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社原创]浅谈日本是否会出现政治转型(一)

wuyiwen12 收藏 26 227
导读:浅谈日本是否会出现政治转型(一) 劣者本以为拥有优越家庭传统和优良政治手腕的安培晋三,会在执政期间有效改善中日关系,当然劣者并不期望安培会使中日关系有实质性的发展,但是其在任期间改善由于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和在东海问题上的强硬立场给中日和平带来的危害上,是起到了缓和的作用,劣者猜想,若安培可以继续留任,完全有可能弥补中日间多年来的所遗留下的关于台海和东海问题,特别是经热政冷的怪圈会有所改变。不幸的是,仅仅执政一年后,这位最年轻的首相却因为根本莫须有的“健康问题”而从政坛上陨落。日本富士通公司社长秋草直之

浅谈日本是否会出现政治转型(一)

劣者本以为拥有优越家庭传统和优良政治手腕的安培晋三,会在执政期间有效改善中日关系,当然劣者并不期望安培会使中日关系有实质性的发展,但是其在任期间改善由于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和在东海问题上的强硬立场给中日和平带来的危害上,是起到了缓和的作用,劣者猜想,若安培可以继续留任,完全有可能弥补中日间多年来的所遗留下的关于台海和东海问题,特别是经热政冷的怪圈会有所改变。不幸的是,仅仅执政一年后,这位最年轻的首相却因为根本莫须有的“健康问题”而从政坛上陨落。日本富士通公司社长秋草直之12日就安倍辞职发表谈话说:“安倍政权诞生时人民曾抱有很大期待,正因如此,安倍突然宣布辞职让人感到很遗憾。他担心政局混乱会给经济稳定以及日本的国际信誉带来不良影响。他希望执政党和在野党都能够抱有责任感,早日实现政策稳定。”随着后小泉时代的远去,人们对于日本五年来的外交的思考也在断续,不可否认,日本人心中树立一种“政治大国的外交”心理在小泉时代得到很大的满足,但却给日本和中国以及其他亚洲国家带来了伤害。国际外交间极少是一帆风顺直线上升的,总是经历起起落落,所以就中日关系来说,双方都希望能够处于一种较平稳的极积状态,所以为什么两国关系总在最冰点的时候会出现一丝转机,偶后再继续下降,然后突然上升,如此反复。

现在很难总结安培对中日间关系到底有何积极的作用,但至少从其任内一年未参拜靖国神社的作法和态度来说,应该可以称得上是较为明智并且值得赞许的作法,在东亚峰会上《21世纪东亚青少年大交流计划》或者等等,只能说是一种既定政策的延续,大约他所制定的政策也会延续到下一任或者几任首相。

安培的政治智慧应该来说是十分高超的,特别是在慰安妇事件上的处理,前几任首相或者直接强硬到底,或者同国内右翼势力碰得头破血流,因为日本国内的右翼势力对国内政治的影响力十分强大,而且在民众中有相当广泛的基础和认同,所以不论是哪一届日本政府领导人,都必须通过一些刺激历史问题的手法来迎得国内右翼势力的认同和支持,或者通过模糊的政治纲领(比如宫泽喜一、桥本龙太郎)和利用改革国内民生问题的政策来转移民众对政治问题的注意力(比如小泉纯一郎、小渊惠三)。但是安培在慰安妇这个问题上却先发制人,首先散发不实言论,引来朝野和国内外一片呼声,而后通过美国的政治和外交压力后,再收回这番言论:如此作法的好处是,将矛盾由右翼势力同安培之间转嫁到右翼势力同美国之间,其结果就是右翼势力在美国报纸公然刊登广告,结果引来各方对该右翼团体的谴责,而把安培则本应负上一国首相对国内政治舆论和历史问题监督监管之责,转变为该右翼团体的“纯个人行为”,避开了亚洲各国对日本或安培本人的直接冲突。这样既可以说是以美国之手敲打自己,又迎得政治上的主动;也可以说安培利用自己的政治智慧为后来的首相在处理类似问题上打开先例。

一种既不得罪国内主要政治意识群体,又兼顾国际形象的作为在很大程度上让安培迎得了肯定,应该说安培在上任之前所表达出的强硬立场,让很多人,包括劣者在内的都对安培担任首相之职后对中日关系可能产生的极积作用持怀疑态度,作为一个新历史条件下,继承并不友好的外部环境的日本首相,其所面临的是小泉纯一郎对外过分强硬的“政策惯性”,所以安培晋三在当选过后,突然造访中国,给出了一种于中日关系缓合的迹象,劣者对日本领导人的这种态度一直持肯定态度,至少如果从实质上说还是让中国国内的反日民族情绪得到一定的缓解,使中国在对日本的外交政策方面得以有更大的回旋余地。自然,态度是一回事,实际效果又是一回事,不论安培是否是出于“险恶、自私”或者“良善、公益”的目的,其在任期间对中日间关系的极积作用应该是值得肯定的。

