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三卷 铁血征程 第31章 铁血征程4

flxlrh303 收藏 25 70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URL] [内容简介] 货车没有动静,突然货车咆哮着,极速向后倒退,想撞后面的车辆。 各种武器一齐向货车开枪,连武装直升机的重机枪也向货车的车厢开火。 离后面的军警车辆还有十多米时,货车突然发生剧烈爆炸。 爆炸声惊天动地,气浪把十几米远的军警也掀翻在地,把空中的直升机也震得晃了晃,货车车厢竟然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35.html


(本人拙著《利剑突击》已经正式在铁血军事网上传,期盼大家去捧场——狂龙轰天)

钱中信是好样的,是铁血战士,竟然凭一己之力,硬生生地为冷剑他们的撤退赢取一个多小时的宝贵时间。

冷剑在下水道对着爆炸的方向狠狠地举起右手,给和自己同生共死近十年的战友敬个庄严的军礼。远离垃圾堆的方向传来密集的枪声,不时夹杂榴弹的爆炸声,那是方熊子、郭华德在和自慰军打游击战。

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只有队员能全部安全脱离危险,钱中信的牺牲才有价值。冷剑一抹泪水,钻出沙井。

只一会儿功夫,方熊子和郭华德就给了剩余的自慰军一个致命的打击,聚集在垃圾堆旁。冷剑钻出沙井,若无其事地一挥手,率先钻进下水道。队员也纷纷钻进下水道,方熊子断后,边安装反步兵雷和红外报警装置,边夸奖钱中信说:“钱中信这个小子可以,以一己之力对抗百倍于己的、有重装备的敌人,对抗R国的樱花特种兵,有种,有种,凯胜回国,要为钱中信请功。

冷剑默然,心里隐隐作痛,他不能把悲伤洋溢于脸上,悲伤和愤怒是可以传染的,他是指挥官,如果指挥官的头脑也不清醒了,队员也会不冷静的,那就绝对会害死所有队员的。冷剑只能把痛楚,暂时深深地埋藏在自己的心灵最隐蔽处。

冷剑可能倒了八辈子的霉,两天之内要钻三次钻下水道。下水道水深至胸,水流比较急。队员们把枪顶在头顶涉水前进,M16这种枪太娇气,冷剑他们宁可用AK系列。经野战性能测试,放在水里10小时,沙土全埋10小时,水泥浸泡10小时。AK 100次有71次成功击发记录,M16 100次有0次成功击发记录。

冷剑他们消失在下水道不久,就传来直升机特有的轰鸣声。两台直升机远离垃圾堆旁还在燃烧爆炸的军车,在超出M16射程的空中悬着。

舱门开处,两台直升机各有两条绳索抛下来,四个身穿黑色潜水作战服的人员沿着绳索如大鹏展翅般飞落地面,他们的动作矫健,有力,灵敏,已经降落的四名军人,组成环形队形掩护着滑降场,一名阻击手抱着一枝FR-G1阻击步枪动作轻灵地寻找阵地。来者肯定是R国的特战队员——神秘的樱花特战大队。

R国樱花特种部队人员精干,装备精良,肩负侦察、破坏、收集情报、保护城市重要设施和反恐怖活动,深入敌后方袭击敌人,建立“空降堡”,钳制对方,配合进攻,并破坏敌方的后勤补给线、交通和通讯枢纽,捣毁敌指挥所,瘫痪敌军部署等行动。配有精良的武器装备,如62式7.62毫米机枪和64式步枪、84毫米反坦克无后坐力炮、60式自行106毫米无后坐力车载炮、肩式89毫米火箭筒、单兵地雷爆破装置和背负式火焰喷射器、微型爪状手雷等。

二十几人的樱花特种士兵,如黑夜的幽灵,交叉着迅猛地搜索前进。搜索完整个贫民区,没有发现异常,最后,一个指挥官模样的人手腕作握拳状,高举到头顶上,食指垂直向上竖起,缓慢地作圆圈运动,这群幽灵马上就集中在指挥官的身旁。当然,他们的四周都有狙击手队员在警戒。

