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枭龙”变巴基斯坦“雷电”始末

大象蚂蚁 收藏 4 436

从20世纪60年代起,巴基斯坦空军就成立了一个中国事务办公室,专门负责与中方的联络和协调。巴基斯坦空军拥有相当数量的中国武器和电子设备,比如功勋卓著的J-6战斗机、HQ一2地空导弹和对空监视的845A雷达等。中国提供的武器并不是巴基斯坦最好的,也不是我们所最想要的,但它们是不可或缺的。在有限军费的制约下,很多先进武器对于我们来说可望而不可及。

巴基斯坦的武器采购总体上受到各种政治原因的限制,特别是重要装备的采购。美国对巴基斯坦的军事援助是一个主要来源,但这笔钱并不稳定,取决于不断变更的华盛顿政府和新德里之间的关系,有些年份军援会彻底消失。中国也提供一部分援助,并且相当稳定,至少从60年代到现在是如此。中国的援助大多以贷款、基础建设和直接提供产品来实现,或者在武器销售上给一个相当优惠的价格。当然,援助并不仅仅限于空军,民用方面也许更多,军内和政府高层中一直有一个对中国怀有相当好感的群体。中国事务办公室的一个重要任务是研究在中国独特的封闭供应机制中如何更好的获得我们真正急需的东西,并且妥善地与对应部门衔接。中国对外供应和销售体系非常特殊、复杂,根本不能用通常的态度和思路去处理,只有熟悉中国人的思想和习惯的人才能完成这个任务。

寻找J-6的替代机型

1978年12月,空军参谋部召开一个小型会议,讨论如何替换空军现有J一6主力机群的问题。J-6战斗机是中国仿制苏联的米格一19,虽然是50年代水平的产物,除了在最大速度方面较为逊色以外,其他性能即便在20年以后也算非常优秀的。不过这种战斗机毕竟太老了,电子设备相当匮乏,尽管可以使用红外空空导弹,但所需要的瞄准雷达等设备几乎找不到可以安装的空间。在使用中还发现

发动机容易起火、弹射救生设备可靠性不佳,再加上从1976年开始巴基斯坦空军的J-6战斗机就开始逐渐进入全寿命末期了,陆续有飞机退役。尽管可以得到一定的补充,但这种大规模退役将在1980~1984年间出现高峰,寻找一种新飞机取代J一6势在必行,特别是邻国阿富汗正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苏联进入阿富汗,这给巴基斯坦带来很大的压力,和一个咄咄逼人的超级大国比邻并不是一件好事。

会议中,总参谋部规划处展示了一些我们可能获得的战斗机,大部分是美国产品,如F一5E/F、F一104G,以及法国的“幻影”ffI/50。F一5E/F相对而言最容易获得,价格中等,以当年的价格约320~400万美金。F一5最大的好处是较完善的电子设备,但爬升力和拦截能力比较差,持反对意见的飞行员说他们可以驾驶J-6轻松的在任何空域将F一5打下来,这也许是事实。我们有些飞行员对F一5非常熟悉,他们在其他国家曾经长时间驾驶过。从越南战争中F一5乏善可陈的战绩来看,也是有道理的。装备F一5的国家很少参与激烈的战争,这和巴基斯坦即将面对苏联和印度的两侧重压不符。另外,尽管F一5不算贵,但其单价还是较高,替代J一6需要150~200架。如果美国不愿意提供援助,空军自行能负担得起的采购只有其中的一半。我们对于F一104G并不陌生,尽管其名声不好,但截击能力还是巴基斯坦非常需要的,唯一的障碍是价格——它比F一5贵得多了,除非购买欧洲的二手飞机,不然装备数量不会超过40架。“幻影”战斗机在空军中也有装备,它是我们目前唯一的高档装备。巴基斯坦空军使用的“幻影”Ⅲ和法国空军使用的是相同型号,都装备了“西诺拉”雷达,可以在海上使用“飞鱼”反舰导弹。“幻影”Ⅲ的飞行性能很好,既有高速飞行拦截的能力,也有优异的低空盘旋能力,同时还有相当完善的电子设备,自动化程度很高。不过,这也是该机价格昂贵的主要原因——单价在600~900万美金之间,而且武器只能使用法国的,这些东西也很贵。就算是购买电子设备大大简化的“幻影”50,巴基斯坦也承受不起这个价格。

