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讲台传说》 第三话 情书记

jiguanggy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URL] 第三话 情书记 看看墙上的挂钟,时针指到罗马数字“Ⅰ”了。决定先去吃饭。蒋帅的电话等会再打不迟。我总不可能饿着肚子打电话吧。没这道理。蒋帅是爱学生的,这点我特别了解。要是他知道我是饿着肚子给他诉苦衷肠,他非急疯了不可。 记得当年高二我在语文课上写情书。 那情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三话 情书记


看看墙上的挂钟,时针指到罗马数字“Ⅰ”了。决定先去吃饭。蒋帅的电话等会再打不迟。我总不可能饿着肚子打电话吧。没这道理。蒋帅是爱学生的,这点我特别了解。要是他知道我是饿着肚子给他诉苦衷肠,他非急疯了不可。

记得当年高二我在语文课上写情书。

那情书写得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去兮不复还”。气势很足给对方的感觉是,爱不到你一万年,也要爱你九千九百九十九年。字里行间那是情真真意切切。每个词语都是斟酌再三。那不是吹,不怕你不看,只怕你看了就要嫁给我。当时正值秋天,窗外梧桐落叶纷飞。我觉得那是大自然被我的真诚感动所掉的眼泪。

写到这个时候我就准备来点温柔的了。正所谓“侠骨柔情”。要是光有“侠骨”,没得“柔情”,这情书顶多算个二流档次。写超级情书你要掌握好个技巧。你要让对方感觉到你是爱她的,而且这个爱是矢志不渝的。但是这段感情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你要学会设置点人为的障碍,让她来超越,也就是说这个游戏要有点难度。如果轻轻松松就通关了,那就没得意思了。

可以这样说越经典的爱情,设置的人为障碍的难度系数越高。例子很多古有梁山伯和祝英台,今有罗米欧和朱丽叶。总之你要让对方感觉到你们的难度系数很高。正所谓患难见真情,日久见真情。

正当柔情开始娓娓道来的时候,蒋帅走过来了。

“晃晃(我小名),你在干什么?看你面带微笑的样子,是不是觉得今天这课还有点意思,特别符合你的胃口?”

这个时候我确实有点紧张。毕竟情书在语文书上面“正大光明”的摆起的。我原来的想法是摆个空城计。现在看来要大意失荆州,搞不好还要走麦城。

“怎么不说话呀?是不是生病了。”

知识分子确实狡猾,永远善于伪装。

“哎呀,生病了都还坚持做课堂笔记呀。一整篇喔。拿给我看看到底写了点什么心得体会。”

“这个......”

“不要不好意思嘛。好的东西就是要拿出来让同学们一起分享嘛。我先拜读拜读。”

蒋帅把这封用了我整整两节数学课,再加半节语文课才完成的半成品拿在手上,草草看了几行。

“很好,很好。”

高中毕业之后,我每每回忆起这句“很好,很好”事情没完没了的话时,就会联想到,那道蒋帅透过镜框折射出也是全国知识分子都有的寒冷之眼光。

典型就是这样被抓到的。当然,事情还没完,被捕之后蒋帅就要遵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来处理了。最后是改过自新还是从容就义,主动权完全掌握在你自己手上。

事隔两年,那一夜我是如何不畏强权,又如何据理力争,再如何步步为营,坚持到放学时间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但最后我还是兵败沙场,血染红霞,一世英名随了风去、作了云散。每每想起当年的城下之盟,我顿觉芒刺在背,不堪回首。

那一夜是怎样的?那一夜是这样的。

大审批是在晚自习时间进行的。那天晚上除了我们这一层教学楼过道上有几盏白织灯亮着之外,若大个学校竟是黑压压的一片,给人一种灵魂出窍的冲动。果然是夜黑风高杀人夜呀。

“到处看什么?”

蒋帅正襟危坐于办公室。表情相当严肃。

“快点进来。”

“来了,来了。”

我从走廊小步跑过去,跑的时候还前后左右看了看,我感觉有鬼在背后。

“东张西望地看什么?是不是做贼心虚怕你那点丑事暴露了。现在才晓得见不得人了哈?简直是给我丢人现眼。”

那张饱含真情的情书,被蒋帅那张饱读诗书却不懂风情的脸一横,啪地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铺在桌上的玻璃都抖了抖。

这招叫“下马威”,抗战在一线的广大人民教师常用招数之一。他们不是自吹自擂说个人是辛辛苦苦的园丁啥。这招就是用来吓园子里那些到处乱飞的麻雀的。

对于这一招我的一点个人意见是:老手段,无新意,需总结,再改进。改好了吓麻雀,改不好连麻雀都吓不到。不管改不改得好都属于低水平战术,建议彻底放弃。

“老师......”

