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就是掠夺 也谈苏联对东北的掠夺

z_qa 收藏 1 161

中东铁路像柄利剑纵贯黑土地⒀。东北人民的血汗,顺着剑刃向沙皇俄国流了近30年。


“八·一五”后,这条被日本帝国主义截流了14年的大动脉,又北上流向了社会主义的苏联。


工厂、矿山设备被拆卸了,运走了。有的是整座工厂、整座矿山的拆卸、运走,只剩下一些空房子。据日本产经新闻出版的《蒋总统秘录》称:“在电力工业方面,相当于东北总发电量百分之六十五的电力供应设备拆运而走,此外,鞍山、宫原(即本溪)、本溪(今本溪湖)等钢铁厂设备的百分之八十被搬走,抚顺、本溪、阜新、北票等处煤矿都被劫掠而受害甚大。”美国国务院一份调查:“估计在苏军占领期间,东北工业蒙受损失约达二十亿美元”⒁。


8月28日,苏军仅从长春伪中央银行中,就提走库存满洲币7亿元,各种有价证券总值约75亿元,黄金36公斤,白金31公斤,白银66公斤,钻石3705克拉。


从日本人的高级家具,到中国市民的收音机、座钟,都要。有的老人说,连农民的黄牛也往火车上赶。


在战后的德国,苏联也是这样干的。


一位叫哈特里奇的美国人写道:“苏联死伤了千百万人,遭受了灾难性的破坏和损失。他们期望用最快的速度,各种可能的手段从战败德国那里取得赔偿。他们的指导原则是:‘能拿的就拿!’成群结队的俄国人来到苏占区,他们在德国俘虏的帮助下,动手把德国的基础设施搬得清光。可以说,凡是能拆走的都拆走了--管道设备,铁轨,电话机和交换机,汽车,市里发电站,有轨电车,机床乃至整个工厂--什么也逃不过俄国人的眼睛。“⒂。


对于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希特勒德国,这也算是“恶有恶报”。


可这里不是德国,也不是日本,而是中国呀!


我的悲哀的黑土地!


熊式辉一伙在东北到处碰壁,正不知所措,咄咄逼人的苏军又加上新的砝码:“凡在其占领区内日军所使用之一切物件,均系合法的战利品。”⒃。


“八·一五”前,整个东北都在日军控制下,“日军所使用之一切物件”,简直是海阔天空无限大。


熊式辉走马上任前,在重庆就计议定了的。准备在中苏协议中有关苏联利益的条款下,做出最大的让步,以换取苏军在接收问题上的协助。


可寻遍所有协议的所有条款,哪有这样一条呢?这位蒋介石的智囊人物,也算机关算尽,却无论如何也跟不上斯大林的胃口。


长春警备区原副司令员严东江老人,闯关东到沈阳后,东北局派他和另外三个人去接收满洲里。据在东北局接受任务的贾石(离休前为国务院外贸部副部长)讲,他们去这个过境不站的任务之一,就是截流,截住那些被苏军非法抢走的物资。一行四人准备到哈尔滨与李兆麟联系,未到哈尔滨,就听说李兆麟被暗杀了。


老人感慨:那“老大哥”真下得了手啊!


机会是以实力大小进行分配的。利益也是由实力大小决定的。


从“八·一五”日本投降,到翌年“五·二三”苏军撤退出境,如果把这期间三国四方的碰撞结果用一个不等边四角形表示,毫无疑义,苏联的那条边是最大的。


对于这片黑土地,实力强大的美国,毕竟有点鞭长莫及。


苏联很爱建立纪念碑,也很会建立纪念碑。比如在东北最大的城市沈阳,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想不想看,只要去过,下了火车,就会看到一座高大的纪念碑。


这里想说的,不是这座理所当然应该建立的,也理所当然地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苏军阵亡将士纪念碑”,而是另一种碑。


是“‘老毛子’太臊性”的那种碑。


是“‘老大哥’真能下得了手呀”的那种碑。


确确实实,对于那些“太臊性了”的大兵,苏军有关当局后来是很严厉的,有的当场就处以极刑。特别是对糟蹋中国女人的大兵。


可对于那抢掠或指挥抢掠“日军所使用之一切物件”的官兵,斯大林处罚了哪一个呢?


做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是从那个列强中最具侵略性,也最贪婪的沙皇俄国脱胎而来的。我们很难说二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也很难说其间没有什么必然的的联系。我们只能说,做为这个国家,也做为共产党的领袖,斯大林也未脱俗。因而,这一切也就都不值得大惊小怪了。


因为战争本来就是掠夺,掠夺财产,掠夺女人。在人类最早的战争中,不就是把掳获的男人杀掉,而把财产和女人掠走,供自己挥霍和蹂躏吗?


