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维卢希安》 第三节 神思者(2)

jiguanggy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三节 神思者(2)


我摘下了帽子,右手把它放在腰间,然后身体弯曲到一定程度,低着头对着曼妙深情款款的说道:“尊敬的夫人,我可以坐在您的对面吗?那样我会感谢上帝的。”

“当然。如果你愿意。”贵妇开口了,说话了。这是我接下将要以她为中心,马首是瞻的前提。

“谢谢。其实我真正的身份是一名游走各地的诗人。我想竭尽全力为会魔法的老国王做一点事情。”我说话时故意像调治肉饼那样多加了点胡椒,这样我觉得会使自己看上去很激动,但是表情绝对冷静。然后坐在了她的对面椅子上。真的很冷静,我冷静得像一个杀手。在此之前我曾一度怀疑过我是一个冷血动物。甚至没有细胞。不过那是往事了。在公园里卖冰淇淋的小小店员说得好“现在开始享受每一刻吧!但是请你注意头顶上方的太阳光,它可能会先一步吃掉你手中的冰淇淋”。是的,我会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贵妇满脸惊讶的望着我说:“你会魔法?真的!”

“不是我会魔法,是我的老国王会。不过他现在生病了。”我抱歉的说,并且把帽子放在了我的左手边。现在我才看清楚这帽子是一顶漂亮的礼帽,供绅士专用的。不过我不是绅士,我是彻底的英雄。谢谢,你知道就好了,千万不要对别人说,我曾经被老国王派去屠杀肉鸡而得到了一枚荣誉勋章。你瞧这枚勋章就佩戴在我的胸前。其实按照我的本意我是完全可以把它当作手表使用的。

贵妇又要说话了,她的唇角动了动,真的很有吸引力,所以我更愿意当着她的面叫她曼妙。这是我给她取的名字。她说:“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魔法?相对于此,我更愿意接受一个玩笑或者冷笑话。”说完,她端正了一下坐姿,好使她的身体保持笔直,甚至像男人一样挺拔。这样她上身的丰满完全展现在了我的眼前。真的,完全展现了。你应该可以理解我此时此刻的血液循环有多么快。不过我现在相当的镇静。简直像一个堡垒,这个堡垒必须要在悬崖峭壁之上,其下是咆哮了整整几个世纪的海啸。你可以从海风中听到这样的声音:“快杀呀!可爱的海盗们。”;“快抢呀!我们的女人。”;“快埋呀!金银珠宝。”这个时候你应该具有冒险家的精神,独自驾着一条木船驶向远方乘风破浪吧!

好了,让我用冒险家的口吻对着曼妙说话吧!

我说:“我想给您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只要您认真听完,您就会知道并且懂得如何在这个世界上使用老国王的魔法。那时候所有的幸运都会眷顾您。”

接下来贵妇笑了,笑得很好看,像她说话的声音那样婉转。她说:“是的,先生。我非常想听你讲这样的一个关于童话的故事。如果你还不想用一点午餐的话。”

听着她说话的时候,我觉得曼妙不只想单纯的引诱我。如果我愿意,我配合,而且在国家法律允许的情况下,我和她肯定还会得到更多发展下去的机会。现在这个故事就是契机,所以我早已放下了在这里用午餐的打算。我要用尽全力说好这个真实的故事。

于是我忘记了午餐以及饥饿。我开始神采飞扬的说故事了。一个真实的也可以说是我亲身经历的故事。

我说:“我是老国王手下的一个兵。有时帅帅的,就像现在这样。”我又故意清了清嗓子学着使用在生活中观察到的大文豪的肢体动作,说:“当然有时也傻傻的,不过那是在我认识您之前。我想这应该归功于您高贵的气质。正是这样独特的气质把我带到了餐车,带到了您的面前。这同样也是苹果的味道。是的,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很大的苹果,可以很确定的说它有整个世界那样大。既然我们谈到了它,我必须给您介绍一下它的一些情况。它的主要特点是皮很薄,肉很厚,水分充足。在橱窗里放上100年不会腐烂。当然你必须每天看它一眼。”

我滔滔不绝的说着这个几乎真实的故事。

贵妇打断了我的说话:“先生,你所说的会魔法的老国王呢?”

我面带歉色的说:“忘了他吧!虽然他会魔法。现在我真的关心的是这个有世界那样大的苹果。更主要的是这个大苹果是红色的。多么纯情,就像小姑粮的脸蛋。我真想咬上一口。这样肯定可以止住恋人的泪水。”每次说到这里我就想哭,仿佛这件事情真的很让人感动。我不自觉的发现我陷入在了一座巨大的,空洞的,悲情的城市里面。所有的街道都向我敞开。我要独自一个人享受寂寞,直到永远,永远。

我的灵魂安静了一会之后,我本想在接下来的谈话中揭示一个天大的秘密。那就是红苹果是怎么长出来的。不过我的思绪再次被贵妇无情的打断了。

她说:“够了,够了,够了。我想一个人用午餐了。请你离开。怎样来的就怎样去。”你可以想见此时她脸上的表情是多么的女人。可是她对我下了逐客令。

但我并不为此有什么愉悦,我的注意力早已不再集中在她那丰满的躯体上了。我的眼前晃过了那座悲情城市。突然之间我感觉要做这座城市里面所以街道的代理市长。真的,我对眼前这个打断我两次重要谈话的女人已经不在乎了。我忘了她全身上下的丰满。

