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维卢希安》 第八节 馈赠

jiguanggy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URL] 第八节 馈赠 我后来被这两个警察带到了医院。起初他们他们相信了那两个店员的报警,认为我敢于要放火烧掉超市,所以才把我带到了这家正规的医院。后来,可能是他们见到了我呆滞的神情,像木头人一样的动作。他们怀疑了自己最初的判断,然后把我带到了精神病医院。一家可以说上了规模的精神病医院。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八节 馈赠


我后来被这两个警察带到了医院。起初他们他们相信了那两个店员的报警,认为我敢于要放火烧掉超市,所以才把我带到了这家正规的医院。后来,可能是他们见到了我呆滞的神情,像木头人一样的动作。他们怀疑了自己最初的判断,然后把我带到了精神病医院。一家可以说上了规模的精神病医院。我在那里呆上了几天。在这几天的休息里,我以极其大胆且富创造力的动作,在游泳池旁边撒了完了尿。此后我爱上了游泳池。我选择我终身的小解都要在游泳池旁边完成。由于我以如此新颖的手法解开人性虚伪的贡献,我得到了医务人员的特殊馈赠。他们把我关在了一个单独房间直到黑骑士的到来。

黑骑士在那天开着一辆破车来接我。我知道他一定不会允许,这些医务人员给我不停的打针吃药。我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黑骑士理解我没有抑郁症,精神病。黑骑士跟院方交流了一下,付钱给了医院。于是我自由了。我如果真的是精神病人我也自由了。只要你给了医院酬劳,他们就会放你走。

黑骑士替我打开了破车左边的车门,说道:“你知道吗?这几天我可害怕极了,直到今天早上一个警察上门说你在精神病医院。我就急急忙忙的赶来了。你感觉怎么样,情况还好吧!”

我问他:“强壮吗?”

“什么?”

“我说那个警察强壮吗?”

“去你妈的。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开玩笑。你难道真的疯了吗?”

“我的意思是他可以在我的介绍下参加下一届星际真男人选美比赛。”

“妈的!你真疯了!”黑骑士上了车,然后看见我还在车门边没有动静,右手拍打着车门,恶狠狠的说道:“上车。”

“好了!你难道不觉得这里的护士小姐很不错吗?”

“我不感兴趣。上车。”

于是我上了车。黑骑士发动了油门,一路上他总是说山地越野摩托车比较舒服。他不喜欢坐在车里面的感受。甚至于汽车是人类最愚蠢的发明。因为坐在车里的感受是压抑。他希望可以拥有一辆红色的敞篷跑车。不久,破车行驶到了维卢希安。一路过来,我看见街道两旁都被堆满了清扫的积雪。我本来又想展开想象力,认为这都是我前几天那个普通的夜晚在星际间领导人民起义的杰作。所有的积雪代表着我卓越的,铭刻历史的功勋。但是我太累了,这几天我在精神病院受到了非人的待遇。漂亮的护士小姐笑语盈盈的哄我打针吃药。真的,在那一刻我真想把她按在床上,用野兽的行为对待她。可是我的理智战胜了我自己。我又仿佛为放过世间一个小小的生命而骄傲。但是我真的太累了。我坐在黑骑士的破车里睡着了。我的呼吸很均匀,很自然。我觉得我从未这样享受过如此睡眠。

后来我醒了,黑骑士说我睡了一天一夜。我自己感到很惊讶。我醒来的时候是用午餐的时候。黑骑士早已经准备好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其实不是他准备的,是他的女朋友准备的。黑骑士介绍时说:“写手,我还没有和她上过床呢!”我首先申明一下,“写手”是我的称谓,是上天给我的馈赠。你们都可以这样叫我。这样我会感觉很熟悉。于是我说:“那样抓紧到赤道去了。”

黑骑士笑了,坐在他旁边的女人也笑了。这顿午餐吃得的确愉快。可能是有了女人的缘故。我一直都想问那个上身只戴着胸罩的女人,是不是在家里就可以这样不拘束的戴着胸罩。在我看来只戴着胸罩的女人是放荡的。但是我没有问,因为黑骑士是我的好朋友。如果我这样问了,我觉得会给黑骑士一些伤害。因为黑骑士喜欢暴露,他曾把自己的一些观点写成报告,并站在维卢希安的国家博物馆门前宣读。他也曾想自己组一个党派,取名叫“裸体”或者“一丝不挂”向维卢希安的保守党发起攻击。因为保守党的名字叫“自由民主”。

是的,我觉得黑骑士是一个不错的人。他在这些方面有一些创新。他总是做得很有新意。他在大庭观众之下,总是发表让我感觉呕吐的意见。我想他认真做事,是可以自己拉拢上一小股人马,自己建立一个为自己人争取利益的党派的。可是,他的精神总是无畏的消耗在上床做爱上面。对此我无言以对。然而黑骑士保持着大多数人没有的乐观。他曾宣称自己一生没有任何追求,没有任何意义上的目标,连抱女孩上床都是迫不得已。因为他自己总认为自己无事可做。世界上所有的工作他都认为没有任何意义。他彻底反对真理,也不相信世界上有真实的存在。我对他的评语是自暴自弃。

黑骑士就是这样一个人。他真的属于在星际里迷失方向的那类人。可能在他的思想里根本就不存在方向这个概念。

在这个用完愉快午餐的下午我和黑骑士两个人躺在椅子上想到了很多。他的那个女朋友在吃过饭之后就走了。黑骑士说她要去约会另一个比他强壮的男人。这个时候,我都不知道对此说些什么了,是说些很鼓励人心的话,还是展开一种刻薄的批评,再或者别外的什么。我真的感觉自己想一个不会思考的动物躺在黑骑士的住所里消磨阳光。我以为我本来是有远大理想的,但在这几天里我有一种沦陷的感情色彩。我不知道生命为什么而活着?我失去了一切存在的必要基础。

最后我告诉黑骑士:“走吧!今晚到赤道。我想喝黑色骑士。”

黑骑士是这样回答我的:“好吧!黑色骑士是对自己的一个考验。我就从来没有经受起黑色骑士对我的考验。”

“5点出去吃汉堡,吃完了再去。”

“你还没有忘记过去吗?”

“没有。从来没有。”

“有一天,你会忘记的。经不起黑色骑士考验的那一天。”

我说:“那或是一种解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