对中国方面的讨论比较低调,气氛也较为压抑。我们知道中国自己也没有什么太出色的战斗机,继续采购J一6是最保守也是最容易实现的方案,但其高速能力的缺陷在未来对手面前会非常致命。中国也有J一7战斗机,这是从苏联著名的米格一21战斗机仿制而来的产品,高速性能出色,越南战争中表现不错,但在中东则比较糟糕。J一7和J-6一样有着设备简陋、航程短的问题,需要修建大量的前线机场支撑。另外,中国战斗机较差的安全性也是参谋部的一个心病。虽然没有达成什么决议,空军参谋部决定将各个方向都作为一个突破口进行尝试。会议结束以后,总参谋部派遣桑莫克准将前往法国,希望和法国商谈购买“幻影”50战斗机;贾玛尔中将前往美国,希望能寻求美国空军的支持。

起初,寻找替代飞机的结果并不算理想——巴基斯坦从法国那里获得了50架“幻影”5-PA,暂时弥补了飞机数量上的空缺。在美国的努力最终换来相当理想的结果——美国同意巴基斯坦购买40架最新的F一16战斗机,这部分装备让空军参谋部终于松了一口气。F一16战斗机对付苏联飞机有着压倒性的优势,尤其是这些飞机的开支都是从美国军事援助渠道支配,交付非常迅速。获得F一16以后,巴基斯坦空军几乎是全面围绕该机为中心进行建设:一方面巴基斯坦空军向美国提出继续购买F—16战斗机的计划,将机群最终增加到150架左右,计划分3批订货;第二批77架也顺利达成协议,这一部分飞机巴基斯坦需要支付接近一半的费用。

虽然空军参谋部决心围绕美国飞机建设空中力量,但中国的因素不能忽略,他是我们唯一可以在20年来始终稳定坚持提供武器的朋友。1982年,我们从约旦空军了解到他们正准备购买中国的J-7M战斗机。这批战斗机装备了英国的航电设备和弹射座椅,性能比中国人自己的型号优越,并且价格相当便宜。中国飞机采用西方设备?这在70年代早期几乎是不可能的。J一7的原型米格一21的设计无疑是非常优秀的,其在西方航空界曾引起热烈的争论,甚至有美国官员在国会上悲观的说要战胜米格一21就只有生产更多的米格一21。米格一21最大的缺点正是来源于航电和救生安全性方面的问题。约旦的启发让巴基斯坦空军内部萌发了一个想法,规划处的参谋们开始狂热的彻夜讨论,甚至于有人直接飞到埃及,向他们的同僚了解米格一21使用中的优劣。恰好埃及也对中国的J一7M感兴趣,并了解了不少的情况,告诉了我们很多宝贵经验。米格一21最大的缺陷不是来源于飞行性能,正相反,该机在空中非常难缠。其最大的缺陷在于没有合适的空间安装先进的雷达等电子设备,发动机落后而且耗油率高,携带载荷小、作战航程短。约旦的改进仅仅是在不改动飞机本身结构方面获得性能提高的一种方式,这种改进在不改动机体方面已经达到极限。后来我们得知最关键的雷达还因为价格原因打了折扣,这让我们非常失望,也无法了解约旦改进方案的最大成果了。

