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讲台传说》 第一话 大事记

jiguanggy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URL] 第一话 大事记 早上,在做梦。 梦是甜的,比冰淇淋还甜。 梦见:在一条马路上,我和雪儿肩并肩走在一起,时不时的头上还落点红枫叶。浪漫,确实搞浪漫了。写小说写对头了,做梦都浪漫。气氛都到这个点了,肯定是上帝要我牵女主角的手......要牵上了......快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一话 大事记


早上,在做梦。

梦是甜的,比冰淇淋还甜。

梦见:在一条马路上,我和雪儿肩并肩走在一起,时不时的头上还落点红枫叶。浪漫,确实搞浪漫了。写小说写对头了,做梦都浪漫。气氛都到这个点了,肯定是上帝要我牵女主角的手......要牵上了......快了......

叮叮叮——

“喂,那个?”

“我。”

“你是那个?妈妈的大清早乱打电话。美帝国主义反恐也没见这么积极。你要有这闲功夫麻烦去阿富汗山区找找本拉登,据说赏金有点高。”

我等了四年的牵手,看到都要大功告成了,结果毁在一个电话上面,自然要先骂一骂。

“老子打你崽儿!都中午12点了!还早呀?”

不对,分贝这样高,底气这样足,难道是......

“你是?”

昨天给雪儿打了个通宵电话。希望能够在未确定男女关系之前,先明确一下结婚各项事宜。排场要是搞大了,那我就不追了。即使我想追也有心无钱呀。毕竟赚点钞票不容易。因为是通宵电话,所以嘛现在脑细胞大多还在休眠。总觉得这个声音很熟。可就是想不起来是那个狐朋狗友。

“我是培哥!你崽儿失去记忆力了吗?”

[培哥:男;三十来岁;我高中时期的年纪副组长;有多年数学教学经验,为人耿直,江湖人称培哥是也。贵为年纪副组长的培哥掌握着生杀大权。你要是犯个事什么的,给你来个留校察看没问题。脾气火爆,性格上属于那种一路往前冲类型。说白了,就是当不成将军,也要当那种“请向我开炮,请向我开跑”的小兵。所以他老人家不喜欢年轻人唉声叹气。用他改编朱总理前几年的话来说“前面那怕是雷区,也要闯。最多不过炸断了胳膊腿。培哥年轻,长出来就是了”]

简直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喔,是培哥呀!我猜都是你!你老人家找我有什么事?”

居然是培哥打的电话。这下就要认真对待了,不然以后回学校吃不了兜着走。

“最近在干些啥子嘛?”

完全是政治审查的口吻。

“小打小闹写点小说。”

在大人物面前一定要谦虚。

“那不是成作家了喔?时刻为人民服务了。”

“不敢当,不敢当。纯粹混口饭吃。还不敢为人民服务,还没准备好为人民服务。先为娱乐服务,先为娱乐献身。”

在培哥面前你就得谦虚不是?他老人家永远是主演,得他赏识才让你跑跑龙套。你别得意过头了,真以为自己是个角了。那天回学校看老师有你好果子吃。

“不能这样说嘛。我看你还是个文学青年,高中的时候就爱搞点创作。当然比起我们这些是要差些,不过年轻人应该鼓励嘛。最近在写什么,历史或者武侠?”

“唉,还武个什么侠喔。”

“叹什么气!年纪轻轻的!是不是久了没让我打到。”

“不是我想叹气。实在是难混。这世道都不晓得写点什么东东。学生开头那会写武侠,传统的,向金庸先生学习。毕竟人家一大把年纪了,说不定那天就挂了。他去了,华人的武侠旗帜不能倒呀。得有人接班。接着、接着,学生发现当下流行玄幻。武侠都死悄悄了。”

“打住。玄幻?是什么意思?先解释一下了来。”

我都是出来混的。那里搞得清楚这些专用名词嘛。先忽悠过去再说。

“嗯......你理解成乱弹琴就是了。”

语气要略微严肃,严肃中捎带几分洒脱。不然他不得相信。

“是不是喔?”

就是这样他都还有疑问。

“那麻烦你给个解释嘛。好歹我也在网上混了个一年半载。不算权威,也是半个专家嘛。”

这叫以退为进。不讲些手段,那里镇得住培哥喔。

“是、是、是,你哥子凶,你哥子东西多。”

瞧,说好话了吧。谈话你就得注意点技巧。

“抬举,抬举。学生混了这么久自然是有些收获的。考虑问题自然要比普通人全面些、深入些、细致些。当然都是些经验之谈。”

自从在网上写小说之后,我就喜欢滔滔不绝,沉浸在自我欣赏的海洋里,陶醉在思想构建的艺术空间里。

“少给老子乱弹琴。你以为你天上懂一半,地上懂得完?你那是半壶水响叮当。不要以为我搞忘了,你高一参加朗诵比赛,就念个小作文。念的时候脸也红了,手也抖了,全身上下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当时我还以为你发了羊癫疯。就盼到你倒。你要是倒到地上,我就冲出去,在操场上扯把草塞到你嘴巴里头。”

汗,这事他也记得。事关名誉问题。确实有必要让当事人申明一下。

“培哥你晓得的。我第一次参加这么大型的课外选秀活动,面对这么多评委和观众,是有些紧张,可以理解啥。”

“大个屁!就我们年级几个语文老师打分,每个班再出个人。我们年级有几个班?才十个。一共就十个同学参加。还大型,还选秀?我说你崽儿脑壳里头不晓得装些什么豆腐渣。我看你是遭蒋老师教傻了。当然话又说回来,蒋老师教毕业的学生一两年之内不正常的多了去了,也不只你一个就是了。”

“对头、对头,我也是这么觉得。”

“晓得不,你的蒋老师出事了。”

“他还能出事?”

[蒋老师:男;三十来岁;我高中时期的班主任;擅长语文教学工作。说是擅长但和培哥比起来差得远,虽说书教得一般,而且啰嗦得很,但是师德非常错,所以同样深得学生之心,人称蒋帅是也。为人低调,素以园丁自居。]

“都惊动校长了。”

“还能惊动校长?简直是天方夜谭喔!”

“不开玩笑。”

培哥说不是玩笑,那事情肯定闹得很严重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校长喊他教重点班,他偏偏要教个普通班,还来个就图普通班学生懂感情。”

“很伟大嘛!”

“伟大个屁!都要搞下课了。”

“是不是喔?”

“校长说了他蒋老师要是不教重点班,老子就喊他下课。”

“有点地动山摇的意思了。”

“不是地动山摇,是石破天惊。你的蒋老师犟起来了像头牛,还不是个把人拉得住的。我这样说,他还来个‘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差点没把老子气死。”

“是迂腐了点。不过比当年在讲台上端盘茴香豆,教我们《孔乙己》的时候好多了。”

“好啥子,还不是神起的。”

“他至少晓得找个名人当挡箭牌了。”

“好了,就这样我有事先挂了,晓得该做什么了吗?”

“晓得。”

到底晓得什么?哈哈,就是喊我打电话给蒋帅,安慰安慰,开通开通。当然现在不急着打给蒋帅。我还是先拨雪儿的电话,告诉她......

通了,

嘟......嘟.....嘟......

接了,

“喂,雪儿呀!今天早上我梦到你了喔!”

“梦你个头。不要以为我和你一样一天到晚没得事情做。我还在上课。”

嘟,嘟,嘟。

挂了。

居然就这样挂了!好歹我也追了你四年吧!没得功劳也有点苦劳吧!老天爷不厚道呀!你怎么就让我遇上这么个薄情寡义的小女子?神呀,救救我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