斯大林得到了实惠,欲深深地刺激了一个民族的感情。这是无论开动什么样的宣传机器,也磨灭不了的印记。


10月12日,延安《解放日报》头版报道:《由东北回家的博爱劳工说红军对中国人民亲如一家》。


“和苏联老大哥会师去!”当年闯关东的老人,几乎个个都怀有这样一种真挚而又热切的感情。宣传教育多少年了,在他们心目中,和“老大哥”的情谊是胜过新生骨肉兄弟的。


在某种意义上,这倒与苏联卫国战争初期,一些布尔什维克曾坚信德国工人阶级会筑起街垒,开辟国内战场反对希特勒,有点相像。


据说,16军分区被阻沈阳车站,手执转盘枪的苏军士兵抢他们的钢笔、橹子时,一些干部战士就要和“老大哥”干。后来那个著名的“塔山守备英雄团”,曾有个营长,无论什么人和他谈话,做工作,也转变不了他对“老大哥”的看法:什么鸡巴“老大哥”,土匪!


在笔者家乡,有人就因为说了类似的话,1957年被打成“右派”。

六十年代未的“珍宝岛事件”发生后,在中苏两党唇枪舌剑的论战中,我们曾送苏联两个不雅的新名词“新沙皇”和“社会帝国主义”。


实事求是地讲,从日本投降到苏军撤退这段不算大长的历史时期中,苏军在东北的某些行为,是颇有点“新沙皇”和“社会帝国主义”味道的。


“老毛子”太臊性了!


16军分区被阻在沈阳车站,手执转盘枪的“老大哥”,上车抢他们的钢笔、“橹子”。


如果车上还有女人,土士洋八路会不会打起来?


前面说了,“八·一五”后的关东充满恐怖。那个沈阳卫戌司令卡夫东,在一篇回忆录中也谈到这一点。但他绝口不谈在苏军进驻地区,造成人心惶徨的主要原因,是那些为非作歹的苏联大兵。


买东西不给钱是常事。全副武装的八路军都敢抢,老百姓还在话下?


最难以忍受的是糟蹋女人。光天化日,在大街上就追,就拉。人们天不黑就关门,有的还把胡同堵死。凤凰城没驻苏军,不知从哪儿跑去一个,满大街追女人,把座县城闹得鸡飞狗跳。驻在当地的冀东部队,不得不把这个“老大哥”抓起来,送交安东苏军卫戌司令部。


这不是个别人看到和经历的个别现象。从辽宁到吉林到黑龙江,人们都说:“‘老毛子’大臊性了!”


有的老人说:直到现在,在电影电视上看到“老毛子”,这心还直突突。


最惨的是亡了国的日本女人。苏军到处,跑不及的就“削发出家”。当“和尚”也躲不过去,日本人居住区白天晚上都能听到惨叫声。实在受不了了,有的就主动送去一些,希图能够保全多数。有的跑到八路军驻地,跪地痛哭,请求“八路太君”给予保护。


各处苏军都有死于非命的。当时是说国民党地下军干的。这是不能排除的。但是,当这些“太臊性了”的大兵闯进民宅胡作非为时,后脑勺被甚麽东西来一家伙,那也是不在情理之外的。


1948年9月29日,东北野战军铁道纵队政工会议上,一位领导讲了这样一段:“红军曾有个别违犯纪律的现象,这毕竟还是个别的”,“应从大处着眼,不应专从生活小事,方式方法等细小问题去着眼。”(11)。


比之几十上百万大军,“个别”是没错的。


然而,生活在黑土地上的人也没错。他们是在比较了从张作霖的奉军到蒋介石的国军,再到所有曾经践踏过这片土地的异国军队,才咬牙切齿地说上一句“‘老毛子’大臊性了”的。


当时有种说法,说苏军在欧洲伤亡太大,把狱中一些犯人充军来打日本。这是可能的。可大连地区五十年代留下的那些混血儿,也是犯人所为吗?


苏军从欧洲到中国到阿富汗,美国从欧洲到非洲到日本到越南,都留下了混血儿。今天,从柬埔寨到黎巴嫩到西南非洲,操着各种语言的军人还在制造混血儿。当年的成吉思汗大军所到之处,也是一样。


一种世界性的人类丑像。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在源源运往欧亚非各战场弹药给养的同时,也给性欲旺盛的军人送去成吨计的“军用物资”——避孕套。而日本为了减少因性病造成的非战斗减员,则从本土和朝鲜征集10余万“慰安妇”,以解决“皇军”官兵的性饥饿。有时,“一名慰安妇,一天须接待三百七十名以上的男人”。①②军人在残忍地蹂躏女人时,他们也破战争蹂躏着。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