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求职90天纪实

zhao2365192 收藏 4 779
导读:谨以此篇滥文,纪念我在2006年夏天的战斗经历      第一部分 北伐前夜      坚持就是胜利!同志们,给我顶住!顶住! ――――陈佩斯 《主角与配角》      一切要从离开中兴说起,春节的时候,我下定了决心从中兴离开,在返回中兴上班的第一天,我一大早赶到办公区,在自己的座位上向科长、开发经理和项目经理发邮件表示要离职。      我一直觉得我的那封离职邮件写的很有个性,在中兴里面能像我这样写离职申请的人恐怕也没有几个,不过我觉得那完全符合我的风格,那才是我真实的感觉。     

谨以此篇滥文,纪念我在2006年夏天的战斗经历

第一部分 北伐前夜

坚持就是胜利!同志们,给我顶住!顶住! ――――陈佩斯 《主角与配角》

一切要从离开中兴说起,春节的时候,我下定了决心从中兴离开,在返回中兴上班的第一天,我一大早赶到办公区,在自己的座位上向科长、开发经理和项目经理发邮件表示要离职。

我一直觉得我的那封离职邮件写的很有个性,在中兴里面能像我这样写离职申请的人恐怕也没有几个,不过我觉得那完全符合我的风格,那才是我真实的感觉。

//BEGIN

春节期间我征求了多方意见,决定离职,对于这次离职,我陈述以下理由:

一、对南京的生活不适应

到南京已经近一年了,作为一个北方人对这里过分潮湿的气候很不适应,夏季因为空调的关系,连续不停地感冒非常影响工作和生活,而冬季各种电热器具又很难达到理想的取暖效果,严重影响休息。也许有的北方人可以适应这里的环境,但是我不行。

理由充分指数:★★★☆☆

二、离家太远

南京距离XX市过远,每次回家都需要经过太长的车程,占用了相当长的假期时间,不仅如此,在春节长假等特殊时段,购买车票也变得非常困难,甚至可能导致无法及时返回公司(请不要讨论飞机的问题,公司对探亲路费没有任何补贴,我的资金无法保证,另外我和博格坎普有点儿类似)。家中老人年势渐长,也不希望我离家太远,出门闯荡也要有个限度,毕竟我还算不上心怀天下,没有纵横四海的气度。

理由充分程度:★★★☆☆

三、公司加班政策令人难以理解

无论公司怎么发表“不鼓励员工加班”、“惯性加班”等等诸多言论,我只看重实际情况,一二四六的加班从一进入公司就令我感到非常不满,这种掩耳盗铃式的加班方式没有为生产力带来任何实质性的提高,反而助长了正常工作时间的拖沓和懒散,而没有加班费更是加剧了惰性的延伸。中国国内公司的加班风气已经臭名昭著,很可惜,我们公司也在其中扮演并不怎么光彩的角色,整个IT行业风气不正就从这种完全无视劳动法规的加班制度开始的。对这种“制度”我不再多言,还是建议老大们看看《最后期限》的第十五章,其实道理大家都懂,可是风气一日不扶正,只懂得道理也毫无用处。

理由充分程度:★★★★☆

四、个人不喜欢通信行业

近年来通信行业可以说热火朝天,可是惭愧得很,本人对通信这一行业一直不是很感冒,之所以来中兴是因为专业生僻无人问津,加上就业人潮汹涌,能找个栖身之所实属不易,于是就到招人众多的中兴来。一年来我刻意培养我对通信行业的兴趣,很可惜的是,直至今日,我仍然对通信没有什么兴致,可我这第一份工作和通信相关,对今后也许会有较大的影响,是否会继续从事通信行业也未可知。

理由充分程度:★★★★☆

五、项目管理与研发流程难以令人满意

这是和工作息息相关的方面,我所在的科室本来是研发流程最规范的团队,但是经过中研院的整改之后,已经顾此失彼,难以维系了。尤其是我现在所在的XXX项目,说得不客气一点儿,毫无“管理”和“流程”可言,虽然表面上项目不断做计划订目标走流程,可是画虎不成反类其犬,整个项目为了XXX测试匆忙上马,紧急集结的员工在没有经过学习和培训的情况下就冲到第一线,代码量形成“井喷”,质量根本无从保证,组织混乱漏洞百出,可以说是公司做项目急功近利的一个典型案例。这样的项目让员工失去信心,毫无斗志,又怎么能给员工以动力呢?

