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苏联军民来说,莫斯科会战除了正规军的正面战场外,还有敌后战场。苏联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在敌后这个被称之为第二战场的地方,展开着武装斗争,其激烈和顽强的程度却是空前的。德国侵略者把手伸到哪里,哪里就变成了战场。在莫斯科会战过程中,涌现了许多与敌人英勇战斗的优秀儿女,卓娅·柯斯莫吉明扬斯卡雅就是他们的杰出代表。


卓娅生于1923年9月13日。她的父亲名叫阿纳托利·彼得洛维奇,是村里的图书馆管理员;母亲柳鲍娃·彼得洛夫娜在小学当老师。卓娅还有一个比她小两岁的弟弟叫舒拉。一家四口人和睦地生活着。


卓娅和爸爸的感情最好。她常常追着爸爸问这问那,爸爸有空的时候,也给卓娅讲各种各样的故事。一次,爸爸教卓娅游泳。当爸爸拉着卓娅离开了河岸,忽然把她放开了。卓娅一下子沉下去,呛了一口水,冒上来,又沉了下去。妈妈在河岸上看着吓得要命。可卓娅很沉着,一声也没叫,爸爸把卓娅托上了岸,妈妈给她擦着身上的水,问她:“害怕吗?”卓娅小声地说:“害怕。”爸爸又开玩笑地问她:“还去游泳吗?”卓娅说:“还去!”爸爸高兴地说:“好样的!再学两回就会了。”


从这件事卓娅学会了勇敢与坚强!


1931年9月1日,卓娅都8岁了,在莫斯科上了小学。卓娅在学习上非常认真努力,成绩也不错。在这个时候,卓娅开始有了英雄崇拜意识。


卓娅一家每月一项重要开支是买书。在卓娅的床头有一个书架,每个月父母领到工资以后,一家人就到书店去买新书。当书架上又摆上新书的日子,就好像一个节日。他们一家人常轮流着读那些新买来的书。


有一次,她买到了一本名叫《国内战争中的女性》的书,看到书中介绍了十月革命时期一位名叫丹娘·索罗玛哈的女英雄。这位女英雄中学毕业后做了教师,后来参加了布尔什维克和赤卫军。被敌人抓住后,不管遭受怎样的严刑拷打,就是不暴露党的秘密,最后,不幸牺牲了。临死时,她对敌人说:“你们可以打死我,可是苏维埃并没死,苏维埃还活着哪。他们一定回来的!”


卓娅读完丹娘的事迹,两眼饱含泪水对妈妈说:“妈妈,我也会做丹娘似的英雄!”


苏德战争爆发后,战争改变了一切。苏联人民全力投入了保卫祖国的战斗。这时,卓娅的父亲已经去世,卓娅和妈妈也参加支前工作。后来,卓娅又参加了护士班的培训。


一天,卓娅深夜回到家,兴奋地拥抱了妈妈,激动地说:“妈妈!我告诉你一个大秘密:我要上前线了,到敌人后方去。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也不要告诉舒拉,你就说我到外祖父家里去了。”


原来,卓娅向青年团市委递交了上前线的志愿书。莫斯科团市委书记亲自与卓娅谈了话。他详细询问了卓娅的个人和家庭情况,还问她身体怎么样、懂哪些语言、苏联青年参加游击队


会不会使用步枪、会不会使用罗盘辨别方向。当团市委书记了解到卓娅懂得德语,会使用步枪和罗盘时非常高兴,继续问她会不会从跳板上跳到水里,敢不敢从飞机上跳伞,愿不愿意上前线。当卓娅一一作了非常肯定的回答以后,团市委书记又郑重地说:“这可不是纸上谈兵,你有坚强的意志和毅力吗?……我再问你,上次空袭的时候,你在什么地方?”卓娅回答说:“我在房顶上站岗,我不怕警报,不怕空袭,什么都不怕!”