确实名不虚传,确实训练有素。

指挥官伸开手臂,用食指指向沙井盖,再指指身边一个队员。那个队员伸开手,大拇指和食指呈圆形状,同“OK”的手势相同,表示明白。指挥官再做个散开的动作,黑色的幽灵又悄无声色地向四周散开。

那名队员从身上取出一根绳索,慢慢爬到沙井盖处,小心翼翼地把绳索穿过沙井盖的空隙位置,绑好,然后又慢慢退回去,一招手,另一个队员上前,齐心合力一拉绳索,沙井盖被掀起来。

随着沙井盖的掀起,“轰隆!”一声巨响,下水道的入口发生剧烈爆炸。

指挥官向上级汇报:“一号一号,我是樱花特战小队指挥官思丁太郎,(呵呵,名字也太不吉利,叫死定太郎)恐怖分子从下水管道逃逸,请派重兵防守城外的每一个下水管道的出口,特别那些隐蔽的出口。注意,恐怖分子是作战经验非常丰富的现役或退伍的特种兵,樱花将会分成两个小组在城外盘旋飞行,发现意外情况,你们不要硬碰,拖延时间,樱花立即驰援。完毕。”

指挥官的眼中闪动着兴奋而狂热的光,通过单兵电台命令:“恐怖分子从下水道逃逸,他们是同行,考验我们实战能力的时刻来临,出发。”

冷剑他们四人在污水中夺命狂奔,方熊子笑曰:“头儿,我们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现在我们就像丧家之犬……”

“轰隆!”一声巨响把方熊子没有说完的话狠狠地逼回去,他安装在沙井口上的反步兵地雷被人触动了。

“快走,敌人已经知道我们从下水道逃逸。”冷剑命令道。

遇上顺着水流的方向,他们不管水面恶心的漂浮物,把身子仰浮起来,顺流漂游。遇上逆流的方向,他们就扶着管壁艰难地涉水而进。

一个小时后,来到一个出口,冷剑掏出单兵电脑看看,说:“根据国安特工的GPS定位,我们已经出城了,前面五千米就是隐蔽出口,但我预料敌人会在所有隐蔽出口埋伏着重兵,我们看看情况,合适的就在离出口处两千米那里出去。”

他们不提前离开“香碰喷”的下水道也不行,下水道突然传来“哗哗”的声音,身后一股水流狠狠地涌过来,敌人可能发觉冷剑他们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出下水道,放水来淹他们了。

冷剑他们连忙顺着铁架扶手向出口处爬,在到顶端时,冷剑拿出软管偷窥视频,把摄像头伸出沙井盖,向四周扫描。可是视频里都是黑糊糊的植物花草,看不清什么情况。

冷剑闭眼凝神感受周围气氛,安全,没有危险气息。

冷剑轻轻地移开沙井盖,偷偷地伸出头打量周围一切。这是一座私人豪华庄园,看来不是大富就是大贵人家。

水已经漫上在最后面的方熊子的脖子里。有危险也要先出去。冷剑把步枪背在背上,双手在沙井盖两边一撑,身子像离弦的箭般窜出下水道,在空中一个优美的翻腾,在柔软的草地上接连打几个滚,闪在花基旁,无声手枪已经在草地上滚动时已擎在手上。

原来下水管道在花园的一个角落,冷剑在花基旁拨开花草向周围窥探,没有一个人,安全。他在自己的喉式通话器上叩击三下,表示安全。

队友们陆续出来,他们就摸去黑暗深处的树丛花草中。这时候,水已经从沙井口激喷而出,高达几米。而冷剑他们隐身之处的几个淋花水龙头可能受不住压力,非常“自觉主动”地洒水,刚好免费给冷剑他们洗澡。

他们刚隐蔽好身体,豪宅的门铃响了,在深夜传得很远很远,令人胆颤心惊。

豪宅的大厅亮起灯,一个佣人起来走出花园开门。门开处,两个警察后面跟着五名满脸紧张的荷枪实弹的自慰队军人。

一个胖警察向佣人鞠个躬,赔笑着脸说:“请告诉市议长先生,今晚要追捕恐怖分子可能从下水管道逃逸,警方放水淹死他们,如果有什么不便之处,请议长先生多多包涵。另外,警方为了议长先生的安全,特意派五名军中的精英来警戒。”