理由充分程度:★★★★★

六、“市场驱动”令人疑虑

(此处言辞激烈故省略)

理由充分程度:★★★★★

还有其他各种缘由,不一一列举了,在中兴这近一年当中,本领是学到了的,但看到的问题同样也多如牛毛,总之我对在中兴的工作已经不再抱有更多的希望,因此我提请离职,让自己冷静一下,分析这十个月来的点滴,算是对自己负责。

//END

离职申请中的言语有过激的地方,但全是我想说的。如果看官中有中兴的朋辈,看罢之后也许有人会猜到我所属的项目是哪一个,心照不宣即可,如果您能会心微笑,也算是心有灵犀了。我把这份离职申请发给几个弟兄“共享”一下,他们一致的反应是“太牛了”,我心里想,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科长的反应完全在我的预料范围之内,马上找我到会议室谈话,其内容无外乎就是询问原因什么的,最后不忘加一句“回去再好好考虑一下”,走出会议室的门,我心想:“第一轮结束。”

刚回到座位上,和我在一个项目的W就告诉我,项目经理已经把我的离职申请转到部长那里了,呵呵,动作挺快,我本来打算稍晚一点点再对阵部长的,看来有人比我性子急,没关系,多一轮而已。

第二轮来得很快,不过不是部长,是我们那个成天笑咪咪的开发经理,我知道他不会和我多谈什么,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他的权力范围之内的事情,果然,三言两语,第二轮结束,其间气氛融洽,不象是讨论离职的问题。

直到第二天,部长才来找我,我们这个部长平时很少和我们接触,整个科室和他说过超过三句话的恐怕只有我那个科长,一个部长做到这个程度也挺绝,在中兴当部长主要还是靠资历,管理能力得靠后考虑。因为之前从没有沟通过,而且我的生杀大权在他的手里,和他谈的时候我基本上什么都没说,就是在等他的那句“再考虑考虑”,他最后说这句话的时候,还很自觉地加上了一个期限,还好不是一万年,而是一星期。一星期?没问题,我给足老大的面子。

有了这么一个期限,省了我不少事,一星期之后,发给老大邮件,表示坚持己见要求离职,其后的发展仍然在我的预料之内,他回复邮件说“项目紧张”云云,希望我等到四月底离职。从那时到四月底,两个多月的时间,项目当时确实非常紧张,我料到他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放人,我之所以在这个紧要关头提出离职,目的就是当形势缓和之后可以顺利走人,如果等到形势大好再提出,就不知道还会有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情等着我了。

其后的日子一切正常进行,但是我知道,项目经理还没出动,这件事情就没有结束。果然,几个星期之后,他邀我中午去楼顶。项目经理可是个能言善辩的高手,和部长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先不管他才学几何,但是嘴上功夫确实相当到位,和他在一块儿,基本上就是跟着他的步调走,我不善言辞,这种情况之下贸然出击无异于以卵击石,当然,以我颇具忍耐力的性格特征,就算是希特勒来动员我也不会为德国人扛枪的,本着重结论不重过程以及避免正面冲突的原则,对于“再考虑考虑”这样的建议(如果一个领导只会用这句话结束和一个准备离职的员工的面谈的话,那么至少可以认为他的思想工作不大过关,即使他可能已经进行了数十万字的演说),我毫不犹豫地答应,至于是否真的考虑,那就是我自己的事情了。事后他又以工作贡献大为缘由,从上面申请了点奖金给我和同组的同事W,我想这怕是稳住我的手段,此后的发展印证了我的想法。

