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混乱城市》 第十章 一切不真实都来至于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十章 一切不真实都来至于我


冷龙现在需要回家洗衣服,他想把他所有的女式和服找出来洗一遍。于是他转头离开了别墅。

现在花园里剩下的人全部都是自己人了。他们是:柳生大大崽、柳生纯子、信之介、多多丸、杀生和尚。还有一具神经肯的尸体,以及一个送外卖的盒子。

柳生纯子建议说:“父亲现在我们怎么办?所有敌人都消灭了。我们去大吃一顿吧!”

“不。”柳生大大崽意味深长的样子,“事情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简单。龙族社一定不会就这样甘心的。说不定在今天晚上他们就会大举进攻。生存和毁灭这是个问题。因为我需要和龙族社死拼到底。以不辱大哥的脸面。这样你和信之介带着多多丸去西区的和尚庙。”

柳生纯子惊讶道:“什么?父亲要我们去和尚庙?”

一旁的信之介也是茫然失措,心中想:“这人是不是有病刚刚和尚庙的人还派人来杀我们。好不容易应付完就要叫我们去送死。这不是神经质吗?反正你要去就去,我找个机会开溜大吉。哈哈哈......我好聪明。”

“信之介帮主我把小女就托付给你了。你可一定要好好照顾她呀!将来振兴柳生家的重任就落在你们头上来。”柳生大大崽神色凝重地说道。

“爸爸你真是的。”柳生纯子不好意思说。

信之介心想:“这下太好了。照他的意思是要招我为婿。哈哈哈......这么好的运气居然被我撞到了。”心中是怎么想的就照实说了出来:“我虽然归为一帮之主,但是遇到纯子小姐确实没有话说。既然伯父硬要招我为婿,我也就勉为其难的接下来。”

说完之后,柳生大大崽哈哈大笑起来搞得信之介莫名其妙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柳生大大崽止住大笑突然发问。

信之介也收敛了笑容回答:“因为你笑了所有我跟着就笑了。”

“好有性格的年轻人。如果你也会像多多丸一样运用十方斩我也可以把纯子许配给你。可惜你不会。大哥柳生平八郎有过遗言,凡是在他死后能够自由运用十方斩的男人就可以娶小女为妻。但是非常遗憾我会所有会员都不能运用。直到今天多多丸的出现。我相信多多丸已经参透了生死奥义所有才会在敌人面前发出如此巨大威力的能量。我也相信结束未来混乱城市就要靠多多丸这样的人才。”柳生大大崽语重心长地说。

信之介质疑说:“你不是说要把纯子托付给我吗?”

“刚才一时激动纯粹口误。”柳生大大崽解释说。

“哎......好运气怎么都落不到我的头上。那我还是回家帮姨父送外卖吧。”信之介唉声叹气地说。

“信之介帮助你也不用如此泄气。万一以后遇到更中意的呢?这次只要你帮助纯子和多多丸到了和尚庙的总坛,说不定别有一段机缘在等着你呢!”柳生大大崽说完递给多多丸一个小盒子。

“怎么听起来象是街边算命的唬弄人的。”信之介将信将疑,翻看起小盒子来。

“你看见这个盒子了吧。”

“当然看见了我又不是瞎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多多丸准备打开。

柳生大大崽制止说:“不要打开它。你只要把它交给和尚庙的主持——我是老和尚。之后他就会给你一段姻缘。”

“真的假的?”

“如假包换。”

“那好我们这就上路了。”

“信之介帮主确实是快人快语。”

柳生纯子恋恋不舍说:“爸爸那我们走了。”

“去吧以后就要靠自己了。爸爸再也不能照顾你了。”柳生大大崽依依不舍地说。

“走吧还说个什么劲呀!再不走龙族社的人就要杀过来了。到时候男的破腹,女的强奸。”信之介不耐烦地说。

杀生和尚此时已经改邪归正,一把举起已经是废人的多多丸扛在肩膀上。柳生大大崽目送着五人离去,眼中不禁掉下了一滴酸楚的眼泪。

从东区到西区只有到东6区乘坐地下铁。而东6区却是龙族社总坛所在。因此信之介五人要在龙族社重重耳目之下像影子一般不被发现,顺利通过东6区实在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越是不可能的事情就越激发出信之介作为一帮之主的信心。信之介其实在内心是一个非常有抱负的年轻人。尽管有时候他有点不可思议的弱智,但是他的潜力只要一发挥出来。那么他就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人物。他的小学老师就经常这样劝告他。“信之介再傻也要给老师傻出个理由来。你一辈子都要记着,你信之介已经是一名合格的小学生了。给,这是小学毕业证书。祝贺你信之介你已经毕业了。”小学老师当年的毕业祝福至今在信之介耳朵余音环绕。

