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维卢希安》 第四节 千片高原

jiguanggy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URL] 第四节 千片高原 “我是一名游走各地的吟游诗人。我饱经了风霜才来到了这里。”在我的心中找到了这样的句子后,我回到了座位。当我坐下的时候摸出了放在怀中的笔记本,用钢笔记下了。 我转头看了看窗外的景色。那是怎样的一种景色呢?我自己问着我自己。她让我忘记了悲情城市的存在。放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四节 千片高原


“我是一名游走各地的吟游诗人。我饱经了风霜才来到了这里。”在我的心中找到了这样的句子后,我回到了座位。当我坐下的时候摸出了放在怀中的笔记本,用钢笔记下了。

我转头看了看窗外的景色。那是怎样的一种景色呢?我自己问着我自己。她让我忘记了悲情城市的存在。放眼看去窗外一望无际的田野被微笑着的风儿吹拂。那高高的,蔚蓝的,天空中的千片云朵闪烁着魔幻的色彩。这一切都是让人心为之陶醉的乐曲。是必须用纯粹的诗句来赞美的。火车前进着,前进的速度让我也置身其中,于是在我的眼中闪过无数几乎真实的画面。一幅幅自然的画面像清泉一样进入了我的心田。她使我的心变得透彻,清晰,空灵。

我再次打开钢笔帽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这样的句子“生活仅仅出现过一次,不是被我选择而是被我死死拽住,最后还是需要放逐来结束。”

在可以抒情的时候我的精神恢复了正常,但是我也不能肯定刚才和贵妇的谈话就不正常。或者在刚才那个时间段我只是想找一个人诉说而已。可惜贵妇永远无法区分肉体与精神的价值取向。前几天我被我的导师确诊患有轻微精神抑郁症。他给我的一点建议是我应该去一个可以自由行动的地方接受大自然的对话。于是我选择选择维卢希安。我想在那里可以找到我用山盟海誓堆砌出来的爱情是多么不稳固的解释。正是在可爱的维卢希安我失去了我原本以为是一生挚爱的恋人。我觉得这是我抑郁症的根源。

好了,我现在不想再谈我的过去了。我的过去太苍白无力了。我需要一些根本不稳定的激情就像那位贵妇用她的胸部给我的表达方式冲淡我的悲情。悲情时不时的围绕着我。简直像幽灵。这不是单一的,这是复数。当你需要彻彻底底问个为什么的时候,整个世界就有了太多幽灵的追随者。正是这些追随者建筑了悲情城市。整个城市有的只是街道。可长,可短,可宽,可窄。但绝对恢宏。

而现在我坐着火车驶向维卢希安。我的眼睛在千片云彩的包围下淡淡的忘记了悲情城市的存在。云彩像漂浮在空中的高原。那上面有座黑色的城堡,里面有一个需要骑士驾驭飞龙去营救的不会睡觉的公主。我其实完全可以充当骑士这样的角色。可以告诉你的是,我的业余生活一直对骑马保持着相当的兴趣。遛马可以说是我的一个自觉伟大的高人一等的生活技能。我向来在人前夸耀我的这个技能。它确实比笔头管用。有一天当我在漆黑的森林里的一株大树上的巢穴里发现了一只飞龙的时候,飞龙会张着血盆大口吐出一团熊熊的火焰欢迎我的到来。这太完美了。于是我告诉了它一套关于营救在千片高原上面的黑色城堡里面那个不会睡觉的公主的方案的时候,它感动了,这也促使它决定跟随我上路,去战胜邪恶。

