罗总长从北京打来电话:“总理同意‘拔青苗计划’,并专门嘱咐高教部,要挑最好的人才给你们。”


“好!有了总理给的政策做尚方宝剑,我们就什么事都好办了。”向守志喜上眉梢,吩咐分管教学的副院长魏震和训练部副部长黄迪菲:“咱们的‘拔青苗计划’马上启动。你们赶到北京,总政干部部已经从驻京各大院校调来200多名教授、工程师、讲师的档案,‘拔青苗’的院校也已经落实。你们先去挑,我给你们一个原则,要水平高的、年富力强的、社会关系不复杂的、政治上可靠的。有的重点人选,我要面试……”从全国10多所大学“拔青苗”拔来的17位教授讲师,以及200多名从全国名牌大学选拔的大学生到校后,向院长当着全院教职员工的面,郑重宣布了一条院规:以后凡属学院集会,教员坐前面,学员和机关干部坐后面;理发、洗澡,教员无需排队,享受优待。此言一出,院部机关哗然。一些机关干部觉得教员与自己的角色错位,优越感和特殊性没有了,牢骚话不少。为此,向守志在全院大会上作了一番声情并茂的讲话。他说:“我们是培养尖端武器使用人才的导弹学院,要走在知识兴军、科技强军的最前沿。对学院而言,只有好的教官才能教出一流的学生。自古以来,学堂上就是教师爷坐第一把交椅。在我们这座尖端武器的军事学府里,就是要营造一种尊师重教的良好气氛,就是要营造科技兴军的浓厚氛围。我认为,学院之事,应以教学为重;学院之人,当以教员为大。”他的讲话,迎来一阵热烈的掌声……



“东风一号”发射升空,历史记下了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夜色迷茫中,一群头戴钢盔全副武装的士兵刹那间就将灞上各路口通道封得严严实实……不一会儿,20多辆特种装备车从西安炮兵技术学院的大门驶出来,长龙般地朝着铁路专线站台驶去。这是发生在1963年仲夏之夜的一次特殊行动。我军最早的两个地地导弹营之一的西安炮兵技术学院管辖的2营,要到西部的大漠上发射国产第一代地地导弹。早在1959年的秋天,中国地地导弹2营在灞上诞生。这是学院的一支正规导弹部队。向守志对2营的建设十分重视,几乎每周都要到营里了解情况,指导工作,现场帮助解决教育训练和生活管理上的问题。在这次部队西行进行点火实验之前,他们专门在张家坪训练场进行了一次展开装备和起竖导弹表演,并获得成功。2营抵达酒泉第一座中国航天城时,我军最早的另一支导弹部队———武威1营已经先期到达。1963年10月25日黄昏时分,历史记下了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由武威1营率先将中国导弹族里的第一代国产地地导弹“东风一号”发射升空。时隔9天之后,仍然是大漠上的日暮黄昏。浅绿色的“东风一号”地地导弹屹立在导弹发射基座上。这一天,向守志从西安赶到发射基地,亲自参加了导弹2营的这次发射。发射开始,随着营长董仲清和发射连长张永福踏进指挥车,整个导弹发射进入最后准备。个子高大的董仲清操起对讲机,对发射连长张永福果断地下达了命令。


发射场上的时间仿佛停摆了,大漠上的空气似乎凝固了,所有在场人员都屏住了呼吸。


“10……5、4、3、2、1”


“按转电,点火!”导弹尾翼下方蓦地喷出一股金黄的烈焰,燃烧的翅膀驮载着闪光的利剑升向空中,在西部那片瀚漠上,地地导弹2营的官兵准确地将国产“东风一号”地地导弹送上了苍穹。欢呼跳跃的声音在亘古的荒漠上回响,历史在这一刻定格。回到部队下榻的驻地,向守志给2营官兵发射成功的最高奖赏是每个官兵2个煮熟的土豆。在餐厅里,以水代酒,向守志高兴地对参加发射的同志们说:“我代表院党委、机关和全院教职员工,向2营发射成功表示热烈祝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