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混乱城市》 第四章 哭吧把被子盖紧痛哭吧

jiguanggy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URL] 第四章 哭吧把被子盖紧痛哭吧 晚上23点过5分,东9区,外藩街18号,田口姨父的清酒店。 已经快要到打烊的时间了,所以小店里人很少,但是却暖洋洋的。 “惠子快给这两个冻坏了的孩子来壶热酒。”田口姨父喊道。 惠子姨妈在外屋回答道:“知道了,让孩子们等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四章 哭吧把被子盖紧痛哭吧


晚上23点过5分,东9区,外藩街18号,田口姨父的清酒店。

已经快要到打烊的时间了,所以小店里人很少,但是却暖洋洋的。

“惠子快给这两个冻坏了的孩子来壶热酒。”田口姨父喊道。

惠子姨妈在外屋回答道:“知道了,让孩子们等一会,我把客人的酒满上了来。”

信之介和多多丸埋着头盘脚坐在垫子上。两人冷得直打哆嗦。

“大冷的天怎么穿这么少?”田口姨父关切地问道。

多多丸说:“老大说等我们打败下了龙族社就会有好衣服好东西吃,以后再也不挨冻不受饿了。”

“哎......”田口姨父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这孩子成天就爱白日做梦。龙族社的地盘是你能够抢得过来的吗?也不先称称自己有几斤几两重了来。”

信之介说:“够了!我的事我知道该怎样处理!你最好少管!”

“你这孩子......哎......”田口姨父又叹了一口气显然已经习惯信之介这样说话了。

“热酒来了。”惠子姨妈端着一壶热酒,掀开门帘进来了,“田口少说几句快给孩子们满上。趁热喝,暖暖身子。”

“谢谢惠子姨妈!”多多丸说。

“不用,快喝,快喝。一口喝下去身子就热乎了。”

田口姨父把酒平均倒在了两个大碗里。两人一饮而尽。

多多丸说:“惠子姨妈好好喝呀!”

惠子姨妈笑道:“傻孩子不是惠子姨妈好喝,是热酒好喝!”

“我还要喝!我还要喝!”

“好好好,我再去给你们热一壶。”惠子姨妈把空酒壶收拾好退了出去。

信之介一脸沮丧。

田口姨父说:“听说明天晚上龙族社要对柳生家动手了。”

“什么?你在那里听说的!”信之介急忙问道。

田口姨父乐了,他知道信之介最关心的就是各帮派之间的动作。

“今天下午来店里的两个食客说的。”

“食客?”

“是啊!他们......”

信之介不削道:“食客说的话能行吗?现在大街小巷都在传龙族社和柳生家的事。一些没用的废物说说大话而已!”

田口姨父说:“他们可是和尚庙的人,你姨妈上酒菜的时候还不小心看见了他们头上的戒疤呢!”

“真的?”信之介惊疑的说。

“骗你干什么?不相信就去问你姨妈。”

“姨妈!姨妈!”信之介朝外屋着急地喊道。

“等一下这就来了。谢谢您的光临,欢迎您下次再来。”惠子姨妈帮客人拉开了店门,弯腰目送客人走远之后又在门前挂出打烊的牌子。

“姨妈!姨妈!”信之介等得不耐烦了。

“来了,来了。”惠子姨妈又去厨房端了一壶热酒小碎步跑进来。

信之介劈头就问:“姨父说你下午看见了和尚庙的人,有这回事吗?”

“你这张大嘴。”惠子姨妈瞪了田口姨父一眼,“不是叫你不要把这事情告诉孩子吗?”

田口姨父搔了搔头皮难为情地说:“我忘了。”

“姨妈快告诉我吧!”信之介央求说。

“你这没记性的东西。”惠子阿姨骂了一句田口姨父,“是有这么回事。当时那两人穿着我们东区特色的衣服,头上都戴了帽子,进来之后就要了最里面那间的小隔间,接着点了菜,全部都是荤腥的,有”

“你就说你怎么看到戒疤的,你啰嗦这些菜名干什么,挑重点的说。”信之介不满意道。

“喔。”惠子姨妈为自己的啰嗦有些脸红,“他们点了菜之后我就转身推上门,在快要合上门的一瞬间,那个坐在右手边的和尚就把帽子取了下来,还说‘真是麻烦,还是取下来舒服’。对面那一个就说‘明天晚上就要动手了,到时候柳生......’。那个又说‘嘘,小心点以防隔墙有耳’。然后我就去给他们准备菜了,上菜的时候我看见右边那个和尚又把帽子戴好了。”

信之介听惠子姨妈说完,端起桌子上田口姨父倒满的酒,一口气喝了个痛快。

田口姨父得意地说:“这下该相信了吧!”

“我看你以后还敢瞎趁能!”惠子姨妈突然揪着田口姨父的耳朵说。

“哎哟,哎哟,我认错还不行吗,快放手呀,好痛。”田口姨父求饶道。

惠子姨妈最后使劲揪着耳朵转了半圈才松手。田口姨父捂着耳朵痛得大叫。

惠子姨妈看着田口姨父痛苦的样子笑着说:“怎么还想再来一次呀?”