两天以后,团市委书记告诉卓娅说:“我们决定派你到敌人后方去。”


明天,卓娅就要出发了。妈妈不放心还是个孩子的女儿,躺下后又起来,想为孩子再整理一下行装。当她无意识看到孩子的日记本时,见到卓娅记的《哈姆雷特》中的一句话:“永别了,永别了,记着我吧!”


1941年10月31日一大早儿,卓娅和她的伙伴们出发了。一路上,她们看到公路两旁,无数的妇女和青少年在忙着修筑工事。


下午6点钟,卓娅她们到达了部队驻地,开始了紧张的战斗准备。她们在树林里学习怎样使用手枪,练习射击,学习使用指南针,还学习爆破。卓娅还被选为班长。


过了几天,卓娅第一个走进斯普罗斯基少校的办公室。少校要和每一个人谈话。他问道:“你们就要投入血与火的战斗,很可能要流血甚至牺牲,你们害怕吗?如果犹豫的话,现在退出还来得及,以后就晚了。”卓娅回答得很坚决。


11月4日,卓娅她们投入了战斗,任务是在公路上埋地雷。她们立下誓言,无论生还是死,都要做名英雄,随时准备为祖国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


卓娅与克拉娃被派去侦察。刚走不远,她们就碰到两辆摩托车飞快地驶过,赶紧隐蔽起来。她俩约好,万一被发现,宁可牺牲也不能被活活捉去。一路上还比较顺利,她们沿着公路爬行了3公里,没发现什么情况。于是,开始埋地雷了,男孩子两人一组埋,4个女孩子担任警戒。地雷还没埋完,就听到敌人的汽车马达声,由远及近,由小到大。大家赶紧钻进树林,隐蔽好。不一会儿就听到公路上的爆炸声接连不断,喊叫声和枪声响成一片。


第一次战斗取得了胜利,大家都很高兴。这一天正好是11月7日。


这一天,卓娅她们又要执行任务,她们勇敢地潜进敌人占领的彼得里斜沃村,把德寇的住房和马厩烧了。她完成任务回来激动地说:“参加战斗这么久日子,今天才感觉真正为战争做了一点事。”


卓娅总觉得自己做的不多,她再一次请求队长派她去彼得里斜沃村。然而,这一次,卓娅没有再回来。


那天晚上,卓娅又一次潜进彼得里斜沃村,准备点燃拴有200多匹马的马厩。她小心地从背囊里掏出汽油瓶子,把汽油洒在敌人的马厩上,掏出火柴,刚要划火点燃时,一个德国兵发现了她。德国兵从身后将卓娅反扣住,卓娅拼命反抗,迅速掏出手枪。卓娅没有来得及扣动扳机,德国兵把她的枪打掉在地,鸣起了警笛。抓住卓娅的是德国陆军第197步兵师第332团的官兵。


卓娅被带进审讯室,德军中校留得列尔亲自审讯。


“你叫什么名字?”德军问。


“我叫丹娘!”卓娅想起小时候读的书中的英雄,她要实践自己的诺言,也当丹娘似的英雄。


德国法西斯逼迫卓娅交出同伙,并问是谁派她来的。卓娅什么都没说。敌人用皮鞭狠狠抽打卓娅,把卓娅的衣服剥掉,让她赤着脚在雪地里走。


4个德国军人拷打审讯了两个多小时,还是一无所获。


晚上,卓娅被押到一个叫库里克的村民家里,在这里度过了她生命中最后一个夜晚。

这时,卓娅口渴得厉害,房东库里克想喂卓娅一口水喝。德国兵挡住了库里克,端起桌子上的煤油灯要给卓娅煤油喝。库里克一再求情,最后才让卓娅喝了两大杯水。


下半夜,一群德国兵将卓娅围住,扒去她的衣服,折磨卓娅。他们用燃烧的火柴烧她的下巴,用锯刺她的背。每隔一个小时,就把卓娅赶到屋子外面,用刺刀顶着她的后背,让她在雪地里来回走。最后,还对卓娅进行了性污辱。