佣人说:“警方放水的行动,议长先生刚知道,事出有因,议长先生是不会责怪的。议长先生的安全保镖已经在厅内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五位军爷就在外线警戒吧。”

一个军人持枪站在就在花园的门口,其余四个军人马上就隐藏在花园里没有喷水的四周。

好险,只要他们来早一分钟,冷剑他们的行踪就会暴露;如果水龙头不“配合地”自动洒水,他们也有可能被那四个军人发现。终于有点好运气了,更让冷剑感到有好运气的还是下面佣人和警察的对话。

那个警察刚想走时,佣人又叫停他,问:“军警的包围圈合拢了?”

那个警察道:“我们已经在城外所有隐蔽的下水道出口都驻有重兵,恐怖分子即使不被淹死,只要他一露面,就会被我军射杀。我军已经在海岸线到处巡逻,凡是大的出口都有军队防守,连小的,很隐蔽的码头也有军人驻防,就像大马这种隐蔽的小码头也有军人防守。海军在海上巡逻,直升机群在近海搜索,我们已经布下天罗地网,恐怖分子即使插翼也难飞。”

幸亏冷剑能听懂R国语,“大马小码头”不就是冷剑他们首选的汇合点?既然有人驻守,冷剑他们就多走点路,去天堑鹰岩汇合。

冷剑一打手势,队员们利用黑夜掩护,避开可能有安装摄像头的地方,悄无声息翻墙离开议长豪宅。

豪宅背后是群山,若果在白天冷剑他们就会发现这里山明水秀,如果在樱花盛开的季节,还樱花烂漫呢。议长豪宅选取的地点还有错?

冷剑跑在山上,拿出单兵电脑,辨别了方向,翻过几重山,就能到达鹰岩。在丛林夜行军可是冷剑这批野战军的强项。

方熊子做尖兵,郭华德和张成富护卫两翼,而冷剑就断后,把他们经过的痕迹很小心的扫除,安装一些隐蔽的陷阱,设立一些红外报警装置,并且洒一些防止警犬追捕的瓦斯粉末。

冷剑用单兵电脑呼叫刘乐友向鹰岩汇合,刘乐友说他刚知道大马小码头的汇合点有R军驻守,为了引开R军的视线,让他顺利过关,他和陈老板驾车和R军兜圈子,而他就在车上不时狙杀前来追捕他们的军警,使对方相信货车上集中了大闹R国A城的所有人。在一个路口,他跳车逃逸,已经顺利通过R军检查站,在鹰岩汇合点布置好防线等冷剑他们来,而陈老板还在继续和R国的军警兜圈子。

冷剑知道刘乐友虽然说得轻松,但过程肯定充满危险和刺激。刘乐友和陈老板只凭一台车,一杆狙击步枪,与数十倍于己的敌人打游击战,过程的凶险用脚趾头也可以想像得出。

樱花特战大队指挥官听说警方,在下水道放水,气得跳起来,直骂“八嘎”,下水道的水一满,在下水道的恐怖分子就提前出来,城外这么多下水道出口,就算增援一个团的兵力,也难以全部防守住。

樱花大队的指挥官正在气恼的时候,接到上级简报,说有一辆贩鱼的货车刚从很隐蔽的大马小码头处窜出来,在士兵喝问检查时,货车强行冲卡,货车上的人突然开枪,击杀了两名自慰队员。从货车上扔下C4炸药和闪光弹和震撼弹,火力非常凶猛,和在市中心搞恐怖活动的火力一样,造成我军伤亡比较惨重,为了活捉这批恐怖分子,请樱花特战大队紧急支援。

指挥官手一挥,大喊:“紧急行动,快!”