此后科长又找我谈过两次,因为我的一再坚持,本来打算交给我的设计任务迟迟不能下发,四月份的时候,项目经理再次出动,我想这个时候该动真格的了,项目已经进入平缓期,前期打下的埋伏该出手了,于是我搬出部长的承诺:“四月底”。我不知道项目经理对部长的这个“最后期限”有什么看法,恐怕一肚子埋怨等着泼到部长头上呢,但是对我他的办法不是很多,思想工作对于一个死心塌地准备离职的人来说,有什么作用呢?他这个时候基本上是本着能拖就拖的原则,当然他自己恐怕也在和我的对峙中觉得烦了,于是说目前项目还要重组,部门要重新划分,我所在的科室很可能划到新的部门去,到时候等新部长来再跟我谈谈。于是,整个离职面谈被拖到了五月份,有一个带薪的五一长假我自然也很高兴,拖就拖吧。

令我感到好笑的是,新部门成立之后,任部长的就是我们原来那个项目经理,他本来想找个别人来和我谈,结果还是把自己推到我面前,我想,这下子,该结束了吧。中兴的领导,都有一个很不好的毛病,或者说是心理疾病,就是一旦有人离职,就会觉得这个人是被华为挖走的,于是之前的每次面谈,各个领导都是花半个小时以上抨击竞争对手,而我,则每次都很耐心地听他们讲完华为血腥的故事,这次也不例外。在例行公事般的“口头宰杀华为”之后,他搬出了最终兵器--涨薪,这个武器在他还是项目经理的时候是没有办法使用的,因为没有这个权力,但是现在不同了,他充分“肯定”了我在项目中的贡献,认定我是项目中的“中坚力量”,声称即将到来的涨薪肯定会有我。我不禁暗自好笑,如果不是我提出离职的话,涨薪的机会恐怕轮三年也轮不到我的头上,这种手段太做作,也太虚,何况大家都知道中兴的涨薪幅度小得可怜,涨薪名额也少得可悲,千年不涨薪的现象比比皆是,总是看到有人在BBS上痛骂(能让员工如此“放肆”,也算是中兴一条优点,如果是华为,恐怕早就被摁死了),而且这次如果涨了,下一次,不知道猴年马月,这种小恩小惠自然动不了我的大义,不用客气,顶回去!

千般招数用尽,他也疲了,于是基本认同我离职,当然,手腕是要用上的,不是还有脱密期和竞业禁止协议么?这位老大倒也不客气,准备都给我用上,呵呵,毒也要有个限度吧,我当即表示,两种方式法律上只许使用其一不可兼施!他愕了一下,转而说“我去问问人事”,后来又说“我想,要有三个月的脱密期,毕竟你这是个新项目”,我微微一笑,脱密就脱密,三个月不干活白拿工资,你既然愿意让一个无名小卒白吃三个月,我自然乐得接受。此后不出一个小时,他又找了我去,仿佛给我很大恩惠般的说:“脱密期就不用了,不过之前给你申请的XXXX元奖金,希望你能退回来,也算是你为中兴做的最后贡献吧!”我想,在中国这个地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发出去的奖金往回要也不算什么稀罕事,不需要莫名惊诧,于是痛痛快快答应,离职流程可以发起了!