那么我们回过头来回顾日本自冷战后的首相,会发现很有意思的“十五年十相”的现象:从1991年到2007年,日本首相像走马灯一样几乎一年一换,10年间共有9人先后担任首相。分别是:海部俊树、宫泽喜一、细川护熙、羽田孜、村山富市、桥本龙太郎、小渊惠三、森喜朗、小泉纯一郎、安倍晋三。其中小泉纯一郎可以说是其中任期较长的,也停止了前几任首相对外政策混乱、国内经济低弥的情况,如果说从大格局来说,小泉纯一郎应该是一个较合格的首相,但是如果从我国的角度,则必然对其咬牙切齿。由于其在历史问题以及靖国神社上的态度,使得周边国家特别是中韩两国对日本的态度达到了冰点,虽然经过多番努力,不管是中日间的高层互访或者两国贸易额的不断增长,都不可能缓解中韩两国内部民族仇恨和对日的怀疑态度。

其唯一可值得称道的是,小泉在任内的“胡作非为”为安培迎得了政治资本和在上任后缓合中日关系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一方面由于安培在担任官房部门长官期间,迎合了小泉纯一郎作为强硬派的内阁整体态度和右翼势力的支持,另外由于小泉在中日关系上僵硬得过了头,也给安培晋三在中日友好的努力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中国和世界无疑更欢迎一个温和的、不刺激中国人民和亚洲人民感情的日本首相领导日本,所以对这些外部因素来说,安培无疑是一个可以值得磋商的对象。但是为什么安培这样一个具有希望的领导人却不断遭受搓折并且最终导致整个政党的失利和辞职下台?

劣者拙见,由于在安培任职期间,由于多名日本领导层出现政治资金问题和腐败丑闻,使得安培支持率下降,自民党失去参议院主导权,这自然是其不可抹灭的污点,如今的辞职自然应该有为这个罪过负责的意味,这已经是老调重弹。但是劣者却认为,依照安培个人的性格和政治智慧而言,其深得乃父安倍晋太郎的教导,应该不是一个对于****十分畏惧的人,但是如果如此匆匆的退出,很难令人信服,说是由于右翼势力施压也罢、为自民党的失利负责也好、或者为几位“政治与资金丑闻”的事件所累;都并不是安培首次遇到的问题,或者说前几任首相也或多或少有遇到这种事件的经验。难道安培就如此不堪重压?或者是他有另外的打算呢?

劣者拙见,其关键在于以退为进,特别是以“向印度洋派遣自卫队舰队为主旨的《反恐特别措施法》期限能否得到延长的问题”为引子,更是一种悲情主义的象征,当然,不论是反对党或者执政党、在野党等等党派,在取得政权之前都需要对国家政策进行调整,但总体上来说并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即使是今天反对《反恐特别措施法》的民主党,在其上台后仍然会支持向印度洋派遣自卫队舰队的政策,只不过是换个形式罢了,毕竟就算是再强硬、以树立强势外交为目标的日本领导人,都必须放弃他们在上台前的“某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以一种重务实的态度和措施来应对外部压力和调整同中国、美国或者其他亚洲邻国的关系。那么安培此次以这个借口高调离场,不仅赢得了支持日本对印度洋派遣自卫队舰队的美国的认同,并且在国民内部树造了一个悲剧人物的角色,其个人魅力将继续在国民内部产生作用,并且可能为自民党挽回了一点颜面,也将任务遗留给了下一任日本首相。

那么,安培时代的过去是否会昭示着一个日本新的外交时代的来临,或者其继任者会对安培的外交政策作出重大调整或者说是在中日关系上倒退呢?引用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教授、日本问题专家刘江永先生的话说:“我认为不会有很大影响,因为安倍执政以后着力改善了和中国以及韩国的关系,这一点在日本国内得到了普遍的支持,而且没有因为这一件事情和外交来影响了他的支持率。他的问题主要是在于内政。所以,我认为不会由于安倍本人的辞职,日本会和邻国的关系,和中国的关系,对华政策有根本的转变,这是不会的。”随着新一届首相的上任和新内阁的产生,单就从外交方面来说,劣者认为,日本都将继续走安培所奉行的温和路线,为了继续加强同美日同盟的重要性,日本有必要进一步缓解同中国间政治上的僵局,特别是在台湾问题上,在此劣者就这个问题不多说,各位见仁见智吧。从此次事件的焦点上来说,相关的法案《反恐特别措施法》,劣者猜想仍然会得到通过,不过大约会换一个形式,具体来说,因为日本出于同印度间遏制中国的战略需要,加强军事交流和政治交流都是最直接的手段,也是出于日本打开和建立安全的能源通道的需要,和对台海局势的担心。那么从中日关系来说,不论哪一个政党上台、哪一个人当首相,中日关系的外部环境是没有改变的,就算如何强硬、如何不买帐,但最终都必须从实际出发,摒弃一些作为在野党或反对党时期对执政党的批评,而重复执政党的政策,如果要强行改变,那么他就得有不怕和已经既定的政策迎头相撞的决心和顶住各方压力的忍耐力(特别是在日本这种秩序意识十分强烈的国度)。



本文内容于 2007-9-13 17:48:57 被wuyiwen12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