在加密电台的指引下,武装直升机奔向出事地点,拦截货车。

今晚的事情闹得特大,乡间也没有车敢上路行驶,只有一辆货车在僻静的乡间道路夺命狂奔,显得非常明显,后面紧追着十几辆军车和警车。

一辆警方直升机在空中远远地吊着,怕车上有狙击手,不敢过分逼近。

樱花特战大队的武装直升机赶来了,六管口的格林重机枪在货车的前面洒下一片死亡的钢雨,还不是有火箭弹在货车前面爆炸。目的很简单,货车上的人若不想死,只能停车。

货车停下来,指挥官嘴角露出丝不屑之色,这么怕死也敢做恐怖分子?

军车和警车在离货车几十米远,把货车的后路狠狠截断,前面也有军警用铁马,防爆墙等封死了货车前进的道路,货车上的人是瓮中之鳖。

警察用高音喇叭用R语和英语分别呼喊货车上的人抛下武器,举手下车,然后趴在地上接受警方的检查。

货车没有动静,突然货车咆哮着,极速向后倒退,想撞后面的车辆。

各种武器一齐向货车开枪,连武装直升机的重机枪也向货车的车厢开火。

离后面的军警车辆还有十多米时,货车突然发生剧烈爆炸。

爆炸声惊天动地,气浪把十几米远的军警也掀翻在地,把空中的直升机也震得晃了晃,货车车厢竟然装载有大量的TNT炸药。

火焰染红了半边天,货车在这么强的炸药下,灰飞烟灭,丁点儿痕迹也找不到。

R国的军警彻底傻眼,这群恐怖分子的武器不仅精良,作战经验丰富,还悍不怕死,在市中心的恐怖分子就是搂着炸药发动自杀式袭击,现在货车上的恐怖分子也是和货车共存亡。

这些恐怖分子究竟是什么人,目的究竟是什么?难道是基地组织因为妒恨本国派兵伊拉克而前来报复?

樱花特战大队的指挥官突然一拍脑袋,说:“我们不要中了恐怖分子的调虎离山之计,可能还有恐怖分子从海上潜出国境,快点搜!”

迟了,在指挥官发现问题并搜索到鹰岩时,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了,冷剑他们已经在世人的视线上消失很久,很久了。

冷剑来到鹰岩边,突然感受到前方有杀气隐隐传来,连忙在喉式通话器上叩击三下,两重一轻。对方传来两轻一重的叩击声,是刘乐友。

刘乐友和所有队员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冷剑命令:“换装下水。”

方熊子说:“联系钱中信,等这个小子30分钟。”

冷剑没有说话,只是举起右手狠狠地向城市的方向敬个最崇敬的军礼。

方熊子他们彻底明白了,含着泪,咬着牙也举起右手,向战友牺牲的方向为战友敬个离别的军礼。

这时候,一声震天撼地的爆炸声传来,远方的天空升腾起一股蘑菇云。

刘乐友哽咽道:“陈老板为了掩护我们,壮烈牺牲了。”

冷剑道:“死得其所,我们要铭记这些无名英雄,敬礼。”

五只手掌又向陈老板牺牲的方向敬礼。

我们伟大的祖国能挺直脊梁,就是因为我国不仅有千万个无悔热血军魂的铁血战士在保家卫国,还有无数战斗在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在默默作出奉献,他们即使为国捐躯了,也不能光明正大地安葬,他的遗孀也不能光明正大的知道事情的真相,只能国家默默的接受补偿。

“礼毕,换装!”冷剑命令道,这不是伤心和怀念的时候。

冷剑他们换上黑色紧身潜水服,背上氧气瓶和蛙人拖拽器,把换下的衣服处理好,把枪支砸烂,沉入大海。

在三十米深的海水中,冷剑根本看不到五米以外的东西,海里安静的可怕,冷剑只听见自己粗重的呼吸声。一道光柱刺破笼罩海水的黑暗,方熊子扶着蛙人拖拽器游过来向他伸出了拇指,队员们来齐了!

