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维卢希安》 第五节 犹豫的爱

jiguanggy 收藏 0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URL] 第五节 犹豫的爱 在火车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到达维卢希安的时候,曼妙向我过来了。正如我所预期的那样。曼妙走过来很有教养的坐在我的对面。并且一名侍者在她的吩咐下给我们两人分别上了一杯咖啡。她的那杯咖啡还加了少许牛奶。在侍者离开的时候我出于绅士的涵养给了他小费。之后曼妙自己又动手加了两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五节 犹豫的爱


在火车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到达维卢希安的时候,曼妙向我过来了。正如我所预期的那样。曼妙走过来很有教养的坐在我的对面。并且一名侍者在她的吩咐下给我们两人分别上了一杯咖啡。她的那杯咖啡还加了少许牛奶。在侍者离开的时候我出于绅士的涵养给了他小费。之后曼妙自己又动手加了两小块糖。糖块是从杯的边缘滑落进去的。整个过程看上去很优雅。

我说:“您一定受过高等教育。从你加糖的动作来看。”

曼妙说:“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必须要接受我的道歉。因为你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作家。宽容和理解是你的信念。这是你的证件。”她递给我了那个刚才使她惊恐万分的皮夹子。然后她说:“尽管你现在有一些抑郁症。不过不严重。因此你的意识可以在很清楚的情况下接受原谅我刚才对你冒失的建议。”

我说:“好,我接受你的建议。”

“那么在这个时候,我可以回答你提出的那个问题。我的答案还可以使你打消一些萦绕在你心头的顾虑。”

“是吗?”

“是的。”曼妙向左右两侧瞥了两眼,在确信没有任何人注意我们之间的谈话后,很谨慎很小声的对我说:“我的职业是舞蹈演员,但是从我内心来讲我非常愿意进入妓女这个行列。你知道我希望可以和你做成第一笔交易。不过你必须要在你朋友面前,也就是国家博物馆馆长那里搞到一张派队的门票。我想我的这个态度应该可以替你打消心中的疑虑。”

我喝了一口咖啡,然后放下咖啡杯,说:“我是否可以这样理解。您在用你一生的坚贞换取一张毫无意义的派队门票。”

“你完全可以这样理解。我会遵守这个行列的道德操守,在事情做完之后我会守口如瓶我们彼此之间的小秘密。”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知道吗?你现在就像一只陷入迷途却不知返的羔羊,马上就要坠入深渊。我不太明白这个职业有什么地方竟然具有如此魅力吸引你介入?当然你可以不回答。”

曼妙或者贵妇,贵妇或者曼妙。在我看来她的肉体显然不能再次吸引我的灵魂。尽管她的肉体在视觉上很丰满,甚至她的胸部会像海浪一样起波澜,但是我觉得我已经是黑色城堡的主人,我的感情不会再这样随便因为物欲的挑逗,便被轻而易举的调动起来。我营救了公主,我于是成了黑色城堡的真正主人。主人的权利是使整个大地诚服在自己的脚下。

而对于一个承受失恋所带来的传统意义上的打击的时候,你才会身不由己的感受到自己骑着一匹老马在沙漠里孤独前行,一步一步走向负罪感产生的地方,然脱下层层外衣去接受那使肉体是痛楚的赎罪方式。

我尽管在行动上背弃了他者,但是我并没有摆脱因为长久的存在于他者的包围之中而产生的依赖情节。我时常想返回,从原路返回他者的包围。这正是传统的爱情伤口不会消失的理由。爱情伤口像魔鬼的咒语一样缠绕在我心间,随时随地让我在这头老马的背上感受沙尘的摧残。

在此之前我确实迫不及待的想拥有曼妙的肉体。我本以为可以堕落在曼妙的肉体里。只要她也愿意。现在她愿意了,她比我更有这个要求。可我又完全拒绝了,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本能意识。我并不想为自己在维卢希安的生活制造悬念。