我站了起来,拿起了礼帽,我要离开座位了。就在我要离开座位的那一刻,我看见了她的双腿,修长的双腿。简直是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品。然后我顺着她双腿的曲线向上看,一直看到她的眼睛。可是她的双眼没有和我的双眼进行有效的对视。我又想:“这肯定是她的预谋。她一定想要欲擒故纵。她的内心真的像泉水潭一样深。她肯定爱着我。这段爱情持续在她心中肯定不只一天两天了。”于是我忘记了那座悲情的城市,以及那个没有薪水可拿的代理市长的职位。

就这样我又说话了。当然是对着曼妙。我说:“夫人想不到您的双腿尽是如此的修长。我想用石膏为它铸一个模子,然后用我的心写一首诗,最后将这两样东西一同交到国家博物馆的馆长手中。您以为如何?”

曼妙仿佛来了兴趣,她用试探的语气询问道:“先生是诗人或者......”

“其实诗人只是我众多身份中的一个而已。您不必为它劳神。我还有一个身份可以告诉你。国家博物馆馆长和我是至交。我们配合默契的程度已经不亚于蛋卷和冰淇淋的亲密无间。”

曼妙对我抛了一个眉眼,她或许从我的话语中得到了一些不可多得的信息。从而燃起了她亢奋的激情。我也感觉到了她的身体正在燃烧,火势越燃越大。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真的,在这个时候我想吻她。一个英雄那样吻她。那一定是缠绵,浪漫,带着香水味道的销魂一刻。我需要这样的时刻。在我的本质我是一个诗人。悲情城市的灵魂诗人。

曼妙又对我抛了一个眉眼后说道:“我想学会魔法。”说着她把她的胸部故意向上抬了一下,引起了一点波浪。我发了呆,我在她的胸部上看到了悲情城市以及城市里所有的街道。我想哭,为城市里的悲情哭泣。然而曼妙又说:“我想学会魔法。”

“魔法?”

“是的,我想学会魔法。像你给我暗示的那样学会它,掌握它,运用它。”

我的思路很清晰,但是我不知道曼妙在说些什么。我疑惑的问道:“你想学会魔法?”

“难道不是吗?你给了我相当多的暗示,就在刚才。”

“我是诗人,我是老国王手下忠诚的士兵,最重要的是我还是悲情城市的代理市长。”我把话说得很有力量,以表示我会像小男孩那样坚强。

“先生你在说些什么?我想我们应该谈谈关于你的朋友,国家博物馆馆长。我知道下周在维卢希安有一个国家博物馆举办的关于历史文化的派队。我真的很想参加,你可否帮我搞到一张门票什么的。为此我愿意付出一切。这样说你明白了吧!我可爱的先生。”曼妙的表情告诉我,她已经把话说得很直白了。

不过这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现在非常想做悲情城市的代理市长。于是我说:“悲情城市是我的老巢。在那里我才会真正的快乐。”

“是的,我确信你在装傻。”贵妇冲我愤怒了。我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我只关心那座为我存在的,被我选择的悲情城市的街道。但是悲情城市在那里呢?喔,我想起来了城市在曼妙的胸部上。

于是我说:“可以看看你的胸部吗?”

“这样说就对了。”她把胸脯小心的露了一些出来。我看到了,那上面有无数的街道。她又说:“你必须给我搞到一张派队的门票。这样做才符合公平的原则。”

我很高兴我看到了悲情城市的街道。我的内心实在难以抑制这种久违的喜悦。但是现在我感觉很疲惫我想尽快结束和贵妇务必要的谈话。于是我说:“失陪。我想回到我的座位。我在前面的车厢有一个靠窗的位置。我想坐在上面看看窗外的景色,那里有千片高原。”

但是她拉住我的手不准我离开,而且她一再强调她要在维卢希安得到派队的门票。于是我只好说我是悲情城市的代理市长应该可以搞到。她才让我离开。最后她还送给了我一个飞吻。

我迈着轻松的步子离开餐车。在推开通往车厢门的时候。刚才那个门童用手对着我指了指,然后一个很粗暴的大汉走过来给了我一拳,然后拿走了我刚才用魔法得来的帽子,最后骄傲的扔出一句连局外人都听不懂的话:“先生你不应该随便拿走别人的帽子,特别是约会时必须的礼帽。这一拳只是一个教训。它只会使你的门牙松动两天。”

我说:“谢谢。我会在悲情城市给你留一个铺位的。比这里的要好得多。”

我的话刚一说完。坐在椅子上的贵妇惊慌失措得像一只受惊的青蛙一样跳了起来,再次惊动了餐车里所有的人。她一改先前的温柔,穷凶极恶的对我说:“他是一个精神病。你们快看这是他的证件,刚才掉在地上的。我居然跟他说话了。”她手中挥舞着一个皮夹子,那是我不小心落在地上的。此时那个给了我一拳的大汉也很惊恐的看着我,他先前脸上的骄傲再也看不到了。

但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了。我在整个餐车所有用餐者惊疑的注视之下,再次从容的推开通往车厢的那道木门。

我或许是这样觉得当礼帽莫名其妙飞走的时候,都实在难以和这种女人进入正题。上帝死了。我坚信这个选择。绝对不跟风。我就是我。鹦鹉学舌与我无关。接下来我想在维卢希安喝到一杯以前喝过,但在感觉一定是没有喝过的麦酒。谢谢火车呜呜的前进。在精神上完全由我指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