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六节 黑骑士


火车到站了,在维卢希安的站台停靠。我提着我的行李下了车,我想再见到曼妙,但是没有如愿。这说明我的魔法失去作用了。这倒又证实了一个传闻,在维卢希安魔法行不通。见不到曼妙的结果是,我的欲望点燃了思念的火焰把我慢慢燃烧。我穿着铠甲,拿着中世纪的长矛,骑着战马,刺向那一切阻挡通往胜利的障碍物。就这样一个小角色在维卢希安的站台做出一个觉醒的动作。小角色就是我。我始终相信小角色会长大成为英雄。

然后小角色引来的旅客的议论。

“快看呀!这个人在表演滑稽节目。”

“妈妈他在表演什么?”

“不知道。”

“快离他远点。他是个精神病患者。我在火车上就看见他了。他还跟你一个贵妇谈话了。然后那个贵妇大叫了。”

“大家快跑呀!一个只会杀戮的骑士像上帝那样降临维卢希安的车站了。”这句话是我说的。“哈哈哈!复活了,所有的传统。”

六神无主的人们在站台里狂奔乱窜。

随后警察赶来把我带到了一个有黑色铁栏杆的地方。我在那里呆了一两个小时。我想这就是黑色的城堡吧!不久不会睡觉的公主的忠实仆人把我带了出去。仆人就是那个总是夸耀自己说“是的,你可以肯定我是一名真正的维卢希安人”的黑骑士。我简直不知道他怎么去了千片高原的,又怎样当上了不会睡觉公主的仆人。在一个月之前,我确定他是我在维卢希安的一个朋友。我一直叫他黑骑士。

我问他说:“黑骑士你怎么当上不会睡觉公主的仆人的?”

黑骑士说:“你真的疯了吗?你居然在车站拿着扫把打人。”

我冷静的说:“扫把是我的武器。一把骑士拥有的真正长矛。它很锋利。在有我导师开的书面证明的情况下使用它会很安全。当警察把我逮捕了,用力的把我抵在墙壁上,并搜出了我书面证明的时候,他们只会认为我的病情正在加速恶化。在这个时候,他们并不会再以及时制止住我的疯狂举动,而得到一些英雄主义情节。相反他们所得的只有头痛和沮丧。他们也更加清楚当自己跟一个精神病患者纠缠一两个小时以后,今晚的胃口将会遇到多大的麻烦。这个时候,你一出现。他们就会把我这个麻烦包袱迫不及待的扔给你。而你绝对成了他们心目中的救世主。”

黑骑士拍着我的肩膀说:“可真有你的!这太妙了。”

我说:“我的确不太肯定我的病是不是真的不那么严重。真的,我有时候彻夜失眠。在梦里我去了一个城市,悲情城市。那里面只有街道。我还感觉我吃了一个有全世界那么大的红苹果。我一口就吃掉了。”

黑骑士安慰我说:“好了,我的朋友。你需要在赤道来杯黑色骑士。它会让你忘记一切的。”

赤道一家酒吧的名字。黑色骑士一种烈酒的名字。它们在我的脑海里存在了很多年。正是它们给我的青年时代打下深深的烙印。在我的生命里永远不会忘记。

我又问黑色骑士:“快要和那姑娘结婚了吧!她不错,各方面的条件都不错。最重要的是当初使你勇敢的坠入爱河的正是她的臀部。”

黑骑士说:“我和她吹了。”

“多久的事?”

“就在昨天。她跟另外一个人好了。她对我说他才是真正的男人。”

“看来漂亮的女人不怎么样,或者说拥有漂亮臀部的女人不怎么样!至少她们都不够忠贞,不是吗?”

“说得好!你怎么样?”

“我觉得我再次恋爱了。”

“多久的事?”

“就在刚才。在火车上。她是千片高原上黑色城堡的不会睡觉的公主。这你应该知道,你就是她忠实的仆人黑骑士。”

黑骑士说:“你又神志不清了。”

“我想是的。”

“那她人呢?”

“谁?”

“不会睡觉的公主,你的第二次恋爱。”

“走了,消失了。她学到了老国王的魔法。你没看见吗?维卢希安下雪了。正是魔法的运用。”

雪花漫天飞舞,感动了这个冬季,在维卢希安。我和黑骑士并肩走回了他的住所。我和黑骑士是不错的朋友。从小到大的交情使我们彼此之间没有任何隔膜。但是我清楚的知道我和黑骑士又不是一路人。在生活上我们有我们各自不同的选择。

在黑骑士的住所里面,我找了个凳子坐下。黑骑士用咖啡机给我冲了一杯咖啡。我喝了几口感觉非常好。

我说:“我清楚的知道我患有抑郁症,而且并不严重。但是我在清醒的时候总是希望抑郁症再严重一些,更严重一些。比如现在。”

黑骑士不解的问:“那是为什么?”

“我需要写作。我的生命就是为了写作而存在。你不得不承认我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情人就是写作。”

黑骑士把两手插在怀里说:“对于写作我不喜欢。我跟文字没有什么交情。相比之下我对女人更为了解。她们各种生理反应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在这种事情上你确实是一把好手。你对一个女孩从相识,交往,直至把她骗上床。从整个过程来看,你都做得像一个职业选手那样出色。”

“谢谢。今天晚上我有一个约会。我想在约会的结尾处会出现一个小小的高潮。”

“在什么地方约会,就在这吗?”

“这怎么会!在自己的家里,你永远体验不到偷情的快乐。赤道,只有赤道的鸡尾酒才可以把她彻底灌醉。”

“这样你就好下手。”

“可以这样说,但是也不完全是。她必须要愿意。”

“她已经醉了,已经醉在床上了。你怎么知道她愿意。”

“全凭我当时的兴趣判断而已。”

“我了解。我想跟你讲一个我的故事你愿意听吗?”

“当然愿意。如果是关于你和不会睡觉公主的故事。”

“不是。”

“那我要认真考虑了。”

“现在是下午17点,你一般会在18点出去。这是你的一个规律。你完全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听听我这个故事。”

“那你说吧!”

于是我很认真的讲述这个故事。我说:“那一年我的职业是一名探险家,终日在世界的各处游荡。这种游荡需要生命作为保障。我随时迎接挑战,挑战极限。我的身体素质可以说非常好,因为我居然会游泳,也敢于游泳。对于游泳来说我并不害怕。我甚至可以教你一些常规的游泳姿势。这对你今后的人生都是大有裨益的。

因为我是一名探险家,所以我在大海里航行。我要去找海盗埋的宝藏。于是我找到了。宝藏在大海的呐喊声中躲藏。然而我又失去了方向,疲惫不堪。我的左边就是岸。我不敢靠岸。我或许愿意死在大海里也不愿意接受上岸的事实。因此我不是一个真正的探险家,真正的探险家愿意承受上岸的打击,来年再为第二次探险做好准备。”

故事讲到这里可以说算一个临时的结局。

黑骑士问道:“完了吗?”

“完了。这符合一个结局的大方向,尽管来说不怎么样。”

“那我应该去赤道了。冰箱里面还有东西可吃。”

“好的。再见,祝你愉快!”

“谢谢!我会在今晚度过那消魂一刻的。”

黑骑士就这样带上门走了。我看见窗外一直下不停的雪想到了曼妙,猜测着体验黑骑士今晚那消魂的一刻。他是怎样把她抱上床的呢?我可能应该学一学。这同样是一个不错的生活技能。这应该比知道如何驾驭会吐火的飞龙有用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