我不得不说这将会如何对后来的历史产生多么重要的影响。真的,我感觉爱情给我笃信一件事情的理论依据。近来一段时间我都没有体会到这么专业的勇敢精神了。我的表情看上去显得很消瘦。不知道是不是缺乏勇敢而变得消瘦的。不过我现在有了一些勇气,在和曼妙对话之后。是的,就是曼妙。我觉得我抑制了我对曼妙合理的感情曲线的自由发展。我甚至想到了,我没有对不起那个在维卢希安爱上我的女人。真的没有,我们彼此已经离开了,很传统的离开了。在此之前我们只牵了手和接了几次不太多的吻。但是我一直以来都忘不了她。我的内心滋生出一种负罪感。我总是那么天真以为我应该和她结婚。至于要不要孩子那是将来的问题,但至少要结婚。

此时,请你不要戴着一幅很权威的面具对我说“你根本不配享受爱情,因为你不懂”。

爱情是什么,是鲜花,会枯萎。这是我认为的。

不过,我曾经某一刻握紧了她的手,因此我有了一种负罪感。这是什么逻辑?不过,我还吻了她,因此我有了一种负罪感。这是什么逻辑?这样的逻辑完全导致了如下这个场景在真实的出现。我如果和她做爱,我绝对应该有责任娶她。而对于牵手和接吻只需要保持负罪感,不需要承担娶她的责任。这就可以说是人性的光辉。这样的人性光辉必须要在他者的包围之下才可以看到。于是我害怕了做爱是需要他者证明的。

爱情是鲜花,却用缤纷的玻璃纸包装,这样的爱情值得你永远追求吗?因为害怕这个逻辑,直到此时我还故意打压了我对曼妙的冲动。这句话你完全可以理解为我对曼妙一见钟情。那怕单单是对她肉体的钟情。然而这被他者打压。

此时我走进了悲情城市。我在其中穿梭。只有在这里我无需准从他者的眼光。但在悲情城市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你可以无所顾忌的破坏直至毁灭任何目标。在这里自由行动是什么?自由行动可以是任何形式,但绝对不是逻辑的驱使。因此当你破坏直至毁灭任何目标以后,你将要承受来自和精神上相当形式的责任。所有你在悲情城市无需顾忌他者的存在。在悲情城市的本质上已经解决了他者存在的问题。他者已经由责任代替。这既是我喜欢悲情城市的理由,也是我讨厌悲情城市的理由。

我从悲情城市里走出,看着窗外千片高原,看到了千片高原上的黑色城堡以及里面不会睡觉的公主。我当然要义无反顾的骑着会吐火的飞龙营救公主。但是黑色城堡本身拥有不确定性,不稳定性。这完全使它在千片高原上的地址有从0到1000的变化,随时变化。我只有飞龙,飞龙也只有我。如果是这样我肯定不能成功扮演骑士的角色。所以在我又动用的魔法。黑色城堡在千片高原的地址确定下来了。永远不再改变。于是我得以驾驭着飞龙降临黑色城堡。飞龙看见了黑色城堡就吐出一团团火焰。接着黑色城堡一点一点坍塌了,在一些时间之后完全崩溃。

你没有感觉到黑色城堡在疯狂的崩溃吗?那是因为你的灵魂还在他者的包围之中。你的灵魂一直被宏大叙事支撑。你在时间中丧失自我。然而我营救了睡在黑色城堡里面不会睡觉的公主。她就是曼妙。曼妙变得更加使人心醉。因为无论她穿着什么衣服,穿着多少什么衣服,我都可以透视她的身体。如果你还没有明白这一切,那我只好告诉你我学会了老国王一些有益的魔法。

当你越来越羡慕我拥有这些老国王的魔法的时候,你就会越来越不自在。你就越来越不相信,即使我和曼妙正在严肃的讨论怎样搞到那张派队门票的时候,你都以为我们正在做爱。但是你如果不走出他者的包围找到自己的维卢希安,找到自己的曼妙。你永远都会继续伪装,继续在他者的包围之下谨慎的伪装。直到他者的概念越来越模糊,全部他者都从他者的包围中走出,又自发的形成另一个他者的包围。

但现在对于我来说我营救了公主。

我在通往维卢希安的火车上对着千片高原说:“别了,那个把他者奉为权威的年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