海水的温度很低,冷剑用手语告诉队员们要尽量的保持好体温,自己多游不要完全依靠蛙人拖拽器。人的体温低了灵活性会降低很多,到达会合地点后还不知道有什么样的情况在等着他们,所以需要保持良好的战斗力。

他们没有开潜航灯,方熊子蛙人拖拽器上的潜航灯,就像是萤火虫一样带领着他们前进。

冷剑不断的看着潜深表,提醒着队员们潜深不要超过三十米。他们携带的是纯氧,短时间超过三十米还可以应付,时间稍微一久体内的红血球就会罢工,这可不是好事情。

黑暗的海水中没有参照物,很容易丧失方向感。每游上一公里他们就要停下来,派人浮上海面修正方向。

R国近海不时有武装巡逻艇在巡逻,天上不时有武装直升机在搜索,但冷剑就在敌人的眼皮底下无声无息地潜向公海。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海底“旅游”,已经出了公海二十多海里,冷剑他们的氧气瓶也快没有氧气了,冷剑才通过通话器招呼大家浮出水面。

出了水面,星光闪烁,波浪轻涌,月光清幽,写意抒情。

冷剑拿出单兵电脑猝发密码,一会儿,冷剑的单兵电脑有信息显示:十分钟后,美国的军用侦察卫星在该海域消失。

十分钟后,一个巨大的黑影浮出海面,亮了两下灯。冷剑他们向庞大的黑影游过去,他们终于回家了。

他们一进入094核子潜艇,潜艇马上就下沉航行,毕竟还在充满火药的地方,如果被R国军方发现有中国最新式的最具威胁性的潜艇出现在R国海域附近,肯定会引起两国的纠纷,严重的可以使事情暴露,引起两国局部战争。

大校舰长领着三十多个水兵持枪列队欢迎,因为不敢闹出大动静。大校舰长没有喊口令,率先向冷剑他们敬礼,水兵就跟着大校整齐划一敬礼,这是海军最高规格的欢迎仪式。

看着满身硝烟、满脸悲伤、眼含热泪、但又全身都迸发出凌厉杀气的五个英雄,水兵的眼里满是崇敬之色,他们把自己的崇敬之情都通过庄严的军礼表达出来,一种能成为伟大而光荣解放军战士的自豪感,像春天的小草般在这些年轻的水兵心里疯狂地生长,不用任何人说教,那种“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英雄气概就狠狠地深种在这些年轻战士的心田里。

冷剑率队庄重地回礼,历经生死喋血,冷剑他们的眼神依然坚定,身躯依然挺立如标杆,一种铁血军人的强悍形象跃然眼前。

良久,礼毕,大校向冷剑伸出手,冷剑伸出手,不同军种的军人的两只有力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握起了共和国美好的明天。

在潜艇小餐厅吃饭时,大校亲自作陪。舰上的厨房基本上是全套不锈钢材料,当厨师送上罐头,拿来六套碗筷时。冷剑突然说:“兄弟,多拿两套碗筷上来。”

大校愕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亲自去拿两套碗筷过来,并盛好饭菜,放在桌子上。

冷剑等五人的眼睛红了,谁说冷剑心硬如钢,谁说铁血军人没有感情?说这句话的是天下TMD大混蛋,铁血军人也有七情六欲,只是他们把私人感情掩饰得很好罢了。部队每天都用一些基本的体能技能训练,如武装越野、俯卧撑、扛原木、战术、格斗等等来消耗他们因战斗而分泌过多的肾上腺素,使战士们没有精力去体会感情。

他们是特种兵没错,可他们不是机器,他们同样是有血有肉有感情,有爱也有恨的活生生的人,同样是期待爱情、渴望爱情的热血男儿。可是,那些浪漫的爱情注定与他们无缘,他们只能去接受那种失去,然后,再将那失去的伤痛深深地埋葬在心底,接着去战斗、去流血,去微笑着流泪。

就是因为他们抛却儿女私情,把自己热血的青春,无悔的军魂都无私地奉献给了一个人——祖国母亲。祖国母亲就是因为有这群铁血的儿女站岗放哨,所以万里长城才能永不倒下。

方熊子哽咽着说:“钱中信你这小子,撇下兄弟独自去天国游玩,真不够意思。陈老板,你要吃饱,路上走好。”

众人红着眼睛,没有心情吃饭。

冷剑伸出拳头,放在桌子上,说:“活捉丁霸,玉石俱焚。”

一个个拳头叠起来,冷剑道:“吃饱才能复仇,吃饭!”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