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维卢希安》 第二节 神思者

jiguanggy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URL] 第二节 神思者 我收拾了行装,到了站台,上了火车,坐在了属于我个人的位置上。这个位置很舒服,靠着车窗,这样就可以很方便的欣赏沿途的风景。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去维卢希安的风景很不错,很多人都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去的。我朋友说的时候是一副得意的样子,末了他总还要加上一句“是的,你可以肯定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第二节 神思者


我收拾了行装,到了站台,上了火车,坐在了属于我个人的位置上。这个位置很舒服,靠着车窗,这样就可以很方便的欣赏沿途的风景。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去维卢希安的风景很不错,很多人都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去的。我朋友说的时候是一副得意的样子,末了他总还要加上一句“是的,你可以肯定我是一名真正的维卢希安人”。

汽笛响了,像远征军第一次出发时吹起的号角一样。只不过现在没有老国王来送行而已。老国王他不能每次都来为乘坐火车的人送行。最近听说他又病了。他可是会魔法的,有人就这样说。但是这没用,只有不知道事情真相的人才会这样说。愚蠢的人们总认为会魔法的老国王不会生病。真相在事实上永远和大众背道而驰。至少我知道的真相是这样的。

老国王会生病,他生病的时候像个小孩,会哭,会闹,甚至害怕吃药而急得在床上大跳。他或许永远不可能再次站在老师专用的讲台上为远征军下一次征战做一个必要的讲话了。

那次他讲话很激动,可以说太激动了。因为我就是他的听众,忠实的听众。他的唾沫都溅到了我的脸上。真的,我只是忘了告诉你我是老国王手下的一名普通士兵。那一次我们远征军被派去了一个农场。因为农场有太多鸡了,人们无法消费,而且它们简直长成了肉球,连漂亮的羽毛都很少。我们就是要去对付它们。至于怎么对付,请恕我无可奉告。因为我是一名真正的军人。我的一个信念就是保密。我有这个义务。在时局需要的时候把它变成一种承诺。大家都这样做,不再追踪承诺的起源。放弃了,彻底的放弃了追踪。

不过......

我现在真的想哭。我竟然在火车轮滚动前的一秒自编自演了这样一个庸俗得有关于魔法的故事。魔法是不会在城市里出现的。绝对不允许。老国王以上帝的名义起誓。我开始哭了,大声的哭了。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而且这个错误真的很低级。我真的不应该相信魔法会在城市出现,即使是在火车站,用蒸汽推动火车前进的老式火车站。你看我多么愚蠢。我可是一个将要拥抱维卢希安的人呀!我开始觉得我自己很渺小,也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可怜的人。一个小角色,有时候还要客串一个愚蠢的小角色。

我的痛哭声开始引起周围人群的注意了。很多人把疑惑的眼光投递在了我的身上。就像邮政服务部门一直以来做得非常出色的24小时全球快递一样。只是现在他们把我的上衣口袋当作了邮筒。很多人开始仔细打量我了,全身上下的观察,像私家侦探一样拿着医学界公认的观察细胞的显微镜观察我。对不起,可能不是显微镜,准确说是放大镜。对,就是这个东西。朋友,请你原谅我。我是一名真正的军人,很职业那个类型的,所以我有理由说我对私家侦探的工具不太熟悉。

关键是人们的眼睛瞪得像桌子上茶杯口的大小,而且把我当作了那种敢于翻过国家监狱高墙的逃犯。因为人们注视我的眼睛更像是高高架在监狱围墙上的探照灯,射出的光线强而有力。是的,我在秒钟嘀嗒,嘀嗒,嘀嗒的走过三秒的时间里,我确实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一个逃犯。但是在这三秒之后,我强忍住了泪流和呜呜的哭声。我是一个英雄真正的英雄。我停止了因为流泪而引起身体的抽搐。我突然变得坚强了起来。不再害怕任何一个人,包括:刽子手。哈哈,我坚强了。你看见了吧!我站起来了,全身上下都是勇气。我气势汹汹的用眼光对视那些私家侦探们。而就在我觉得自己坚强的时候,他们却退缩。我说的是那些自以为是很会扮演私家侦探的人们。

“哈!哈!哈!”

我大笑起来了。在这些道貌岸然的绅士和贵妇面前,你真的不需要什么勇气就可以大声的笑。你看我笑得多自然。尽管在一秒钟之前我曾以一名老国王手下的职业军人而自豪过。

“哈!哈!哈!”