喊得有点吞吞吐吐的。

“晓得错了哈。”

此时的蒋帅沾沾自喜,以为击溃了我的心理防线。其实这是在低估对手真正实力之后,得出的个人偏见,纯粹一厢情愿,完全没有顾及客观事实。

“不是。”

“啥子不是?”

“我有点紧张.”

一听此话,蒋帅眼睛眯成了一道缝微笑着。

“不要紧张嘛。大丈夫做事敢做敢当嘛。”

“对不起,老师我还是有点紧张。”

我一边说一边十个手指在乱抖,给人感觉是小鬼上身,耶稣附体。

“你这个紧张得也过头了喔。你放心你这点丑事传不出去,办公室只有我们两个人。”

“老师我就是紧张这个。”

对方的表情有些木楞,显然没懂到我的意思。墙上的秒针大约走了两三步,方才回过神来。

“那你的意思是说人还不够多?是不是还要多喊几个人来见证哈这个历史性的时刻?”

我赶忙回答。

“对头。”

接下来完全变成了我的个人演讲。底气之足就像伟大领袖毛主席当年站在天安门城楼高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语速之快就像我志愿军当年雄赳赳气昂昂闪电渡过鸭绿江;理由之充分就像板门店的合约让麦克阿瑟不得不低头。

“老师你看嘛现在办公室人太少了。真的太少了。操场上一片漆黑,整个世界被黑暗笼罩。如果不是爱迪生发明了灯泡,人的生命有一半都要在黑暗中度过。我觉得我们班上应该搞个纪念爱迪生的活动。而且这个活动一定要在你的英明领导下进行。离开你我们什么都不是,一旦拥有你我们就是祖国的栋梁。”

“你到底想说什么?”

面对我的演讲,蒋帅粗暴地打断了。估计当年的巴顿就是这样的。

“其实......其实我想说学校晚上灯开少了容易闹鬼。学校为了省电无可厚非,但是搞得孤魂野鬼到处跑也不太好。所以刚才我很紧张呀。”

“很好这个建议我会向校长汇报的。现在你可以走了。”

“真的呀。”

这个喜讯来得太突然了。简直太突然了,就像我还在为怎么和雪儿牵手而盘算着的时候,她冲过来对我说“我爱你”。

“嗯。明天,后天甚至将来都可以不来了。”

“为什么呀?”

“我还想多活两天。”

突然蒋帅话锋一转。

“你简直要把我气死!你认为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有那一样对得起你的亲生父母?我认为没得一样对得起。简直是对牛弹琴。我晓得有个成语叫对牛弹琴,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发生在我的现实生活中。从这个角度来说你让我伤心,你让我无地自容,你让我没脸见人,你甚至让我感觉到愧为人师,误人子弟。

“我晓得教育其实是一门遗憾的艺术。这么多学生不可能个个都优秀。总是有那么几块雕不成的玉,磨不成的钢,栽不活的树。从教这么多年来,我也收到过那么几条令人惋惜的短信。晓不晓得它们是从那点发出来的?你不晓得。你还年轻还不知道珍惜青春年华。它们无不都是从监狱发出来的。这些都是前车之鉴,我希望你不要重复走他们的老路。这对父母是一种刺激,对家庭是一种伤害,对社会是一种危害。

“从来我都是这样教我的学生的。这个话我在班上说过很多次了。今天我再单独给你说一遍。你要记好,记在心里。以后你们走向社会了,或许有同学很成功,有同学很失败,但是无论成功还是失败,你们都不要干危害社会,危害国家,危害人民的事。你们都要踏踏实实地做人。

“......”

那天晚上蒋帅的嘴皮子不停地翻上翻下没有停过。他就是这样的一个老师。在我们这些当学生的看来很啰嗦,很啰嗦。我也记得到有个成语叫苦口婆心。我想用来形容他并不为过。对我来说比我们大十岁的蒋帅的师德无疑是崇高的,尽管他是个爱说大道理的老师,但他的心是真诚的。他爱着他的学生。这一点我很确定。

说实话那天晚上我还真哭了。当然蒋帅并没有看到。那一滴眼泪是在我离开办公室的一瞬间,不由自主地滚出了眼眶,落在衣袖上,打湿在心里。

从那以后我没有如他所愿变成一个乖孩子,而是更调皮了。因为我对他的感情更深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