1941年11月29日早晨,寒风刺骨。遍体鳞伤的卓娅被德军带到了绞刑架,她的胸前挂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纵火犯”三个字,一个汽油瓶子也挂在她的胸前。


卓娅被几个德军抱着放在木箱上,将绳套套在她的脖子上。一个德国军官打开柯达照相机准备拍照。村里的老百姓被赶到刑场上,但是不少人站了一会儿就走开了,他们不忍心目睹这残酷的行刑场面。


卓娅遍体鳞伤,脸带鲜血,在寒冷的冬日只穿着一件破烂的衣衫,但她昂首挺胸,在生命即将结束以前,向在场的同胞大声说:


“同志们!你们为什么看得这样的不快活呢?更勇敢些起来进行战斗吧!打死德国法西斯,烧死他们,毒死他们吧!”


她转过身对站在身旁的德军说:


“现在你们把我吊死,但是我并不是孤立无援的,我们有着2万万的人口,你们不能把他们全部吊死的。他们是会替我报仇的,胜利是属于我们的!”


这时,刽子手使劲地拉着绳子,绳套紧紧地扣在卓娅的脖子上。


卓娅感到呼吸越来越困难。即便这样,她仍然使出全身所有的力气,用她那已略微有些沙哑的声音继续高呼:


“同志们!告别了!努力奋斗!不要害怕!斯大林和我们在一起!斯大林是一定会来的……”


嘶哑的声音终于随着绞绳的缩紧而断绝了。


那一年,卓娅年仅18岁!卓娅牺牲后的两个月,也就是1942年1月27日,苏联《真理报》上发表了里多夫写的一篇通讯,报导了一位叫“丹娘”的姑娘被德国鬼子杀害的事件。当时,谁也不知道这个丹娘是谁,包括卓娅的母亲也不知道“丹娘”就是自己的女儿卓娅。后来,苏联政府经过核实,丹娘就是卓娅,并在全国宣传卓娅的事迹。


斯大林知道了这个消息后,极度震怒了。当德军提出要用苏军俘虏的一个德国将军换取斯大林的儿子雅可夫,这位掌握苏联最高权力的父亲,幽默地断然拒绝说:“我不会那样傻,用一个将军去换一个中尉!”现在,听到卓娅的事迹,斯大林再也保持不住平静的心态。他立即签发了一道命令:


苏联红军、红海军、游击队员们绝对不允许接受杀害卓娅的德军第197步兵师第332团任何官兵的投降。不准接受投降!


一个卓娅倒下去,千万个卓娅站起来。烈士的精神鼓舞了亿万苏联军民:在前线,苏军官兵在英雄事迹的激励下,以更加高昂的斗志,痛击入侵之敌;在后方,无数的青年则在英雄事迹的鼓舞下拿起武器奔向前线,这其中就包括卓娅的弟弟、后来同样成为英雄并为国捐躯的舒拉。


1941年12月5日,对于苏军来说,这一天是莫斯科保卫战最关键的一天,而纳粹德军的将领们则把这一天称之为“最黑暗悲惨的一天”。


这一天,隆冬的大雪铺天盖地,德军在环绕莫斯科周围320公里的半圆形阵地上,全线被苏军制止住了。更可怕的是,人们在一片银白色的战区里,看到无数被冻僵的德军官兵的尸体。


12月6日,朱可夫指挥的西方方面军首先从莫斯科西北发起了反攻,接着在莫斯科前沿北起加里宁,南至叶列茨长达1000多公里的战线上,苏军7个军团和2个骑兵军,共计100个师全线出击。


两天后,德军被迫转入防御,希特勒解除了陆军总司令布劳希奇等高级将领的职务,自任陆军总司令,以期防止德军战线出现全面崩溃。


12月13日,莫斯科所有的报纸都在第一版上刊登了为莫斯科作战的苏军将领们的肖像,他们是朱可夫将军、科涅夫将军、布尔加宁将军、罗科索夫斯基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