中兴的离职流程可谓壮观,大大小小二十七道手续,还好,一般来说发封邮件过去,基本上比较痛快的就给办了,比如图书馆、配置管理账号什么的,需要我楼上楼下跑的手续并不是很多(主要是固定资产退回库房比较累,要把电脑搬过去,还好库房和我在同一个楼层,借个小推车一会儿就搞定了),要求是在五个工作日内办好,不多不少,我正好用了五个工作日,违约金那道手续最痛苦,一万多块钱啊,转眼之间就没有了,就为了这些银子,很多在中兴的人忍气吞声,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看着自己不喜欢的人的脸色,与其窝窝囊囊地活,不如痛痛快快地死,在这一点上,我想我还是到达一定境界了,或者可以说,疯到一定境界了。

最后一道手续后,我在人事部门拿到了离职证明,中兴离职正式结束,这一天是5月16日。户口档案保险等暂存中兴(三个月后户口就要收管理费,还挺高,一年算下来要七百多,真够黑的),这个时候开始,我自由了,但我没有自由的快感,我知道,更严峻的挑战还在后面,而事实证明,我还是低估了现在求职的难度。在北京寻找工作的日子,是残酷的。

第二部分 出师未捷

我猜到了开头,却猜不到这结局。 ――――紫霞 《大话西游》

前面胡扯了几千字,其实都不是重要的部分,有牢骚也有任性,反正我认定的路子就是要走下去,一般人是挡不住我的。需要提到的是,现在很多人离职的时候都要考虑到父母、女朋友(男朋友)什么的,这些确实是需要考虑到的,但被他们完全控制就显得失去自我。所幸的是我本人没有女友,到现在感情领域还是一片未开垦的处女地(未婚的女士们如果有啥想法的话请给我来信,我不喜欢太吵的……跑题了),父母对我的决定完全尊重,说白了就是我自己的事情百分百自己决定,不需要婆婆妈妈磨磨叽叽,因此一路杀出南京并不奇怪,我倒还觉得进度有点慢。

我在南京又逗留了几日,主要是因为买不到当天的车票,而且我还要考虑托运行李销银行卡什么的杂事,还要和诸位兄弟吃个饭,话个别,扯扯淡,总之是没有正经事情。

5月23日,我下了火车,踏上北京的土地。

到北京之后,我寄住在我大伯的家里,北方话称大爷。大爷生性内向,性子直却很少说话,一般和我说话的都是大娘和我那个堂妹,她们可是说话的高手,尤其我那个堂妹,可以以一己之力扫平整个小区的物业部门,全小区的物业一提她的大名无不退让三分,可谓女中豪杰。

大爷家在北京的西南远郊,远到什么程度呢?到六里桥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如果到中关村的话,基本上就再加一个小时,到上地的话,再加半个小时,到大北窑的北京CBD的话,共需近三个小时,到望京科技园的话……我想到天津也不会花那么长时间的。可是这个地方房子便宜啊,没有办法,北京的房价是最终BOSS级的,变态且扭曲,政府那软绵无力的房价调控,骗骗小孩子还可以,拜托,大家都是成年人,给点儿敬业精神好不好?

刚到北京当然就是访朋拜友,大家都有正经事情做,当然是学校里的人相对最清闲了,刚到北京的几天,我主要就是拜访清华的Q博士和正在清华兼职的L,Q博士专业是物理,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纳米物理,反正我不大懂,这个年头还喜欢读基础学科博士的人确实不是很多了,更何况还是女博士。Q博士和我是高中同学,见她那天她正在准备去韩国某大学访问几日,说是要买些礼物给认识的一些韩国朋友,于是我跟着她跑到前门外,在大栅栏的瑞蚨祥和张一元搞了点名牌货,又去看了看景泰蓝,然后回清华那边吃了点烤鸭。L是我高中同学P的小学同学(P在哈佛读博士,牛人一个),因为我曾受P之托辅导她考东大的硕士,因此认识,她高考第一年不如意复考一年,故比我晚一年毕业,此时正是她无事可做的时候,跑到北京报了个GRE班,闲时又跑到清华的一个研究所做个兼职。对于她报的GRE班,一直令人难以理解,又不出国,考这个麻烦的东东干啥?后来她七月底回到XX市之后,也觉得烦,索性推迟了考试的日子,这是后话。

