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的酷吏:不远万里来中国从事逼供的老外

武则天时的著名酷吏。胡人,籍贯不详,年龄不详,卒于691年。性情残忍凶暴,以诬告陷害他人为能事,因此而得到武则天的重用。死在索元礼之手的冤魂有数千人之多,以致天怒人怨,武则天为了收买人心,将索元礼当作替罪羊诛杀。



索元礼是波斯人,深目高鼻,满脸胡须。洛阳城里虽然胡人众多,但能当上薛怀义的干爹,却只有索元礼一个。



薛怀义何许人也?那是当朝女皇帝武则天最宠幸的面首。薛怀义本名冯小宝,身高力壮,有膂力,原是一个贩卖女人梳妆台上的脂粉等物的小商贩,偶然的机缘结识了唐高宗千金公主的侍女,共赴巫山云雨之后,千金公主为了取媚于武则天,遂将冯小宝进献,说:“小宝有非常材用,可以近侍。”“非常材”就是指这个男人的生殖器很大。侍寝后武则天非常满意,为了便于出入宫中,让冯小宝剃度为僧,将白马寺修葺一新,冯小宝任住持。因为冯小宝不是士族出身,又把冯改姓薛,与驸马薛绍合族,而且让薛绍以叔父称呼薛怀义。自此,薛怀义恃恩骄横,右台御史冯思勖弹劾薛怀义的手下犯法,薛怀义竟然在路上拦截冯思勖,派随从将他打个半死,也没有被治罪。



这样一个权势熏天的人物,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干爹受冷落。二人合计一番之后,薛怀义就在枕头上向武则天隆重推荐索元礼,说干爹对人类身体承受痛苦的极限有精深研究,研究的时间长了,对痛苦早已麻木,就像医生对病人的痛苦毫无感觉一样,从而丧失了最基本的同情心,因此,干爹是审讯犯人的不二人选。



武则天一听来了兴趣,问道:“你干爹还有什么特长?”



薛怀义说:“还会告密。”



武则天大喜,说:“你干爹真乃上天赐给我的一份大礼啊!徐敬业这老贼刚刚造反,还不知道满朝大臣都有谁和他勾结,就让干爹来干这件事吧。叫他明天就上班!”



第二天,封索元礼为游击将军,主管首都所有的监狱。



索元礼一上任就遇到了鱼保家的案子。



鱼保家是侍御史鱼承晔的儿子,听父亲说皇上鼓励举报贪官污吏和异己分子,就想,举报的口子一开,全国冤假错案那么多,举报的人肯定海了去了,邮局的效率又那么低,举报信往哪儿投递啊?于是向武则天献上了自己的一项发明创造,并申请了国家专利。鱼保家的发明是一只铜匦,也就是一只铜箱子,分成四格,每格都开有入口,像现在小区的邮箱一样,凡是举报信和告密信,一投进去就取不出来了。这项专利,今天的人们一听就笑了,这也叫专利?可是放在那个时代,早就够得上获诺贝尔奖了。



武则天让鱼保家督造了四只不同颜色的铜匦,分列朝堂的四个方向。青匦曰“延恩”,在东,告养人劝农之事者投之;丹匦曰“招谏”,在南,论时政得失者投之;白匦曰“申冤”,在西,陈抑屈者投之;黑匦曰“通玄”,在北,告天文、秘谋者投之。这四只铜匦取代了国家信访办的职能。武则天专门设立了理匦使的官职,负责掌管铜匦的密钥,定期开启分拣信件。武则天又下诏,凡是进京上访的,当地政府不得截访,连询问详情都不允许,特许上访者以五品官的身份使用驿站和驿马,尽快赶到京城。到京城后,即使是贩夫走卒武则天也要亲自接见,安排好食宿。当地政府如果敢截访、追访,一律以上访者所申诉的罪名治罪。告密有功者甚至有封爵位的,最低下的也蒙厚赏。

如此一来,告密的风气大盛,反正是国库出钱,不告白不告,还能骗吃骗喝,即使瞎告也不会以诽谤罪判刑,于是告密者络绎不绝,目标都指向四只铜匦。可以想见,香火最旺盛的当属黑白二匦,青红二匦不过是点缀而已。



好玩的是,仿佛是上天开的一个玩笑,黑匦中的第一封举报信,举报的居然是专利持有人鱼保家!这封举报信显然出自鱼保家的亲近友人甚至亲人之手,因为举报的是数年前鱼保家曾经为徐敬业改良过兵器,这些经过改良的兵器在徐敬业发起叛乱后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致使官兵伤亡惨重。