在尝到甜头之后,我笑得更解放了。并且在我想坐下的时候,我坐下了。我的眼光注视着前方引领着火车头前进。

此时,一名贵妇正对着我走过来了,是用她们上流社会里那种高贵的姿势走过来的。不过,我根本不大算看她。那怕是一眼,也绝不。我要保持自己的身份,职业军人的身份。我心里暗暗的对自己说:“小男孩,坚强些。”不过我现在不只这个岁数。我已经到了可以在法律允许下交女朋友的年龄了。是的,我活得很洒脱,俗话都这么说。

贵妇走过来了。我用我的眼睛相信她看上去真的很丰满。身体的各处肥瘦都很适宜。应该比那次我和几个兄弟被派去消灭的那些肉鸡好看得多。这点我不怀疑。并且她的眼睛确实拥有勾魂的能力。上面的睫毛也很出色,像通常放在冰淇淋上面作为装点的红色樱桃的。我又暗暗的对自己说:“小男孩,镇定些。她会给你一个吻的。”对了,对了,我还忘了描述她的嘴唇。她的嘴唇很厚,至于准确的厚度需要精准的测量仪。总之是那中,很性,很感,很性感的嘴唇类型。没有一个英雄会坦然拒绝这样的嘴唇。

贵妇从我身边走过,她的衣袖擦过了我的肩膀,去了用餐的车厢。我在她走近的时候,用那一两秒的时间仔细观察了她的身体,像那些私家侦探一样观察。不过我要在这里申明的是,我绝对比他们高尚,因为我只用眼睛,不再借助任何科技产品。

我本想把我观察她的结果写一个理性报告,带点总结性质的,要有点权威论点的那种。不过,她的身体只能够用“曼妙”这个上帝专门为这样的女人制造的词语来形容。所以我想申辩:这样的女人得不到多余的词语,只有一个词语显然不够使我全面而细致的展开来写。毕竟这样的报告我是要提交给国家有关部门研究,甚至于在得到他们肯定的时候,我需要申请专项资金作类似的研究。因此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的确需要认真的对待。很多人都期待着呢!

可是现在我手头上不仅仅是词语少得可怜,而且主角已经去餐车厢了。我失去了瞳孔的聚焦,因为焦点不存在了。

“曼妙,曼妙,曼妙。”我在心头重复这个词语。直到我鼓起勇气像国家英雄那样站起身来,昂首挺胸为祖国的荣誉而战。然后我优雅的整了整衣领,好使它能够树立起来。就这样我怀揣着无比的信心迈向了通往餐车的过道。我对自己说:“小男孩,多么执着的追求呀!拿出些气概来吧!是的,我会的。”

我的座位离餐车很近。于是我蹦蹦跳跳的活像个天生就害怕大灰狼的小白兔一样来到了餐车。在推开餐车门的时候,我还很有礼貌的向一位门童打了招呼。我风趣的说:“小男孩给自己一点自信。别这样傻站着。人要有追求。”门童笑了。脸上只笑了那么一小下。我觉得不太自然,而且我保证那是傻笑。真的,他笑得太傻了。我都不指望上帝会原谅他,但是上帝死了,死了。

在我看见这个傻笑之后,我的眼睛又犀利的发现了那位曼妙的贵妇。她显然是一个人坐在一个可供双人用餐的角落。这太好了,我的情绪很激动。作为旁观者的你,肯定也可以理解我此时此刻的心情。虽然我的心情正被一点点羞涩点缀着。不过你没有什么好担心的,相信我,我是一个正派的人士。我以我曾是老国王手下的一名职业军人保证。

现在我很看好贵妇所处的那个角落。因为我家里就收养过一只狗,确切的说是母狗。我不想叫它“小甜心”什么的,这简直太庸俗了。我就叫它“角落”。真的,而且它也很乐意。它总是高兴得摇尾巴。这很好,我现在就要接近那个角落,接近那个贵妇。如果上帝愿意我想和她互通一下姓名。不过上帝死了。这一秒钟我觉得我有点悲哀,我不应该觉得上帝死了。即使在我不知道上帝是什么的时候。我最好保持沉默。你瞧,在我需要上帝施舍点机会给我的时候我却错过了这样的恩赐。

我觉得在我接近曼妙的时候,我需要一顶帽子。于是我手上就多了一顶可爱的帽子。真的,我觉得我和老国王一样也拥有魔法,在我想到什么的时候我就会用魔法帮我实现。而且我不用背诵什么咒语,只有丑陋的巫师才会这样做。好吧!我可以接近曼妙了。她的丰满使我心痒痒的。就这样我义无反顾的走到曼妙的身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