到了北京,工作不能不开始考虑了,于是联系了正在百度上班的M。本来我在刚毕业的时候也投了百度,怎奈我的研究方向和百度不大符合,不然恐怕我也能经历百度上市了。M是东大2002级硕士软件方向第一名,数学专业的本科,不过本科学校不大出名,到东大之后发现其实他对计算机的感觉还没培养起来,刚进研究所的时候还不懂得装windows,因为数学有底子,研究算法倒是一把好手,研究方向是数据挖掘,也正好是百度要求的方向,虽然进入百度稍有波折,但最终得以成行,算是happy ending。此番进京,我便首先投奔他而来,他自然不会推辞,给我内部递了简历,我问要英文的么?他说中文的就行拉,百度从来不用英文。此外我自己也上网寻了其他公司几个职位投了简历。求职拉开序幕。

5月30日,我接到第一个面试通知电话,但不是百度的,而是瞬联,一家美资通信外包企业,号称薪水近万。瞬联希望我6月1日到金运大厦面试,查一查地图,在西直门北一公里文慧桥附近,西直门在我前年到北京时就去过,路线心里基本有数。

1日很快就到了,我跑到西直门,因为手里还没有纸质简历,因此急急忙忙找了个地方打印了简历,两点钟,进入文慧桥附近的金运大厦,我的第一个面试即将开始。

来到瞬联门口,保安把我请进去,简单登个记,就把我领到一个大会议室,会议室里已经有三个人在做笔试题了,两男一女,那个女的好像也是刚到,还没开始答题。我寻个座位坐下,不多时一个HR样子的MM拿了几份题过来,问我是要做C、C++还是Java,我选了C的,她便抽出一份交给我,又给我几张纸,说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做完了叫保安,然后也给了那个女的一份题,便出去了。会议室的门必须要有工卡才能打开,这个时候我们基本上就是“关”在会议室之中。

我看了看题目,说实话现在已经记不得当时考的什么题目了,反正不是很难,不过是读个程序或写个小程序之类,刷刷点点半个小时内写完,这个过程中之前来的一个男的答完题目,叫了保安出去了,我做完的时候,另外那一男一女还没有结束。我到会议室的门口向保安做个手势,他过来开门,接过我的试卷,引着我到另外一间小会议室,说过一会儿会有人过来面试。

大约十分钟,一位经理模样的女士进屋来,态度比较亲切,但还是让我觉得有些紧张。她示意我到靠近窗子的地方坐下,我坐的位置离她有点儿远,不得不竖起耳朵仔细听她说什么。她简单看了下简历,然后就让我用英语介绍一下我之前的项目,“如果用英语实在不能交流的话,我们再用中文”,她顺便给我留个不是很好下的台阶。这时我发现,对于我之前的项目,从来没有考虑过用英语去描述它,之前也没有准备,于是只好借着白板胡扯起来,其间有些单词还想不起来,讲的过程中又过分关注整体的架构,对自己的工作讲的很不到位,场面甚是狼狈。

她似乎对我的混乱英语勉强可以接受,在我描述的过程中还提醒我要讲自己的工作,而不是系统的架构。她还挑出我的简历中某些部分会有误导,让她误认为我懂得某些东西,而实际上我只是做过和那些东西略有相关的部分,虽然我在简历中说的没有问题,但是不注意看的话,确实容易令人产生一些误解,甚至可能会被认为玩文字游戏,蛮危险的。

我瞎扯了半晌之后,她终于说可以转为中文了,我长长喘了一口气,满头的汗可以开始蒸发了。

经验总结1:面试外企,一份英文的自我介绍和项目介绍是必不可少的,不必练习的非常熟练,自然就好,如果你本来就是英语大牛的话,算我废话。

她似乎对我的项目经历不大感冒,我之前做的东西各个通信设备厂商都有各自的一套,中兴的只有中兴才用,因此对于她来说,这个经历等于没有。她又问了下我对TCP/IP这些东西是否熟悉,并向我介绍说她们的工作主要关注通信设备应用级开发,各种业务功能等,她的项目组对我的经验来说有偏差,因此她想考虑把我介绍到开发通用系统的大项目组去,他们那边可能还会有一次面试。另外还跟我说明天会发一个瞬联的简历模板到我的邮箱,让我根据模板填写自己的简历,把那些有可能引起误导的部分去掉(狂汗),然后她会把修改好的简历转过去。