武则天怀着激动的心情打开第一封举报信,没想到看到的竟然是这样一份秘密情报,不由得哈哈大笑,立马把鱼保家交给索元礼审讯。



这同样是索元礼经手的第一桩案子,新官上任三把火,索元礼决心将此案办成铁案。为此他苦心钻研,发明了两大刑讯逼供的法宝:狱持和宿囚。狱持即泥耳笼头,枷研楔毂,折胁签爪,悬发薰耳,卧邻秽溺;宿囚即昼禁食,夜禁寐,敲扑撼摇,使不得瞑。索元礼要试一试这两大法宝对人承受痛苦的效用。



鱼保家死活不肯招供,索元礼手一摆,喝了声:“来呀!取我的铁笼子!”手下抬来一座铁笼,铁笼顶部有一个仅能容纳头颅的小口,旁边还有一块上粗下锐的小木橛,用来“楔”进犯人头部的各个部位。鱼保家一看这个新奇的刑具,立马就尿了裤子,当场招供,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索元礼新官上任开门红,从此,“来呀!取我的铁笼子!”就成了他的口头禅,而鱼保家,做了他的铜匦新发明的第一个牺牲品,此之谓作法自毙。



索元礼一炮打响,备受武则天的宠信,从此放开手脚,开始大干快上。审讯一个犯人,往往追根究底,非要牵连上数百人才心满意足,死在他手下的达数千人之多。有时大臣入朝突然毫无先兆地就被逮捕,从此音讯俱无。满朝文武都成了惊弓之鸟,早晨入朝前必先和家人诀别,说:“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相见。”退朝后回到家中,必定手抚胸口,连称“侥幸!”



有一次,十几个侍卫在酒馆聚会,酒酣耳热,其中一个侍卫开玩笑说:“早知得不到封赏,还不如去侍奉庐陵王呢。”庐陵王就是刚被废黜的唐中宗李显。有一个侍卫趁大家不注意,偷偷溜了出去,一出门就直奔索元礼的办公室,举报了这句大逆不道之言。那边厢正在吆三喝五,寻欢作乐呢,羽林军已经破门而入,统统把侍卫们抓了起来。索元礼亲自出马审讯,左一声“来呀!取我的铁笼子!”,右一声“来呀!取我的铁笼子!”,十几人全部屈打成招,说玩笑话的侍卫处斩,其他侍卫被安上“知反不告”的罪名,像萨达姆一样处以绞刑。告密的侍卫被授予五品官的奖励。



索元礼开先河,起了模范带头作用,一时间酷吏纷纷涌现,其中和索元礼齐名的叫来俊臣,二人被合称为“来索”,即来逮捕的意思。来俊臣本来是个无赖小混混儿,因犯奸盗罪被刺史李续杖打一百,戴枷游街示众。来俊臣怀恨在心,上书告密,说李续谋反。武则天一召见,发现此人伶牙俐齿,具备和索元礼一样的酷吏素质,遂拜作侍御史,专管刑罚狱讼。



来俊臣和索元礼臭味相投,互相切磋,两人联手发明了十种枷刑:一曰定百脉,二曰喘不得,三曰突地吼,四曰着即承,五曰失魂胆,六曰实同反,七曰反是实,八曰死猪愁,九曰求即死,十曰求破家。枷刑本不是死刑,可是在二人手中,却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刑具,听听这十种枷刑的名称,谁还敢以身试枷?



索元礼文化水平不高,因此无法将刑讯逼供的诸般法门系统化、理论化,来俊臣可就不一样了,怎么说他爹也是一个有文化、会骗人的赌徒。来俊臣和索元礼合作编写了一套刑讯逼供的教材,取名《罗织经》,共分12卷:阅人卷,事上卷,治下卷,控权卷,制敌卷,固荣卷,保身卷,察奸卷,谋划卷,问罪卷,刑罚卷,瓜蔓卷。其中“事上卷”讲解如何和皇上相处的秘诀:“上无不智,臣无至贤。功归上,罪归己。戒惕弗弃,智勇勿显。虽至亲亦忍绝,纵为恶亦不让。诚如是也,非徒上宠,而又宠无衰矣。”“瓜蔓卷”讲解如何无中生有制造大案的秘诀:“事不至大,无以惊人。案不及众,功之匪显。上以求安,下以邀宠,其冤固有,未可免也。”


