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维卢希安》 第十节 单纯的夜

jiguanggy 收藏 0 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十节 单纯的夜


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讲,我并没有认真的接触一个女人。众所周知,我的第一次恋爱被上帝抹杀了。无情的光明冲破所有的重重乌云,给我以最大杀伤力的一击,由此我长跪不起,死得透彻。你不应当认为我在赤道放弃一个垂手可得的一个女人的做法有多么的可笑。我想你应该反思的是你一直以来坚守和捍卫的东西是否值得你坚守和捍卫。在很多时候,他者被他者的包围的谎言淹没了。

我的意识很清楚的知道:赤道不复存在;赤道的黑色骑士我也从来没有喝过;赤道的妓女也从来没有坐过我的大腿。然而这一切存在的基础只是人的欲望。这是传统的答案。我没有脱离传统。尽管我在一时的冲动上做出一生一世都背弃传统的想法,但是我没有在真正意义上和传统分手。

我在维卢希安听到过这样一个故事。对于这个故事本身我不太清楚是否有夸张的成分在里面充当了意识爆炸的作用,但是我还是想把它讲出来。因为这个故事对于黑骑士性格的形成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故事是这样的。一个上了年岁的学者来到了维卢希安考察。在此之前没有人知道这个学者到维卢希安的目的是否真是出于学术上的考察。然而他毕竟是一个颇有名望的学者。因此一家在维卢希安的人热情的招待了他。他也乐于受到这样的邀请。他以谦卑的走路姿势跨进了这家人的门槛。学者的魅力在很大程度上都表现在他思考的时候。这种思考使他脱离现实意义,追随先哲的脚步。因此受人崇拜。

这家人由一个父亲和一个母亲以及两个女儿组成。对于父亲和母亲我的确在这里没有什么好介绍的。你如果还想要了解你可以亲自去一趟维卢希安考证一番。我在这里要介绍的是他们的两个女儿。用一种比较没有科学理论支持的大众审美观来看,大女儿非常的诱人;小女儿的确不堪如目。当然小女儿最后也嫁出去了。娶她的是一个被维卢希安人戏称为青蛙王子的男人。

再说说教授的事。教授在这家人的家住了快一个月了。终于有一天他要提着他那箱子行李走了。于是这家人到站台给他送行。也就是我拿扫把打人的那个站台。临别的时候,两个女儿的父亲握着老教授的手问道:“您为什么总是看着我的二女儿呢?”

“这......这......”老教授欲言又止。

两个女儿的父亲又追问道:“你是不是爱上她了?”

老教授更是没有语言,满脸羞愧。

“我们不反对她和你交往。”

老教授最后终于说了:“我其实喜欢你们的大女儿。我对她有感觉。”

“那你为什么看着二女儿呢?”

“我害怕正视大女儿。因为我觉得她很美。”

这个故事到此就结束了。维卢希安对每一个故事都不太追求结果。对话完了,所以的事情也就结束了。我不知道这个故事引起你什么思考没有。但对于我来说影响确很大。照我的理解,人在很多时候保藏了虚伪。并且把它当作挡箭牌。

在从赤道酒吧出来之后,我没有上黑骑士的破车。这个时候我又想做出一些疯狂的举动,但是我太累了。真的,太累了。我有一种想沉睡千年不醒的冲动。这绝对不再是抑郁症那样可以用散散心可以解决的事情了。我在马路的中轴线上走着,像一个会思考的人。不过,在寒风之中我的大脑早已停止运作。太冷,你在这个世界上找不到一处角落可以使你温暖。你会感觉到处都是绝望的陷阱在等待着你。也可以有黑森林的魔手在你背后伸向你的肩膀。这世界除非有末日的到来,否则永远无法改变。

走着走着我迷失了方向。虽然维卢希安并不大。我也不是那种没有方向感的人。我迷路了。我一会高兴,一会苦笑,一会害怕被黑暗侵吞渴望光明的到来,一会把我全身上下的热情投入在帮助上帝搬家的公益事业当中。

在走过我最后一条马路的时候,我拐了个弯看见了曼妙。曼妙比以前更漂亮了。我喊了她一声:“曼妙。”她没有听到或者她听到也不知道是谁在叫她。你是知道的曼妙这个名字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

曼妙没有反应。于是曼妙这个名字再次冲出我喉咙。声音很大,曼妙回头了。她炯炯有神的眼睛看到我了。我在这个时候有一点兴奋,一点激动。我不知道是什么力量驱使我用狂奔的动作靠近她。

于是我和曼妙脸对脸不到10厘米的距离相见了。我对她说:“你好!”然后她给了我一个必要的拥抱,接着是一个洋溢着热情的吻。我陶醉了。一颗失落好久好久的心被一个深爱着我的人找回了。

应该过了很久,曼妙说话了。“你爱我吗?”

“爱。无论你是一个舞蹈演员还是一个想做妓女的舞蹈演员。”

“为什么?”

“背弃他者以后得到的权力。我有权使用。你呢?你爱我吗?”

“还不太确定。下了火车以后,我去了赤道。我喝了很多黑色骑士,但是都没有用。这里的人根本不看我一眼。我开始想黑色骑士没有用。其实不然,这里的人他们并非在故意陷落在赤道。赤道只是一种形式。这种形式不是我不可以接受的。”

“用一句老维卢希安人的话来讲。‘你经过了黑色骑士的考验,闯过了赤道’。这句话很适合你现在的处境。”

“谢谢。我想回家了,就在前面。”

于是我和曼妙回到了她的住所。屋子不大,但是非常整洁,生活用品一应俱全。我还想补充一句,地板的确擦得很干净。我从心里面喜欢。

在曼妙的这一夜。我称之为单纯的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