她还顺便介绍了一下瞬联的工资结构和福利等信息,和一般的企业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不过没有年终奖,相对的是每年都有涨工资的机会,目的是避免有些人拿到年终奖就跑路,而把年终奖以涨工资的形式分布到各个月份当中。

瞬联面试不可谓成功却也不能说失败,just so so,面试的过程中我接到两个电话,因为电话是静音模式因此没有接听到,一看就是中关村的,猜想可能是百度的消息来了。回去的车上,电话又过来了,真的是百度,约定第二天下午中关村银科大厦19层笔试(后来M说挺奇怪,以前都是在18层的,这是题外话)。

第二天准时赶到海淀图书城后面的银科大厦,上楼去发现已经来了不少参加笔试的,我们大约十个人被带到一个会议室,发了题目和答题纸,然后考官便出去了,没有多说什么。我突然发现不知道考试时间长度是多少,但也没多问,埋下头就开始做题了。

我做的很放松,题目是百度的一贯特色,字符串和socket编程从来都不少,socket的题目有两道,一道是socket相关函数都有哪些,简单介绍一下,另外一道是小程序,通过socket发送hello world到另外一台机器,网络编程我没有接触过,这两道题目都不会,因此都空下了(事后证明这是一个败笔,其实socket编程稍稍准备一下就OK,很简单)。简答题中还有简单说明进程线程的经典题目,其他的题目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其中有一道编程题目是给一个递归的函数,要求用递归和非递归的两种方法写出程序,递归的不在话下,非递归的本来想通过递推的函数计算出来级数形式,发现不大可行(也许是我的方法不对,数学好久不搞了,突然变得手生),于是改用比较直接的方式,加三个临时变量,仍然是递推的方式做完。大题目必然是字符串或查找相关的,大概就是有一个关键字表,在一个文本里查找这些关键字,我正想这题的时候,一个百度的家伙推门进来瞪着眼问“兄弟们你们还要多长时间啊?”一个女生回答说“我们要答两个小时”,这时我才知道考试时长两小时,看看时间,已经快一个半小时了,抓紧时间!还好,大题有了思路,大概就是把关键字表建成树形,遍历文本,每一个字符建立一个指向关键字表树节点的指针,一个字符一个字符遍历下去,如果符合关键字的话,指针将在树上不断向下移动,如果可以移到叶子,说明找到一个关键字,输出,如果没找到叶子就出现不符合的现象,说明查找失败,将该指针删除,这样整篇文本遍历之后,关键字也都可以输出了。

提前五分钟交卷,打电话给M说我笔试结束了,他从里面出来,和我在百度的大厅坐了一会儿,发现百度的气氛确实很自由,大厅里还摆着百度之星程序设计大赛的宣传板,以及上一届百度之星们的签名,据M说上一届排名比较靠前的选手基本上没到百度来,因为他们实在太牛了,都是常年玩Top Coder的家伙,来百度的基本上都是排在后面的选手,当然即便是排在后面的,实力也是足够强劲。我和M讨论了一下刚才笔试做的题目,原来这套题目在百度最近用过不少次了,所有题目他都知道,根据我的描述,他说笔试应该没有问题了,等面试吧。

这段时间我父母从XX市过来了,到我大爷家给他家的露台搭个棚子,这是他们的强项,不需要到外面找人干,自己就能摆平,当然他们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来看我,我倒是觉得看不看的无所谓,父母的想法和孩子的想法往往不同,等我有孩子了我也可能会转变,啥事都是要有个过程的嘛。