J-7M的故事

1983年7月,贾玛尔中将访问中国。他此行的目的就是去考察中国现有的战斗机,并从中寻找适合巴基斯坦的机型。在沈阳,巴基斯坦代表团被允许参观中国新式的J一8型战斗机。这种双发飞机较为庞大,有着非常优异的高速性能,但遗憾的是其技术来源于米格一21,有着同样的缺陷,缺乏足够的空间安装先进的雷达。负责接待的设计师顾诵芬先生介绍了即将改进的J-8B战斗机——其米格一2l风格的机头被替换成米格一23风格的,这样一来雷达和电子设备空间的问题获得解决。不过这需要时间,同时这架飞机太大了,机动性能还停留在第二代战斗机的基础上,复杂程度较高,价格也高,对拥有F一16的巴基斯坦缺乏吸引力。因此,贾玛尔中将向陪同的刘国民先生提出希望能看看中国替约旦研制的J一7M战斗机。中国人很快就答应了我们的要求,因为原型机正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进行试飞。于是,我们乘专机降落到一个离海边很近的机场(位于大连附近的30里铺机场)。在这里,那架J-7M原型机和它的总工程师迎接了我们。

严格的说J一7M看上去非常不错:增加了武器挂架,可以携带4枚空空导弹,并且加大了腹部吊挂的副油箱,航程略有增益。最关键的是它安装了自动化导航系统,飞行引导和攻击定位变得很轻松;雷达虽然不是非常先进,没有下视下射能力,但却能够自动化引导导弹的瞄准线进行瞄准,并能控制发射,这就比大多数第二代战斗机强了不少;多功能平显让这一功能变得更加现代化,导弹瞄准角度可以比以往大很多,很大程度上减轻了飞行员的工作量,并具有初步离轴瞄准能力。这让我们感到非常惊讶,J-7M这一套航电系统比“幻影”Ⅲ上那一套简单,但是却要实用很多,中国人声称这种飞机的售价只需要200多万美金。想象一下,200多万美金的战斗机和600多万美金的战斗机性能几乎一样,光这一点就非常吸引人。由于是样机,中国人拒绝了我们的试飞要求,但是答应我们可以随后派遣飞行员对另一架试验机进行试飞。对于中国人来说,他们敏感地认为我们对这种飞机产生了浓厚兴趣,很有希望采购它来取代以前提供的J-6战斗机。因此,他们显得非常积极,提供给我们相当详细的资料。

回国后,空军参谋部根据我们的陈述和带回的资料,感觉将J-7M列为J-6的后继机完全可行,认为可以在该机基础上进一步改进。至于飞行性能具体如何,需要飞行员真正体验评估以后才能进行,建议作一个详细地了解和评估。考虑NJ一6的替换时间还比较充裕,有足够的时间进行仔细甄选。因此,同年12月,我们与两名从飞行学院调集的飞行教官再次前往中国。这一次我们前往中国的腹地——西安,提供给我们的飞机是一架从中国空军直接抽调的J一7Ⅱ型战斗机,只按照J-7M改变了航电,武器和燃油没有改进,但不影响飞行测试。飞行测试安排得非常紧凑,20多天的时间里有14个飞行日,一共飞了19个架次,累计飞行时间超过25小时。飞行员感到中国J一7战斗机比在埃及飞的米格一21更加轻巧灵活,爬升力比“幻影”略强,8000米以上的加速和盘旋能力相当不错;安装了英国雷达后可以在只看仪表盲飞下锁定目标,具有全天候作战能力;高速能力比想象中还要好,携带导弹也能够飞到马赫1.8以上,甚至时间比“幻影”Ⅲ还要少些。缺点在于飞机的滚转性能不够好,响应度和速度都较慢,虽然小速度飞行是可以的,但小速度机动性不够理想;飞行员的视野还不够好,风挡上的支撑条相当影响视线,地面引导信息和导航信息的显示还有些问题。