“哎呀。”信之介因为只顾想着小学老师激励的话语,一下忘记了前面有个没盖子的下水道,于是就掉了下去。

“救命呀救命呀。”信之介在下水道里大叫,“我怕黑我怕黑。”

“等一下我去找个绳子把你拉上来。”柳生纯子趴在地上说。

“快呀快呀下面还有很多鼠小弟。”信之介叫得很绝望也很无助。一时之间他对人生所有的憧憬,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都在这黑漆漆的下水道不见了。现在所有的人所有的事,信之介都不关心。他从心底觉得自己是个懦夫,一个对社会没用的人。信之介其实还是个孩子,一个依旧需要父母溺爱的孩子。

柳生纯子不久找来一根很细的绳子抛进仿佛很深很深的小水道。信之介尽力用双手抓紧这根很细很细的绳子。其实当信之介触摸到这根很细的绳子的时候,他想到了自己往后的命运。他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宿命。每个人都有。每个不同的人都一个不同的宿命等待着自己。这在每个人生下来之前就已经决定了。就像现在的自己,如果自己注定要死在下水道里,那么这根绳子再怎么也不可能救得了自己。可以确信的是信之介对生是有一种奢望的。注意是“奢望”,因为他的确觉得死对于自己这种市井小混混来说太平常不过了。大人物不应该死。他建立的概念是大人物们掌握了绝对力量所以不该死。比如冷龙。冷龙尽管是男人,但是他却扮演女人,但在死的关口,冷龙表现出一种对自我的审视。而小混混就不行。小混混通常就跪地求饶了。其结果往往是死。不过,信之介又不是完全认为自己没有可能求得生的希望。即使自己是小混混也应该有,而且从某种程度来说要比大人物们活得好。这应该是个事实。

信之介心里面是这样想的:“我可以活得更好”。

正是这一句话给了他无穷的力量。他的血液从身体里面源源不断地流出来,不久所有的身体里的血液完全暴露在肌肤的表面。它们像自由自在的孩子一样在信之介的皮肤上面游泳。它们感觉到自然,非常的自然。随后信之介身体里的能力爆发了。像火山一样彻底爆发。轰隆一声巨响,信之介从下水道里冲天而出。

此时所有人都莫可明状的感到害怕。或许是信之介从下水道里猛然飞天之后所带出的能量让在场的人感到窒息。对,应该是这样的。当一个人的能量被潜意识激发到顶点的时候,他有理由让周围的人感觉到郁闷。

柳生纯子心里面有一种说不出的害怕。的确,杀生和尚也有一种欲言又止的感觉。但是很快,这种心理活动就不复存在了。因为信之介在天空爆炸了。是的,就是爆炸。信之介自我爆炸之后他身体的碎片落在地上。不久又聚合在一起,组成一个新的信之介。这个信之介与之前那个信之介没有什么不同。他有他的表情,内心。而且都极其真实的反射给柳生纯子和杀生和尚。

柳生纯子和杀生和尚也不觉得信之介与以往有任何不同。他们依旧认为信之介是冰镇牛奶帮的帮主。在某个方面信之介对他们的爱,他们依旧能够体验到。关于爱柳生纯子和杀生和尚是能够真实体验到的。那么这就足够了。三个人继续上路,就当信之介从来也没有掉进下水道。他也没有在下水道里求救。

其实,信之介根本没有掉进下水道。

其实,下水道也根本不复存在。

其实,所有人面对生命脆弱无助的时候都会产生幻想。

三人在路上走着。他们的心情很愉快。因为他们就要到西区去了。西区是什么?西区里有新鲜的蔬菜和自然的呼吸。那里是一个非常美丽,非常美丽的地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