大概过了三天,百度的面试通知就到了,是在银科大厦的18层。

第二天,我赶到银科,进门之后,发现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人好像是要面试的样子。前台让我坐在一边稍稍等一下,两三分钟之后,过来两个人,把我叫到一间很小的会议室,大概只能容纳四个人的感觉,主面的那个人上来先问我:“听说你是M的学弟?”狂晕,然后回答说我是他同学,我已经工作过一年了。然后三个人坐下来,他俩一个人拿着我上次做过的笔试题,一个拿着我的简历,开始盘问。首先是关于笔试题,让我介绍一下对最后一道大题的思路,自己做过的东西,当然印象还在,我blablabla,他点点头,就说你这种做法主要是针对英文单词的,那对於中文你有什么想法?中文太复杂了,同音词又多,索引树不好建,但是我还是硬着头皮用拼音来做树,或者考虑哈希什么的,中文处理我可是一点都没有接触过,什么分词啊匹配啊啥的没研究过的话很容易被鄙视,因为这东西很专业,不是顺嘴胡诌就可以摆平的,果然他不是很满意的样子,这道题就放下了。然后问了下其他的题目,其中一个面试官还看错了我的程序,对我那个非递归的程序表示异议,还好他很快就注意到自己看错了。另外的题目基本还好,也不是很难,基本上也就没怎么问,但是他们对我socket题目的空白多少有点意见。扯完笔试题,就开始扯我的简历,介绍一下之前的项目罢,于是我又blablabla,虽然不是和通信很靠边的东西,但是毕竟是用在通信系统上,针对通信系统放弃了很多通用性,而且还是中兴自己专用的东西,多说无益,随便扯扯,中间提到了“优化”一词,然后他们就很感兴趣,没办法,优化是他们的重要工作嘛,但是我的这个“优化”和他们的“优化”不一样,于是又出现misunderstanding,其间他还让我优化一下memcpy,当时没想出来,逐字节拷贝还能再怎么优化呢(牛人别笑话我)?不知道,放弃。然后面试基本结束了,瞎扯两句,就送我出门了,我自我感觉还不错的样子。

面试之后发现有未接来电,后来又来了一通,是瞬联MOTO外包组的电话,一接通就听对面的MM(JJ?)问为啥前两通没接捏?我说我在外面没听见,她就说MOTO这边还要给个面试,希望第二天能到大北窑的MOTO大厦去面试。接到后我想外包实在不想干,而且个人对百度的面试感觉还可以,因此在第二天早上给瞬联打电话说面试不过去了,因为我已经找到工作了(编这种谎话可能遭报应,超损人品值,千万小心使用),对方很不爽的样子,当然也没有办法,瞬联就不了了之了。

两天后,德国队4比2战胜哥斯达黎加,拉姆打进本届世界杯第一粒入球,克罗泽又有斩获。

报应说来就来,老天爷连点儿商量的余地都没有,6月11日清晨,我看完世界杯之后,老家的电话来了,我的祖母因为心脏病突发刚刚辞世。一切来得突然,两家人急忙买了火车票,当天赶回去奔丧。祖母年事已高,虽然全家人都早有准备,但偏偏在我父母到北京这短短的十天之内出事,出乎意料。祖母去的急,却也没有痛苦,后来见到遗体时,面色安祥,不像当年我祖父被脑血管疾病折磨一年有余,这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第二天我到网上让M帮我问问百度的情况,结论很糟糕,他们认为我之前的经验和百度目前的要求不符合,被鄙视了。

经验总结2:不要以为自己有一两年工作经验就比应届生好找工作,关键还是看你的经验是否可以被其他公司所接受,如果你在原来公司做的东西是只有在原公司才能用到的话,对于其他公司来说,你的工作经验几乎等于0。

所谓的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也就是如此了。更悲惨的是,此后的三个多星期,没有一个面试通知,那段时间心情郁闷至极,所有投出去的简历都没有回音,一时间,我觉得被世界抛弃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