“不来了,不来了”田口姨父被彻底打败了。

“那还不快去给孩子们热两个寿司。”惠子姨妈命令道。

“是是是。”田口姨父坐起来,掀开门帘,穿上鞋子,临到走的时候对惠子姨妈说了一句,“我这辈子可算是怕了你了。”

“你说什么?”惠子姨妈说。

“没什么,没什么。”田口姨父赶忙跑向外屋。

惠子姨妈对信之介说:“你姨父就这样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还是成天一副不正经的样子。信之介你可一定要努力呀,别像你姨父一样碌碌无为一辈子。”

“姨妈。”信之介说。

“什么?还要热酒吗?”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信之介很认真地说。

“咦,看上去很严肃的样子嘛,这可不像平时的信之介喔。”惠子姨妈笑着说,“让我来猜猜是是什么问题把我们的信之介弄成这样的。首先一定不是一个小问题,肯定是关于帮派之间的吧!”

“你们快乐吗?”声音很小,信之介坐在对面静静地看着姨妈。

“快乐?”惠子姨妈有些没弄明白的样子。

“你和姨父觉得这样的生活有意义吗?早上8点钟开门,晚上23点关门。这样从早到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你们不觉得无聊吗?”

惠子姨妈的表情有些惊讶,她没有想到信之介会问这样的问题。过了很久,才说:“我想我们应该是快乐的吧。虽然我们的生活很平淡,偶尔会吵吵闹闹的,但是彼此的心中都记挂着对方,”


归属感


信之介便在姨妈的故事中陷入了思考。惠子姨妈没有注意到信之介神态的变化自顾自得说。

“寿司来了啦!”田口姨父掀开门帘。

惠子姨妈看见田口姨父突然进来,脸上一红,惊慌失措的样子说:“我去给孩子准备被子。喔,你们今天晚上就睡在阁楼上吧。”

惠子姨妈红着脸非常不好意思地合上了拉门。

田口姨父莫名其妙地说:“真是搞不动女人心里面到底是怎样想的。不过她好久都没有红过脸了。她年轻的时候最爱红脸了。”

多多丸呆呆的看着摆在田口姨父面前的寿司。

“姨父。”信之介说。

“什么?喔,一定是肚子饿了。”田口姨父憨笑着,“看我啰里啰唆的,快来吃寿司。”

田口姨父把装寿司的盘子推到两人面前。信之介本来想问姨父是否觉得幸福,但是从姨父快乐的脸上,他读了姨妈脸上同样写着的幸福感。

吃完寿司之后,两人睡在了二楼上面的小阁楼上。

“早点睡吧!”惠子姨妈说。

多多丸用力得点了点头。

“知道了,你也早点休息。”信之介不耐烦地偏过了头。

惠子姨妈顺着楼梯爬了下去。

信之介难以入眠,透过玻璃天窗看到街对面的高楼大厦。他隐隐地感觉到这些钢筋水泥做成的建筑物,仿佛是一座长城把他团团包围。包围圈随时随地在缩小直到包裹住城市里的所以居民。他觉得快要因此而窒息了。他急忙站起来不顾一切地奔向天窗,用力推开了它。

寒冷的风卷着落不尽的雪花通过天窗融进信之介的身体里。

街对面的玻璃窗大厦成排成排以更加立体的形式林立在他的眼前。他感到害怕,害怕真的有一天所有的高楼大厦都变成了一座座监狱,把自己,把多多丸、田口姨父、惠子姨妈,把认识自己的人,把看见过自己的人,把城市里的所有人终生囚禁。他害怕了,他脸上害怕的表情反射在街对面大厦的玻璃窗上,尽管离得很远,肉眼看不分明,但是内心迫切地感受到大厦在用力压向自己。

他猛地一下抬头伸直了脖子往上看,四周是森林般的建筑群,它们像无形的墙,所有的墙都从地面密不透风地砌到天堂,天空只剩下巴掌那样大一块,自己仿佛置身于深井之底孤独而又无助,只有巴掌大的井口飘落着雪花。

雪花让他想到刚刚死去的九个牛奶小子。他们的生命如同雪花一样短暂,一样容易蒸发。

“是我,是我害死了他们!”信之介突然对着夜空宣泄道,两眼涌出了款款热泪,“我知道你们会睡懒觉,我知道你们没有带水果刀,我也知道你们都想去游乐园......其实我也没有想带你们去收保护费,我只是希望能够在你们面前炫耀炫耀我那点可怜的自尊心,我也会对你们这群白痴撒谎的,我真的会说姨父家已经提早打烊了没有借到武器,临时取消这次行动,这不就圆满完成了吗?可是你们都不理我了。为什么呀?老天你为什么要夺走我的好兄弟?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老大你还有我在,无论你到那里我都会跟着你。”

信之介转过头看见多多丸正对自己说。

“老大我知道除了自己兄弟以外,别人都说我苯,我是弱智,说我看见自己的亲生父母死在佐藤毅雄枪下,自己还能在一旁不停傻笑,简直就是天生的蠢材、垃圾、废物。可是当时我不像傻子一样傻笑,佐藤毅雄的枪会放过我吗?不会,也没有理由会。所以我只能是傻子,一个城市里最傻的傻子才有可能生存下来为父母报仇。尽管我也不聪明没有过人的天赋,但是我会在冷龙面前装死,我会为我的目标努力。老大你也是一样的。”多多丸极其平静地说完了这段话。

信之介没有说话,他安静地回到了自己的铺位。

“要是还想哭的话,就把被子盖上在被窝里哭,这样姨父姨妈就不会听到了,他们也不会担心了。”多多丸眼角斯润了,“老大我真的好想他们。”

“我也是,睡吧,明天早上醒来就会好了。”信之介盖上了被子,把头缩了进去。

这一夜两个失去兄弟的少年都在各自的被窝里红着眼,流着泪,牙齿咬紧了被子的边角,吞下了许多哭声和许多眼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