一个遥远的声音在向我呼唤,我又不得不找个地方停下来倾听。事情就是这样。曼妙具有双重身份,她不仅仅是曼妙还是贵妇。

贵妇是传统,是在他者的包围之中成立。

千片高原出现在我眼前,黑色的城堡变成了白色,变成了灰色,变成了我没有见过的色彩。我或许在火车的前进当中不再适合做黑色城堡的主人。我又回去了,回到了熟悉的悲情城市。

曼妙回答了我的问题。

她是这样用语言来描述她内心起伏跌宕的状况的:“我觉得你是个好人,主要指品德上还不错的人。你应该不会太粗鲁的对待我。当然妓女这个行列或许可以充满激情。对,可能是激情。应该是不需要伪装的激情。我也不太确定,我真的还没有入行。我对这方面的理论还不太了解,但是我至少觉得不应该像你说得那样,这个职业使我失去坚贞。对不起,我觉得没有很好的回答你提出的问题。在这点上我很抱歉。”

“你不用抱歉,一点也不用。我已经不知道我的大脑在怎样的运作。我是说我是一名传统的人。上帝在我心中不只是有一个影子而已。我是极其相信天长地久的爱情存在于这个喧闹的世界的人。不过,当我上了开往维卢希安的火车后就不太这样认为了。我的所有小时候灌输在我直到死去的生命里的理论在沿途的风景面前,摩擦,碰撞,坍塌,崩溃。

我有一种多余的担忧。世界上的色彩都不能确定。真的,我不骗你。现在我之所以还活着不过是物质生命并没有结束而已。在精神上我已经奄奄一息,或者死了。我正是以一名幽灵的身份才学到了老国王的魔法。这样的魔法使我看清楚你身体的每一出。在你坐下来把糖块从指尖滑落到咖啡杯的那一刻起,我透视了你的肉体。”

我的内心以从没有过的平静说完这段话。我不知道我的内心是怎样做到如此程度的波澜不惊。我的眼神冷峻,呆滞,麻木。瞳孔里面暗藏了来自世间所有的死去灵魂的消息。黑色的眼睛是游荡在苍穹中的幽灵。幽灵不再狂躁不安,不再激情澎湃,不再热血高涨。

曼妙是动人的。这样的女人可以用一个上帝为所有成年人创造的词语来概他们所共有的一个特点:成熟。成熟使女人具有致命的诱惑性,当她们安安静静的坐在你的对面的时候,你的心脏开始加速跳动。然而我却第一次真正的感受到生命的确一定不存在了。我只有老国王的魔法。但是我又不知道老国王把魔法放在了那里。我的脑海?我的精神?我的意识?我的上衣口袋?我不知道。

我想我的意思就是拒绝曼妙的肉体。从精神而下到物质,这样一个动作流程的拒绝。

曼妙知道了,曼妙是智慧的。她早早的从我充满悲情的眼中看到了对她身体的麻木。

她说,她带着看不起我的神色说:“好吧!我想你很珍惜你今日的地位以及声望。它们比人的肉体不知道重要多少倍!它们被你奉为神灵,高高在上受世人的朝拜。它们是你的主宰,是你的上帝。我想这就是你虚伪的找来冠冕堂皇的词语暗示我,然后又抛弃我的唯一理由。道貌岸然是推动你血管里面血液流动的绝对真理。谢谢,我会找到更好的,再见。”曼妙起身,转身,走了,走出了我不会拐弯的视线,像天使一样找寻她自己的圣地去了。

在那一刻,我的心脏又开始跳动了。我穿着拖鞋骑上那高不过我肩头的白色小马驹,达达达的追向曼妙的肉体乃至精神。

火车静静的开着。窗外的风打在了我脸上。

我在想如果我没有第一次失败的恋爱我想我会接受曼妙。她体内散发出的茉莉花香让我为之着迷。老国王的魔法是生命完全展开以后的神秘,所有人都会为之倾心,我仅仅是其中的一个小小的追随者而已。

现在曼妙的离去让我思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