《罗织经》是中国第一部“厚黑学”著作,二人密不示人。周朝的官场上人人都传说着这部奇书,却从无人睹其真颜。



二人作恶多端,终于像鱼保家一样作法自毙。来俊臣后来居然欺负到了武姓家族、太平公主和武则天的面首张昌宗头上,这一下可捅了马蜂窝,被斩于洛阳西市。行刑之日,人皆相庆,都说:“从此之后可以躺在床上睡个安稳觉啦!”行刑后,众人争着剜眼、剖肝、吃肉,转眼之间尸体就消失了,又骑着马践踏尸骨。



索元礼后来因受贿罪下狱,官吏审讯的时候,索元礼死活不肯认罪,于是官吏喝道:“来呀!取索公的铁笼子!”索元礼当场傻了眼,这不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吗?没等到他亲手发明的铁笼子抬来,索元礼已经服罪,但仍然大刑伺候,死在了狱中。



二人死后,《罗织经》终于面世,从此风行官场,成为官场上人人暗中研读的葵花宝典。据说著名酷吏周兴临死前看到这部书,不由得自叹弗如,长叹一声说:“我枉为酷吏,看了这本书我才明白了什么叫酷吏!朝闻道,夕死可矣!”说罢欣然受死。据说宰相狄仁杰看完《罗织经》出了一身冷汗。据说武则天看完《罗织经》,叹道:“如此机心,朕未必过也。”



【点评】



告密现象在中国历史上源远流长,但毫无疑问,武则天“革命”后产生的周朝是中国告密史上的巅峰时代——“起告密之刑,制罗织之狱,生人屏息,莫能自固。”告密是专制的天然伴生物,在武则天统治时期,告密者几乎不用付出任何成本,连路费和伙食费都由国库拨专款供给。诽谤罪则根本闻所未闻,因此即使是诬告也不会受到任何惩罚,相反还会被鼓励再接再厉。



最可怕的是亲人之间的互相告密。铜匦制造者鱼保家极有可能就是被亲人举报的。这样的告密行为彻底颠覆了最基本的社会伦理,颠覆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底线,贻害深远,最终结出了告密盛行的“文革”恶果。



索元礼是武则天由告密拔擢的第一人。他的出现,给后来纷纷涌现的酷吏提供了一个由白丁而一夜发迹的模范样本,引起了大规模的仿效浪潮,导致武周时代著名酷吏如过江之鲫的局面。



索元礼是一个外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把周朝的刑讯逼供事业当成他自己的事业。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纯粹的人。我很怀疑来俊臣主编的《罗织经》直接来自索元礼的刑讯逼供实践,甚至可能由索元礼口授案例,来俊臣执笔理论化。因为索元礼是酷刑的先驱,和他相比,来俊臣、周兴等人不过是小字辈而已。



作为一个外国人,索元礼对中国文化的精通令人吃惊。在上文中列举的诸种酷刑之外,索元礼还发明了若干酷刑:其一,用横木限制住犯人的手足,然后左右转动,名之曰“凤凰晒翅”。其二,令犯人双手捧枷,枷上层层垒砖,名之曰“仙人献果”。其三,将犯人倒悬梁上,脚上头下,头发上系上大石头,名之曰“千钧一发”。其四,将铁笼套在犯人头上,四周楔入木楔,越楔越紧,常常使犯人脑浆迸射,名之曰“天崩地裂”……可以想见,没有对刑罚的精深研究和细微体会,不可能想得出如此绝妙、如此富于想像力、如此天衣无缝的名字。中国文化同化索元礼这个外国人的速度、效率和深刻程度,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当然,索元礼和来俊臣最大的贡献就是《罗织经》。曾有学者评价此书道:“它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部制造冤狱的经典;它是酷吏政治中第一部由酷吏所写,赤裸裸的施恶告白;它是文明史上第一部邪恶智慧集大成的诡计全书;它第一次揭示了奸臣为何比忠臣过得更好的奥秘:权谋厚黑。”柏杨先生也曾经说:“武周王朝,在历史上出现短短十六年,对人类文化最大的贡献,就是一部《罗织经》。”此经如今已出版若干版本,向往厚黑的看官可以很容易地购到——不过,拜托,我可不是《罗织经》出版商的托儿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