回到巴基斯坦以后,空军总参谋部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研究是否购买J一7M替代J-6,是在目前的设备基础上购买,还是做出调整,安装更新的设备。预计空军的实际采购年份要等到1986年以后,到时目前这一套电子设备可能略显落后。根据中国提供的性能参数,再对比从埃及等国家获得的米格一21的资料,以及美国准备向我们推荐的F一5E/F战斗机的资料,我们发现J一7M有相当多的缺点:首先是寿命,中国战斗机沿袭苏联体制的设计,战斗机结构寿命较短,一般只有2000多小时,而西方则高一倍多;虽然中国战斗机较便宜,如果考虑到全寿命费用,这个开支并不小。其次,尽管J-7M增加了200多升的燃油携带能力,但其总燃油仅有2210公斤,最大航程仅有1500公里,作战半径太小。增加了惯性导航设备的J-7M完全可以不必受到围绕基地作战的限制,燃油总量至少需要增加到3200公斤左右才能基本和“幻影”Ⅲ持平。第三,武器挂点的问题:J-7M有5个挂点,中国人推荐挂载4枚导弹和一个720升腹部油箱,这种状态下作战半径只有280~400公里;如果在翼下在挂载两个480升副油箱,导弹还是只能携带两枚,武器数量显得略少。武器也是一个问题,中国可以提供PL一5C导弹给J-7M使用,也可以使用巴基斯坦拥有的AIM一9P。这几种导弹都较为落后了,属于第二代红外空空导弹,没有全向发射能力,瞄准角小、敏感度差、射程短。巴基斯坦已经获得具有全向射击能力的AIM一9L,作战效能提高了整整一代,新飞机最好也能使用这种导弹。但是问题在于美国导弹只能使用美国航电,J-7M上这一套英国系统可能无能为力。第四,空军已经接受了以F一16为代表的新空战观点,开始日益强调低空性能。J-7M在这方面受机体强度限制较大,只能达到7.5g,在二代机里算好的,但没法和三代机比。第五,起落性能不佳,J-7M需要很长的跑道用于起降,这对于需要前置部署的飞机来说更加不利。

任何一种飞机都有它的缺点,这是无法避免的。问题是我们现在讨论的是取代J-6战斗机的问题,航程短、寿命短都是J一6战斗机所具有的,这对已经熟悉和习惯这种飞机的地勤人员来说也许不算太麻烦的事情,至少不是不可接受。武器的问题也并非不能解决,使用美国的类似的航电产品取代英国货就可以;虽然这会增加飞机的额外研究费用,但和增加的战斗力相比是非常值得的。不过,比较麻烦的是美国的态度,他们是否能批准这些敏感设备出口给中国。办公室内的争论持续了三个月才慢慢平息,规划办公室建议对飞机进行深入测试,最好能邀请中国将飞机带到巴基斯坦来,将它放到巴空军的体系中和现有战斗机进行比较。对于担心较多的导弹问题,如果能进行实弹打靶,应该可以近距离观察。高层将军们都认为这个主意不错,于是1984年1月,巴空军参谋部正式邀请中航技和中国空军进行友好交流,明确邀请中国最新型的J-7M战斗机参加。

中国对这件事情非常积极,一方面他们也需要获得更多的宣传和肯定。巴基斯坦是***国家,和中东很多武器主要输入国有着很好的关系,在巴基斯坦国内进行演练能够增强他们对这种飞机的认识;另一方面,J一7战斗机是中国的主力装备之一,他们也迫切需要亲自体验这种飞机和不同飞机对抗的经验。因此,1984年6月9日,中国代表团从内地直接飞来两架飞机,一架是早先巴基斯坦飞行员在西安飞过的只改进航电的J一7Ⅱ战斗机,另一架则是完整的J-7M。

中国代表团在卡拉奇附近的白沙瓦机场呆了整整3个月,空军作训部特意组织和策划了10多次不同的战术演练。最初顾忌同样驻扎在这里的美国军事顾问的影响,只调集了J-6、Q一5与J-7M进行演练,这两种飞机都是中国提供的,双方都非常熟悉。随着演练科目的深入,“幻影”5也加入战团。令人吃惊的是,J-7M取得了大多数对抗的胜利,这让很多飞行员感到难以置信。因为J一6战斗机在中低空的性能应该是完全超过J一7M的,也许是中国飞行员的技术和战术比较合适。最后,在观摩已久的美国顾问的默许下,巴基斯坦出动空军最精锐的F一16战斗机才将J-7M彻底制服。随后还进行了实弹打靶,结果发现J一7M不管是对空还是对地,瞄准精度比以前型号提高了一倍多以上,瞄准所需要的时间也大大缩短,驾驶难度也远小于J-6,并且能够使用大部分巴空军武库中的弹药。这让空军高层对采购J一7M的兴趣迅速增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